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91.第1391章 、所谓真相(04)

1391.第1391章 、所谓真相(04)


                “砰……”枪响了,火光四溅中重拳应声而倒,额头鲜血淋漓……

“王八蛋。.. ”诺曼骂了一句,“‘黑血’怎么有你这种败类?”

“继续……”马丁在上面眯着眼睛看热闹,他看了看时间,脸上有点焦急。

“把他们都杀了。”马尔南德斯见状立即催促军医。

军医手握着去盯着躺在地上的重拳不知道在想什么,此时狮鹫已经拉开了第四个裹尸袋,霍曼和火雨也已经开始给他帮忙,几个人对重拳的被处死反应并不强烈,只有诺曼骂了一句。

“你还等什么?”马尔南德斯见军医站着不动有点不耐烦。

“轰……”一阵连续的爆炸声从通道里传来,由于相隔慎选所以声音并不算大。仅着这整个洞穴轻轻的颤了几下,可见爆炸的威力不小。

“出什么事儿了?”马丁低声问。

马尔南德斯皱了皱眉用通信设备询问了一下情况,得到的答复是几个重点守护地区相继发生爆炸,现在呼叫完全没有回应,估计是整队人马都被干掉了。

“有人攻进来了?”马尔南德斯低声说。

“看来他们的动作比我们预想的要快得多。”马丁点了点头,“干掉他们,带上兽人,我们走。”说完他带人转身离开。

“嘭嘭嘭……”关押本·艾伦他们的监牢里突然响起一阵乱枪,马尔南德斯一愣,回过头才发现狮鹫、诺曼、火雨还有赫斯的人以及另外两名被俘的美军手里都拿着长短家伙,对着自己的方向扫射,幸好身前的高强度防弹玻璃救了他一命,但在强大的火力之下高强度的防弹玻璃也已经出现了密如蛛网的裂纹。

更让他惊异的是几个军医带进去的士兵正帮助本·艾伦站起来,另一边重拳也抹掉脸上的血迹从地上爬起身……

其中一个士兵将掉头盔的时候马尔南德斯才发现这是个女人……

“王八蛋……”重拳抹掉头上的血迹,那是空包弹近距离射击造成的伤口,如果不是他演技好,而这里的光线又足够昏暗,再加上马尔南德斯和马丁都很着急所以才骗过了他们。

玛丽将一套缴获的护甲套在重拳身上:“快穿好,我们要突围了。”

“该死的,你来干什么?”重拳大怒。

“动作快点。”玫瑰不由分说的将护甲往他身上套。

这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马尔南德斯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现在他也已经没心情顾及这些,因为他身边的通道也传来了爆炸声,涌动的气浪很快就扑到了他的身上,可见炸点有多近,所以他根本就顾不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立即带着几名警卫撤离,先离开这片区域再说。

下面的人见马尔南德斯逃走也就不在继续浪费子弹,毕竟现在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们,第一件事就是撤离,先离开这里,一旦敌人的赶上来那他们就白折腾了。

本·艾伦像做梦一样看着眼前的一切,一时间他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刚才他还以为要和这些兄弟诀别,可没想到的是却看到狮鹫和诺曼等人向变戏法一样从裹尸袋里抽出武器射击,就连军医都调转了枪口……

原来这一切都是军医的安排,其实绅士他们并没有被埋在那条通道,之前绅士在单独离开那段时间里遇到了军医,于是才有了后面一系列的假象,这都是他们事先商量好的,毕竟以绅士他们那点人的力量想要闯过敌人的重重封锁是不可能的,于是军医就说服绅士采取这一计划。

其实这个计划说起来并不复杂,就是军医先制造了绅士他们被干掉的假象,然后配合绅士伺机干掉了跟在自己身边的那些士兵,然后绅士他们冒充军医的手下带上尸体返回,这里的士兵都是全副武装,头盔都是封闭式的,再加上军医做掩护他们很轻松的通过了关卡混入内部,等他们进来之后绅士和空骑就去暗地里搞破坏了,毕竟他们人太少,必须做到到处开花,制造这里被大批人入侵的假象,扰乱敌人视听才有机会趁乱救人,而另一边玫瑰等人跟着军医负责真正的救援工作。

军医的原计划是趁着马丁和马尔南德斯不注意将他们干掉,这样的话敌人群龙无首就更适合他们进一步采取行动,可是两人身边警卫林立,而且他们又要尽快处死除了本·艾伦之外的所有人,最主要的是还要将尸体给他们看,这样根本就不给军医他们任何机会下手,无奈之下只好选择先救人,毕竟军医去做“枪决”不会真的死人,只要绅士他们那边做好准备并且展开行动他们这边也随即动手。

所有才有了刚才一幕。

本·艾伦半天没反应过来,任由玫瑰将他的断臂绑在身上,重拳已经不再暴躁,他的确生气玛丽出现在这里,但现在抱怨有什么用?

苏珊最冷静,她只是迅速检查了一下狮鹫,确认他没什么问题之后就迅速冲到门口和芙蓉一起防御,防止敌人去而复返。

“本……本……”玫瑰拍着本·艾伦的脸轻声呼唤。

“呃……哦,没事,有点意外,走吧。”本·艾伦摆了摆手。

军医默默地站在一边,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叛徒。”重拳举枪顶住军医的头。

“助手。”赫斯迅速托起重拳的枪管,一排子弹打在墙上,“没有他你早死了。”

“我没要他放过我。”重拳阴着脸。

“好了。”玫瑰呵斥他,“现在不是说这些的事情,快走。”说完架起本·艾伦往外走,经过军医身边的时候他停了一下,“虽然你帮了我们,但别指望我感谢你。”

