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10.第1410章 、继续“丢人”(02)

1410.第1410章 、继续“丢人”(02)


                突然出现的人让重拳愣了一下,很意外,但心里却是一沉,他缓缓地放下枪看着对方。

“身体真糟。”对方看着重拳摇了摇头。

“你来干什么?”重拳将枪丢在床上坐下拿出一支烟点上,显然他和这人很熟悉,“有什么事情?”

“你该知道。”对方不动声色。

“我需要时间。”重拳慢慢地抽着烟,面无表情。

“多久?”对方沉吟了片刻问。

“不知道。”重拳摇了摇头。

“这不是个理智的做法。”来人轻轻的说,“你想好了?”

重拳没说话,只是继续抽烟。

“好吧,但我没无权答应你的要求。”对方站起身。

重拳还是不说话,猛吸了一口烟呆呆地看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月光,仿佛根本就没听见对方在说什么。

来人叹了口气走到窗前:“别忘了自己是谁。”说完翻身跳了出去,房间里一下安静了,重拳靠在床上看着随风摆动的窗帘不说话,他住不惯日式发给剪,所以玛丽特地找人安排了床铺桌椅,但很显然他在这里住着并不舒服,只不过这里足够安全,可现在看来也是相对的,能避开帮会的众多耳目轻松潜入的人身手肯定不可小嘘。

不过重拳似乎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件事上,只是坐在哪那里发呆,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来人跳窗走后直接离开外面活动的黑帮成员绕道后面翻墙出去了,上了箱子里停着的一辆黑色越野车。

车上还坐着三个人,开车的年纪不大回头问:“怎么样?”

“不好。”那人摇了摇头。

后座伸出一只手拍了拍司机:“走,别废话。”

车子没开灯驶入了黑暗,就像从来没来过一样……

房间里重拳叹了口气洗了烟头躺下睡觉,第二天他一如既往的忙活着调查本·艾伦等人的下落,就像这件事根本就没发生过一样。

就这样又过去了半个月,调查依然毫无进展,没有本·艾伦他们的任何消息。

两个人终于彻底绝望了,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人究竟去哪了?为什么一点线索都没有?

“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芙蓉也是一脸的绝望,调查进行到这个程度他们已经没有任何方向感,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到底发生了什么?”重拳躁怒不堪的发着牢骚。

“布鲁斯那边也没有回应,从各方传来的消息上看他可能遇到了麻烦,各方已经开始联合打压他的存在,估计是上次事件还没有平息。”芙蓉说。

“看来再继续下去也没什么意义。”狮鹫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放弃了?”重拳很惊讶地看着狮鹫,他不相信狮鹫会说出这样的话。

“虽然不甘心,但我们又能怎么样?”狮鹫很平静地说,“把身体调养好之后再说。”

的确,现在就算查到什么他们也只能作为旁观者出现,根本就帮不上忙,可是他们又怎么能甘心呢?被蒙在鼓里的滋味不好受,尤其是他们这些生死之交的兄弟之间,不管怎么说都难以理解。

“一定要找到他们。”重拳看着外面一脸失神的说,“否则这辈子都心里不安。”

“先停一停,既然我们怎么都找不到说明他们可能不打算被我们发现。”狮鹫说。

“也可能是遇到了麻烦,比如说被绑架,那样我们更查不到。”重拳很担心,“失踪有很多种,如果是被控制我们同样也找不到线索。”

“或许是他们不打算拖累我们,以我们现在的状态什么忙都帮不上。”狮鹫看着缓缓进入身体的点滴,“或许我们恢复了状态就能找到他们。”

的确,上次被俘的十几个人里只有本·艾伦他们三个人活着回来,而且全都是身心俱疲,需要长时间的恢复,本·艾伦失踪了,幽灵和绅士并没有使用过药物,他们的身体恢复很快,军医也是一样,只有他们两个身体状态最糟,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基本上还什么起色,身体完全被掏空了,想恢复工来恐怕没那么容易,如果是以这个理由瞒着他们也算勉强说得过去,可是有谁考虑过被隐瞒着的感受?

调查停滞是个无奈,他们谁都清楚这么下去不单单的是浪费时间和精力,根本就不可能有收获,狮鹫说得对,身体恢复之后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毕竟可以自己走出去调查。

最后三人分开,重拳在玛丽和孩子的陪同下回家了,在家调养总比在这里舒服,医疗水平也不差,狮鹫留下继续陪伴苏珊,芙蓉去找布鲁斯了解情况,或许这是他们唯一可以再利用的渠道,也是唯一信得过的渠道,不过不知道布鲁斯现在有没有时间顾及他们,毕竟他自己也是一大堆的麻烦。

狮鹫留下一大半原因是为了苏珊的病情,这么长时间了苏珊还是没影醒,甚至连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医生说这种情况还不能确定是否会真正成为植物人,让他有点耐心。

耐心这东西狮鹫从不缺乏,可狮鹫最担心的就是苏珊会不会永远都醒不过来,是不关心,关心则乱,在镇定的人遇到这种情况也不可能不担心,毕竟这是他最在乎的人。

狮鹫和苏珊住进了一家医院,接受治疗,恢复性训练,给苏珊做肌肉按摩,给她讲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生活单调却也充实,很多人羡慕苏珊有这么好的丈夫,可羡慕却换不回更好的结果,苏珊依然没有醒来。

两个月之后狮鹫的身体状态基本上完全恢复,但和他的巅峰状态相比依然存在差距,不过也基本上恢复了作战状态,只是留下一些药物的后遗症,比如经常性的头疼,睡眠质量极差,精神状态糟糕……

