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83.第1383章 、再次深入(01)

1383.第1383章 、再次深入(01)


                按照俘虏招认的情况他们很快找到了关押狮鹫的地方,只是这一带到处都是敌人,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法接近,敌人的战斗打的很顽强,绅士他们利用炸药和燃烧弹也没站到多大的便宜。

“弹药不多了。”空骑靠在墙上躲避敌人的疯狂设计。

“右翼开战,不知道是哪一组。”玫瑰捡起地上的一支步枪继续扫射,她的弹药早已经打光了,一路上她已经不是第一次换枪,幸亏这里到处都是敌人的尸体,弹药相对比较充足。

“不管是谁都联系不上,通信完全失灵。”绅士看了看时间,“进来的时间不短了,估计敌人已经关已经完成部署,我们恐怕已经没那么容易出去了。”

“早就想到这些了,敌众我寡,预期目标没有达到,剩下的只能靠运气。”空骑从一具尸体身上取下几枚手雷一股脑的全都丢出去,连续的爆炸在通道里响起,在这种地方所有的声音都比在外面听着大,巨响震得众人头痛不已。

就在绅士他们被困住无路可走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敌人突然撤退了……

“我不明白。”空骑有点儿晕,不知道的人在搞什么鬼。

“管不了这么多了,先救人。”苏珊第一个像关押狮鹫的房间冲去,不能怪她太性急,毕竟里面关的是她老公。

“玛丽掩护。”玫瑰见没法阻拦也只好跟上。

“右翼交给你了。”绅士拍了拍空骑的肩膀也跟着冲了进去,让他进了牢房才发现,苏珊傻愣愣地站在那里,牢房里空荡荡的根本就没人。

“被转移了还是……”绅士剩下的半截话的意思是狮鹫有可能遇害了,但苏珊却直接打断了他,“一定是被转移了,我们再找找,一定是……一定是。”她害怕听到十九遇害的消息,她宁可相信狮鹫被关在了其他地方你更相信是就在受别人的折磨,也不相信他已经被敌人处死,他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所以他宁肯欺骗自己,只要不见到狮鹫的尸体她就抱有希望,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幻想一种自我欺骗或者自我安慰,因为她实在是太爱狮鹫了,爱的不计代价爱的义无反顾,爱的舍生忘死……

“我们一定会找到他的,别太担心了,放松……”玛丽抱住她安慰着说,这话是说给她听的也是说给自己的,因为如果他们营救的所有人都被处死了那重拳活下来的希望更加渺茫,其实他和苏珊一样,都需要一点心里安慰,哪怕是假象,甚至是欺骗,毕竟这些才是支撑她们继续战斗下去的动力。

“好了,不要浪费时间了我们走,如果想救人得先找到他们。”绅士在后面说,“不管敌人出于什么原因撤兵,至少在现阶段对我们还是有利的,所以,把握好时间,继续寻找吧。”

绅士他们这次营救行动的目标,兽人,山狼,狮鹫,重拳,幽灵,军医,疯狗,马丁,飓风,横纹,响雷,到目前为止他们只见到了山狼,飓风和横纹的尸体,疯狗就死在他们面前,幽灵失踪,可以说前路一片灰暗,其他人还活着吗?没人知道,他们甚至不敢想像后面会见到什么景象……其他人都还活着吗?这是现在他们最担心的,他们心里极其矛盾,害怕看到不想见到的景象,他们不敢往前走,但他们必须往前走。

“跟着我,芙蓉断后。”绅士的一声命令道,前路究竟有多远一切都还是未知数。

通道里突然安静了下来,这样做人有点不适应,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敌人为何突然撤走,他们究竟在耍什么花样?

满腹狐疑的绅士一路向前推进没多远他又发现了奇怪的景象,马丁的人影在远处一闪即逝,之前他曾经听狼说过马丁已经被马尔南德斯处死,难道他真的见了鬼吗?马丁的影子一闪即逝,甚至没来得及上的看个清楚,而其他人又都在后边,很显然除了他没人看见,绅士定了定神,难道是马丁的鬼魂无法安息在向自己暗示什么?绅士摇了摇头,抛开这些稀奇古怪的想法。

后面的玫瑰发现了绅士的异常,跟上来从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

绅士摆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现在的确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按照俘虏招认的情况来看他们已经非常接近尔南德斯的指挥部了,本·艾伦应该就被关在这一带,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没有见到任何哪怕一个人,的人全部撤走了只留下了空旷的房间,从里面的痕迹来看这并不像是长期有人活动的地方,难道俘虏在说谎吗?在一个十字路口绅士一时间不能确定该走哪个方向,就在这个时候她就看到了马丁的影子远远地从一条通道的尽头飘过。

“该死的。”绅士嘛了一句提枪追过去,他要把事情弄个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相信鬼魂引路这回事儿,不管是人是鬼他都要看个清楚。

绅士没有和大家打招呼,所以他的举动把后面人吓了一跳,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玫瑰立即带着玛丽跟了上去,其他人也只能跟在后面,毕竟他们人不多,在这种情况下再次分兵绝对不是明智之举。

绅士的加速狂奔也没能再次发现马丁的身影,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眼花了?

“你疯了?到处乱跑什么?”就在绅士迟疑的时候玫瑰跟上来抓住他的胳膊生气地问。

“我看到马丁了……”绅士喃喃的说道,仿佛是在说梦话。

“说什么鬼话,如果是他怎么不可能来见我们?就算他自己逃出来也不可能凭借他自己的能力逃到外面去,是不是你压力太大眼花了?”

