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78.第1378章 、斗智斗勇(07)

1378.第1378章 、斗智斗勇(07)


                这是一片较为密集的山地林区,这种林子在阿富汗多的数不胜数,山区随时可见,林木、灌木荆棘肆意生长,干燥低温是这里的特点,恰恰和热带雨林完全相反,二者相同的恐怕只有都属于极度的交通不便利地区,无路可走,热带雨林是因为他茂密的几乎填充了所有空间的植被,而这里却是因为起伏陡峭的山势,总之这不是一个会让人感觉舒服的地方。..

降落之后不久他们就找到了那条在卫星上就能看见的简易公路,其实这根本算不得什么路,只能说可容纳越野车勉强通过罢了。

在离降落点不远的地方绅士找了一辆车,肯定是他们之前藏好的,至于是什么时候安排在这的就不得而知了,当然这不是给他们代步的,十几个人一辆车肯定做不下,所以只能用来运装备,至少可以保证大家能轻装前进,这次他们带来的东西可不少,大部分都是武器弹药,大家都明白,这是一场恶仗,结局如何不知道,不过至少在场的人都会全力以赴,当然有人会觉得横炮是个意外,他可能是混在大家中间的梗,一个非常危险的不稳定因素,真不知道绅士为什么要坚持把他留下。

一行人在林子里艰难的跋涉,没人说话,不是说话的时候,就算是也没人有这个心情,现在他们最急迫的就是如何展开行动,但他们却不知道会怎么开始,因为这里的一切都由绅士掌控。

一直走到天黑绅士才叫停,玫瑰看了一眼gps,离目的还有一段路程。

绅士看了看天:“等等,另一组人还没到。”

“还要等谁?不会太晚吧?我们什么时候开始?”玫瑰有点着急,甚至不耐烦。

“任务已经开始,只是我们的那部分还需要再等等。”绅士的话让大家觉得很意外,什么叫做任务已经开始了?

“我们还没到?什么人先一步动手?”诺曼奇怪地问。

“一会儿就知道了。”绅士看了看表,“时间到了,他们该来了。”

他的话音刚落林子里传来一阵细微的鸣叫声,像是虫子又像是雏鸟,很弱,但很清晰,绅士鼓起嘴用同样的声音回应了一下,很快林子里钻出十几个人,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带着各式各样的面具……

“布鲁斯的人。”玫瑰低声说,她觉得有点意外,因为她记得布鲁斯曾经说过觉不参与到这件事里来。

“我没说,在我看来他们只是一群佣兵,和之前的我们一样。”绅士笑了笑回手和对方打了个招呼,然后用手语交流了几句,对方又退回林子里,只留下一个好像是带队的走了过来。

“已经办妥了。”戴面具的低声说。

“钱会按时汇往指定账号,谢谢。”绅士拍了拍来人的肩膀,“后会有期。”

对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走。”绅士摆了摆手,带着大家继续前进,这一路上他们见到了大量的尸体,这些尸体装备齐全,同意的黑色作战服,从外貌看几乎全都是欧美人,从死状来看基本上都是背后偷袭导致的,这些人全无反抗能力。

绅士看到大家的表情之后说:“外围已经清理干净了,我们可以直接进入。”

“果然是最神秘的雇佣兵,下手够狠的。”巫妖检查尸体之后低声感叹。

“这么强悍的战斗力为什么不雇佣他们帮我们完成任务?”火雨问,“从外围的布置来看这里的兵力不在少数,我们压力不小。”

“布鲁斯不愿意介入太深,不管我们出多少钱,他能帮我们解决外围的问题都已经是给了很大面子,原本他是不打算出一兵一卒的。”绅士无奈地说,“不过外围清理干净也算是帮了我们很大的忙,至少我们可以节省足够的时间。”

