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90.第1390章 、所谓真相(03)

1390.第1390章 、所谓真相(03)


                凝固在巫妖脸上的表情很平静,如果不是脸上的已经开始干涸的血迹谁会想到他是死在战斗之中?本·艾伦闭上眼睛不忍再看,原本巫妖已经远离了杀戮战斗,可现在为了自己再次冒险救援,而且送掉了性命,虽然嘴上一直在说事已至此一切都不重要了,但那是给马尔南德斯他们听的,可本·艾伦心的确存在着愧疚感,只是没有表现出来罢了,这么多兄弟都是因为自己的判断失误而阵亡,多少年轻的生命是因为自己坚持寻找“断手”为“黑血”打造一个安稳未来的战斗中阵亡。

本·艾伦心如刀割,但他却毫无办法,现在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

“怎么?绝对对不起他们?”马丁抱着肩膀看着表情痛苦的本·艾伦。

“的确,毕竟我没你那么铁石心肠,作为军人我不见惯了死亡,但是还没到出卖自己人换取利益的程度。”本·艾伦的后半句话明显是在嘲笑马丁对他们的陷害毫无人性。

“不要对我冷嘲热讽,我们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人,你们只是低贱的雇佣兵。”马丁仰起头,“你们只适合被雇佣,被利用。”

“好,那我问你,在我们在俄国对战虎鱼的时候几次被他发现行踪是不是你捣的鬼?”

“的确,我适当的透漏了一些消息出去,那个时候你们的势力太强了,必须削弱实力,再加上你们在俄国闹得太凶,fsb早就有清理你们的意思,我只是以此和他们交换了情报而已。”马丁慢条斯理地说,“虚弱实力才有助于我们控制。”

“那我们猎杀虎鱼是不是你也透漏消息给他,所以才导致我们的行动一次次失败?”本·艾伦又问。

“这个倒是没有,虎鱼是个关键人物,我们也一直在找他,只是他太狡猾了,我们损失了几批人也没能成功,后来只好交给你们了,谁知道你们一样失败。”马丁说。

“的确,这王八蛋没说谎,有两名特工是我的人,都死在虎鱼手里。”赫斯在一边说,“不过还得感谢你们,他没能如愿,但后来因为你们的追杀虎鱼最终落在了我们手里,作为一名fsb的资深特工他知道很多秘密,所以我们收获不小!”

“他不是死了吗?”本·艾伦皱了皱眉,记得在很久之前得到过情报说虎鱼已经死了。

“那是我们放出去的假消息,用来迷惑俄国人的,其实虎鱼自己也放出过几次假消息,目的就是迷惑你们,这你们应该比我更清楚。”赫斯说。

本·艾伦恍然,一切都是假的,其实“黑血”一直都在马丁的算计之下,可以说一举一动都没逃过他的眼睛:“哼……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直都没弄清谁才是真正的敌人,到最后居然被我我身边曾经最信任的人利用,落得今天的地步,看来我还真是有眼无珠,没看透你这狼子野心的家伙。”

“只能说你们太蠢。”马丁冷笑,“另外别说你最相信我,别忘了,一直以来你们都在和那个什么布鲁斯暗地合作,核查我提供的情报,导致我浪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应付他,如果不是他你们早就完蛋了,怎么可能撑到今天?”

“你会只相信一个情报来源吗?别说的那么好听,如果不是出了那么多泄密事件我怎么会找他来帮忙呢?”本·艾伦说,“至少他能有诚意的给我们提供必要的帮助。”

“诚意?你太天真了,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马丁嘲弄的看着本·艾伦,“他们是中国情报机构外挂的组织,不被认可,独立自主,但每年都会搜集大量的军事政治经济情报,以金钱交易的方式提供给中方的情报组织,你们也是他们搜集情报的一个棋子,地地道道的高级情报贩子。”

