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02.第1402章 、绝境穷途(03)

1402.第1402章 、绝境穷途(03)


                是迫击炮,一发发炮弹砸下来,峡谷瞬间变成了一片火海,众人反应很快,迅速就近隐蔽,炮弹一枚枚砸下来,炸得石块乱飞,能在这里用这玩意儿的估计没别人,只有那些地方武装,很可能是恐怖分子的支持者,也可能就是恐怖分子。 (.. )

连续的爆炸让他们抬不起头来,一时间峡谷中硝烟滚滚……

紧跟着一排排的子弹扫下来打在他们附近的石头上。

“在北侧的峡谷上。”重拳像上面开了几枪,但角度问题没打到敌人。

“地方武装,怎么把他们招来了?”绅士觉得这次实在是太不顺了,马丁的雇佣兵,美军,现在又是地方武装,怎么来了这么多敌人。

“不用理他们,从下面走,他们只在一侧,贴着北侧的谷底他们就奈何不了我们。”本·艾伦很沉着的说。

的确,居高临下的武装分子还真没办法攻击谷底的死角,几个人迅速向北侧峡谷下面运动,一枚炮弹砸过来,随时纷飞中后面的狮鹫和苏珊被埋在了下面……

“日……”幽灵和重拳狂冲回去,不愧是关系最好的三剑客。

两个人被从石块下面拖出来,狮鹫没什么事儿,而苏珊却陷入了昏迷。

“走,先离开这里。”军医在前面招呼,炮弹还在不停的落下来,到处都是乱飞的碎石,至少有三门81毫米迫击炮不停地向他们这边发射炮弹。

“肯定是马丁那王八蛋搞的鬼,没人知道我们在这,怎么可能这么巧就遇到武装分子,一定是他。”幽灵一边跑一边骂,“他要借刀杀人。”

“别胡猜了,先离开这个鸟地方再说。”军医用手当着落下来的碎石块大声喊道,“快点。”

“没卫星图像真他娘的不方便。”绅士边跑边骂,“下次一定要带两套,一套备用的。”

“日……你娘的,先过了这次再说吧。”重拳背着玛丽向前飞跑,只是这里石头太多,他的速度其实并不快。

费力的跑到谷底北侧面总算是躲开了炮火的覆盖范围,众人松了一口气。

玫瑰扶着本·艾伦坐在一块石头上,能看出他身上的药理正在慢慢的小时,玫瑰很担心,但本·艾伦却丝毫没放在心上。

“不能在这里休息,快走。”本·艾伦深吸了一口气刚想站起来,又是几枚炮弹落在了谷底,只不过离他们距离稍远一些,仍然不时的有石块飞过来,在这里停留还是有危险的。

“我们冲出谷口的时候还是有一段会在他们炮火覆盖的范围的。”幽灵指着谷口的地方说,“只能冲过去,没其他办法。”

“没关系,反正他们除了用炮火和扫射根本就奈何不了我们,除非他们有足够的兵力在谷口埋伏我们,但如果有人埋伏他们就没必要在上面打炮了。”绅士看了看对面的悬崖,“我们还是走吧,在这种地方实在是太吃亏了。”

“的确得快点走,如果他们没往下丢石头……”军医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头顶一连串的响动,紧跟着几块脸盆大的石头从上面滚下来撞在谷底的乱石堆里摔得四分五裂。

“该死,你个乌鸦嘴。”刚要把玛丽放下的重拳只好再次将她背起来继续向前跑。

“嘭嘭嘭……”更多的石头落下来砸在他们不远处,这威力好像比不迫击炮弹小多少,如果被击中肯定直接被砸成肉饼。

众人互相协作玩儿了命的向前猛跑,没死在枪林弹雨的战场上要是被石头砸死实在是冤枉。

这里根本就没有路,在乱石堆里狂奔的滋味可不好受,不停的有石头从上面落下来,注意脚下的同时还得当心不被石块砸中,还不能忽略了要照顾的人,这种一心多用的感觉实在是让人有点招架不过来,毕竟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死于非命。