“真奇怪,能干掉外围已经算是和这件事牵扯在一起了,居然不愿意赚更多的钱。”横炮摇了摇头,表示不理解。

“他有自己的打算,估计是不想被卷的太深,作为一个情报贩子该懂得控制自己计入某件事的深度,能不碰的不碰,能少碰的少碰,这才是生存之道。”

“还有多远?”玫瑰问,她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现在她最关心的是该怎么动手,虽然他知道离坐标点还有一段距离,但她却不知道入口在什么地方,既然有人提他们扫清了外围,那入口也可能已经找到。

“快到了。”绅士指着前面,“我们动作得快点,里面的敌人可能已经察觉到异样。”

“外面的人都杀光了怎么可能察觉不到?”巫妖提着枪冲到了队伍的最前面,还好他还记得自己当年在队伍中的位置,只是不知道这些年过去了他的作战能力是否还向当年一样。

出乎意料的是入口是开在岩壁上的,但不是山洞,有点想开凿山体形成的建筑群,看上面的刻痕和纹路应该是一个很古老的建筑被重新翻修后再利用的结果。

整个石刻建筑有几十米搞,零零散散的分部在崖壁上,被上面斜生的茂密植被所掩盖,如果不是近距离关卡稍远一点根本就注意不到。

“这是侧面入口,正面有车道,走。”绅士摆了摆手,队伍陆续进入,等进去他们才发现这并不是一条向上的路,而是一路向山体内部,看来这建筑区纵身很大,而山体里利用了大量的天然洞穴。

两分钟后他们听到枪声,很远,很弱,因为洞体的回音他们根本分辨不出传来的方向。

“赫斯的人已经和对方接触了,他们会吸引敌人的注意力,我们趁机救人,不能让兽人落在ci手里。”绅士挥挥手,“其实之前我说弄到了这里的结构图是不准确的,原本布鲁斯可以帮我们搞定,但……”他没有说下去,因前面的巫妖停下了。

通道开始向上延伸,黑漆漆的通道里他们只能借助夜视仪向前推进,奇怪的是一路上他们居然没有遇到一个活人,尸体到是不在少数,从分部情况来看应该是附近巡逻的士兵,真搞不懂这些士兵是怎么被干掉的,难道是布鲁斯的人良心发现?帮他们干了点义务工?这中可能性低于万分之一才对。

越往前走枪声越清晰,看来他们离战场不远了,绅士摆了摆手叫大家停下,指着一边的通道说:“绕过去。”

他的意图很明显,敌人会被前面的战斗吸引,他们可以趁机浑水摸鱼,绕开敌人在这里寻找本·艾伦的下落,原本他们想抓个活口,但一路上见到的只有尸体,所以一直没能如愿。

突然一侧的通道传来巨响,紧跟着气浪卷着灰尘涌了过来,力道之大几乎将他们掀翻在地。

“谁在这里用c4。”绅士抽了抽鼻子皱起眉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快走,敌人可能是在封堵入口,他们可能意识到进来的人太多了。”

“正好,省得他们跑了。”火雨提着枪继续往前跑,看不出他的体力还不错,至少现在还没喘。

突然前面出现了几名敌人,双方几乎是近距离遭遇,在转角的地方差点撞个满怀,巫妖反应够快将最前面的一个踹翻抬枪就射,几乎同时敌人的子弹也招呼了过来,这个距离正面射击,防弹衣不比纸壳坚固,子弹穿破防弹衣击中左腹,具体直接让他瘫倒在地上,后面的绅士动作够快几枪就干掉了剩余的敌人。

“该死。”绅士将巫妖拖到一边,巫妖的身体缩成一团通道连话都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如同是有人用烧红的铁条突然插进了你的肚子,疼得他浑身冷汗直冒,几乎大小便失禁。

芙蓉帮他检查了一下伤势之后才松口气:“死不了,不过恐怕没什么战斗力了。”

