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95.第1395章 、生死未卜(04)

1395.第1395章 、生死未卜(04)


                快艇的速度并不快,但子弹却先一步到达,军医和绅士都吓了一跳,难道是马丁的人去而复返吗?可是他们又回来干什么呢?没理由才对,难道是来找他们的麻烦?不可能。

绅士和军医百思不得其解,但也没时间多想了,为了躲避乱飞挡子弹两人只好沉入冰冷的河水之下,等躲开快艇在上来。

可是让他们意外的是快艇的速度并不快,几乎是在向前滑行,看样在是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熄火靠惯性过来的,很快就停在了两个人不远的地方,并且有随着水流飘走的趋势,与此同时美军那边的火力也招呼了过来,子弹叮叮当当地打在快艇上。

绅士和军医在水下打手语交流了一下然后分别从快艇的两侧稍远一点的浮出水面,他们要看清到底是什么情况,一看之下他们大惊失色,只见快艇上趴着一个人正在和美军对射,那个人正是刚才被水流冲走的空骑……

空骑手脚失去直觉而无法控制自己,被河水中走,原本他以为自己会被淹死,很快就因为水温过低而进入半昏迷状态,但向下漂了大约两公里之后被冲到了一片浅滩,没多久他就恢复了意识,挣扎着爬上岸,上游传来的枪声清晰可见,而他却无能为力,他用力的活动着手脚试图尽快恢复知觉,稍好一点之后他取出背囊里的自热口粮灌水加热之后用作战服包了数层抱在怀里取暖,你还别说,效果的确不错,源源不断的热量让他很快暖和起来,就在他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时候上游远远的传来了马达的声音,原本他以为是绅士成功了,欣喜之余正准备拦截快艇,可仔细一看才发船上是马丁的人,每艘船上都有坐满了人……

绅士的行动失败了?那本·艾伦他们怎么样了?被杀了还是被俘了?想到这他立即认真辨别快艇上的情况,距离虽然远,但他还是很快弄清了船上只有马丁和他的手下,没有本·艾伦等人,然后他有粗略的计算了一下时间,得出的结论是就算本·艾伦他们被俘或者被杀也没这么快,他们是绝对不会坐以待毙的。

于是空骑做了一个连他自己都觉得大胆的决定,他再次跳进了河里,等前面两艘快艇经过之后打出了求救信号……后面一艘快艇上的敌人以为他是前面船上掉下来的,刚和美军交战结束,这些人死伤惨重,现在正处于心神不宁的阶段,打算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见空骑服装和他们相同,手里有没有武器就立即放慢船速实施救援将空骑捞上来,上传之后他们立即对空骑进行了搜身,空骑装被冰水折磨得无法移动,浑身瘫软,连话都说不出来,快艇上的人在确认他没有威胁之后才松口气,将他丢在船尾让他自己恢复直觉,想等他能说话了再问情况,只有一个人负责看管他,主要是觉得他连手脚动动不了不可能有什么威胁。

而空骑却瞄上了看守他那名敌人挂在腰间的手雷……

空骑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发难,他反手勒住那名敌人,将他控制在身前,而他自己却倒在甲板上用另一只手抢过手雷拇指挑开保险环将其余人全都敢下水,夺船返回……

他完是全兵行险招,玩儿的出其不意,和赌命差不多,不过居然成功了……

于是空骑迅速返回接应其他人……

绅士和军医都觉得自己在做梦,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两人迅速登上快艇掉转方向去接应本·艾伦等人。

“你小子可真行,居然搞到船,哈哈……”绅士极其兴奋。

“那……是……”空骑靠在一边,“运气比你好多了。”

“快点,他们的火力很猛。”军医在后面和美军对射,如果不是这里石壁交错他们早就别打成筛子了。

“再快撞石头了。”绅士操纵者快艇沿岸向前搜索,不知道本·艾伦他们走了多远。

“马丁……”空骑的声音被轻声和马达声淹没。

“大点声,别有气无力的,在水里泡久了舌头也软了?”绅士锁着头,躲避着后面乱飞的弹雨吼道。

“马丁……他们的……人还在前面的水里,小心中招!”空骑提高了音量。

“靠,知道了。”绅士终于发现了本·艾伦等人,此时他们正沿河继续向下游推进,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空骑没看到他们。

停船接应,将所有人都弄上船之后绅士才算松口气,形式突然逆转这让他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看大家总算是有了个能安全离开这里的交通工具心情总算是好了很多。

加大马力迅速离开,美军一下子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面。

“真有你的,能弄到这玩意儿。”玫瑰很佩服地拍了拍空骑,后者却没什么反应,她愣了一下仔细一看在发现空骑已经断气了,胸前有两个弹孔,防弹衣都被打穿了,应该是在刚才的战斗中被击中的,混乱中绅士和军医都没有注意到。

他的衣服本来就是湿的所以没人注意点他流出来的鲜血,山狼他们身上都有伤口,到处都是血腥味儿大家早就习惯了……

“喂……小子,你还没打招呼,不能就这么死了。”绅士不相信这是真的,大声吼叫着。

“伤到心脏了……”玫瑰检查了一下悲伤的摇了摇头,“已经不行了。”

空骑用自己的一条命换来大家撤离的希望,而自己却默默的死去,本·艾伦单手抱住空骑的尸体眼泪不停地流下来,这些人都是为了他而死的,在他看来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多年来的错误坚持,整支队伍毁在他手里,每个人的死都和他有关。

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良久玫瑰轻拍本·艾伦:“别太自责了,有些事情我们无从选择,更改变不了。”

