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09.第1409章 、继续“丢人”(01)

1409.第1409章 、继续“丢人”(01)


                接二连三的失踪让重拳和狮鹫摸不到头脑,搞不清状况,但却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只是两人的身体基本上只恢复到能走的地步,根本禁不起剧烈运动的折腾,这下重拳差点急火攻心昏死过去,刚刚逃离虎口怎么又出现这种情况?本·艾伦可能是心灰意冷拖起来逃避现实了,虽然存在诸多疑点,但本·艾伦的失踪只是他特列,而绅士和幽灵两个家伙怎么也跟着凑热闹?这又不是搞活动大促销买一送一,怎么一个失踪还搭上了两个?难道他们都是有预谋的被绑架了?

芙蓉第二次出去查找线索的时候重拳很担心她也会一去不复返,狮鹫很沉稳,但也是坐在一边不停的打电话,联络熟人查找几个人的下落,其实他们能找到人已经不多了,在这个世界上很多关系都已经很为某些原因而“失去”了联系,对此绅士曾经感叹过,仿佛整个世界在一夜之间都站到了他们的对立面,曾经的朋友、合作伙伴一夜之间全都联系不上,本·艾伦的上层关系也都找不到人,不是去开会就是去度假,总之本人不再,联络不到,现在他也只能找一些比较边缘的,小规模的情报组织帮忙,另外他还有一条私人情报渠道可用……

半个小时之后芙蓉打来电话告诉他们该着的地方都找过了,没有,调取了监控之后却根本就找不到两人的影子,另外一个消息是本·艾伦的那张视频存盘也不见了……

“该死……”重拳低声骂了一句,他已经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以他们现在的体力根本就不可能进行任何实质性调查,除了打电话什么都做不了。

“先冷静一下,着急不解决问题。”狮鹫放下电话。

“会不会他们遇到什么事情突然离开,稍后会回来?”重拳突发奇想。

“不太可能。”狮鹫摇了摇头,“如果有事情他们应该会留下信息,更没必要隐藏行踪,监控都没发现他们,很显然他们没打算让别人知道他们的去向,包括我们。”

“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是故意避开我们……”重拳皱了皱眉,“我靠……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可能是在他们离开之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有不得已离开的理由。”狮鹫思索着说,“或者……”说到这他停了下来,拿起一边桌上的杯子用手沾了点水在桌上写了一排数字,重拳看了一眼眉头就皱了起来,这是一组暗码,一组只有他和狮鹫、幽灵三个人能看懂的暗码,内容是,“我们可能被监视,他们的失踪是为了隐藏身份或者躲开敌人的视线。”

事情变得有点复杂了,重拳没有做太多的反应,被监视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干这行时时刻刻都得提防这种事情出现在自己身上,不管是图像监控还是声音窃听他们都遇到过,难道是这个房间里有问题?

重拳没有任何惊讶或者愤怒的表情,而是一脸镇定的陷入了沉思,他没再和狮鹫交流,而是默默的回到了床上躺下,在情况不明之前他不打算表露任何情绪。

芙蓉归来之后并没有带回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本·艾伦、军医、绅士和幽灵先后人间蒸发,事情远不止奇怪那么简单,现在他们面临的问题就是该怎么办?三个人中只有芙蓉身体状态还算良好,重拳和狮鹫在这段牢狱之灾中饱受折磨,身体恢复需要时间,治疗也是个长期的过程,想要恢复作战状态恐怕没那么容易。

“我们该怎么办?”重拳靠在墙上反复的考虑着这个问题,三人在暗地里交流之后都安静了下来,如果真的就监视设备他们得做好相应的准备,可是现在他们的状态……想全身而退恐怕没那么容易,重拳和狮鹫还能勉强走,苏珊呢?她一直昏迷,想运出去可能会有点麻烦。

芙蓉出去找了一些电子设备对他们的病房进行了测试,果然发现了一些可疑的电子信号,其实对方如果想监视他们不需要特别安装监控设备,用医院的监视系统就可以了,只要在系统里开个暗门就行,这样反倒是最不好差,只是这样做的一个缺点就是无法监听他们的对话,所以必须在他们房间里安装窃听器。

最终芙蓉在房间里找出两个,看了一眼他们就知道对方的实力了,高性能军用窃听器,而且是刚刚进入黑市的新产品,价值不菲,专业程度极高,抗干扰,持续使用时间长,信号传播距离远。

为了应对可能出现的突发事件芙蓉去搞了武器回来,去黑市买了枪械零件回来组装了三支**********和三把手枪,加上足够的弹药完全可以应付一般性冲突,在这种地方应该没什么人有胆量明目张胆的闹事。

虽然情况已经很糟糕,但他们还是抱着幽灵他们是遇到什么特殊情况离可能会回来或者给他们消息的希望,可是一天之后他们彻底放弃了这个念头。

是该走的时候了,利用早就在暗中谋划好的方法悄悄的离开了医院……

两天后他们出现在东京,之所以选择来这里是为了借助“吉川会”的势力保全自己,他们现在是伤员,根本没能力自保,需要一个合适的地方休整恢复身体,同时搜罗情报打听失踪人员的下落,不管从哪个角度说都需要一个相对安全的环境。

老川口虽然已经退居二线,但在帮内依然地位独到,立即叫人帮忙在新宿的帮会聚集地分了一个院落给他们,这里活动的全都是当地的帮会分子,没有外人能接近,老川口还拍了自己的私人医生担任两个人身体恢复的主治医师,苏珊被安排在了“吉川会”控制的一家大型医院治疗,有专人陪护。