“带上他,继续前进。”绅士拍了拍横炮。

横炮迟疑了一下但还是背起了半昏迷的巫妖,短短的时间内敌人已经从四面八方兜上来,这一代已经变成了他们的重点关注地区。

“还是遭遇了,先离开这一带再说,顺便弄个活口。”绅士一边开枪一边说,现在他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不知道本·艾伦他们关在什么地方。

敌人的进攻非常猛烈,子弹横扫打在石壁上到处乱飞,他们只能从一条通道强行突围,这些敌人的作战经验非常老道很难对付。

轰轰轰……一连串的爆炸在他们身后想起,霎时间烟尘弥漫,敌人居然在这么狭小的空间里使用枪榴弹和火箭弹,真的不怕把这里全都炸塌了。

“去他娘的。”赌徒捂着腿从后面跑上来,鲜血几乎染湿了他的库管,是被弹片扫中的,伤口虽然长但好在没有生命危险。

“叫你穿重型护甲,现在后悔了吧?”绅士无奈地吼了一句。

“我受够了那玩意儿。”赌徒发狠的将已经很烫的枪管贴在被弹片割开的伤口上,瞬间空气中弥漫起一股烤肉的味道,情况紧急,他甚至没有时间稍作停留给自己止血,只能用这种方式临时处理,他的表现让绅士很意外,这未免也太剽悍了。

“看什么看,继续干活。”赌徒怒吼,脸上豆大的汗水流个不停,这种事情发生在谁身上都会很痛,只是不是所有人会有他这样的勇气罢了。

“这样下去不行。”火狐一边还击一边说,“我们被黏住根本什么都干不了。”

“老办法先炸断通道,挡住敌人,然后在想办法。”绅士一边换弹夹一边说,“各位动作快点。”

“这里有多少敌人?怎么像杀不完一样!”空骑的枪管已经隐隐发红了,而他却还在毫不吝啬的扫射。

“不管多少这块骨头我们都得啃下来,否则我们就别想救人。”绅士招呼后面的诺曼,“燃烧弹,先挡住敌人。”

“这里空间狭小,氧气肯定不够。”诺曼说。

“别考虑那么多,先摆脱敌人再说。”绅士把自己身上带的燃料桶丢在岔路口,这是他特意带进来的。

火焰很快烧了起来,大火瞬间吞没了通道,他们趁机向前猛冲,敌人还在不断的出现,看来敌人已经摸准了他们所在的区域,正从四面八方赶过来,有一次性把他们都解决的架势。

“各位动作快点,我们不能被缠住。”绅士大声喊道,情况比他预计的要糟糕的多,但没办法,不管前面是刀山还是油锅他们都得闯过去。

“这边,这边没有敌人。”苏珊在另一侧的通道口招呼大家。

“鸟地方,先进去躲躲。”绅士见已经被逼得无路可走,只好先找个地方喘口气。

穿过两条通道他们终于拜托了敌人的纠缠,在附近的一个石室里稍作停留。

“他们几乎动用了所有能用的武器,从步枪到rpg,根本就不管对这里的破坏有多严重,分明是要把我们直接弄死的节奏。”巫妖已经清醒过来,身体还是软的,说话都不敢大声。

“我知道。”绅士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空骑,跟我去弄个活口回来,其他人守在这。”

“你们小心。”玫瑰盯住两个人。

“知道了,如果十分钟之后我们不回来你们就另寻他路。”绅士交代了一句带着空骑就走了。

两人再次进入之前战斗的通道,里面硝烟弥漫,敌人已经不知去向,估计是去搜索或者支援其他人。

远远的他们还能听见零落的枪声,另一边的战斗应该已经接近了尾声,不知道究竟是谁最终占了上峰,虽然他们现在和ci是合作关系,但绅士心里居然起到赫斯的队伍损失要大一点,这种心情有点复杂,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对的,不管之前有什么恩怨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彼此应该互相依赖互相扶持,唇亡齿寒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就在两个人胡思乱想的向前推进的时候突然发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沿着通道向前摸去,仔细一看之下绅士才发现那家伙居然是马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