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94.第1394章 、生死未卜(03)

1394.第1394章 、生死未卜(03)


                赫斯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但局面却已经不受控制,他期待的ci援兵没到,最先出现这里的反倒是美军,这些美军不受他的指挥,只是要求他带路,这让他很恼火,不过能逃出虎口对他来说也算得上是万幸了,原本他以为会死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只是没想到事情变化太快,连他自己都有点不适应,自己人不出现最大的掣肘就是无法确定最终本·艾伦会落在谁的手里,到时候如果军方不交人会很麻烦。

不过现在也不是考虑这些问题的时候,先捉到人再说,至于怎么处理还是后话,毕竟到那个时候这也算是“内政”,所以他还是压着火带着美军迅速向前追,到了河边之后他并没有看见本·艾伦他们,不过他知道肯定走不远,码头是他们目前唯一能离开这里的机会,或者他们已经过河了,正在对面的想码头推进。

“继续攻击码头,派人过去,只要占领码头整条河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赫斯对带头的军官说。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有安排。”军官对着身后的人摆了摆手,很快就有十几名士兵跳进了河里向对岸游去,剩下的人中有一半继续向码头发射榴弹。

“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来了多少人?”见局面似乎已经在控制之下了赫斯才算多少放了点心,这才想起还有很多疑问没搞清楚。

“不知道,我只接受上面的命令,其他的一概不管?”军官有点不耐烦地说,显然他对赫斯等几个特工没什么好感,而另外几个和赫斯他们一起被俘的美军士兵就得到了很好的照顾。

“如果人不够肯定捉不到马丁,这家伙可是个危险人物。”赫斯忍着心中的怒气说,他知道这家伙不是那么好打交道的,但他必须表明立场。

“这个我不管,我只是接受上面的命令,叫我干什么就干什么,至于其他……不在我控制范围之内。”军官还是那套话。

赫斯很生气,但仔细想了想发现军官的话里还是有很多值得推敲的东西的,马丁不在他的任务之中,那也就是是说有人专门负责追踪马丁,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其实很简单,他知道上面是不会放过马丁的,但究竟是军方得到了命令还是上层的授意就不得而知了,毕竟现在他和上面还联系不上,这个该死的军官居然不给他提供通信设备,看样子好像是有意防着自己。

十几个美军士兵刚刚游到一半的时候事情有了变化,码头另一侧突然出现了二十几个人,正是马丁和马尔南德斯和他的手下,这个山洞里环境复杂,对面是起伏不平的岩石构成的天然洞底,他们借助这些东西的掩护向码头靠近,而另一边的办美军注意又完全在本·艾伦他们和码头上,所以根本没注意马丁正带着人悄悄的摸过来,这些人狼狈他冲向码头,等美军发现的时候他们离码头已经不到几十米了……

一照面双方就开始隔岸对射,子弹在河面上狂飙,因为两岸都比较开阔,缺少遮挡物,所以战况甚是惨烈,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巨大的回音在洞穴里回荡,但战斗持续了也就十几秒就分出了胜负,马丁叫人射了十几高强度照明弹,在洞穴里本来就一片漆黑,大家只能依靠夜视设备看清四周的情况,所以这下美军可算的倒了大霉,突然出现的高强度光线使得大部分士兵双眼突然受到强烈刺激,瞬间什么都看不见,一时间美军大乱,获利瞬间减弱,马丁立即带人冲上码头夺取几艘快艇个逃走,而此时的绅士就在十几米外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开,马丁突然杀出来导致他的夺船计划彻底失败,一艘快艇都没剩下,现在该怎么办?

看着远去的快艇绅士一脸的茫然,没有船他们怎么逃离这个该死的地方?绅士转身向下游冲去,不管有没有办法站在这里发傻都不解决问题,先和大家汇合再说。

此时过河的美军已经登陆,他们的状态很糟糕,几乎没一个能爬起来的,全都蜷缩在河岸上瑟瑟发抖,而更糟的是马丁的船恰好在此时经过,一排排无情的子弹扫过去,伤亡大半……

绅士远远绕开了那片鲜血淋漓的河滩,不知道本·艾伦他们被冲到什么地方去了,不知道空骑是否上岸,突然之间绅士发现这个世界上好像就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一种令人恐惧的孤独感从内心升起……

经过刚才剧烈的运动他的身体状态已经基本恢复过来,冷水造成的后遗症已经慢慢消失,身体是恢复,但前路却变得一片暗淡,在这个地下空间里他们完全没有方向感,以这条河的温度来看顺流而下是不可能了,别说几个伤员就连他们没伤的正常人都受不了,如果这条地下河能通道外面那他们还能顺着河道一直走,只是真的会那么容易吗?

绅士向前跋涉了几分钟没有遇到任何人,没找到空骑,也没见到本·艾伦他们,但他却发现那些美军也正在顺流而下,和他之间的距离不过百余米,这一带的地形已经开始变得复杂,所以还没发现他而已。

几分钟之后绅士终于发现了其他人,众人被冲得距离比较远,身体状态都不怎么样,尤其是几名伤员,玫瑰等人已经可以坐起身活动手脚促进恢复了,而其他人状态却……

本·艾伦、山狼和重拳都已经昏迷,反倒是响雷清醒了过来,但芙蓉告诉绅士响雷恐怕已经不行了,这可能是回光返照。

“伙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绅士看着响雷。

“你是……”响雷有些迷茫,“好像是……绅士……居然在这里遇到你,你先来的,告诉我地狱到底有多可怕,这么久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绅士叹了口气将自己的夜视仪帮他带上:“我们都还活着。”

“活着?”响雷很迷茫的看着绅士半天,“那你……我不是活见鬼了。”

“没有,我也没死,只是任务需要而已。”绅士勉强笑了笑。

“哦……”响雷好像明白了,他迟疑了一下,“那其他人呢?”

