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401.第1401章 、绝境穷途(02)

1401.第1401章 、绝境穷途(02)


                就在这个时候那些持枪的手下中突然有两人调转枪口连续对身边的人开火,事情发生得太突然,那些马丁的手下注意力全都在本·艾伦等人的身上,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人会突然反水,瞬间被杀得七七八八,剩下的两个刚反应过来就被狮鹫扫出的子弹干掉。

形式瞬间逆转,虽然本·艾伦他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们还是本能的趴在了地上,几乎同时林子里又扫出一排排的子弹,众人立即还击,战斗持续了数秒钟后就结束了,林子里再无动静。

“真是走了****运,谁?”重拳枪口已经对准了一名帮助他们的人。

“别紧张,自己人。”那人摘掉了头盔,大家这才看清那人是横炮。

“是你?”大家都很意外。

横炮没死,在废弃基地里面的战斗中他和赌徒等人一起战斗,结果被马丁算计,几组人马对他们进行围追堵截,混战中他被炸飞的石块击中了后脑昏了过去,可能因为这个大家以为他死了,到那个他醒来之后发现整条通道中到处都是尸体,赌徒和火雨他们已经不知去向……

“他是我招来的,别担心,是来帮忙的。”绅士对仍然举着枪的重拳说。

“他曾经背叛过我们。”重拳眯着眼睛说。

“能现在给我们提供帮助就足够了。”本·艾伦压住他的枪,“算了,另一个人呢?”

正说着另一个人提着枪从林子里钻出来:“跑了,马丁身边还有三个人。”

不用他摘掉头盔,听声音大家都知道了来人是谁,正是他们中最优秀的,已经被马丁认定死亡的幽灵……

“你……你……”重拳不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表情,在这种情况下见到他是意外还是惊喜,他真的难以形容。

“屁话少说,赶紧走,这里不安全。”幽灵摆摆手。

“你大爷。”狮鹫出人意料的骂了一句脏话,他很少出现这种状态,多年来他一直都一直保持沉默与冷静,但是今天看到幽灵的回归终于一反常态,忍不住“感叹”一下。

“这段时间你死哪去了?”重拳问。

“先离开这再说,整片区域都已经被美军封锁了,我们得找条出路,跟我来。”幽灵对本·艾伦点了点头。

“还,回来就好。”本·艾伦也是点了点头,“先走,有路吗?”

“只有走马丁的秘密通道了,我查过了这家伙留有后手,就在前面,跟我来!”幽灵小跑着冲到队伍的前面,经过重拳的时候还没忘了给他了一拳。

“我记着你,回去一定揍你。”重拳笑的很灿烂。

“见我的时候你也没这么高兴。”玛丽有点嫉妒。

“在这种地方见你当然不会高兴,你不该来的;再说哪次回家我饶了你了?”重拳一边走一边低声说。

“讨厌。”玛丽娇声说道。

众人迅速跟着幽灵向前推进,多了幽灵和横炮两个人大家又多了几分逃离这里的信心,这一带的路并不好走,到处都是巨大的石块和丛生的杂草,连地面都看不到,他们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跑,很快他们就到了那个马丁他们的车库。

就在这个时候队伍后面的军医突然低声惊叫:“山狼,山狼你怎么了?”

众人回头一看却发现军医扶着的山狼摇摇欲坠,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站不稳。

“还好,只是手脚不听使唤。”山狼精神状态不错。

“天……”军医抬起手看到手套上全都是鲜血,“停一下,他受伤了。”

三枚子弹穿过了山狼的胸腹,之前的战斗中他的护甲已经破损严重,再也禁不住正面打击,刚才马丁人反击时候扫出来的子弹穿透了护甲打进了他的身体……

在药物的作用下他并没有感觉到多疼,只是迸流的鲜血让他逐渐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

“别动我看看。”军医迅速脱掉他的护甲,鲜血泉水一样涌出来,一看伤口他叹口气,对本·艾伦轻轻摇了摇头。

“该死的,怎么会这样?”本·艾伦痛苦的闭上眼睛。

“没什么痛苦,也不错。”山狼看着大家,“只是很抱歉没能陪着你们走完这条路,一定要出去,我会看着你们。”

“别废话,先止血再说。”幽灵急了,山狼可是他的大恩人,没有山狼他现在恐怕还在林子里做野人。

“小子,你很好,我没白把你带出来。”山狼抓住幽灵的个手臂,力道之大直接将他拉趴下,“把大家带出去,我知道你可以,这里是林子,是你的地盘……”

“我知道,你不能死,刚见面,我还有话和你说……”幽灵急切的说道。

“我知道……我知道……”山狼说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死亡来得太快,所有人都没心理准备,重拳一脚踢在旁边的石头上泄愤。

狮鹫低下头长叹一声,本·艾伦摸着山狼的头一言不发,这是他最得力的手下,是他最放心的副手,要不是“断手”的事情这支队伍已经完全交给他,而自己早就该退居二线了,可是未知的命运一直在左右着他们的未来,山狼可算是鞠躬尽瘁的为他效命,从来就没有返回过,而自己却数次怀疑他,经常性的消失,将一切都压在他的身上,现在终于真相大白了可他却最终没能走出去。

“王八蛋!”重拳气的大骂,大家都知道他在骂马丁,可是没人说话,军医停止了徒劳的抢救,山狼靠在石头上表情安详,生命的迹象已经从他是身上完全抽离……

“该走了……”良久绅士说了一句,的确,他们不能在这里继续耽搁下去。

“走!”本·艾伦睁开眼睛,一瞬间他仿佛老了很多,满脸疲惫的看着山狼,“是该走了。”

“走!”幽灵拿出绳子将山狼绑在自己的背上,“不能就这么让他留在这,他不属于这里。”