一切安排妥当之后重拳和狮鹫总算是松了口气,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算是安全了,藏身在这里虽然不太称心,但从各方面考虑这里都最合适。

玛丽来看重拳,当她知道幽灵失踪的消息之后不禁皱眉皱眉,她很清楚这个消息不能让美惠子知道,另外还有一个比较有趣的事,老川口没有问他们此行的目的,狮鹫和重拳也没说幽灵失踪的消息,他们都心照不宣,明白彼此的职业很多事情不方便说得太明,不管老川口知道多少,只要他不问狮鹫他们绝对不会说。

第二天重拳就将玛丽赶走,禁止她再参与到这件事里面来,这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深爱。

火雨不在了,公司在这里的产业已经归入“吉川会”名下,总算是没有完全被马丁吞掉,马丁根本就控制不了这里任何事情。

从外界的传言和生意上的巨变老川口肯定会得到有些风声,只是不清楚他到底知道多少,不过狮鹫和重拳的态度就是不管他知道多少,只要他能提供必要的帮助就行,现在他们已经无处可去。

“这两天从渠道反馈的情况来看调查收效甚微,没有任何他们的消息,更不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香港进出境方面也没有查到任何记录,哪怕是一个监控镜头都找不到。”芙蓉揉着太阳穴说,这两天都是她在操办收集情报的事情。

“慢慢来,这种事情急不得。”狮鹫靠在床上,其实他状态还没有重拳好。

“几个人是不是疯了?突然藏起来干嘛?就算遇到什么麻烦也打个招呼,弄得我们向热锅上的蚂蚁。”重拳没好气的抱怨着说。

“我坚信他们有不得已的理由。”芙蓉说,“他们都不是那种做事情不考虑后果的人,肯定是有什么理由不告诉我们。”

“不管是什么理由不告诉我们就是不应该,没这么做兄弟的。”重拳仍然对此耿耿于怀。

“说点有用的。”狮鹫见重拳又开始抱怨就问芙蓉,“除了他们的消息还有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窃听器的鉴定结果出来了,是黑市上能买到的阉割版,原本美军在用,所以从这方面确定对方身份的可能性已经不存在了,不过最值得怀疑的还是马丁,只有他们能这么快找到我们的下落,毕竟我们是辗转几个地点才到的香港,所以只有他最有机会掌握我们的行踪。”芙蓉翻着手里的平板说,“还有一个不算线索的线索,有人联系过一个我们之前的军火商订购了一批装备。”

“这能代表什么?”重拳不明白所以的问。

“和上次你们去沙漠的装备完全相同,连数量都一样。”芙蓉抬起头,“不觉得很诡异吗?”

这倒是让狮鹫和重拳很意外了,怎么会有这种情况出现?如果说有人使用武器的习惯会出现类似实属正常,但所有装备都和他们当初订购的一样就值得玩味了,这究竟代表了什么?

“难道还有一支和我们一模一样的队伍?”重拳思索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对方的身份查到了吗?”

“没有,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交货地点也很有意思,就是上次你们交接武器的地方。”芙蓉一脸古怪的说。

“我靠……”重拳有点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转头看向狮鹫,后者正靠在床上闭目养神,只是简单的对芙蓉说了一句,“继续。”

“没了……”芙蓉说。

“没了……”重拳还期待后面有什么值得参考的消息。

“这条线索可以继续跟一下,但也别抱太大希望,很有可能是个烟幕弹,对于失踪的事情我现在还没什么新的想法;你呢?”说完狮鹫转头看向一边的重拳。

“现在他们失踪的原因我们查不清,去向更是无从查找,调查基本上完全陷入僵局,下一步我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重拳挠着头,“奶奶的,本来脑细胞就少,这两天都快烧没了。”

“先跟一下各渠道的消息吧,除此之外也没什么好办法,除了等我们没什么能做的。”狮鹫叹了口气,“你想过没有,就算找他们我们也没法给他们提供任何帮助。”

的确以他们现在的身体状态自保都困难,更别说其他了。

一句话说的大家都很郁闷,话是没错,但是作为兄弟的那份牵挂他们又如何能放得下?

“至少……”重拳思量了一下,“我们有知情权!”

知情权,的确,作为队伍的最后的幸存者,他们的确有这个权利,“黑血”的解散只是本·艾伦单方面的决定,他们还没有离队,他们有自己决定是否现在离开的权利,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之下又叫他们怎么走?

芙蓉一直忙里忙外,毫无怨言,“护士团”没了,可以说只剩下了她自己,玛丽被重拳禁止参与这件事,苏珊昏迷,能为队伍做点事的只剩下她了。

很快半个月时间过去了,调查依然毫无进展,重拳和狮鹫的身体也没有多大起色,虽然精神不错,胃口也好了起来,但他们的身体状态却依然很虚弱,走就喘,身上没力气,医生说这是药物后遗症,他从医三十多年从来没见过这种药物,虽然不太可能上瘾,但对身体的损耗超过五年以上吸毒史的人,而且这种药物带来的痛苦很可能会转嫁到麻醉品上,后果严重,就算他们身体好也不会在短时间内恢复,诊断的内容基本上和香港没有太大的区别。

两人都很着急,但也很无奈,他们现在这样子急有什么用?身体是最奇妙的组合,不是机械,不是上了油就能转的。

两人只能慢慢调养,每天吃饭睡觉晒太阳,恢复性训练,虽然看不到什么起色,但他们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依然在坚持,这天晚上重拳住半年睡觉,刚脱做到床边突然一阵凉风吹起了窗帘,他顿了一下突然从枕头下面摸出手枪转身的同时上膛,对面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