“你不说我们转运了吗?”重拳跑着问绅士。

“我是说应该,不是已经。”绅士也很无奈地说,他真不知道重拳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这个时候还能问出这种不着边际的问题。

“但愿他们能留下来对付后面的美军。”幽灵在百忙之中说道。

“你怎么确定后面是美军?”军医问。

“不确定,不过在没有其他人能组成那么大的队伍。”幽灵靠在石壁上,“这一段崖壁凹陷,可以躲一下。”

“躲着不是办法,早晚要出去。”绅士说。

“先喘口气,前面就是谷口了,只能冲出去,需要体力,先休息一下。”幽灵指着谷口的方向,“那百十米才是要命的地方,只要迫击炮砸过来我们恐怕没多少人能活着过去。”

“还不确定他们能否打出这个角度。”军医看了一眼开阔地,这句话显然他连自己都不信。

“奶奶的,有本事跟美军使劲去,干嘛找我们的麻烦?”重拳大骂。

“在他们看来任何外来者都是敌人,尤其是拿枪的。”绅士叹了口气,“你说的没错,估计是马丁搞的鬼,在这种地方能遇到武装分子实在是太巧合了。”

“美军大批出动都没让他们消停,看来他们还真有胆量。”幽灵深吸了一口气,“一会儿我打头阵,大家跟着我跑,能跑多快跑多块,过了这一段转过谷口前面的山丘就安全了。”

“这可是个体力活。”重拳活动了一下手脚,他已经感觉到身上的药力已经开始减弱,之前消失的各种疼痛开始慢慢出现,体力也越来越差。

“我们时间不多了。”本·艾伦在一边说,他指的正是药物的作用在慢慢的消失。

“能丢的全丢了,没必要带着,离开这个地方我们活下去的可能性更大,最后一搏。”幽灵丢掉自己的背囊,“只留下必要的弹药就好,剩下的全部丢弃。”

“那百十米可不好过!”军医有点心有余悸的看着谷口的方向。

“横炮,帮我扶着她。”狮鹫将苏珊交给横炮,然后他提着枪快速向前推进。

“你要干嘛?”

“干掉迫击炮。”狮鹫一边跑一边说,跑出一段距离之后他迅速转身半蹲在地上、举枪对准了上面,几乎是瞬间就锁定了目标,一连串的点射之后他起身向侧面跑过去,几乎同时一排排的子弹扫下来打在他刚才蹲身的地方,然后是一排子弹追着他扫过去,可是没等击中,他已经躲进了一块巨石的后面,跟着打过去的子弹全都打在了石头上。

“关了这么多天还能这么快?”军医根本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十几天里狮鹫被关在牢房里反复折磨,虽然没有受什么重伤,但身上基本上找不到什么好地方,到处都是皮开肉绽的口子,现在居然还能如此灵活真的让他出乎意料。

“他是在用药物压榨剩余的生命。”绅士叹了口气。

此时狮鹫已经发起了第二轮攻击,沿着乱石堆继续向西侧运动,同时不停的开枪射击,上面敌人的死伤情况他们看不到,不过看敌人凶猛还击的势头就知道那些家伙很恼火。

很快迫击炮再次复活,零星的炮弹砸在离狮鹫较远的地方,看似准确度很低,其实是身手在根据弹着点修正弹道,用不了多久炮弹就会准确的砸在狮鹫附近,甚至是他的身上……

狮鹫本意是干掉迫击炮给他们减价,可等他冲出去之后才发现迫击炮阵地根本就不在他的攻击范围之内,角度问题从下面向上看根本就看不到迫击炮阵地,反倒是一些刚丢完石头的武装分子正在上面寻找他们的去向,所以他只好开枪射击这些家伙,希望在移动中能看到迫击炮的位置。

“走,他是在给我们制造机会,吸引敌人的注意力。”幽灵很快就明白了狮鹫的用意,“我们必须尽快通过然后掩护他撤离。”

