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88.第1388章 、所谓真相(01)

1388.第1388章 、所谓真相(01)


                在马尔南德斯的精心安排之下本·艾伦和其他的被俘人员见面,让他意外的是这里面居然还有ci的人,不过细想起来这也没什么难理解的,毕竟ci同样希望得到那些东西,只是没想到他们也会这么拼,居然派营救小队进来,当然他不知道这是绅士的安排,其实赫斯是被进来的……

在赫斯的描述中本·艾伦终于知道了一个困扰他已久的秘密,其实对他来说一切都已经算不得什么秘密,事情的几个关键点被解开之后看上去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只是本·艾伦可不是那么容易轻易相信别人的。

“其实真正的‘断手’早就灭亡了,一直以来和你们对抗的只是马丁借助‘握手’组织一手重新打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控制你们,把你们当作工具使用,毕竟你们知道的太多了一旦脱离了和ci的关系几乎无法控制,存在着泄密的风险,所以他亲手打造了这么一个组织,可以说是专门为你们设立的一个敌人,缠住你们,保证你们没那么容易脱身。”赫斯冷笑,“而你们却很配合的被他玩弄在股掌之中,满世界的消灭‘断手’的残余势力,却不知道他就在你们身边,其实那些任务都是他为了维护利益而伪造,所谓‘断手’就是他利用你们的一个诱饵,很多你们自己查到的与之相关的线索也都是他散播出去的消息。”

在赫斯的叙述中“断手”原本是一个规模并不大的情报机构,几年前因为和ci发生冲突而被灭掉,马丁利用‘断手’和‘握手’两个词汇的细微联系加以发挥,让这个组织再次“复活”其实背后就是他在作祟,他伪造了大量和这个组织相关的线索和情报,将一些需要完成的任务都贴上“断手”的标签,然后交给“黑血”去完成,几次本·艾伦他们捉到的活口莫名其妙地被灭口都是他暗中安排人做的,每次在本·艾伦他们找不到方向的时候他都会“适时”的出来提供情报,安排他们对付“断手”的分支……

在赫斯的叙述过程中本·艾伦仔细想了一下,赫斯的话并非没有一点儿道理,仔细想来马丁的举动中的确有很多地方值得怀疑,这段时间他们也的确是一直在为马丁卖命,几乎所有和“断手”相关的任务几乎全都是用马丁提供的线索,还有很多任务完全是为了从马丁手里换取和“断手”相关的情报,这也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布鲁斯不遗余力的调查这个组织却毫无结果,原来他根本就不存在,完全是由马丁捏造的当然查不到。

可是马丁究竟是为了什么要这样做呢?要知道山狼可是他的救命的人,如果没有山狼的顺便搭救他早就死在了莫尼比亚的监狱,多年来“黑血”为了得到更多的情报也给了他大笔的酬金,等等酬金那你到她就是为还手去更多的钱财而欺骗我们吗?如果是这样,他实在是太低级了,他也不可能干出这种没品味的事儿,所以肯定另有原因,如果他是为了帮助ci掌控“黑血”倒也勉强说得过去,可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ci好像并没有把它当成是自己人,那这叫是怎么回事儿呢?可是换个角度来看,现在“断手”的谜题还不算解开,毕竟这些情报里还有太多值得商榷的东西,究竟是另有隐情还是赫斯立目的,现在都还不知道,不过赫斯同样身为阶下囚应该没有理由骗他们才对,马丁本身就是ci的人,这个赫斯又是以ci的身份出现,而且上来就见马丁的老底,完全和马丁唱反调,这又说明了什么呢?他的话真的可信吗?其实他宁肯相信马丁也不愿意相信这家伙,虽然马丁的做法自私行为诡异,但总体来说是一个熟人,而面前这小子确是一个来历不明的家伙,谁知道他是不是真正的ci特工。

事情到了这份儿上本·艾伦已经不知道该相信谁,不管是谁说的话最多也只是一面之词,没有任何佐证的东西该如何相信?

一下子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虚虚实实真真假假,弄得本.艾伦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过现在他已经没心情管这些了没有真正的情报,也就算不上什么情报,何况现在他身陷囹圄也没有精力去考虑这些,早晚都是个死真相如何,又能怎样,他不在乎,也不关心,还是那句话虽然还不至于万念俱灰,但总体来说该放下的,他早就已经放下了,只是觉得有些人对不起有些人没报答不过到了现在的地步,他已经没办法在考虑这些了。

“你的故事很精彩,不过也只能当故事听听吧,真假都不重要了,一切都没关系,反正你也出不去,别人也听不见,对吗?”马尔南德斯冷笑着说,“另外你觉得你说这些有多大的价值,他会相信吗,别人会相信吗?你是谁?你是什么身份,谁会相信你是真的还是假的ci?你以为你在揭露真相吗?别天真了,这里根本就没人相信。”

“没关系,我只是想把该说的话都说出来,真假,都已经无所谓啦,有没有人信也不重要,你说得对,没人能证明我的身份,但是我还不能痛快一下自己的嘴巴吗,如果你不愿意听可以滚蛋,再不就叫人把我的嘴堵上。”赫斯段话中带着刺儿。

“哎,不得不说你很有个性,这是你了解的东西太过片面,不能说不对,但的确不是全对,我说过我们是爱国者,或许这句话到时你都不会明白是什么意思!”马尔南德斯朗声说道,“国家大事不是你们这种小官小吏能够理解的,从全局角度出发,一些牺牲,是不可避免的。”

这句话说得有点儿莫名其妙,包括赫斯在内所有人都不太明白它是什么意思。

“一群低能的蠢蛋!”马尔南德斯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仿佛他和别人都不在一个层面上,没人能理解他说什么一样。

“如果马丁是“断手”的人,那他们也是ci,跟你们应该是一起的,为什么你要告诉我们这些?”狮鹫问了一个,所有在场人都想知道的问题。

“他算什么?能和我们相提并论吗?他就是个混蛋叛国者?”赫斯冷笑,“要不是因为他你们不可能被俘,要不是你们被俘我们也不可能落到今天的地步,不管是你们还是我们这一切都是拜他所赐,难道你们真的不想知道真相吗?”

