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87.第1387章 、无路可退(02)

1387.第1387章 、无路可退(02)


                军医带着几个装满了尸体的裹尸袋返回,将尸体送到存放处之后他去找马尔南德斯和绷带男报道。

“这么快?”绷带男不太相信地问。

“我也不相信,可……就这么快。”军医耸了耸肩,“原本我还想演一出苦肉计给他们看,可现在……”他看来这自己的破衣服,又摸了摸自己被打肿的脸,“只能说自作自受了,为了这身装扮我还特意找人揍了自己一顿,唉……”

“尸体呢?”马尔南德斯问。

“在临时的停尸房。”军医说,“原本我打算困死他们,可爆破的结果比预想的要好,只是绅士垂死挣扎,干掉了我们三个人。”

“三个换七个值。”绷带男点了点头,“准备好尸体给本·艾伦看,我要他彻底崩溃。”

“这个我就不方便露面了吧?”军医有点为难的问。

“怎么?你没脸见他?作为一名特工你履行自己的职责,有什么可怕的?”绷带男训教道。

“可是……”军医斟酌了一下,“总归是我对不起他们。”

“没想到你还真把他们当兄弟了。”马尔南德斯摸着下巴,“你不会同情他们吧?”

“还不至于,不过我的确是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军医说,“好了,我去准备尸体就是了,没必要这么冷嘲热讽。”他懒得听马尔南德斯在这废话。

“叫人把‘黑血’的人集中起来;我们现在还有多少人?”绷带男问。

“能作战的应该还有五十左右,伤员十几个人,总体损失接近半数,但还在我们的承受范围之内,基本上能做到敌我伤亡1:2,还是我们吃亏。”马尔南德斯说。

“在面对‘黑血’残余和美军特种部队的情况下这种伤亡情况已经很小了。”绷带男点了点头,“通知所有人收拾东西半小时后撤离。”

“这么急?”马尔南德斯很惊讶的问。

“既然发现了美军特种部队的尸体就说明我们这里已经不安全了,很有可能下一秒就会有ci的特工冲进来,要知道他们更希望得到那些东西,大选年他们肯定要求稳,这种丑闻曝光了总统也担不起。”

“好吧,我们走哪条路?”马尔南德斯问。

“先准备,时间到了再决定。”绷带男站起身很得意地说,“我们去看看伟大的雇佣兵队长兽人先生在知道他的手下全军覆没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看来他还是信不过我,马尔南德斯看着绷带男在心里想,什么到时间再决定,分明是不打算提前说,唉……这个人真是谨慎的有点过头了。

马尔南德斯跟着绷带男出了门,外面的几名守卫立即跟上,这附近的守卫全都是绷带男带来的人,规格高的像是总统出行,马尔南德斯苦笑,这内部知道这家伙到底有什么好怕的,在这里还能有人对他不利?一百多号人都是千挑万选精心甄别出来的精锐,而且都是多年的旧部,这些人要是信不过还能相信谁?

本·艾伦被关押的地方并不远,很快就到了,本·艾伦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被丢在一个方形的空间里,绷带男从高处俯视着他良久不语。

本·艾伦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头上还在流血,那是刚才被人用枪托砸的,有人将一桶冷水自上而下淋在他身上,他一个激灵醒了过来,左边的手臂已经断了,无力地垂在一边,眼睛已经肿得睁不开,样子非常凄惨。

很快狮鹫、重拳和响雷被带进来,几个人的状态不比本·艾伦好多少,差不多都已经不能动了,重拳和响雷已经陷入重度昏迷,连浇了两桶水都没醒过来,狮鹫穿着粗气躺在地上一声不吭,他瞄了本·艾伦一眼身手抓住了他的腿用力握了两下。

“抓紧时间交流一下吧,现在‘黑血’恐怕只剩下你们几个了。”马尔南德斯在上面说,“你们的救援队完了,尸体很快给你们送过来。”

没人说话,本·艾伦和狮鹫没有任何表示,看不出他们的任何心理波动。

“对了,先让活人见面,然后再见死人,别让我们的兽人先生觉得我们不通人情。”马尔南德斯冷笑着说。

很快火雨和诺曼被带了进来,两个家伙伤势很重,正确的说是被拖进来的。

“兽人,先和活人告别,然后再见死人,我还算厚道,至少给你机会。”马尔南德斯看戏一样看着下面的人。

“嗨……伙计,好久不见。”火雨看着本·艾伦叹了口气继续说道,“虽然见到你了,但我怎么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不错了,至少还能或者见一面。”诺曼苦笑,他费力的靠着墙壁坐起身拍拍本·艾伦的大腿,“还好,我们这几个老家伙又在一起了。”

“是我拖累你们了,如果你们一直隐居也不会落得今天的地步。”本·艾伦叹了口气。

“屁话,就算隐居知道你在这我们也一样回来救。”火雨怒道,“你以为我们是什么人?”

