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79.第1379章 、斗智斗勇(08)

1379.第1379章 、斗智斗勇(08)


                玫瑰等人等了很久绅士和空骑也没有任何消息,通信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也已经失效,呼叫没有任何回应,很快大家就失去了耐性,在这里坐等不是办法,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于是几个人商量行动起来,不能在分散战斗人员去寻找绅士和空骑。

利用这段时间赌徒和巫妖已经处理了伤口,还好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巫妖的状态极差,子弹还留在左腹,剧痛几乎消除了他所有的战斗力,现在只能委顿的坐在一边,就在大家准备动身的时候他抬起头用很虚弱声音对玫瑰说:“给我一支。”

“不行。”玫瑰坚决的摇了摇头,她很清楚巫妖说的是什么,一种类似于吗啡的高纯度提纯物,能迅速直通,并且让人兴奋起来,这东西持续时间很短,最多一个消失,如果一个消失之内得不到救治会非常的痛苦,必须成倍注射缓解痛苦,这是一种美国在伊拉克战争之后研制的一种高效止痛药,保证士兵在重伤之减轻痛苦,在送医之前保持清醒和状态稳定,但因为副作用的原因始终没有投入使用,最终放弃,准确的说连半成品都称不上,早起本·艾伦搞到过一批样本,出于谨慎起见最终没有发放到个人手中,最终只丢在仓库里,后来军医发现这东西之后拿出来交给一个医学教授研制提纯,但最终也没能解决实质性问题,但功效却提高了一倍,用量却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只是使用后会更加痛苦,最后不了了之,样品只有十几支,又被带回来存入仓库,这次行动之前绅士在去拿装备的时候发现了这东西于是一起带了出来,毕竟这是一次无比凶险的行动,如果能够在情非得已的情况下给重伤员使用,保证他们不会太痛的情况下死去也算是一种帮助,可是以巫妖现在的状态还没到最后时刻,注射之后肯定能在一定时间内活动自如,但药力失效之后他恐怕无法低于那种压榨身体爆发出来之后的巨大痛苦,再说就算现在他能直接退出战斗也不可能在一个小时之内接受正规治疗,所以无异于自杀,当初军医开玩笑的给这东西起了个名字叫“战力催化剂”。

原本这东西是打算每人配发一支的,但在玫瑰发现之后臭骂了绅士一顿然后将所有的药物收起来严格管控,不到关键时刻绝对不会用。

“你的情况还不需要这玩意儿。”玫瑰继续说。

“如果变成拖累还不如自杀,如果自杀还不如在死前发挥点作用,我希望能见到队长之后再死。”巫妖抬起头双眼无神的看着玫瑰,“别试图劝我,这次来我就没打算活着回去,我在几年前的那次行动中就该死了,是队长救了我。”

“说什么屁话?”赌徒给了他一巴掌,“别以为你这么做是在减轻我们的负担,不管结果如何我都会陪着你到最后,哪怕是拖着你走也不会放弃,要想死等到那时候我对着你脑袋开一枪行吧?”

“哼……你背着我还有多少战斗力?看看你自己的腿。”巫妖的话说的虽然没什么力气,但却说到了关键问题,的确,现在他们就这么几个人,不管是谁带着他都是一个不小的负担,就算兄弟之间不离不弃那又如何?毕竟现在每个人都是宝贵的,一时间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巫妖看了看大家,“好了,所有的理由都很牵强,所以给我……多给几支……如果两个小时我们还不能离开这里这玩意儿也就对我没用了!”显然他已经做好了二次注射的准备,他这是打算硬抗到底。

玫瑰叹了口气没说话,巫妖见状伸手拉过玫瑰的背囊从里面拿出一盒带自动注射功能的“战力催化剂”取出三支……

诺曼蹲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口气什么都没说,其实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能出现在这里的都是“黑血”的嫡系,能为了救本·艾伦义无反顾的兄弟,所以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显得太假,有时候有些话不用说,大家心里都明白……