没人阻止他,虽然大家都很清楚这不理智,但他们更清楚没人能改编他的决定。

“跟上。”幽灵低声说,一行人默默的起身继续在林子里跋涉,山狼的阵亡一下掩盖了逃生的喜悦,原本他们以为幽灵的回归会改变他们的窘境,可是就在这一瞬间所有的喜悦都消失了,阵亡在他们这群人眼里已经习以为常,特别是在这次行动中,几乎所有人都做好了横尸战场的准备,可是在兄弟倒下的时候他们心里又是另一种难以接受的感觉。

死亡在所难免,但就算有必死的决心也只是有勇气去慷慨赴死,并非且带所有人都能陪着自己一起阵亡,他们有必死的决心,但绝不缺乏求生的欲望,看淡了生死并不代表愿意去死,对个体来说某些情况下死亡是一种解脱,但对活人却是一种折磨,死去的人放下了所有,但活着的人却要背负更多……

玛丽紧紧搂住重拳的脖子,她不敢想如果重拳战死了自己能否独活下去,的确她还有孩子的牵挂,可是没有了爱人后面的生活她该如何面对?

很快他们就到了之前马尔南德斯消失的那个洞口,幽灵矮身钻了进去,没多久发出安全信号,众人才先后进入,里面很窄,而且很低矮,只能弯着腰往前走,十几分钟之后前方才慢慢开阔恰里。

进入这里之后众人都不由得一阵苦笑,刚从苏军的基地里逃出来现在又要钻洞,这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有了之前的经历他们对这种地方很抗拒,但为了逃命他们又不得不继续向前走。

很快他们就发现除了开始一段经过认为修缮之外这里完全是一个巨大的地下溶洞,在阿富汗这种地方多的是,只是不知道这里最终会通向什么地方。

不知道马丁是不是也在这里,如果这里是逃生的唯一通道那他应该也在,只是不知道是在他们的前面还是后面,不过现在他们也没时间考虑这些了,逃出去,离开这个鬼地方,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只要有命在就不愁找不到这家伙。

面对四通八达的洞穴他们只能跟着马尔南德斯他们留下的痕迹向前摸索,幸运的是他们没遇到埋伏,也没发现诡雷,估计是马尔南德斯他们觉得这条通道只有他们知道,没必要搞太多的花样。

溶洞一直向下时宽时窄,很多地方只能爬行,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入阿富汗的地下洞穴系统,所有有着相当丰富的经验,只是这种地方走起来并不舒服,从留下的痕迹上看马尔南德斯身边应该还有很多人,但应该不超过十个,当初他和马丁可是带了百十号人来这个地方,最终也只剩下这点,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值得吗?没人知道。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他们再次重见天日,出口在一个峡谷里,巨大的峡谷仿佛是上帝愤怒时在地面上撕开的口子,一眼看不到头,马尔南德斯他们的痕迹在离开洞穴之后就消失了。

“走哪边?”重拳问幽灵。

“不知道,从没来过。”幽灵看了看峡谷的两个方向,“不管走哪边我们都得快点,后面有人,离我们大约五分钟的距离,很多?”

“美军跟上来了?”本·艾伦皱了皱眉。

“不知道,不过这里除了他们应该没别人能调动这么多人。”幽灵深吸了一口气,“现在我们应该离边境不远了,没有地图根本就确认不了哪个方向离边境的路程更近。”

“峡谷自西向东,走势西高东低,如果看方向的话应该是西边离边境更近,不过西边走起来可能相对较难,不知道要跋涉多久,我们身上的药力坚持不了多久。”狮鹫说,他的意思很明显,一旦药物失效他们恐怕连一步都迈不动,根本就没办法走出去。

“那就走西边,药力过了再注射,没什么好考虑的。”本·艾伦说。

“你疯了?身体根本承受不了那么大的负荷会死的。”玫瑰说。

“只要不被俘,不死在他们手里也不错。”本·艾伦淡淡地说。

幽灵摇了摇头提着枪向西北的峡谷走去:“如果选对了我们可能还会遇到马丁,他肯定有交通工具。”

“见到更好,新仇旧怨一起算。”重拳将玛丽抱起来,她的腿上不适合继续在这种地方跋涉,玛丽不愿意成为累赘,但拗不过重拳。

“不遇到更好,给我们时间恢复一下。”军医说。

“别忘了,我们还没真正逃出去,后面还有追兵,能不能或者出去还是个未知数。”横炮看着峡谷的走势,“如果这里有埋伏一个人就能把我们全干掉。”

“霉运走到头了,该转运了。”绅士看了看东方,“天快亮了。”

“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太阳了,我都快忘了它的样子。”重拳深吸了一口气,自从被俘之后他们一直被关着,过着暗无天日的地狱生活。

“别太放松,马丁的人很可能就在我们前面,马尔南德斯和马丁一样狡诈。”横炮提醒大家,“能走多快走多块吧,尽快脱险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能走到现在的地步我已经很知足了。”本·艾伦说,“不死在里面是一种幸福,能知道真相也是一种幸福,没蒙在鼓里死算是上天的一种赏赐,能不能报仇我已经不敢奢望了。”

不知道是不是本·艾伦将一切都看开了,或者说他已经彻底绝望了,不再抱任何希望,生存下去的意义是什么?恐怕只剩下了复仇,除此之外他恐怕再没什么值得留恋的,对于兄弟们的负罪感已经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话题进行到这份儿上已经再也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一时间所有人再次陷入沉默,经过半个小时的跋涉他们终于看到了谷口,东方经露出了一线霞光,新的一天开始了,然而对他们来说这是不是末日呢?没人知道,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至少再次看到了日出……

“嗖嗖……轰轰……”就在他们陶醉于晨曦的时候数枚炮弹砸了下来在他们四周爆炸……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