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56.第1356章 、绝境无生(04)

1356.第1356章 、绝境无生(04)


                本·艾伦看到了很多光怪陆离的影像,天使与魔鬼,虚幻与现实的交替更迭,混乱、惨叫,在毒品的作用下他看到了太多的东西,有回忆和幻想的掺杂,痛苦和快乐的混合,他已经分不清那些来自于幻象那些来自于现实,总之整个过程极其痛苦,他甚至感觉到生命在慢慢的从身体中流失……

当他醒来的时候发现绝大多数人还在昏迷之中,只有重拳冷得浑身发抖躺在已经融化大半的冰床上咒骂不停,几个士兵正针对性的对昏迷的人进行审讯,而山狼他们很“配合”的含含糊糊的说着什么,而自己身边也有一个满脸失望的士兵看着自己,从他的表情上本·艾伦能看出自己让对方很失望。

“我是不是说了银行的账户和密码?那么你发财了。”本·艾伦嘲讽的看着对方。

几个士兵见再也问不出什么就陆续离开,只剩下几个昏迷的人在那里胡言乱语。

士兵没说话,而是拉下面罩转身离开,重拳看着本·艾伦:“你连睡过几个女人都告诉他了。”

“睡过多少……”本·艾伦皱着眉想了想,“我还真不记得。”

“我差不多把你的祖宗十八代都骂完了,你还是说个不停。”重拳很无奈的看着他。

“这东西劲儿真大,我快顶不住了。”本·艾伦浑身虚脱的靠在椅子上看着重拳,“看来这冰救了你。”

“我被注射的量小,之前折腾的时候只注射了一小部分,剩下的在我咬人的时候刺穿了肌肉都喷到外面去了。”重拳将脑门抵在冰块上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我都说了什么。”本·艾伦问,他是在问自己是否说了一些泄密的内容。

“还好,你泄漏的东西没军医多,他差不多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了。”重拳用力啃下一块冰吐出去掉在本·艾伦面前。

本·艾伦看着地上还带着血丝的冰块摇了摇头,虽然近在咫尺但根本就够不着,更别提吃下去了,三天多没进水米,这块冰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他知道的东西太过皮毛,损失不大。”本·艾伦用脚去够那块冰,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够不着。

“别费劲了。”重拳又吐了几块冰给他,终于有一块落在了他的腿上,可还是吃不到嘴……

“算了,不差一口。”本·艾伦叹了口气,“早晚都是死,还是快点好。”

“唉……要是……咬舌自尽管用我早就……咬了。”重拳躺在冰床上,浑身湿透,战栗不断。

“在没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之前我们是不会太痛快死掉的。”本·艾伦说,“不过结果都一样,不管得到得不到我们都逃不过这次厄运。”

“你究竟少算计了什么让我们落到今天的地步。”山狼低声问,他也从昏迷中醒过来了,不过状态好像和没醒区别不大,如果不是他开口说话谁也想不到他现在算是清醒的。

“错算了他们的能力,错信了马丁,对结果估计不足,行动太过仓促,准备不充分,前期侦查工作漏洞百出……”在这种状态下本·艾伦依然能把事情分析的很透彻,看来他并不只是在这里等死那么简单。

“该死的王八蛋,给我用药。”军医一边咒骂着一边睁开眼睛。

“我……靠,我都看不……下去了,你叨叨的最t……m全,连你14破处都说了。”重拳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那我有没有说别的?”军医一脸的紧张。

“当然有……”重拳说,“还说了很多,是吧?队长。”

本·艾伦不说话,好像是走神了,或者……身体状态已经到了极限。

“队长……队长……”山狼低声呼唤。

“嗯……嗯?”本·艾伦抬起头。

“怎么了?”山狼问。

本·艾伦又思索了片刻:“我突然觉得这个马尔南德斯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就在离他们关押室不到几十米的地方马尔南德斯正在打电话,等他打完电话之后转头看着一个人说:“你相信他们没有吗?”

