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80.第1380章 、斗智斗勇(09)

1380.第1380章 、斗智斗勇(09)


                昏暗的通道里马丁的身影一闪即逝,虽然只是个侧脸,但绅士相信自己看的应该没错,就是这家伙,按理说他不是已经和本·艾伦一起失踪了吗?如果被俘他应该被关起来才对,如果他逃走了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瞬间一连串的问题涌入他的脑海,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是他从被关押的地方逃出来了?刚才一瞬间的确没见他拿这武器,如果这么解释还算合理,但从他的状态来看又不像是一个被俘之后受过刑的。

就在绅士胡思乱想的时候空骑拍了他一下示意他跟上去看个究竟,在这里瞎猜不解决问题。

绅士点了点头,想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得找到马丁,当面问个明白,于是两人端着枪一前一后的沿着马丁消失的方向摸了下去,通道里的敌人好像一下子都消失了,只有零散的枪声和爆炸声不时传来,这一带岔路很多,两个人完全是凭感觉和经验向前摸索,就在他们以为跟丢了的时候却远远地看到马丁正蹲在一个转角的地方张望,因为角度的问题他们看不清这家伙究竟在干什么,绅士思索了一下准备跟上去却被空骑拦住。

“先看看他要干什么,别轻举妄动。”空骑对绅士打手语。

绅士思索了一下点点头,他明白空骑的意思,在这种环境下谨慎一点还是必要的,尤其是在没有最终确认对方以什么身份出现的情况下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如果马丁是刚逃出来的,那他究竟要去什么地方,为什么他身上没有伤痕?这完全说不通,如果他和敌人是一伙儿的,那他为什么单独行动,而且行为如此怪异,看得出他是在躲避敌人,如果他是来救援的那为什么只有他一个人,这更加的说不通,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考虑他的行为都不合乎常理,这一切在绅士心中构成了一个巨大的谜团,他一支打算跟上去看个明白,如果可以确认是马丁那就可以问个究竟,可又苦于距离相隔深渊,而且附近会偶尔有敌人活动,就造成了跟不上又不能大声喊的结果,只能远远的跟着。

马丁在那里蹲了很久,就在绅士即将失去耐性的时候他终于动了,一闪身消失在左边的通道里,绅士和空骑立即跟上去,到了之后才发现左边的通道豁然开朗,比原来他们经过的地方宽了不少,这是一条天然洞穴,除了地面被人为休整过之外其他地方都还保持着天然洞穴的状态。

这附近没有发现敌人,只有马丁鬼魂一样的身影在通道里时隐时现,绅士几次想冲上去抓住他问个究竟,但不知道是为什么他怎么也追不上,他和绅士之间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气氛十分诡异。

突然前面的马丁急速后退,躲进了一个角落,绅士见状打算冲过去问个究竟可却被空骑拉住,就在这时一队敌人出现在转角,原来马丁是在躲避这队敌人。

这队敌人行色匆匆,很快就过去了,而此时就在绅士他们背后的通道里传来了密集的枪声,距离很远,估计是玫瑰他们和敌人再次遭遇了,绅士皱着眉,立即联络玫瑰,但单兵电台里却一点声音都没有,通信失灵……

是否该回去支援?还是要先弄清马丁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马丁是逃出来的肯定知道本·艾伦他们关在什么地方,这也是一线希望,有个信得过的人带路更安全,尽管马丁是个唯利是图的家伙,尽管在“黑血”包括本·艾伦在内从上到下都不喜欢他,但在到处都是敌人的狼窝里他也算得上是自己人,所以绅士一直在权衡下一步该怎么办,现在玫瑰他们联系不上,枪声又这么急促,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是和敌人遭遇还是在藏身地点被敌人发现?不管是那种情况她们都会面临巨大的压力,毕竟敌众我寡,就在绅士苦恼的时候空骑拍了他一下指着前方,他这才发现马丁在通道尽头的转角处一闪即逝。

这家伙怎么跟他-妈-的鬼一样难以着么?绅士皱了皱眉示意空骑跟上,两人立即跟紧,在纵横交错的通道里转了十几分钟他们进入一片类似于营房的地方,这里有大量新鲜的人类活动的痕迹,有些地方甚至还放着睡袋,地上有篝火的痕迹,角落里丢着生活垃圾,甚至还有空了的弹药箱,很显然他们已经进入敌人的生活区,这里是敌人平时休息的地方。

马丁不见了,就消失在这片空旷的生活区,绅士和空骑几乎翻遍了这里所有的角落都没发现他的踪迹,却有了意外发现,在一个背囊里他们发现了山狼那支改进型usp.45手枪……

两个人心里都是一沉,山狼的东西被敌人瓜分了,那他的人呢?是否还活着?其他人的情况又怎么样?在这里发现山狼的武器至少证明了他在这里,两人继续搜索,希望能发现更多的线索,不出所料,他们还找到了重拳的古罗马执政官pretorin-ii双刃野战格斗军刀,这东西是限量版的,而且上面有重拳名字的缩写,绅士见过无数次,绝对没错。

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有价值的发现,绅士将军刀和手枪收起来,期待能亲手交给它们的主人……这也算是一种精神寄托,他很迫切的希望兄弟们还活着。

虽然这算不得是个好消息,但只是少证明山狼和重拳在这里,只是绅士心中原本就有的那个疑问更加充满了不确定性,就是之前发消息的那个重拳到底是谁?重拳的东西在这,他真的逃了出来并且主动联络了他们?那为什么后来就再也没了任何消息,为什么他要给一个ci的电话,是求援还是另有目的?一大堆的问题搞的绅士头都大了,他很清楚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问题,最重要的是先找到本·艾伦他们,可现在他却管不住自己,不知不觉的就会去想这些杂七杂八的事儿。

