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08.第1408章 、没法收拾的烂摊子(02)

1408.第1408章 、没法收拾的烂摊子(02)


                我走了,不要试图找我,去过你们自己的生活,后续的事情我会处理好,没人会再威胁你们的存在,我的离开就是为了让你们能安心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不想再连累你们,该做的你们已经都走了,你们付出了太多,我很感激,剩下的事情就由我自己解决吧,马丁我会搞定,这些不需要你们操心,他和马尔南德斯不会活太久的,这个我可以保证,等处理完了这些事情我会去找你们,放心不管你们躲藏在什么地方我都能找到你们,别忘了请我喝酒。

这两天我仔细会想了一下这两年来的事情,发现了很多疑点,不管是马丁还是布鲁斯他们对对我们隐瞒了太多的事情,马丁作为始作俑者一直在算计我们,可布鲁斯也对我们隐瞒了很多,他肯定有着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有很多事情巧合到他们两个商量好了一样,我怀疑他们之间有什么协议,当然我相信布鲁斯还是能算一个朋友的,所以我想他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给马丁提供了便利,当然这可能是我们无形中制造了某种麻烦。

离开之后我会稍作休整,毕竟身体恢复需要时间,然后我会重新展开一轮调查,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弄清楚,该付出代价的绝不放过,马丁的背景还没弄清楚,他可能只是这个庞大布局的执行者,他背后很可能还有更多的隐形人暗中操控。

这是个烂摊子,而导致这个烂摊子的人是我,所以我要自己收拾,把事情处理妥当,让那些算计我们和试图算计我们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一旦惹上我们绝没有好下场。

军医是我带走的,他愿意跟着我,不管他当初做了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这次能把我们带出来就已经证明他是个值得信赖的人,过去的一切只能说是各为其主。

这辈子我做错了太多的事情,一切已经无法挽回,更无从补偿,我对不起死掉的每个兄弟,他们都是因为我的判断错误而失去了生命,在痛恨马丁狡诈的同时我也深感罪孽深重,杀戮了一辈子最终还是被人耍的像个傻瓜,做了阴谋家的傀儡,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失败者,但不管结局如何我都要做下去,你们都是我的兄弟,我不想你们再牵扯进来,我自己能解决。

写这封信的时候我无法描述这是一种什么心情,只能说这一切都是经过我深思熟虑的,其实在脱险之后我就萌生了离开的念头,只是我不能当面和你们说,这么多年我对你们还是很了解的,所以别找我,让我静静的离开,你们的未来是我最大的牵挂,能活下来的人都是幸运的,都活出个样子,让死去的兄弟们安心,重拳,照顾好玛丽,你们两个是天生一对,能一起安全回来着实让我欣慰,照顾好你们的孩子,给他们个好的未来,别让他干任何能碰到枪的工作。

苏珊的昏迷应该是短时间的,醒来是迟早的事情,狮鹫你是个好人,从进入“黑血”那天起我就知道你单单是为了赚钱而来,你担负着一些无法言明的东西,你的存在对“黑血”没有任何威胁,反而增强了队伍整体的战斗力,是个合格的战士,最重要的是你是个可靠的兄弟,所以对于你的另外目的我从没过问过。

绅士,你是这支队伍中最善于谋划的一个,这也是我当初让你隐入幕后的主要原因,只是你太过执著,这次营救行动我不能说你太冲动,但确实太冒险,对错无从讨论,希望你今后的日子里能戒骄戒躁,三思而后行,我想那样对你的人生更有益。

芙蓉,“护士团”现在只剩下一个人了,不要在坚持保留这支队伍,该是急流勇退的时候了,去寻找自己希望得到的人生。

世界上再没有“黑血”这个名字,这是在三思之后我最终的决定,我不想在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人,所以我选择离开,如果你们还把我当成你们的队长就按照我的话去做,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远比仇恨更加值得去追求,这辈子有你们这些兄弟我真幸运,好了话越说越多,信越写越长,总之这不是一封诀别信,只能说算是短暂的分手,我会回来的。

最后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切承诺都是有保质期的,不要太相信所谓的约定,不要轻易相信别人,有了马丁的前车之鉴我们都应该学聪明点,虽然我们无法看清所有人的真面目,但我们总该好好想想即将要做的事情是否只得到,这个世界上唯一真正可以相信的只有你自己,感谢各位多年来的不离不弃,我会想念大家,借用一句豪气的中国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他日有缘再见。

你们曾经的队长——兽人——本·艾伦。

本·艾伦走了,这是在他的病床上找到的一封信,本·艾伦的亲笔信……

信的内容有点诀别的感觉,而且有点颠三倒四,虽然还不至于前后矛盾,但一些地方有所重复,感觉本·艾伦当时心情很不平静,而且从潦草的笔记上看应该写的很匆忙,如果他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不应该有这种情况出现才对,所以本·艾伦可能是突然做出离开的决定,所以才会有这种颠三倒四的情况出现。

从表面的情况来看本·艾伦的离开留下了诸多的疑点,尽管大家知道这次事件对本·艾伦的打击很大,尽管他们很清楚本·艾伦已经变得意志消沉,但没想到他的反应会这么快,突然之间消失了,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还带走了军医,曾经泄露信息给马丁的家伙。

本·艾伦的离开让所有人都有种失去主心骨的感觉,要是在以往本·艾伦也经常离开,但那时候还有山狼主政,可现在原本强大的“黑血”只剩下他们几个人,山狼也已经不在了,他们有点无所适从,没一点方向感。

