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86.第1386章 、无路可退(01)

1386.第1386章 、无路可退(01)


                军医可算是临危受命,在这个时候派他去对付昔日的“黑血”元老级人物,他真是有点惶恐不安,一时间弄不明白是瞧得起他还是把他当炮灰用,其实从心底他对“黑血”的所有人都心存愧疚,毕竟长期以来他都干着陷“黑血”于危险境地的勾当,可是这是他的工作,他有自己的信仰和追求,说的直白点就是和“黑血”走的不是一条路,虽然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被本·艾伦怀疑的,但几年来他和这些雇佣兵的确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可最终他们还是要走到对立面上,兵戎相见,这是一种无奈,他根本就无从选择,或许杀戮才是他们这种人的本性。

出发前军医下达了一条命令,为了不给敌人可乘之机不管在外面损失多惨重都要把武器弹药和尸体都运回来,不能让一颗子弹落在敌人手里,不能让战士兄弟的尸体成为敌人布设诡雷的工具,他太了解“黑血”的人了,他们会利用一切东西当作战斗工具。

军医将人分成三组,自己带一支,其实对他来说这三组人他都不熟悉,身份被本·艾伦揭破到现在他和这里的人相处时间也就不到十天,无所谓认识,更谈不上了解,所以这一仗不好打,能在这里混日子的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各国退役的特工,这都是马尔南德斯招募来的,很多特工都是在任务中玩儿失踪之后加入这个小团体的,都算得上是狠角色,所以要自己统领这些不熟悉的家伙几乎不可能。

考虑再三之后军医初步制定了一个计划……

出发前军医换了一套衣服,这是原来本·艾伦那套,已经在受刑过程中破的不成样子,为了更逼真他还做了一些伤口,有真有假,看起来都是很重的皮肉伤,但都不影响行动,甚至手腕上都做了手铐的勒痕,没穿防弹衣,只拿了一支步枪和两个弹夹,看起来非常的狼狈,很显然他想演一出苦肉计,至于效果嘛……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听说你之前也是外勤特工?”一个抱着头盔在一边看热闹的光头特工问,他是在到达阿富汗之后才被调过来的,所以对军医的了解很少,多少听说一些他的事情。

“嗯。”绅士整理着自己破破烂烂的衣服,他记得这家伙好像是个退伍的游骑兵,曾经担任过卧底,具体在什么地方执行过任务就不知道了。

“看你这干干瘦瘦的倒像个文职。”光头带上头盔转身离开,“真不知道上面怎么想的,居然派了这个人带队。”这话说的已经很难听了,他身后的七八个士兵听到之后发出了一阵毫不掩饰的笑声,带兵的都知道不被手下任何在这支队伍里你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站住……”军医整理好衣服转回身。

“怎么了小子?”光头回过头一脸轻蔑地问。

“没什么,教你如何学会尊重。”说到这绅士突然一枪托轮在光头的头盔上,力道之大将光头整个人打飞起来撞在石壁上又弹回到地上。

“你被开除了。”军医从光头的身上跨过去对其他人说,“谁不服可以来找我,我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没人说话,绅士笑了笑:“那好,我们出发。”他知道光凭这一枪托是不可能让这些家伙彻底臣服的,不过至少现在没人敢明面上造反,这就足够了,后面有的是时间收拾他们。

光头被踢出了军医的队伍,这算是给队里的人一个下马威,虽然效果一般,但军医也算是达到了目的,毕竟现在没时间纠缠这些,马尔南德斯一直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再拿不出点成绩来非得把他当作有同情“黑血”倾向分子处理掉不可,这种事情马尔南德斯干的出来。

离开防线进入通道之后没多久军医就发现情况不对,这里居然布置了诡雷,难道是敌人知道他们要出来?还是另有目的?

军医提着枪走在队伍前面,身后这些人虽然看起来一个吊儿郎当,但进入战斗状态却没了之前的不着调,这倒是让他很欣慰,至少不是一群乌合之众,跟着“黑血”干了这么多年他的眼光自然要高很多,因为他一直跟着最好的作战队伍。

通道里很静,军医带着队伍悄声无息的向前推进,当年的苏军基地是布置了照明设备的,马尔南德斯来了之后恢复了部分区域的供电,但也只限于一些关键部位,毕竟这里太大了,完全改造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整个建筑区内部还是漆黑一片。

现在他最担心的就是队人穿着和他们一样的作战服,分辨起来难度很大,所以他的命令就是只要遇到零散出没的敌人不用管他是谁,直接开枪,打死了验尸,或许这是避免被偷袭的最好办法。

连续走了几条通道都没遇到一个敌人,空旷的通道里飘散着一股股浓重的硝烟味,军医吸了吸鼻子,他没穿全身的防护,没有密封过滤系统,所以他可以很轻易的嗅到这股味道,他还发现这一带的硝烟味道比其他地方更浓烈一些……

军医取出一块破布将口鼻遮起来,不是说他不喜欢这种味道,而是他不希望被敌人发现他在这支队伍里,那样对他的计划非常不利。

搜索了十几分钟还是没发现敌人,就在绅士打算调整搜索方向的时候队尾的方向突然传来了枪声,敌人终于出现了,而且是偷袭,一阵激烈的枪声后紧跟着的是几枚手雷甩过来,连续的爆炸中敌人退走,因为准备充分的缘故军医他们的损失不大,只有两人受伤,还是轻伤。