医生告诉狮鹫再有一两个月的调养之后能恢复到什么程度也就什么程度了,也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无法恢复到状态最好的情况,这次的伤害是无法抹除的,尤其是对身体深层次的伤害,很多已经无法改变。

对此狮鹫并不在乎,毕竟这次能或者出来就已经是万幸了,身体的损伤证明他还活着,在生存面前其他的一切都好似没那么重要。

其实狮鹫并不期盼出院的哪一天,出去干什么?调查?毫无方向感,去找本·艾伦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回家?苏珊在这里接受治疗,他又不愿意把她一个人单独留在这里,总之他对离开有一种莫名的恐惧。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狮鹫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把什么都看淡了,可是现在他又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放不下,相比之下重拳感性多了,也活得更有性格,而自己却好像缺了点什么,但至于缺什么他不知道。不过他明白,有些事情必须做,有些事情是他无法逃脱的宿命。

这段时间他和外界的联络并没有中断,其实对本·艾伦他们失踪的调查一直在暗中继续,只是收效甚微,他联络的几个渠道都没有什么有价值的回应,上次调查的那批订购军火的人线索也断了。

芙蓉在欧洲始终没有找到布鲁斯,这家伙也人间蒸发了,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本·艾伦的公司已经改头换面,百分之九十的员工被辞退,基本上和本·艾伦撇清了关系,基地被封存,本·艾伦的产业倒是没有人动,房子还在,只是很久没人住了,一切突然变得很萧条,让人感觉那么的不真实,可这就是现实,不是你不接受它就不会发生。

这段时间芙蓉暗地里去了之前队员每个人的家,结果是一无所获。

一夜之间仿佛整个“黑血”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没人过问,没人在乎,这个世界上不缺雇佣军,没了他们自然可以找到别人接生意,行内整支队伍里消失是经常出现的,乌无足为奇,当年盛极一时的“血骷髅”被他们干掉的时候也是如此,这行里你得是不是的出来露个脸才会有人愿意雇佣你,如果你长久的不出现很快就会被遗忘。

之前他们的那些“朋友”也都不见了,不知道是躲起来了还是怎么回事,芙蓉没找到哪怕一个能询问情况的人,反倒是他在公司离职的员工中打听到了马丁的消息,据说前几天马丁来过,一个主人的身份对整个公司进行了调整,各方面都大刀阔斧的做了改革,在这里留了一周,换了几个信得过的高层之后就不知去向了。

芙蓉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敢明目张胆的出来活动,难道老美已经放过他了?细想想这好像不太可能,这才多长时间,就算他手眼通天也不可能这么快把问题都处理完。

马丁,一个玩儿弄了所有人的阴谋家,他抢走了本·艾伦的一切,几乎杀光了他的队伍,现在却成了这家一个跨国公司最大的股东,本·艾伦已经不知去向,而他却在这里活的风生水起。

芙蓉鬼魂一样在巴黎游荡,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什么,不过她始终没有放弃对整件事的调查工作,尽管困难重重,她却义无反顾,她要把整件事都弄清楚,他要给玫瑰等人报仇,牺牲那么大搞阴谋的却依然获得自由自在,有些人必须付出代价,这是她的信条,但复仇恐怕靠他一个人没那么容易,所以他要找到本·艾伦,找到幽灵他们,找到那些信任的、曾经并肩作战的兄弟,一起谋划……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想的那么简单,现在她连一个商量的人都找不到,狮鹫那边还没办法自由活动,根本帮不上什么忙,重拳恢复的还不如重拳,在家里静养,现在只虽然已经自由活动,但跑几步就会喘的不行,无法进行剧烈运动,目前的情况越来越糟,没兄弟没朋友是她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

为了掩人耳目芙蓉栖身在巴黎的一座公寓里,每次出门都要认真化装,家里放满了各种武器,对她来说在这在黑市高点装备还是没多大难度的。

可是再多的装备也无法弥补人力上的缺失,调查进入瓶颈期,一切都变得艰难,芙蓉不知道下一步自己到底还能干什么,想找的人找不到,想杀的人却又杀不了。

今天下午芙蓉又得到一个消息,就是马丁还在巴黎,并且近几天还要去公司理顺公司的运作情况,芙蓉觉得这是个机会,该利用一下,既然找不到本·艾伦就干掉马丁,如果这次再让他跑了,那就不好说还能不能找到他了。

芙蓉看着墙上的街道和公司大楼结构图,她在制定作战计划,虽然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但他很清楚,想对付马丁恐怕没那么容易,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不但阴险而且狡诈,想对付他还得费一番脑筋,而且自己就一个人,能否成功就看如何谋划了。

对于这里的街道她比谁都熟悉,“护士团”解散这些年她一直在公司工作,对这一带相当的了解,只是在过去的这几个月里物是人非,公司合同再没半点关系,世事难料,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了。

在把事情考虑的差不多之后芙蓉离开住处直奔公司所在的那条街,她要按照计划把路走一遍,测量一下需要的时间,然后把考虑到的突发情况都模拟一下,做出几条应对之策,要对付的可是个玩儿暗杀的高手,前特工,老牌间谍,想对付他丝毫不能大意。

将自己的计划重新梳理一遍之后她坐在公司同层的咖啡吧里思考问题,同时观察这里的情况,这时之前她常来的地方,如今坐在这里的包括老板在内每一个人认识,熟人全都不再了。

就在他考虑是否该到公司做一次抵近侦察的时候服务生过来上了一杯咖啡,她愣了一下:“我没叫续杯!”

“一位先生请的。”服务生放下杯子走了,她这才发现杯下压着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个东西……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