“抱歉,我错了。”本·艾伦笑了笑,“很好,谢谢。”

“有什么好谢的,我们两个老家伙在来的时候就已经想通了,所以你没什么可愧疚的,毕竟这是我们自己的选择。”诺曼又拍了拍本·艾伦。

话说道这份儿上了本·艾伦还能说什么,这才是兄弟,明知此行生还无望却义无反顾。

“你们这些王八蛋使诈,否则绝对不会被你们抓住。”火雨指着上面的马尔南德斯大骂,“一群骗子。”

“和这种人说话简直是浪费口水。”火雨摆了摆手对本·艾伦说,“玫瑰他们也来了。”

“嗯,既然来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只是……”本·艾伦叹了口气,“你们真的不该来。”

“我必须来像你汇报情况,公司已经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了,现在我们已经不是最大的股东,有人在幕后操作收购股份,现在公司已经不属于我们了。”诺曼叹了口气,“很抱歉,我连是谁在背后耍阴谋都没查到。”

“已经不重要了。”本·艾伦说,“不管是谁都已经和我们没关系了。”

到现在本·艾伦已经放弃了一切,什么名利财产都已经不重要了,对于一个快要死的人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虽然本·艾伦还没到万念俱灰的地步,但他这些身外物已经无法影响他的心情,只是他对兄弟们的死还是充满了愧疚,事情到了现在的地步他却无法给兄弟们一个交代,很多人都不清楚他们真正的敌人是谁就稀里糊涂的死掉了。

现在为了救自己还有人拼了性命来这里,根本就不在乎生死,他真的觉得自己没那么重要,这份兄弟情他心领了,可是他却没办法阻止,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兄弟们来送死,而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别想太多,起码我们还有个伴儿。”火雨抓住本·艾伦的手,“只是没能干掉这些陷害我们的人真是然人遗憾。”

“你们还真没机会了。”马尔南德斯说,“所以就别奢望了。”

“小心点,干了这多坏事,肯定会有人找你报仇的。”诺曼冷笑,“我们可不只有这点人,有本事把所有‘黑血’的人都赶尽杀绝。”

“别指望了,你们的另一支队伍刚刚被我们干掉,别急,这次你们来的人都在,稍后身体都送过来,让你们在这里大团圆,怎么样?我还算仁慈吧?”马尔南德斯阴阳怪气的问。

“你就是个王八蛋。”火雨骂道。

“哈哈……”马尔南德斯大笑,“把剩下的活人也都带进来,虽然身份不同,但他们的目的却是一样的,兽人你的魅力还真不小,这么多人舍生忘死的来就你。”

“不,其实他们是来杀你的,你太可恨了。”本·艾伦说,“不过你放心,不管结局如何你都拿不到想要的东西。”

“别太早下结论,结局还没最终确定,我们都该拭目以待。”马尔南德斯微笑着说,“但愿我们大家都满意。”

没多久又有几个人被带了进来,是赫斯以及他的三名手下还有两名美军士兵,他们的状态要好很多,只有两名重伤员,其他人虽然人人带伤,但基本上都没什么太大的问题,除了伤员之外几个人都被捆住双手。

“各位都是来救人的,没想到美军也会参与进来,只是你们的行动失败了。”马尔南德斯说。

“你们都是叛徒,该死的叛徒没资格和我说话。”赫斯很硬气的吼道,“落在你们手里肯定没好下场,来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本事。”

“这话说的未免有点太难听了。”马尔南德斯挠了挠脑门,“我们只是在为不同的人效命而已。”

“错,我们是为了国家,你们是为了一己私利,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们就是一群疯子,要把美国搞乱,要上层动荡,我们是爱国者,你们没资格和我们相提并论,你们是叛国者。”

“华盛顿曾被视为叛国者,而现在他们爱国者,我们也一样,现在不被认可不等于将来没人认可,世人需要上帝拯救,而国家需要我们拯救,改变需要代价,尤其是国家的改变,可能需要流血牺牲,我们义无反顾。”马尔南德斯说的慷慨激昂,仿佛是在发表演讲。

“你们只是疯子,根本没资格和开国先贤相提并论。”赫斯冷笑,“别以为拿到了点东西就可以要挟国家,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赫斯,你在情报局也算是一个高层,居然跑出来执行外勤任务,难道是上面已经乱了阵脚?”马尔南德斯冷笑,“可见那些东西有多重要。”

“这位是谁?”赫斯将露光落在绷带男的身上,他发现这个人地位不低,但一直都没开口。

“别转移话题,你们的时间不多了。”马尔南德斯很得意地看着下面的一干人等,“请你们来就是向本·艾伦先生展示一下来救他们的人会有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他们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本·艾伦终于开口了,“别说这些废话,就算杀了他们我也不会有什么愧疚感,他们是自愿的。”

“兽人队长,我是被你的手下逼来的,他是个疯子,和你一样。”赫斯说。

“我知道你们为什么来,不过恐怕要叫你们失望了。”本·艾伦突然笑了,笑的意味深长,“我明白了,你们这些疯子。”

“你明白什么了?”马尔南德斯问,他不知道本·艾伦为什么会突然这么高兴。

“反正都是要死,还有必要说出来吗?”本·艾伦继续大笑。

“可怜的家伙,他疯了。”绷带男摇了摇头低声说。

别人别注意点,但本·艾伦却动了一下耳朵,觉得这声音中倒是有三分似曾相识的感觉。

“兽人队长,你的人拿到了总统特·赦,不过估计他可能没机会用了。”赫斯说,“你们的名字都在上面。”

“那玩意儿有什么用?就算被赦免你们的人一样会追到天涯海角。”本·艾伦说,“就算是为了遵守特·赦令你们不变自己动手也会雇佣赏金猎人,那张纸有多大作用?”

“没人能赦免你的罪,你也不可能自我救赎。”马尔南德斯说,“在神的眼里我们都是罪人。”

“哼……”赫斯冷笑,“马丁呢?那王八蛋为什么没有露面?”

“他已经被处死了。”马尔南德斯说。

“哦?这倒是一个意外的消息!”赫斯愣了一下,“你们居然也会自相残杀……”

“什么?”本·艾伦没听懂。

“你以为‘断手’是什么人?”赫斯说,“其实马丁就是‘断手’的高层,你们只是他手下的工具而已。”

“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马尔南德斯不动声色的说,“继续。”

“马丁?‘断手’?”就连狮鹫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其实马丁也是‘断手’的人。”说到这他抬起头看着上面,“对不对?马尔南德斯先生。”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