“那又怎样?至少比你真实。”本·艾伦冷笑。

“真实?如果我告诉你他们早就发现了我有问题,并且知道了我的身份你会怎么想?”马丁摇了摇头,“你真是太天真了,如果他如实的像你提供情报至少你不会落到今天的地步,至少你在这次行动之前就能发现我的问题,他为了自身利益向你隐瞒了很多东西。”

本·艾伦不说话,他不清楚马丁说的是不是实情,但这种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有选择性的提供情报在情报界是正常现象,为了自身利益隐瞒一些东西也是很多情报贩子经常干的。

“如果他能提供足够的情报给你至少你能提前知道所谓的‘断手’和ci的关系。”马丁看着本·艾伦,“你太自以为是了,总觉得自己能解决一切问题,可最终的结果呢?你一直被蒙在鼓里,我和布鲁斯都算得上你最信任的人,但最终把你推到今天这一步的却恰恰是我们两个。”

本·艾伦无话可说,马丁说的没错,他一直以来都觉得自己能掌控局面,能够搞定“断手”可最终他才发现一切都在瞬间变了样,自己突然变成了一个被控制的玩偶,而自己却浑然不觉,长久以来他一直活在马丁创造的一个巨大的阴谋之下,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无谓的挣扎……

“不要在犹豫了,你现在交出来我答应放过你的手下。”马丁说,“这里还有人值得你去拯救,他们再死你心里过意得去吗?”

“不要受他的利诱。”火雨大声说,“他这种人是不能相信的,没规矩,不讲信用,如果不是他我们怎么会落到今天的地步?就算你把东西交给他也不可能放过我们。”

“对,我们两个老家伙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火雨大声附和,“这种人不能相信,宁肯死掉也不能让他如愿。”

“你们两个老家伙是不是活够了?”马丁皱了皱眉正要发作马尔南德斯过来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他愣了一下,“明白了,你先去准备。”

“好的。”马尔南德斯点了点头,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腕表,示意马丁要注意时间。

马丁没再说什么,只是摆了摆手叫他先走。

本·艾伦看着陆续送进来的裹尸袋不知道是不是该去看一眼,现在他的心情极度复杂,对于兄弟们的亏欠他这辈子是还不清了,但人真的有下辈子吗?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辈子连死都是一种奢望还有什么值得去追求的呢?

“来的时候一个个生龙活虎,发誓要把你们都救出去,可现在看来我们真的是太理想主义了。”火雨低声感叹。

诺曼摇了摇头:“不,就算由一线希望我们也得尝试一下,毕竟被困的都是我们的兄弟。”

尸体被陆续的送进来,军医出现在门口看着本·艾伦一言不发,狮鹫不是个习惯于咒骂别人的人,重拳和响雷陷入昏迷,霍曼和火雨对他是内奸的事情知道的少之又少……

“这小子……”霍曼愣了一下,在他看来军医还是自己人,他不明白为什么别人都被关起了,唯独他却活动自由。

“他叛变了。”火雨说,其实他也是猜的。

“不,他本来就不是我们的人,他是这些人安排在我们中间的卧底。”狮鹫解释道,他费力地挪过去看着巫妖的尸体,“队长这是你的安排吧?”

“可惜没能安排他最终退出,最终还是落得这么一个结果。”本·艾伦闭着眼睛说。

“我明白了。”狮鹫不再说话,而是慢慢的整理着巫妖的仪容,多年不见最终的会面还是阴阳两隔。

“我们还是死在自己人手里。”诺曼看着军医继续说,“小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士兵将尸体横七竖八的丢在里面之后就出去了,只有军医还守在门口,看样子他好像要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滚开。”狮鹫抬头看了他一眼。

“看来他们并不待见你。”马丁在上面抱着肩膀说。

“没关系,我早就料到了。”军医叹了口气,“算不得什么。”

“那就滚开,没什么和你说的。”狮鹫冷冷地说了一句,然后叫霍曼和火雨帮忙整理巫妖的仪容。

“马丁,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本·艾伦抬起头看着上面的马丁说,“阿塞拜疆那次核爆任务还记得吗?”

