最强雇佣兵 / 1424.第1424章 、故地重游(09)

1424.第1424章 、故地重游(09)


                沿着伪装上的绳索军医找到了隐藏的敌人,那家伙正窝在角落里盯着自己的小伎俩等人上钩,丝毫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已经被发现,军医拔出刀没费多大力气就把他割喉了。

绅士对照了一下卫星图像上标注的敌人位置,发现少了几个人,位置不在他们这边也不在赫斯那边,估计是幽灵手快,也只有他能这么迅速的下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图像上标记的亮点开始减少,当第八个消失的时候林子里突然传来了枪声,绅士知道这种暗杀手段根本无法进行到底,对面是老兵,不会那么轻易的就范的。

战斗迅速在林子中展看,枪声非常激烈,原本敌人的包围圈布置的很严密,但短时间内已经被他们分割得首尾不能相顾,尽管是正面交锋敌人也没能占到多大便宜。

“我日,你们能不能干点正经事?”幽灵气急败坏的骂道,对他来说暗杀和渗透才是他最喜欢的战斗方式,他觉得这种正面交锋实在是太没技术含量了。

“踩到地雷了。”赫斯在耳机里吼道,他也很无奈,夜猫踩着地雷不敢动,正蹲在地上想办法,魔狼和赫斯只能拼命冲杀,干掉附近的几名敌人,给他争取时间。

“废物。”幽灵骂了一句,“他们还不清楚我们来了多少人,趁乱速战速决。”

“不用你废话,我知道该怎么办!”赫斯恼怒,被人骂做废物的感觉可不怎么样,已经很多年没人敢和他这么说话了。

绅士和军医进度并不快,他们刚干掉第二个人战斗就打响了,一下子他们几乎和敌人是面对面的短兵相接,差点就被干掉,如果不是他们反应快估计就算不死也得重伤。

敌人很狡猾开着枪逃进了林子,并非这些敌人怕死溃退,而是他们从枪声上就已经明白包围圈已经不存在了,很有可能已经被人反包围,所以他们选择了后退,如果有可能的话就重新组织队伍继续战斗,如果不可能那只能撤退了。

可是他们没想到的是有幽灵这个另类存在,他早就绕到了后面,随意有几名倒霉的敌人直接撞在了他的枪口上,稀里糊涂的就被干掉了,到死也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光着杀,要活口。”幽灵在耳机里强调,毕竟现在他们还无法确认马尔南德斯是不是在这里,如果不在那只能通过附录来追查线索,可是他们谁都清楚抓活的比弄死更难,尤其是在这种情况下,敌人已经警觉。

“没那么容易。”赫斯说,“他们已经开始溃退,我们没机会。”

“那就找机会。”幽灵蹲在暗处听着附近的动静。

“他们逃的很快,小心有埋伏。”绅士一边开枪一边说,“别追了。”最有一句是和幽灵说的。

细雨中的混战没有持续多久就结束了,残敌退走,赫斯他们干掉了三个,幽灵抓了两个活口……

“笨蛋。”幽灵丢下手里提着的两个俘虏对蹲在地雷上欲哭无泪的夜猫说,“拆了它。”

“地雷上太滑了不敢动。”夜猫哭丧着脸,地上都是烂泥和雨水,他踩的是一枚松发雷,脚下滑不溜秋根本就不敢动。

“白痴。”幽灵摇了摇头,提起两名俘虏走了。

夜猫还以为他要来帮忙,可最后却是这么个结果,不由得大失所望,幽灵一边走一边说:“想想自己接受过的训练,该怎么做你比我清楚;如果不行就看条腿吧,起码能保命。”他可没心情帮夜猫脱困,大家不熟,而且只是面前捏在一起的合作关系,没必要付出太多,这种危险工作他是不会参与的。

赫斯阴着脸走过来看着远去的幽灵,夜猫哭丧着脸:“办法不少,但我不敢尝试,以前都是演习,这次是真的。”

“别急,我们一起想办法。”赫斯蹲下身看着他的脚……

“没上过战场的就是不一样。”军医远远地看着两个摇了摇头。

“嗯。”绅士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他不知道夜猫是不是真的没上过战场,不过他能猜到这种特工基本上都是小规模的特殊行动,对于战场环境的把握还是有所欠缺的。

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半个小时之后失魂落魄的夜猫一瘸一拐的走了回来,绅士看着他笑了笑:“回来就好,至少安全的活着。”

幽灵已经开始审讯俘虏,为了公平起见他将一个交给了魔狼,然后两方面同时着手,最终进行情报的核实和汇总。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做的?”夜猫刚从地雷风波中缓过神来,刚才的遭遇的确把他吓得半死,现在仍然惊魂未定,见幽灵在雨中正在和那名俘虏对话就问旁边的赫斯。

没人理他,赫斯只清楚“黑血”的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身手矫健不说还行踪诡秘,绝对都是杀人越货的好手。

幽灵和俘虏谈了十几分钟之后招呼几个人过去:“该问什么问吧,他愿意合作。”

“不动刑?他就愿意合作?”夜猫没弄明白幽灵是怎么做到的,不是很相信。

“不是所有事情都需要用暴力解决。”幽灵坐在一边,摸出烟点上看热闹,军医和赫斯看着俘虏。

“你们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没什么好隐瞒的。”俘虏说。

“你该知道我们想知道什么!”绅士看着他。

“马尔南德斯的去向我不是很清楚,但我可以告诉你们,一周后他们会去阿根廷。”俘虏说。

“你怎么知道?”赫斯问。

“他在打电话的时候我无意中听到的,行程已定,不会改变,这是他亲口说的。”俘虏很肯定地说。

“嗯……”赫斯点了点头,“既然你愿意合作那我们就好好聊聊……”

