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98.第1398章 、终极狂暴(03)

1398.第1398章 、终极狂暴(03)


                火雨和诺曼的确有点让人操心,两个老家伙在逃出来之后没多久就在混战中掉队了,等绅士发现就已经来不及了,根本就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找他们,他曾经尝试着回去寻找,但没几步就遇到了追上来的敌人,无奈之下他也只好作罢。

只是没想到的是他们再次被俘,而且又成了要挟他们的筹码,现在被五花大绑的丢在他们面前。

“你真卑鄙。”山狼靠在石壁大骂,“早知道当初就该让你死在牢里。”

“可惜你已经回不到当初了,别总是以救命恩人自居,别忘了,我可不是你的奴才,该报答的我早就报答了,在没决定对付你们之前我可是一直尽心竭力的帮助你们,可你们呢?根本就不信任我,什么丢要去找那个布鲁斯核实,把我当什么?别总说我忘恩负义,是你们先破坏我们之间的默契的,布鲁斯在欧洲的势力已经被我灭的七七八八了,他想翻身恐怕不太容易,我很感兴趣他该怎么向那些中国人交代。”布鲁斯口气阴冷的说,“所以,别指望他的援兵,绅士我知道你有安排,只是在我眼里那些没一点用处。”

“我的安排可多呢!别太得意,小心漏算了什么,给我们咸鱼翻身的机会。”虽然嘴上说得轻松,但绅士心里却一惊,这家伙怎么知道自己和布鲁斯的约定?难道是布鲁斯那边有人泄漏出去的?

“小子,别以为你安排的天衣无缝,之前你藏起来的事情我一直很怀疑,一个人无故失踪肯定有问题,只是你们的队长安排的好,我么有查到什么蛛丝马迹罢了,不过这次你们来完全是我们设的一个局,只是为了把你们‘黑血’一网打尽的一个局,小子,你们还真的来了,就连这两个老家伙都被你们诓来送死,我还真的很佩服你,没想到本兽人留下的伏笔这么厉害,不过你们都来了,终于可以斩草出口以绝后患了,哈哈……”马丁大笑。

“你还这么得意,现在你的处境能比我们好多少?美军大军压境,你这个叛徒能撑多久?别太自负了,我们出不去是因为人少力孤,你呢?手下百十号精英已经死的七七八八了吧?现在你也该明白背叛的下场,美军绝不会让你活着离开这个地方的,估计是你已经无路可走了,只能到我们这里逞威风是不是?我真同情你,这么多年来一直道貌岸然的活着,我只恨自己为什么如此眼拙,到今天才看清你的嘴脸,不过已经不重要了,不管我们结局如何你都难逃美军的围追堵截。”本·艾伦一边挖苦马丁一边试探。

“哈哈,别以为我在这里是走不了,真正走不了的是你们,美军的主要目标是你兽人,你的那颗脑袋可比我的值钱多了。”马丁大笑着继续说道,“本,你怎么突然这么精神?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搞不懂你在想什么,如果你是个乖乖听听话的家伙怎么会落到今天的地步?你太自负了,也太难控制了,这也是导致你有今天下场的主要原因。”

“控制?”本·艾伦冷笑,“为什么要受控制?我又不是你手下的走狗!别忘了,一直以来我们只是合作关系,而非主仆,你是不是太看低我们了,我们是雇佣军没错,但可不是谁的奴隶!”

“在我眼里任何人都是棋子,区别在于价值的大小而已,作为一枚有价值的棋子你很不听话,所以别怪我。”马丁不耐烦地说,“别干掉我的几批人就得意忘形,对你们来说我们这几十人还是有足够威慑力的,你们那点小伎俩根本就无法对我们构成有效伤害,现在就来报应了;别把话题扯远了,你的人在我手里,投降吧,否则我们把他们全杀了。”

马丁的话本·艾伦他们没太听明白,不过现在他们也没心情去“深度”理解这些内容,本·艾伦咬着牙说:“你敢杀他们我绝不放过你。”

“好啊,那就试试。”马丁冷笑。

本·艾伦一时间犹豫不决,火雨和诺曼两个人和他算得上生死与共过来的,这么多年一直是最好的朋友,现在这种情况下交出武器就等于任命等死,不叫武器诺曼和火雨就得丧命,一边是两个老友一边是一群为了他而舍生忘死的兄弟,该如何选择?本·艾伦很清楚这辈子欠的人太多,几辈子都还不清。

诺曼和火雨跪在地上,两人对视了一眼,又抬头看了看本·艾伦他们这边:“兽人,我们两个老家伙不需要你们操心,我们有办法。”

说完两人突然站起来向前跑,这倒是大大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该死的,不要!”本·艾伦瞬间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两人是在求死,他们不想为难自己,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两人没几步就被后面追上来的子弹放到。

“唉……可惜了,居然这么不爱惜自己的性命。”马丁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惋惜,两颗棋子就这么没了。

绅士大骂立即发动强攻,各种武器一起砸过去,本·艾伦冲上去的时候诺曼还没断气,他对着本·艾伦笑了笑:“别内疚,是我们自己选得,别辜负了我们,活着出去。”

“怎么那么傻……”本·艾伦悲痛欲绝,又是两条鲜活的生命死在自己面前,又是因为自己。

“抱歉……”话还没说完诺曼就断气了。

“日……”本·艾伦狂怒,提枪向前猛冲,他们几乎不要命的攻击彻底吓倒了马丁的人,防线很快就被攻破,绅士身上的两层护甲再次被打烂,又连续吐了几口血,子弹打在护甲上产生的震动几乎要了他的命。

玫瑰胸前中了两枪,子弹穿过钢制护甲打在防弹衣上,虽然没有穿透,但嫉妒啊的冲击力导致她胸腔受损,呼吸都疼得厉害,她的伤势比绅士轻不了多少,山狼大腿被弹片击中,伤口很长,但他却毫不顾忌的向前猛冲,直到攻破敌人的防线才被军医拦住,帮他止血。

“快走,美军上来了。”芙蓉带来一个不好等消息。

在这种夹缝中战斗实在是太困难了,前后都要防备,随时都有被夹击的可能,现在还算不错,前面马丁敌人刚刚被打退美军才来,如果在早两分钟见面可能完全不同,以现在他们的状态来看根本不足以应付两方面的战斗。

“走……”本·艾伦向后看了一眼有问绅士,“还有炸药吗?”