“妈-的,这小子疯了,这样下去会被炸死的。”重拳急的猛拍大腿。

“走,别废话。”本·艾伦招呼着其他人,的确狮鹫的付出可是以生命为代价吸引敌人的注意力,他们要是把握不住才真的是浪费了他的好意。

于是重拳背起腿部受伤的玛丽,横炮背着昏迷的苏珊,幽灵背上本·艾伦,一行人猛地冲出去开始向谷口的方向狂奔,这百十米真的不远,可在炮火的威胁之下无疑是一条通往地狱的死亡之路,这次他们没有挡路的敌人,却同样要面临枪林弹雨,一旦敌人反应过来肯定会有大量的弹药倾泻下来,而在这一路上却基本上没什么可躲避的地方,计算有他们也不可能停下来,一旦停下来就在没机会继续向前跑了。

果然,他们还没跑到一半就被敌人发现了,开始是子弹扫过来,紧跟着就是迫击炮,这些武装分子很聪明,三门迫击炮一门留着对付狮鹫,另外两门调转炮口开始攻击这边,一时间炮火不停,轰然在他们附近爆炸……

“日……”绅士向前狂奔,现在除了跑他们什么都做不来,只能祈祷炮弹别落在自己的头上,虽说短短的百余米对他们这些家伙算不得什么,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却发现这一百米实在是太难走了,满地的石头根本无法提高速度,本来速度就不快还有炮火和弹雨的袭击,除了拉大彼此的间隙减少中弹的可能性之外他们别无他法,为了遮蔽敌人的视线他们将所有的烟幕弹都丢了出去,瞬间浓烟遮蔽了谷口,敌人无法看清他们的位置就用大面的扫射代替,炮火也是跟着感觉向谷口的方向延伸,看似争取了机会和时间,但有些伤亡永远无法避免,刚跑到一半横炮就直接炮弹击中,炸成一团血雾,尸骨无存什么都没剩下,这个刚刚归队的家伙在和幽灵拯救了他们一次之后就这么不甘心的死在了峡谷的出口,眼看胜利在望他却再也能看到。

狮鹫不停的扫射吸引敌人的火力,可是敌人不断的从上面露出头来,原本他以为干掉一批之后就没人敢在露面,可现在看来这些敌人还真是亡命徒,根本就不在乎,尽管之前的一批被狮鹫杀得七七八八,可现在看来上面的敌人反倒是比之前要多得多,这些敌人分开一部分应付狮鹫,一部分攻击大逃亡的本·艾伦等人。

狮鹫已经应接不暇,他只能再次冲向谷底的石壁下面躲避敌人的射击,虽然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他却被困在了这里,根本就没机会跟上本·艾伦他们的脚步,现在他连冲进浓烟的机会都没有,只要他一动就会暴露在敌人的视野之下,一旦轻重火力全开他恐怕连十米都跑不到就得被密集的弹雨撕成碎片。

狮鹫蹲在地上喘着粗气,药物的作用快过了,体力越来越差,估计再有几分钟他可能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这种兴奋剂的身体的压榨非常严重,一旦失去药物支撑人就会彻底垮掉,如果不能接受及时治疗恐怕没有多少人能活下来。

狮鹫盯着浓重的烟雾,他看不见本·艾伦等人的身影,良久他只是轻轻的说了一句:“把苏珊带出去。”

没人能听见他的话,或许这是他最后的愿望,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苏珊让他不放心了,家里人不用担心,这个经历了诸多风雨才和自己走在一起的女人才是他最终难以割舍的人,只要她能安全离开这里狮鹫才能放心的离开这个世界,他很清楚这次诀别基本上就没什么机会再见面了,在这种情况下有多少人能活下去,回头遇到美军生存下去的可能性低于百分之一,前面向谷口冲锋也基本上没什么希望。

狮鹫坐下,开始整理自己的东西,趁着还清醒他想看看是否能留下什么遗言,可是摸遍了全身却什么都没有,他不要在这里等死,他是打算把要写下的东西写完呆在身上,然后在做最后一搏……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