巫妖取出一支毫不犹豫的扎进了颈静脉,自动注射器将淡蓝色的液体全部送进他的身体。

巫妖闭上眼睛深吸了几口气,整个人轻微的一阵颤抖,几秒钟后他睁开眼睛看着大家,眼中在没有之前的虚弱和痛苦,取而代之的是坚定和无尽的深邃……

“果然好用。”巫妖站起身将剩下的两支收起来,“全身护甲……”显然他已经做好了冲锋陷阵的准备。

赌徒看着他默默的从盒子里摸出一支“战力催化剂”收起来,玫瑰看着他没阻止……

在行动之前他们就做好了使用全身护甲的准备,除了“护士团”的成员以及霍曼和火雨两个老家伙之外所有人都将护甲带上,随时可以组合穿戴,只是要花点时间。

巫妖脱掉衣服,用医用强力胶条将伤口封住,然后穿戴整齐,另一边赌徒也默默的将护甲船上,很快众人中间出现了两个未来战士。

“跟我冲锋吧各位。”巫妖捡起枪,动作干净利索,丝毫不像是个受了伤的人,看来这“战力催化剂”效果还真不错。

离开藏身之处没多久他们再次和巡逻的敌人遭遇,真搞不懂这里到底有多少敌人,战斗再次打响,战斗进行的并不顺利,甚至可以用艰难来形容,他们数次被敌人围困,只能强行突围,巫妖和赌徒的重型护甲果然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两人几乎无视在通道里乱飞的流弹,只要不直接击中就无法阻挡他们前进的脚步,有了他们两个开路先锋一行人很快攻入了敌人的内部防线,可他们还是无法和绅士、空骑联系上,却意外的得到了赫斯的回应,他们那边战斗相对来说比较顺利,但还是没能发现本·艾伦他们的关押地点,其实他们两组之间相隔不远,只是洞穴环境复杂,他们根本就无法汇合,敌人在他们之间部署了重兵,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把他们分开。

“该死的,这里到底藏了多少人?”赌徒暴怒的骂道,一路上他们杀掉的敌人也有二三十个,可敌人好像依然源源不断的涌出来,每次出现都是很有组织的适合洞穴作战的六到八人作战小队,分别从几个方向对他们发起进攻,而他们也利用带进来的大量c4进行定向爆破将通道炸断阻截敌军。

“多少不重要。”火雨的子弹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一路上他在不断收集敌人的武器弹药。

“用毒气。”玫瑰咬着牙说,“否则弹尽粮绝我们都不可能杀过去。”

“空间太大,根本就起不到多大作用。”诺曼按下手里的遥控器,一连串的爆炸在身后的通道里想起,一对追击他们的敌人非死即伤,通道被碎石堵住。

“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再说。”玫瑰擦掉脸上的血迹,“否则我们自身难保,还提什么救人?先突围。”

这次行动他们可算是花样翻新,带了很多奇奇怪的东西,毒气是玫瑰在阿富汗武器黑市上搞来的数量很少,当时她也没觉得这东西能不能用上,只是在绅士他们到达之前购买装备的时候遇到就买下来备用。

几个不大的金属罐被打开丢在通道的岔口,黄色的烟雾喷射而出,很快就散布到附近的几条通道之内,很快敌人的火力开始减弱,巫妖带着大家冲过去,只发现地上残留了几个抽搐的敌人,没想到敌人的反应这么快,大部分都在发现情况不对之后立即撤走了。

“只要吸入哪怕一点不死也会失去战斗力。”玫瑰检查了一名还有气的敌人,“走。”

“这东西还有多少?”巫妖问。

“快用完了。”玫瑰说,“趁着敌人还没反应过来加速前进。”

一路上他们又遇到了几名已经中毒还能勉强活动的敌人,全都被他们直接干掉,现在情况完全扭转过来,变成了他们在后面狂追逃跑的敌人,很快他们就和几名敌人展开了拉锯战,一轮强攻下来终于抓到了一名受伤的敌人。