“早就料到了。”军医苦笑。

“虽然我们不是一路人,但现在目的相同,都要离开这里,所以我们合作吧。”赫斯对军医和本·艾伦的背影说。

本·艾伦没理他,军医叹了口气:“想活着听我指挥。”

一干人等迅速逃离监牢,这一带的敌人都已经跑光,估计是去抵御不明身份者的进攻,如果他们知道偷袭的只是绅士和空骑两个人肯定的被气死,这两个家伙虚张声势的本事还真不小。

在一个僻静的角落里他们找到了焦急等待的山狼,原本他打算一直跟着的,可在了解了军医的计划之后他最终还是放弃了自己的念头,毕竟自己跟着只是个拖累,之前他以为都要死在这里所以并不在意这些,可后来居然形势逆转他们顺利的进入敌人的防线,所以他不得不重新考虑自己的位置,作为一名已经没有战斗力的伤员他不能给其他人添乱,现在还能战斗的人少之又少,自己不能成为他们的拖累。

刚开始的时候山狼对军医提出的方案持全盘否定态度,毕竟军医是个长期潜藏在“黑血”的卧底,现在突然跳出来要帮忙换成谁也不会相信,他确定军医是在耍花样,但有不知道他到底想搞什么。

不过军医拉着绅士也不知道说了一些什么居然把他给说动了,绅士不理山狼的反对确认要和军医合作,并且将山狼打晕带走,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们已经进入敌人防线内部……

“队长,没想到还能再见。”山狼感叹。

“嗯。”本·艾伦勉强应了一声,“如果能出去再说。”

“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军医催促着说。

重拳横了他一眼提着枪习惯性的往前冲,但没几步脚下一软差点摔倒。

“别逞强了,在后面老实呆着。”芙蓉白了他一眼将他塞回到玛丽怀里。

“混到被一群女人保护……唉……”重拳嘟囔。

“别多说了,看你都啥样了还逞能!”玛丽心痛的扶着重拳说。

“你的中文见长进。”重拳喘着粗气说,“臭小子还好吧?”

“挺好的,很壮实,整天吵着找爸爸,你也不回家。”玛丽叹了口气。

“如果这次能活着回去我保证再也不离开你们。”重拳抹掉流进眼睛的鲜血,“我发誓。”

“别胡思乱想,等出去再说,听话。”玛丽架起重拳难道胳膊,“走,快走。”

一行人在空旷的通道里狂奔,军医在前面带路,七扭八拐的也不知道往那边走,这个废弃的基地太大了,绝大多数地方玫瑰他们都没来过,本·艾伦他们作为俘虏就更没机会在这里闲逛了,所以最了解这里的还是军医这个外人,想来有些可笑,现在他们居然已经混到了不得不相信一个曾经出卖过他们的人,难道“黑血”的气数已尽吗?

十几分钟之后他们遇到了撤回的绅士和空骑,两人很狼狈,但看样子并没有受伤。

“快走,这里不安全。”绅士见到大家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但他看到赫斯的表情有些异样。

“放心,在这个时候我不会自找麻烦,现在最重要的是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赫斯冷冷地说,显然他对绅士没什么好印象,只是碍于处境还没办法发作而已。

“走。”绅士摆了摆手,其实他对军医并不算是十分相信,不过现在看到真的把人带出来并且按照约定在这里与自己汇合心里多少放下了一些。

通道越走越宽,就像没有尽头,有过了两分钟远远的传来了枪声,而且非常的密集,军医皱了皱眉,显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有其他人进来?”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我们的人。”绅士摇了摇头。

“嗯?”军医思索了一下,“原来的路不能走了;跟我来。”

“这里已经几个出口?”绅士问。

“我知道的有四个,两个在山里,一个在水上,另一在山顶。”军医说,“动作快点,我们没时间了。”

“什么叫没时间了?”军医问。

“整个基地有一个庞大的自毁装置,那东西虽然不能把这里完全毁掉的,但绝对可以将所有出口完全封死,如果被困住在没有任何外部帮助的情况下我们是不可能出去的。”军医说,“原本那东西已经在苏军撤走的时候彻底被破坏掉,但马尔南德斯在重修这个地方的时候又重新将之开启,并且用c4代替了之前的炸药,所遇威力成倍增加,一旦启动绝对别想出去。”

“这个变态……”重拳在后面骂了一句。

“有人来了!”狮鹫在后面低声说,他的耳力和感知能力仅次于幽灵,所以“黑血”的人全都皱起眉头。

“至少十几个,距离我们现在的位置大约三分钟。”狮鹫继续说道。

“什么?”赫斯莫名其妙,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这么多?是不是你搞的鬼?”空骑揪住军医的衣领问。

“快走,他们不一定知道我们在这。”军医不理空骑,而是继续说,“动作快点。”

“把通道炸断吧。”绅士说。

“没用,这里通道互相连通,根本就挡不住,浪费炸药还会暴露我们去向。”军医反对。

“凭什么相信你?”重拳气哼哼的问。

“你可以不信,我没逼你。”军医淡淡地说。

“你……”重拳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了……”玛丽拍着他的背,“省点力气。”

“还有多远?”绅士问。

“快到了。”军医头也不回地说。

本·艾伦看着前前后后的这几个人不仅叹了口气,他低声问玫瑰:“这次你们来了多少人?”

“问这个干嘛?”玫瑰没直接回答,“有话等回去再说。”

“为了我们你们牺牲太大了。”本·艾伦轻轻摇了摇头,“就算能把我带出去,你觉得我还有多大勇气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么多人为了我牺牲,你真的觉得值得吗?”

“如果用值得衡量行为标准,那在这个世界上由得有多少事情没人做?有很多事情根本不需要理由,本……你是我最爱的人,如果牺牲在所难免那让我替你去死吧!”玫瑰深情的说。

突然前面豁然开阔,一个巨大的空间出现在众人面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