“嗯……”绅士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他的意思。

一阵连续的爆炸之后附近的通道全部被炸断,这可能是他们目前唯一能临时挡住的美军的办法,毕竟这里的通道太多了,四通八达的通道相互连通,用不了多久美军就会从其他通道绕出来,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不管马丁在哪我们都得攻下前面的仓库,那里可能是离开的最近出口。”山狼一边从敌人的尸体上搜罗弹药一边对其他人说。

“装甲兵的仓库,的确应该有一条通道通向外面。”军医一边包扎着自己的伤口一边说。

“走……抓紧时间。”本·艾伦叫玫瑰将自己身上带的几把手枪都换上弹夹说,“成败在此一举,生死也在此一战,拼吧,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赶早不赶晚,如果美军反应快的话用不了多久这附近就得被占领,到时候就算我能出去也逃不掉。”

“马丁为什么不跑?”军医皱着眉,“这不合常理。”

“没准他根本就不想跑,或者他另有出路,有恃无恐的在这里陪我们玩儿。”重拳向玛丽要了点吃的塞进嘴里,几天没吃东西了,虽然注射了催化药物,但身体还是需要补充的,只是玛丽担心他时间太久没吃什么受不了,所以只给了他两块巧克力。

“不可能,他这种人是绝对不会浪费时间的,肯定是有什么原因然他留下,或者……他走不了。”山狼整理好自己的弹药说。

“这不太可能吧,这可是他的地方,怎么可能走不了呢?”绅士摇了摇头,觉得这话说的不靠谱。

“不一定,美军都来了,被困住也情有可原。”狮鹫说。

“他要是被困住肯定不可能向刚才那么从容。”绅士说,“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他走不了。”

“不管是什么事情,不管是不是被困这都不是我们目前该考虑的问题,离开才是我们的首要目的,先出去再说,哪怕外面有兵山将海我们也得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才能看到。”玫瑰打断大家的话说,“走吧,美军快绕过来了。”

“我们现有弹药不多,的确得抓紧时间。”玛丽帮重拳的枪换上弹药,“走吧,不,跟着我。”

“唉,什么时候沦落到要靠女人保护?真是丢人。”重拳苦笑。

“我们之间有什么丢人的?别废话了,等回家的,看我怎么教育你,现在给你留点面子。”玛丽低声说道。

不知为何马丁的人突然一下子都不见了,仿佛放弃了这一带的阵地一样,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本·艾伦他们很纳闷的一路追下去很快就到了装甲兵的仓库,宽阔的仓库里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可以看出当年这里应该存放了大量的坦克装甲车之类的钢铁巨兽。

“奶奶的,人怎么突然都不见了?”绅士低声骂道。

“去上面,还有一层。”军医指了指头顶,“他肯定有什么目的。”

“难道他们彻底放弃了对这里的防守吗?”本·艾伦皱起眉头说,“这不符合逻辑。”

“先别下结论,上去再说。”军医指了指一边的通道,“这种情况下升降机别坐了,爬楼梯更安全。”

刚转进那条通道就听见里面传来一阵凌乱的枪声,距离较远声音不是很大。

军医一惊:“可能美军先一步到了,快走,如果被他们占领了出口我们就走不了了。”

一行人迅速向前推进,隐约间他们已经感觉到了流动的空气,这说明离出口已经不远了,爬上两条向上的通道枪声大了很多,而且非常激烈,又往前跑了一段前面豁然开朗,一个巨大的空间出现在他们面前,这次不同的是整个空间一片通明,将这里照的一片雪亮,让他们最兴奋的是远远的他们看见了出口,有蓝色的夜空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但这个空间里却正在发生着战斗,枪声四起,爆炸不断,马丁的人和美军正在依托里面的掩体和杂物互相射击,场面混乱。

“总算是找到了。”山狼兴奋地说。

不得不说这是个好消息,但问题在于要想到达那个出口必须跨越马丁手下和美军战斗的地方,到处都是敌人和枪声,场面混乱,要想过去还真没那么容易。

“根本就过不去。”绅士摇了摇头,看着混乱难道战场说。

“别急,怎么都得闯过去,不管谁输谁赢对我们都没好处,只有浑水摸鱼。”军医观察着混乱的战场说。

“找到马丁,他肯定有交通工具或者秘密通道。”本·艾伦说,“他肯定有办法避开美军。”

“你是说跟着他?那可能会很危险。”军医说,“我不建议这么做。”

“如果我们出不去只能这么做。”绅士转头看向马丁一侧的战场,可能马丁的人都在这里了,粗略看去大概有三十多人,而另一侧美军至少有五十人,这还不是全部兵力,按照在通道里遭遇战的情况来看这次美军至少来了一百多人,这还是他们见到的,在其他地方没露面的有多少就不好说了。

“走,先从侧面试试,不行再说。”山狼指了指马丁控制的那片区域说,“趁乱应该不会太难。”

几个没说话,谁都知道这可不是说起来那么容易的,毕竟这里是战场,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毕竟在战斗中子弹是不长眼睛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