两个人问了俘虏很多问题,从马尔蒂斯近期的动向到他们此行的目的,以及他知道的一切相关信息,俘虏很合作,基本上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原来近期马尔南德斯一直都在美国和墨西哥活动,不停的见一些关系至于细节和内容俘虏就不知道了,目的是帮马丁整合关系,继续之前没有完成的工作,而工作的内容他也不得而知,不过马丁好像没有因为世界各大情报机构的关注而受到太大的影响,继续着他之前的工作,而他手下还有一支大约一百多人的队伍,这也是赫斯说的,具体的细节他也不了解,这些人都是马丁多年来暗地里招募的人选。

他们这次来莫尼比亚的目的就是给几个军阀送钱,都是马丁安排的,似乎是在争取这些军阀的支持,但为什么要这些关系就连马尔南德斯都不是很清楚。

绅士明白,这是马丁的习惯,手下人就是他拼图的工具,干着各自不知道目的的事情,而马丁却能一点点的将所有事情联系起来完整一个巨大的布局,在早起和“黑血”合作的时候马丁经常这么干,这么做唯一的好处就是就算某个环节出现了问题也不会对全局造成太大的影响,保证信息不会过多的泄露出去,比如这次就算是有人把信息告诉了绅士他们也无法知道马丁到底在干什么,最多知道他在谋划一些事情,而细节根本无从查找。

所以很多时候别人会觉得马丁很奇怪,总是做一些无用的事情,但这些看似毫无意义的事情联系起来就是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结果。

审讯结果不是很令人满意,没有弄清马尔南德斯的去向,虽然得到了他要在阿根廷出现的消息,但并没有进一步核实的渠道,姑且相信他说的是真话,但听来的消息是否准确还不好说,这些无法证实的消息还是不要太相信的好。

另一边魔狼也已经得手,他那边的俘虏已经被折磨的体无完肤,不,应该说不成人形,四肢不全,血肉模糊,当他看到幽灵的审讯对象时不由得愣住了,还以为幽灵没下手,不过他不是多嘴的人,也不是喜欢炫耀的人,所以并没有多嘴,而是将自己的审讯结果和赫斯核对,看看那些部分是重叠在一起的。

幽灵又抽了一支烟走到俘虏身边看着他,俘虏抬起头:“来吧。”

幽灵笑了笑一枪打爆了俘虏的头,这是他和俘虏的约定,不动刑,给他个痛快,俘虏很清楚想活着离开是不可能的,所以他选择速死,不受折磨的死,他是个聪明人,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境遇,所以乖乖的选择了合作,也是他人生最后一次选择。

“基本上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马丁老谋深算,马尔南德斯也精于算计,他们的行踪没那么容易查到,错过这次机会我们恐怕很难在找到线索,今天的情报在没有得到核实之前大家不要太抱希望。”赫斯闷声说道,他觉得很郁闷的是追了上百公里,跨越了两座城,穿越鏖战的城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折腾到现在居然是这么个结果,马尔南德斯如同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事已至此,没什么值得懊悔的。”绅士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能查到他这次的行动,那我们就还有机会,他不可能做到滴水不漏的保密,别急。”

“抱了好大的希望最终还是没个结果,搞的局里上上下下都知道我们的行动,还以为我们会有什么大的收获,可现在……”赫斯苦笑。

绅士很明白他在担心该怎么和上面交代,毕竟这次连无人机都派给他了,最终还是一晚上。

“走吧,先找个地方把自己弄干净,这味道简直了。”幽灵闻了闻自己的衣服,“如果不是他们也是从下水道里钻出来的也浑身味道,我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接近他们。”

几个人回到车上一路向北,卢斯卡尼是不能再去了,赫斯已经找好了安全的地方,只是距离有点远,不过总算是不会在面临战火,能放心的休息。

雨还在下,稀稀拉拉的没完没了,让人觉得烦,在坑坑洼洼的东路上行驶车子颠簸的厉害,几个换掉湿衣服靠在车里抽烟,一时间车里和着火了一样浓烟滚滚。

“怎么感觉不对?”幽灵坐卧不宁的降下车窗向后面张望,黑暗中什么都没有,“总感觉好像有人在跟着我们。”

“这条路上好像就我们一台车,怎么可能有人跟踪。”军医靠在椅背上,“你是不是神经过敏了?”

“奇怪,难道是我搞错了?”幽灵摇了摇头,“不可能,绝对没错。”

“可后面什么都看不到。”军医特意拿出望远镜向后仔细看了看,又对照卫星对图核对了一边,的确这条路上只有他们一台车,除了山丘和树林之外什么都没有。

“别疑神疑鬼的,睡一会儿,我盯着。”军医说,突然有开玩笑说,“是不是没让你开车感觉不爽?”

幽灵没理他,靠在椅背上闭起眼睛看样子好像真的要休息,其实他是在把注意力集中起来,认真去感受那种异样的感觉,可这么一来那种感觉有开始若有若无了,甚至让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是不是真的出现了错觉。

就这样车子颠簸着开了四个多小时进入了政府军控制的地界,其实这也算不得政府军,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控制这一带的是原政府军的军队,编制和建制都在,只是负责人由原来像上面负责的守军司令变成了拥兵自重独霸一方的土皇帝,只是这里相对来说比其他地区都要稳定,没有太大的战事发生,老百姓的日子过的还算安稳。

落脚点在一个不太大的村子,不知道赫斯是怎么安排的,总之他们到了之后有吃有喝,条件还不错,众人都累的够呛,立即吃饱喝足轮番睡觉,可刚睡了不到一个小时绅士就被幽灵叫醒了……

幽灵压低声音说道:“别出声,有情况,我们好像被包围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