“当然,抢夺小型核弹失败,是一次反恐行动,我亲自参与的。”马丁很意外本·艾伦为什么会提起这件事。

“被困地下的时候我们无路可退,如果没有那部坏掉的电梯我们恐怕全都死在那了。”本·艾伦说,“那时候你曾经承认对不起我们,现在想来是因为你所做的这一切,而非是为了那次任务太危险而道歉是吧?”

“我不记得了。”马丁耸了耸肩,“不管是不是今天你都逃不了。”

“逃?”本·艾伦大笑,“你觉得我会逃吗?不过就算你不逃你也到不到目的。”

“不再继续看看吗?”马丁得意地看着下面。

“看了又能怎样?”本·艾伦冷笑,“他们能复活吗?”

“该死的?谁复活?”重拳呻吟着从昏迷中醒来。

“居然还能醒过来,真佩服你的体力。”马丁感叹着说。

“什么地方?”重拳睁开眼睛看着附近,“该死的……我还以为自己已经死了,他又-妈回来遭罪。”

“在我这里死亡是一种奢望,想早点解脱吗?没那么容易。”马丁冷笑。

“孙子,你还有什么本身?爷受着。”重拳挣扎了几下翻过身仰面朝天的看着上面的马丁,“你这种垃圾人早晚会有人收拾。”

狮鹫拉开另一个裹尸袋里面是一具不认识的尸体,他转头问赫斯:“你的人?”

“是。”赫斯凑过来,“交给我吧。”

“好好整理一下,他们本不该死在这里的。”狮鹫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看看吧,很快你们就会真正见面了。”马丁在上面说。

本·艾伦瞪着眼睛看着马丁:“多年来我都很信任你,能不能满足我一个要求?”

“说。”马丁不动声色。

“给我一支烟。”本·艾伦深吸了一口气,好久没有吸烟了,这对他这么一个烟鬼来说是一种折磨。

“可以。”马丁点了点头,立即叫人给本·艾伦送上一支雪茄。

“嗯……”本·艾伦深吸了一口享受的闭上眼睛。

“说点什么!”马丁看着他。

“好。”本·艾伦点了点头,“我知道你想要什么,那我就告诉你。”

马丁静静地看着本·艾伦没说话,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他很清楚本·艾伦是不可能因为一支雪茄而交出任何东西的。

就在这时有人进来趴在本·艾伦耳边低语了片刻,本·艾伦皱了皱眉不动声色的摆了摆手,另一边的马尔南德斯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

“我知道。”马丁继续盯着本·艾伦,“说吧。”

“我想说……”本·艾伦又深吸了一口气,“去你-妈-的。”

“答案作物。”马丁皱了皱眉,立即有人冲进去对本·艾伦进行殴打,狮鹫等人想阻止也被打翻在地,本·艾伦蜷缩着身体任由枪托落在身上手里紧紧攥着那支雪茄,最终本·艾伦再次晕倒。

士兵撤走,狮鹫爬起来继续整理兄弟们的仪容,现在他面前的是赌徒,赌徒死相凄惨,七窍流血,他是被重型武器击中护甲活活震死的。

一桶水再次淋在本·艾伦头上,他一激灵醒过来,探头看着马丁:“怎么?就这点本事?”

“你这么认为?”马丁摸了摸下巴,“既然你着急,那好,我们现在就开始,把他们一个个杀光,让我们的兽人看看,这些都是拜他所赐。”

“我来吧。”军医在下面说。

“好……”马丁点了点头。

军医挥了挥手,两个士兵进入牢房将躺在地上的重拳架起来。

“来吧小子……”重拳看着军医。

军医默默的拔出手枪:“时间差不多了。”

“好,干的利索点。”重拳毫无惧色。

“看在多年同生共死的份儿上,我会的。”军医点了点头举枪对准重拳的脑门扣动扳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