“不可能,我看到了,绝对没错。”绅士很肯定的摇了摇头,“之前我们就见过,空骑也看到了。”

“的确,我确实看到了。”空骑给绅士作证。

“你们和马丁正面接触过吗?”玫瑰的话问到了点子上,的确以绅士和空骑两个人的经历来看,他们一个潜伏起来一个去治疗战争创伤根本就没机会和马丁正面接触,最多在资料或者远处见过,所以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比玫瑰更了解马丁,看错也在所难免。

“我觉得玫瑰说的没错。”山狼低声说,“很有可能是你们搞错了,可能是一个和马丁相貌类似的,这里光线差距离远,夜视仪下人的样貌是多少会有些变化的,看错了实属正常,再说马丁已经死了,我亲眼看到的,这绝对没错,所以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我们退一万步讲,就算他还活着,就算他逃出来了,他也没理由不和我们汇合,也不可能独自一个人在这里乱转更没理由到现在他还没被敌人发现。”

“……”绅士和空骑无话可说,虽然他们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却没有证据理由反驳山狼和玫瑰的判断。

“好了,我知道你们心理压力大。”山狼拍了拍他们两个,“走吧,别疑神疑鬼的,这不是我们闲聊的地方,该干活了。”

“你们到后面去,我来做先锋,你们两个断后。”说完玫瑰对后面的玛丽招了招手,丝毫不给绅士和空骑反对的机会。

绅士明白玫瑰在担心什么,她觉得自己精神太过紧张,他觉得自己可能会犯错,在这种关键时刻绝对不能出问题,所以才把他和空骑安排到队伍的后面。

事情太奇怪了,不过先他们还真没心情去探究到底是不是绅士眼花的问题,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找人,只要敌人不出现他们就要把这片区域翻个底朝天,看看本·艾伦他们到底被关到了什么地方。

就在他们再次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的时候通道里突然传来了喊话的声音:“黑血的兄弟们,欢迎你们的到来。”

众人迅速就近隐蔽,玫瑰眯着眼睛观察四周,找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到:“在哪?”

“这里纵横交错,扩音效果太好了,根本就不可能确认他在哪个方向。”绅士低声说道。

“是马尔南德斯。”山狼叹了口气,“还是被他发现了,他退兵的可能是要重新部署,把我们困住。”

“山狼应该已经向你们介绍了我,对没错,我就是你们长久以来想对付的那个人,我叫马尔南德斯,是不是觉得这个地方很奇怪,是不是发现这里犹如迷宫?忘了告诉你们,这里是当年苏军的秘密基地,当年可是关押反抗军的集中营哦,这里死了成千上万的人,所以……这里到处都是冤魂。”

“别扯淡了,有什么花招赶紧使出来。”绅士挥了挥手,带众人退入一条可攻可守的通道,以防敌人突袭。

“我知道你们是来干什么的,也知道你们做了充分的准备,可是很遗憾,你们的另外两支队伍已经被我歼灭了……”马尔南德斯很得意地说。

“少放屁,这种把戏还下部到我们。”空骑骂道。

“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好像是空骑吧?当年我们可是有过一面之缘的,还记得吗?我就是那个让你变成一只眼睛的人……”

“你……”空骑愣了一下,身体不由得开始发抖,当年被折磨的情景涌入脑海……他想起来了,当年那个给他留下无数噩梦的人,就是这个声音。

“啊……”空骑嘴里发出一声奇怪的嚎叫整个人缩成一团开始剧烈颤抖。

“好了。没事没事。”芙蓉赶紧对他进行安抚,“都过去了,他是你的噩梦,要走出来……”

“王八蛋,你知道我们来的目的,那你说我们的队长在哪?有胆把他叫出来吗?”绅士大声地吼道。

“哦……兽人,他很好,要不要和他们说几句?”马尔南德斯问,口吻中充满了嘲讽。

“你这王八蛋……”绅士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谁叫你们来的……滚……”本·艾伦的声音突然出现,但还没说完就跟着传来一阵闷哼和重物击打皮肉的声音,显然是有人在对他进行殴打。

“本……”玫瑰牙齿咬的咯咯直响,“马尔南德斯,你究竟想怎么样?”

“叫你们投降肯定是不可能了,所以我打算在干掉你们之前满足你们一个愿望,同意你们见一面,让你们心里平衡一下,毕竟你们是来救人的,如何?”马尔南德斯不急不缓地说。

“你有这么好心?哼……”绅士冷笑,“有种杀了我们,否则我们是不会放弃对你的追杀的。”

“追杀?”马尔南德斯嘲讽地说,“你们凭什么?现在的‘黑血’人才凋零,除了你们还有谁,说的难听点干掉你们都没人帮你收尸。”

“别得意,我们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别以为在这种地方你们就能掌控全局,等着我们给你的惊喜吧。”绅士说。

“山狼先生?怎么听不见你的声音?难道是嫌弃我们招待不周?别这样,我可是把你们大老远的从利比亚请到这里,让你们远离战火。”

“我没什么好说的,能侥幸逃出来也得感谢你让去水牢,否则我还真没机会见我的兄弟,不管生死我们至少在一起,不像你,只是一条为为人卖命的走狗。”山狼的冷冷地说。

“你说什么?”马尔南德斯怒了,“干掉你们是早晚的事情,想要和你们的人见面就按照我说的做,否则……”

“别废话了,想牵着我们的鼻子走吗?休想,有什么手段使出来,我们拼个你死我活。”绅士打断马尔南德斯的话,“我没心情和你废话,滚开。”

“哦……那好,你们可别后悔!”马尔南德斯冷笑,然后就再也没了动静。

“我们被包围了。”山狼低声说。

“早就想到会有这种结果。”绅士冷笑,“不过你放心,我们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包围的,想把我们玩弄于鼓掌之中,哼……没那么容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