果然狡猾,不管结果如何偷袭之后果断离开,根本不给他们留下任何追击的机会,军医冷笑,看来得改变战术了。

军医立即对战术进行了调整,另外两组人马向反方向推进,三队间每隔十分钟在不同地点会面一次,逐步完成对这一带的搜索,现在他们唯一的优势就是对这代地形的熟悉,只是在灵活度方面就远远没有绅士他们的二人小组高了,马尔南德斯给军医的命令是一旦发现两人小组就将他们逼入包围圈或者死胡同然后逐个歼灭。

另一边绅士他们的弹药已经少得可怜,敌人带走了所有的尸体和弹药,根本就不给他们任何补充弹药的机会,再这样下去他们只能靠军刀和敌人拼命了。

“敌人再次出动,肯定是来围剿我们的,但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个机会。”山狼喘着粗气说,高负荷运动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现在他最多算是勉强能走。

“机会可不好把握,我们马上弹尽粮绝了。”空骑看着剩下不到半个的弹夹苦笑,“没子弹了我们恐怕什么都干不了。”

“刚才的偷袭没见成效,敌人肯定是有备而来的,我们的确要改变思路。”绅士思索着说,“只是该怎么干呢?”

“刚才我们遇到的敌人至少有十个人之多,他们出来搜索不可能只有这点人,估计是分成几支队伍了。”空骑说。

“看看能否浑水摸鱼靠近他们。”绅士说,“如果能靠近我们还有胜算。”

“太冒险了,何况我们就这么点人。”空骑有点担忧。

“当然不只我们三个,集合其他人一起动手,之前我们的分组偷袭目的达到了,既然他们出来搜索,那我们也是时候化零为整了。”

“之前偷袭我们只干掉理他们几个人吧?”空骑说,他不明白这叫哪门子达到目的了。

“让敌人觉得分开就已经达到目的,骚扰只是战术,真正还得靠集体行动,一次性攻入内部。”绅士说着看了看表,“时间差不多了,走,去和玫瑰他们汇合。”

空骑和山狼都不知道绅士到底做了什么安排,不过这一路上他把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虽然大局面改变不了,但细节上还是无可挑剔的,山狼还真没想到绅士有这个本事,之前在队里的时候还真没发现他有这方面的才华,看来是自己忽略了一个不可多得的能够掌控局面的人才,只是现在惋惜已经来不及了,到这个地方来他们基本上就属于有来无回了。

在迷宫一样的通道里钻来钻去的感觉并不好,就算记忆力再好找不到其中的归路也会迷路,绅士带着队伍七扭八拐的到了一个路口停下,这里就是他和玫瑰约定见面的地方。

“你确定是这里?”空骑问。

绅士点了点头:“对。”

“我记得之前我们在这里战斗过,敌人借助这附近的通道防守反击,我们没捡到什么便宜。”

“然后呢?”绅士一边观察着几条通道一边问。

“这里太开阔,敌人可能从任何方向冒出来,不安全。”空骑说。

“放心,他们不会到这个地方来。”绅士说。

“你怎么那么确定?”空骑问。

“直觉。”绅士简单的回答,显然这个理由没什么说服力,但空骑也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你们守在这,我去看看。”绅士提着枪钻进了一条通道,走了几步他又回头说道,“如果玫瑰他们到了我还没回来你们就继续行动,不用等我。”

绅士刚走没多久山狼和空骑就听到了远远传来的枪声,不是绅士离开的方向。

“可能是玫瑰他们。”山狼有点担忧地说。

“嗯。”空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十几分钟后玫瑰带着其他人赶到,芙蓉玛丽他们已经先一步和玫瑰汇合。

“绅士呢?”玫瑰问。

“去做侦查了。”空骑说。

“什么时候了还到处跑,这附近有好几支敌人的队伍在活动。”玫瑰皱了皱眉。

正说着绅士小跑着回来:“走,敌人过来了。”

“你引来的?”空骑一惊,弹药耗尽,他最担心的就是和敌人的正面冲突。

“当然不是,不过他们的确是朝这方向来的,九个人,不多不少,如果可以找个地方干掉他们。”绅士说。

“这附近没什么太合适的地方。”玫瑰说,“建议就近伏击。”

“我知道一个地方不错。”绅士对空骑说,“去把他们引过来。”

“这个没问你他。”空骑提着枪向敌人来的方向迎了上去,很快那边就传来了一阵枪声,仅跟着空骑跑回来:“成了。”

“走。”绅士拍了拍他指着一个方向,“跟上,玫瑰他们就在前面。”

转了几个通道之后他们到了一片相对比较狭窄的地方,这里很适合打伏击,但是等到了之后他们才发现这里居然有敌人埋伏,一下子他们被夹在了两拨敌人中间……

军医见包围圈已经形成冷笑着指挥手下继续压缩绅士他们的空间,战斗进行得很顺利,毕竟绅士他们的弹药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所以抵抗的十分微弱,很快就被困在了一条较为狭窄的通道里。

军医继续调派人手将通道的两端封死,然后开始布置炸药。

“抱歉了山狼,职责所在。”军医低声喃喃自语,旁边的手下很奇怪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要表达什么。

“看什么看?干活?”军医瞪眼。

几个人没说什么将炸药一一送到前面,安装在石壁上,军医计划很简单,就是将通道炸塌,把绅士他们困死在里面。

“为什么不杀进去?反正明天弹药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一名手下不了解军医为什么这么做。

“如果你不想死的话可以杀进去,我不介意。”绅士说,“在这里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们,就算到了绝境他们也肯定会留着和你同归于尽的勇气,手里就算没有枪弹也会有手雷或者炸药。”

“呃……那好吧,还是别冒险了。”

很快炸药布置好了,遥控交到了军医的手里,军医颠了颠又说了一句:“抱歉了山狼。”然后就暗了下去……连续的爆炸此起彼伏的响起……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