本·艾伦不说话,重拳抓住玛丽将她搂紧:“因为有你,活着真好。”

“有这句话死了也值。”玛丽很温柔地说。

逃脱的喜悦一下在全都没了,这种感觉让人心里不是一般的难受,谁会想到在前面的枪林弹雨中他都挺过来了,现在居然死在即将离开这鬼地方的路上,真是生死无常。

“停下还是继续向前走?”远远的绅士已经看见了马丁他们的快艇停在前面的岸边,人已经不见了,河流依然缓缓的往下流。

“说实话我不知道。”军医挠了挠头,“这条路我从来没走过,不知道下游能不能出去,不过既然马丁他们选择了靠岸步行河道自行回到地面的可能性不大,所以我们还是跟着他们走吧,当然,你也可以试试往下游继续走。”

“队长……”一时间绅士拿不定主意。

“你自己决定吧,我现在没法思考。”本·艾伦痛苦的摆了摆手。

“如果他们能出去何必停船?停吧,如果下游走不通我们还得回来,那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别忘了美军还在后面呢。”玫瑰说。

“好吧,准备战斗。”绅士叹了口气,原本以为可以直接离开,没想到最后还得短兵相接。

“你说不止一条通道能到这个地方对吧?”绅士突然想起了之前军医的话。

“对,上面还有一条,这两条都是应急通道,一条利用了地下河,另一条是天然溶洞,所以都不是很好走,当然有船另说。”空骑点了头,“不过这两条通道最终在什么地方汇合我就不知道了,对马丁来说这两条通道都是禁止别人随便进入的。”

“如果他们没能走上面是不是那条路已经被美军占领了呢?”绅士皱着眉问,“而他们走水路是为了抢回时间,毕竟快艇怎么也比走路快。”

“不一定,上面的路更直接才对,他们之所以选择走这边可能是……”军医皱了皱眉,“上面通道的入口附近已经被美军占领,但还不一定发现那条通道,马丁他们根本就没机会进入,如果美军已经发现了通道并且已经进入马丁就不可能再走水路前往所谓的撤离地点,毕竟走上面要快得多,如果美军发现了肯定先到,所以马丁肯定有把握在美军反应过来之前从这条路离开。”

“你的说服力不够,不过大致意思我是明白了,那就在信你一次。”绅士将船停在一天石壁不起眼的凹陷里,他是在做实在不行回来的准备。

下了快艇他们沿着岸边石壁下的窄路向前摸索,这是一条在石壁上开凿出来的小路,宽不足一米,异常的湿滑,带着伤员走起来很不方便,不过幸好这条路并不长,一直延伸向上不到两百米就结束了,前面是个规模不小的闪动,除此之外在没有启铁路可走,看来马丁他们是进洞去了。

绅士和军医提着枪小心翼翼的率先接近洞穴,他们侧耳听了听,隐约间能听见深处传来的脚步声,看来马丁他们的速度并不快,但从声音上判断至少有二十几个人。

绅士打手语告诉大家,跟着马丁,看看他到底要干什么;毕竟他们对这里并不了解,如果能跟着马丁他们悄声无息的出去更好,如果不行……那就只能见机行事了。

这个山洞很开阔,不难发现是人工将几个天然洞穴联通而修造的通道,但也只是简单的进行了开凿和挖掘,并没有进一步的维修和加工,仍然保持着洞穴的原貌,很多地方开凿的窄路都非常的粗糙,仅能容纳一个人侧身通过,这对几个伤员来说无疑是一种折磨。

从下船开始本·艾伦的状态就一直不太对,看得出响雷的死对他刺激不小,其实在马丁面前他一直在压抑自己的情感,故意表现的对一切都无所谓,而他的内心却早已支离破碎,在知道了那么多真想之后他的确难以承受,只是没带带在脸上罢了,而后面他发现营救他的人死伤惨重,整支队伍从辉煌的几十人大队伍却变成了现在的样子,换谁都无法承受这样的结果,何况他这么一个一只手视“黑血”为生命的队长,到了今天他终于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这支队伍就是毁在他自己手里的,队里的每个人的死他都脱不开干系,这种深深的自责在折磨着他,让他痛不欲生……

其实大家心里的都不好受,这多年来他们一支都在帮马丁做事,而这家伙却在暗地里算计他们,直到今天他们才知道真相。

山狼的心情不比本·艾伦好多少,他对这支队伍的感情比不本·艾伦差,最让他无法接受的是将这支队伍弄得支离破碎的人居然是当年他亲手救出来的……

而这个时候绅士可没时间考虑这些,他一直在想前面到底是个什么地方,能不能出去,旁边的军医只是跟着往前走,没有任何表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很快山洞开始向上攀升,这是个好现象,这预示着他们即将回到地表,大约十几分钟他们再次进入之前的那种通道,这里的通道修建的很完整,能轻易看出是经过翻新的,让他们意外的是这里有电,头等上灯火通明,几个人摘掉夜视仪狐疑地看着四周的情况,这里通道四通八达,马丁等人已经不知去向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撤离点?鬼才相信,这分明还在山里,看这修建情况根本就是一个很完善的屯兵站,而且还是设计者大山深处。

“你怎么看?不是说这是出口吗?怎么又变成了这个鬼样子?”绅士有点怀疑地看着军医。

“不知道,我从没来过这边,不过这个地方应该不会太大。”军医低声说,“走,先找到他们再说。”

“怎么找?”绅士皱了皱眉。

军医刚要说话左侧的通道里传来了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两人对视了一眼迅速掩护其他人从另一侧撤离,百忙之中绅士侧头向里看了一下,只见一对美军正快速的向这边推进……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