赌徒拖着敌人到了一条僻静的通道,其他人警戒,他准备在这里动手。

“说人关在什么地方?”赌徒直截了当的问,他已经没了任何耐性,他将俘虏的手铐在背后拔出军刀瞪着他。

俘虏腿部被流击中,伤的不是很重,但已经痛的无法走路,他抬头看了一眼赌徒:“不知……啊……”

俘虏的话还没说完赌徒就动手了一把虎牙军刀直接插进了俘虏的大腿用力向下一拉在上面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说……”赌徒大吼。

俘虏痛的浑身剧烈抖动,牙咬的咯咯作响,根本连话都说不出来。

“再给你一次机会。”赌徒拔出带血的军刀指着他另一条腿伤腿,“说。”

俘虏疼得满头大汗,连头都抬不起来,看样子马上就要疼昏过去。

赌毫不犹豫又一刀下去准确的刺进腿部中弹的位置,一番身陷肌肉的弹头被挖了出来。

“在往左偏一点就是动脉,往下一点就是韧带,你打算让我先割哪个?”赌徒冷冷地问。

“在……第三重……防……线里面……”俘虏终于开口了。

“具体点。”赌徒刀一横将他整条肌肉切断。

“啊……”俘虏惨叫,“在……马……马尔南德斯先生的……临时指挥所后面,r区……”俘虏断断续续地说,这家伙被剧痛折磨的已经快虚脱了。

“怎么走?”赌徒冷冷地问。

“左转直走,第四个路过再左转……”俘虏很合作,他已经没了勇气在扛下去,彻底屈服了。

赌徒又问了一些具体情况,最终他才知道这里居然有百十号人,具体人数俘虏不知道,因为这些人是不同人带队驻守不同区域,他这支队伍是后来的,到这里不到一周,也没机会和其他人接触,上面也不允许他们到处乱走,只留在自己的防区,所以具体情况了解的不多,关于本·艾伦他们的消息他知道的更少,只知道大概的关押位置,但里面的情况他不清楚,从每天送饭的情况来看里面至少还有四五个人,最近经常动刑。

见这家伙再也不说不出什么赌徒一刀捅进了他的心口用力一搅然后一脚踹到还在抽搐的尸体。

“走……”玫瑰见情况了解的差不多向众人招手,“去找兽人……”

众人立即向敌人逃跑的方向追下去,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前面是一个两侧都是石屋的宽阔通道,很多石屋都还有残存的铁门,但已经锈迹斑斑。

“原来这是当年俄国人的一个据点。”诺曼指着一侧墙上斑驳的镰刀斧头标志说,“怪不得这里面空间这么大。”

“这是监狱?看看兽人他们是不是关在这里。”玫瑰摆了摆手第一个进去,里面还有残存的敌人,依托石屋对向他们射击,子弹不停的扫过来,将******退。

“还他-妈挺顽强……”巫妖端着枪冲了进去,谁也没想到他这么生猛。

“你他年的不要命了?”赌徒骂了一句也跟着冲了进去,却看见巫妖跌跌撞撞的倒在地上滚进了旁边的一个石室。

赌徒还没反应过来身上就中了两枪,巨大的冲击力撞得他坐在地上,虽然没有穿透重型护甲,但冲击力几乎撞得他吐血,几乎在落地的同时透过夜视仪他清晰的看到一名敌人正端着榴弹发射器向他这边瞄准……

“日……”赌徒一个翻身冲向离他最近的一道铁门,“嘭……”斑驳的铁门被他撞飞进石屋,他整个人也跟着扎了进去,与此同时一枚枪榴弹砸在他刚才停留的位置轰然炸开,无数的弹片、碎石和冲击波砸在他的背上推着他直接飞起来撞在对面的墙上,然后他就晕了过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