“队长他们还没醒。”绅士说。

“没醒?”响雷又开始糊涂了。

“有什么要对家人说的吗?”绅士问。

“家人?”响雷想了很久,“你怎么知道我有家人?除了队长大家都以为我是单身。”

“队长告诉我的,说吧!”绅士叹了口气,看来响雷是没办法真正清醒过来了。

“告诉我老婆我有笔钱是给她和孩子存的,密码是她和孩子生日的月日……”响雷的声音越来越小,最终说完之后就断了气。

绅士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芙蓉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至少他留下了遗言。”

“走吧,美军跟上来了。”军医搓着双手说。

绅士突然一拳将军医打翻在地:“如果不是你我们也不至于到今天的地步。”

“就算没有我解决也好不到哪去。”军医躺在地上看着绅士,“如果现在不走就来不及了。”

“好了,先离开这里,别为了这些没有结果的事情纠缠下去了,被追上最好的结果也就是被俘,你还指望他们放过我们吗?”玫瑰站起身问军医,“现在怎么走?”

“沿河向下游一直走,至于距离我不清楚,因为我也没走过这条路,只是听马丁的人提过一次,这是一条应急通道,是专门用来撤离的,如果我们快的话可能还来得及。”

“什么意思?什么叫来得及?”绅士皱了皱眉。

“上面有一条通道和这里通往同一个地方,如果美军够快我们可能会被困住。”军医说,“不过美军可能不知道上面的路,毕竟这里的通道太多了,除非他们来的足够多。”

“好了,别废话了,时间宝贵,走。”玫瑰背起本·艾伦,“带路。”

后面美军的速度并不快,可能是因为地形变得复杂他们有所顾忌,生怕遭遇埋伏,不过追上他们也只是时间问题,是带着伤员在这种地方走不快。

并不是所有的地下河岸边都能走,很多地方直接是直上直下的石壁,他们还得下到水里通过,这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冰冷的河水不停的折磨着他们,比掉进冰窖里还难受。

不到五分钟美军就跟上了他们的脚步,他们只能且占其退,无奈之下绅士只能叫玫瑰、芙蓉、玛丽和苏珊带着本·艾伦、狮鹫重拳和山狼离开,他和军医留下打阻击,其实他们很清楚以他们两个人的力量根本不是后面大批美军的对手,最多拖慢美军的速度给玫瑰他们赢得足够的撤离时间。

说来可笑美军曾经一度和他们并肩作战,不管是在伊拉克还是阿富汗他们数次合作,在伊拉克他们成了美军的明星,而现在却兵戎相见,真是世事无常,雇佣兵的明天永远是个谜,谁能确定今天兄弟是不是明天的敌人?曾几何时美军是“黑血”最坚强的后盾,他们在前方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时候美军提供过一切帮助,从武器装备到后勤补给,交通工具,他们甚至借助美军航母上的资源反恐,与三角洲和游骑兵称兄道弟,在伊拉克军营里打架,和美军士兵同吃同住,可现在美军的地位没变,而他们却已经变成了逃亡者,在后面对他们穷追不舍的恰恰是这些昔日他们最信任的人。

在“黑血”很多人都有在美军服役的经历,最典型的就是本·艾伦和山狼,说起来本·艾伦和美军还算颇有渊源,现在很多美军的高层都是他当年难道老上级,但到最后,这些昔日的关系全都消失了,没一个人给他提供帮助,更没人关心他的死活,真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不是没有一辈子不变的友情,只是有太多的例子让人们觉得这个世界不可信,这个世界上的人反复无常,或者都处处小心,或许有人觉得这种想法很可笑,可的确有很多人遇到了这种事情,比如这些年一直抬不起头的“黑血”。

“你个王八蛋居然会留下帮忙。”绅士一边开枪一边对军医大骂,他从没指望军医能给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

“不是为你了。”军医说,“也不是为了任何人,我只是为了自己。”

“那好,我问你,能离开这里的可能性有多大?”绅士又开了几枪。

“如果美军不出现我们有百分之二十的希望活着离这里,百分之十的希望惨淡收场,可现在恐怕连百分之三都没有。”军医说,“所以评估一下运气我们实在是太差了,后面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不知道,不过希望运气好起来,否则谁都别想活。”

把一切寄托于运气可见军医对与离开这里已经不报什么希望,军医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他能明白军医的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现在他们面临的可能是“黑血”有史以来最大的麻烦,很有可能明天这个世界上再无“黑血”这支队伍,而这么名字也会被人慢慢的淡忘,直到没人在提起。

“别考虑太多,还没到最后时刻。”军医又开了几枪,“走吧,挡不住他们。”说完直接跳进了河里,现在已经顾不得什么河水冰冷了,先远离那些美军再说。

绅士叹了口气,现在恐怕也只有这样了,至于后面会发生什么他不知道,不过他很清楚一点是想要甩掉身后的美军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想到这些他也跟着跳进了河里,冰冷的河水凉的他浑身一紧喝了几口水。

就在他们和美军纠缠不清的时候一阵马达的声音从下游远远传来,一艘快艇急速驶进,紧跟着是一阵凌厉的枪声,子弹下雨一样打在绅士他们刚才落脚的岸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