“所谓真相对我们还有多大意义,难道是然我们不会死不瞑目的借口。”狮鹫将身体挪到本·艾伦身边坐起来,“就算你告诉我们一切也得不到你想要的东西,我们见多了这种精神打击,完全崩溃对我们实在是太难了。”

“要打击你们的是他们不是我。”赫斯指着上面的马尔南德斯说,“这家伙希望你们崩溃到说出一切秘密,我告诉你们这些却是为了让你们更加仇恨他们,别把东西交给他们。”

“被自己的朋友玩儿的全军覆没实在是丢人。”马尔南德斯在上面得意地说,看样子他是在认可赫斯说的话,他继续道,“兽人队长,本·艾伦先生,你觉得呢?如果马丁真的是这么一个人你有何感想?”

“没什么,我没查出来是我的问题,只能说他太高明,难道你以为我会暴跳如雷吗?错了,我更不会精神崩溃,你们所说的一切我都不相信,这是不是事实我不知道,我只当作是你们来给我增加精神压力的谎言。”本·艾伦的态度让所有人都觉得很意外,难道这就是他所谓的放弃一切只坚持自己心中最后的信念?如果一切真的都已经不存在了,那信念还有什么意义?

“看来你已经对真相没什么兴趣了。”赫斯摇了摇头,“那我就再告诉你一件事,刚才诺曼说了你们已经不再是公司的大股东,不知道是谁吃掉了你们的股份,我可以告诉你们,是马丁,他背着你们和其他股东增发了股份,导致你们的股份减少,然后他开始大肆收购,通过合法和非法的手段侵吞了公司的大部分股份,现在他已经持有你们公司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另外还有百分之二十七的股份持有者选择支持他,你们已经被抛弃了。”

“哦,怎么证明你说的是真的?”本·艾伦淡淡地问,公司是他的心血,虽然到了现在的地步他已经不在乎这些,可是听说是被马丁侵吞了股份他不得不要了解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是这个家伙那他就真的太不地道了,毕竟当初是他主动恳求本·艾伦要求加入公司赚点养老钱的,可现在他居然幕后捣鬼,侵吞股份,所以本·艾伦不知不觉的已经开始关心起这件事了,多年的经营整个公司和的他孩子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当初他放弃一切权利只保留股份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很伤心了,今天居然听到这个消息他怎么能继续保持沉默呢?

“还你的吗?当初你离开公司也是马丁向董事会提出的建议,离开公司转移恐怖分子和‘断手’的视线,减少公司遭受恐怖袭击的可能,还记得吗?”赫斯接过话茬问。

“如果马丁是‘断手’的人,如果他真的要控制我们,那这的确说得通,他用这个办法将你架空他,同时利用我们在伊拉克反恐,干掉了那里最大的恐怖组织,从上至下高层全部被我们干掉,的确是一箭双雕的好计策。”诺曼感叹,“原来一切都在他的算计之下,我们还一直蒙在鼓里。”

“不要轻信他们的鬼话。”本·艾伦说,“就算是真的又能怎样?我们现在还顾得上这些吗?”这话说的有点悲凉。

“话虽如此,但……”诺曼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

“但是很不甘心是吗?”马尔南德斯替他说完了下半句。

诺曼不说话,但心里却认可了他的说法,的确,辛辛苦苦创下的基业最终落在别人的手里,这的确不是谁都能坦然接受的。

“算了,反正我们也没机会报仇,随他们去吧。”本·艾伦说。

本·艾伦和态度让马尔南德斯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家伙不急不缓,不绝望不激动,让他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

“你们是一群蠢蛋。”赫斯说,“遇到这种人就没办法了吧?很好,兽人,只要不把东西交给他们你还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他现在是想明白了,既然拿不到那些任务备份,那也不能让马尔南德斯他们得到,虽然没能完成任务,只要马尔南德斯也得不到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一种胜利。

“有个问题我一直没想通。”狮鹫又开口了,他知道本·艾伦只是表现的不关心,但心里却很想知道真想,可他又不希望中了敌人的圈套,所以一直表现冷淡,所有由自己开口更加适合。

“什么?”赫斯问。

狮鹫没理他,抬头看着马尔南德斯:“既然马丁说的向你们那么不堪为什么你们还要处死他?”

的确这根本就说不通,马丁是在本·艾伦他们面前被处死的,而且是用来要挟本·艾伦,这与赫斯描述的内容完全矛盾,既然马尔南德斯并不否认这件事那他肯定有一个能够说得通的理由才对。

马尔南德斯皱了皱眉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下意识的看了一边一直没说话的绷带男,就在这个时候本·艾伦却突然开口:“好了,这个问题我可以回答。”

“哦?”不光是马尔南德斯,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点意外,都把注意力集中到他这边,就绷带男也转过头打算认真听听。

“其实很简单,其实他根本就没死。”本·艾伦一边说一边抬起头努力睁开眼睛看向绷带男,“对吗?马丁先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