空骑转了一圈回来,再没有其他新的发现,两人在这里布置了几枚诡雷搜罗了一些弹药之后他们穿过生活区继续向前摸索,可是没多远身后就出现了敌人,数量还不少,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加快了向前推进的速度,敌人并没又发现他们,但却一直在他们后面,仿佛是在驱赶他们前进。

这一路上他们基本没机会停下来休息,更奇怪的是这条通道虽然拐了好几个弯,但根本就没有岔路口,不过绅士不担心这是一条死胡同,只是怕他在这种情况下被敌人前后夹击,如果前方出现敌人他们恐怕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得被前后飞来的子弹打成筛子。

向前奔跑了很久通道终于到了尽头,前方不远处有风吹进来,转过一条弯道他们看到两名哨兵正在出口的位置来回的巡视,而外面却是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不知道是通向什么地方的,不过按照绅士的记忆测量计算他们应该还在山腹里,不可能到外面才对。

后面的敌人越逼越近,在有一个转弯就该追上来了,两人没时间考虑太多,立即端着枪向前冲去,两人速度虽快,但脚下却没有任何声音,在这方面他们经过专业训练,知道该如何下脚,如何跑才动不会发出声音。

那两名敌人开始并没有注意,等他们注意绅士和空骑的时候两人离他们已不到十米远了,这段通道本来就不长,所以这两个家伙一下没反应过来,居然还喊话叫他们停下,绅士和空骑当然没那么“听话”,直接用手里的枪招呼,一排子弹扫过去,两名哨兵就像破布一样被扫倒。

二人冲上去一人拖着一具尸体冲进出口,离开了狭窄的通道,进入一个非常巨大的空间,黑漆漆的空间一眼看不到头,向上看不到顶,远远的能听见水流的声音,在他们夜视仪所及范围的最远到隐隐的有一片灯火,小的如同微弱的星光,脚下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前方地势较低的地方应该有一条地下河……

他们真没想到这里会有一个如此空旷的地方,着实给他们带来了不小的震撼,甚至连手上的尸体都忘记丢掉了。

通道里凌乱的脚步声再次想起,敌人越来越近了,两人迟疑了一下向那片灯光莫过去,毕竟现在后又追兵,他们根本就没有回头路可走,穿过鹅卵石组成的河滩很快他们就到了河边的沙地,他们已经能看到不远处缓缓流动的河水,在下游很远的地方好像有一个规模不小的建筑区,那片灯光正是建筑区散发出来的,在这里居然还有人建房子,这可让绅士和空骑很意外。

还没到水边他们就感觉到了凉气,这种暗河的水温都比较低,所以洞穴里要比外面凉的多,两人沿着沙滩深一脚浅一脚的向那片建筑区走过去,因为灯光的反射他们看不太清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再往前走了一段他们才看清那是一个码头,由粗糙的木板建成,奇怪的是码头上没有停靠船只,两侧是几间木屋,木屋的另一侧几名哨兵正在来回的巡视,而码头另一侧的灯光下一个人被吊在那里,双手高高举起,低着头,****着身体,****一下都在水里。

绅士心里一沉,立即向那个方向摸去,空骑在他身后提供掩护,两人一前一后的上了码头,小心翼翼的向几名哨兵莫过去,哨兵丝毫没有察觉危险正在接近,绅士的几个短点射迅速解决了几个哨兵,尸体横在码头上,绅士小心的继续向前推进,空骑将尸体全都踢进水里。

等二人走到进前才看清那个被吊起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奄奄一息的山狼……

绅士立即冲上去拉住绳子低声呼唤:“山狼,山狼。”

山狼缓缓抬起头,面色苍白嘴唇发起,身上手臂上到处都是伤口,早已被水泡得发白,因为在水里太久身体已经开始水肿,绅士试图将他拉上来,但绳子太滑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谁……”山狼双眼迷离的看和绅士半天没反应过来。

“我,绅士。”绅士停下侧过脸,让码头上昏暗的灯光照在脸上。

“你……是鬼?”山狼声音虚弱,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好像一点也不害怕,绅士这才明白,山狼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活着,这是本·艾伦的安排,只有他一个知情人,山狼和其他队员都被蒙在鼓里。

“我死了?”山狼有些困惑,看得出他已经被折磨的极度不清醒。

“我还活着。”绅士用力将他往岸边拖。

“或者?”山狼想了一下,“那这是什么地方?不是地狱吗?”

绅士无奈,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他将山狼从水里拖上来才发现,浑身****的山狼凉的像冻肉,而且已经严重水肿,这是皮肤长时间受到水浸泡导致的皮肤细胞过度吸水引发的皮肤水饱和引发的不适症状,更严重的是他身上到处都是伤痕,很多地方已经腐烂,整个人想是埋下去不久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

“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不看清。”空骑在一边低声说,“敌人很快就会跟上来。”

“空骑?”山狼低声说道,声音中带着意思惊讶。

“对,是我。”空骑回答。

“你也下地狱了?”山狼有些困惑地问,“我记得你没死。”

“山狼,你还记得吗?你们被俘了?在利比亚被中了陷阱……”绅士一边取出自己的备用作战服帮他穿上一边引导他想起这段发生的事情。

“陷阱……被俘……马尔南德斯……”山狼喃喃的说着,仿佛是想起了一些事情。

“对,你们被俘受困,你和队长带队,跟着马丁去找马尔南德斯,在利比亚边境的一个绿洲。”绅士继续提醒。

“绿洲……”山狼身体震了一下,“你们不该来这……快走,这是个……陷阱。”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