“这……队长到底在搞什么?难道是要丢下我们不管?”重拳半天都反应不过来,“这未免也太突然了吧?不是军医这家伙搞的什么阴谋吧?”他始终对军医没好印象,总觉得军医对他们另有所图。

“从这里情况来看队长是自己走的,否则就算他身体再差也不可能没一点动静就被弄走,更何况这是他的笔记,我们都认得。”绅士拍着手里的信纸说。

“那就奇怪了,这两天一点征兆都没有,怎么突然消失?难道他是故意稳住我们?”幽灵横竖想不通。

“队长留下这封信的目的不是告诉我们他要去做什么,而是要我们不要去找他。”绅士邹着眉反复看信的内容,“他反复强调了自己会对付马丁,要我们过自己的生活……”

“难道他真的想单独对付马丁……”幽灵皱眉皱眉。

这时绅士的电话响了,他接听之后简单地说了一句知道了就挂断了,然后对大家说:“找过了,医院没有,附近的街道也没有,芙蓉去询问情况了,可以调监控看一下,不过,如果他想走不会给我们机会找他。”

“他是想要我们过自己的生活,不要再参与其中,不希望我们再经历这种生死大洗牌,这才是他的目的。”狮鹫思索了一下,“上面体现了一个核心就是他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什么都不要我们担心,叫我们过自己的日子,他不希望我们在为了他而冒险。”

“冒险?我可没打算放过马丁那孙子,不让我参与,那怎么行?不亲手解决他这辈子心里都不会舒服。”重拳抢过绅士手里的信,“我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要带着军医走?这不合理!队长从不相信算计过他的人,军医是个卧底,虽然他不是叛徒,但从本质上没和我们一条心过,这次救我们看似是良心发现,但细想了其举动的确有点莫名其妙,我不相信他是单纯的看我们可怜,或者是觉得马丁的行为过分。”

“这个问题没必要讨论,军医的真正目的我们谁也说不清,现在的问题是队长和他一起失踪,究竟是他找的队长还是队长主动要带他走,军医没那么容易再次得到队长的信任,就算这次他给我们提供了足够的帮助也不行。”绅士坐在病床上在身上乱摸了一阵才想起来穿的是病号服,烟都藏在床头柜里没带过来,他还没反应过来这是在本·艾伦的病房里,顺手打开床头的抽屉,里面本·艾伦的雪茄还在,医院是禁止吸烟的,但他们都有烟瘾,不是偷偷在病房里抽就是跑到外面过瘾,烟从来就没断过。

“烟都没带走,他至于走的那么匆忙吗?”狮鹫拿起本·艾伦抽剩下的半支雪茄,“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带走这些,队长是个没有烟就无法思考的人,宁肯不吃饭,但绝对不能没有烟,的确有问题。”

“从队长这两天的状态来看他好像已经没什么报仇的念头,这封信怎么感觉只是对我们的一种安慰,或许他的出走目的只是避开我们。”绅士皱了皱眉。

“队长一直在强调他会找马丁,会把事情处理好,会搞定一切,他越是这么说我越不相信他真的会做。”幽灵紧锁眉头,“总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我们还有很多事情没做,马丁活一天我们就不得安生,队长这是什么意思?真的放弃复仇了?这可不是他的性格。”重拳来回的在病房里转着圈,一脸的焦虑不安,“不过这一路上他的态度……好像真的已经心灰意冷,这两天住院又平静的出奇,现在他离奇出走……真的很难理解。”

“好了,不管队长的目的是什么,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幽灵问,“我们在这瞎猜不解决问题,当务之急应该分头寻找,我已经通知了在这里的朋友,他们会利用关系帮我们留意。”

狮鹫摇了摇头:“寻找也得有个方向感,如果是昨晚离开队长很可能已经不在香港,他想走肯定不希望我们找到他,所以没那么容易。”

“容不容易都不是重点,重点我们得尝试,否则永远都找不到。”幽灵摇了摇头,“除了报警我们什么办法都可以试试看。”

正说着芙蓉从外面进来:“我问过了,医生根本就不知道队长离开,昨天晚上查房的时候还在,我已经和他们打过招呼可以查询监控。”

“先看一下情况再说,我始终不相信队长会就这么抛下我们突然走掉。”绅士皱着眉,“幽灵跟我去查监控,其他人回去等消息,别着急,办法总会有的。”

“那你们快点,请情况尽快通知我们。”重拳揉了揉自己已经酸痛的腿,回来之后他的身体恢复的虽然很快,但药物的后遗症对他的伤害不小,这几天他一直出于浑身无力的状态,幻听,噩梦不断,剧烈的头痛一直在这么折腾,医生做出的诊断是强烈的脑神经刺激导致身体异常消耗,造成了巨大的损伤,恢复需要相当长的时间,而且可能因为过于痛苦而对药物产生依赖,甚至会染上毒瘾。

这个重拳到不担心,恢复的毅力他觉得有,只是时间恐怕没那么多,毕竟他们还有太多的麻烦需要解决,他们最缺的恰恰是时间,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本·艾伦的失踪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

几人回到病房焦急的等待,幽灵和绅士迟迟不归,重拳和狮鹫最后等得不耐烦了就叫芙蓉去看看到底什么情况,查监控也用不了这么长时间才对。

半个小时之后芙蓉回来,她翻遍了医院也没找到幽灵和绅士,这两个家伙居然不知去向。他们立即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经过一天的寻找之后他们发现绅士和幽灵也失踪……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