这个人是个伤员,一条手臂和脸上缠满绷带,鲜血已经从脸颊上渗出来,看样子伤得很重,不精神状态还不错:“不,我不相信,以他的性格肯定会留下一些东西,不管什么时候有这些东西在肯定能保住他的性命,我推断他应该留有一些任务中拍摄的照片和视频资料,这些是很直接的证据。”

“可是怎么才能让他开口呢?”马尔南德斯一脸的愁容,“这家伙不好对付,到目前位置我们还不知道他究竟知道了多少。”

“都不重要,现在他根本就逃不出你的手心,你有充足的时间折磨他,这支队伍是他的心血,他不可能看着整支队伍在自己手里慢慢的消亡,所以对自己有点信心。”

“恐怕没那么容易,他的手下被处死之后没见他有多大的反应,我觉得这招不管用。”马尔南德斯摇了摇头,“我们得想点其他办法。”

“嗯,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继续和他接触,最好是能从谈话中套出一些线索,现在只能一步一步的走,实在不行就拿他的手下开刀。”

“巴黎那边我们的人已经动手了,他的整个基地明天早上将不复存在,另外他在世界各地的产业也已经被没收,明天应该是个让他这辈子最痛苦的一天,他创立的失业正慢慢的消失。”

“找到玫瑰,这个女人对他至关重要,不管是死是活都要找到,她现在应该已经躲了起来,另外找到他手下的家人,日本的、中国的都要渗透进去,他是个重情义的人,折磨他手下的家人更能容易让他崩溃。”

“好的,这件事交给我。”马尔南德斯点了点头。

绷带男又说道:“我们必须挖出他心里的密密,这对我们将来的工作起决定性作用,你是个聪明人,该知道那些东西有多大的价值,巴黎的事情只能交给你了,我的人不易出面。”

“好的,我明白。”马尔南德斯又点了点头,“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我去见见几个头人,明天回来。”绷带男皱了皱眉,“之前讨论的计划你在斟酌一下,虽然是一步险棋,但见效最快。”

“好的,我再想想,就是风险太大。”马尔南德斯说。

“没关系,现在我已经成功抽身出来,有大把的时间做幕后工作,你去看看这些家伙的状态,是否已经到了精神承受的临界点,该是做个了结的时候了。”

“是。”马尔南德斯站起身出去了。

绷带男摸了摸脸上的绷带:“苦心经营这么多年总算是快要看到结果了,可怎么一点都兴奋不起来?”

马尔南德斯离开房间带着人再次返回关押本·艾伦他们的地方。

“各位感觉如何?”马尔南德斯看着已经筋疲力尽的众人。

“很好。”本·艾伦盯着马尔南德斯,“你很眼熟。”

“是吗?没准我们见过。”马尔南德斯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这不奇怪。”

“的确,这不奇怪,这次想和我聊点什么?”本·艾伦问。

“没什么,只是来看看。”马尔南德斯耸了耸肩,“你是个聪明人,但别聪明过头,我没没什么兴趣和你聊天。”

“问一个问题。”本·艾伦直截了当。

“说。”马尔南德斯也毫不避讳。

“如果我真的有你想要的那些东西你打算怎么用?”本·艾伦问。

“这个……”马尔南德斯斟酌了一下,“没必要告诉你吧?”

“你觉得你能吞的下去吗?ci会容忍你的存在?要挟他们?还是要挟美国?”本·艾伦问。

“我自然有自己的办法。”马尔南德斯轻笑,“这个就不劳你操心了。”

“在我印象里好像还没人有这个能力,除非是你把这些东西卖给其他国家作为谈判的筹码,不过好像这玩意儿站在手上就很难摘掉才对,如果是为了钱我账户里的上亿资产和公司的资金足够填满你的胃口,就算你能要挟ci给出赎金也不会比这多出多少,何况你是该是个不缺钱的人,难道……你是其他国家的特工?还是……根本就是为美国政府效力,来做资源回收的?或者说消除潜在威胁?”

一连串的问题问得马尔南德斯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惊异于本·艾伦在这种身心俱疲的状态下的推理能力,但他的脸上依然没有一丝的表情,只是平静的看着本·艾伦,良久他才开口说道:“有些事情你恐怕永远都没法知道,作为一个雇佣兵你该明白自己的职业操守,懂得什么事情该介入,什么事情不该乱猜,不过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对你来说结果都一样,最终还是个死,我很清楚你的目的,在试探我,想在临死之前弄清楚一些事情,很抱歉,我是不会太过与配合你的,除非你有意愿合作,至少我能保证你死的没那么痛苦。”

“你很会谈判,不过有些事情是不能拿来做谈判的筹码的,我是雇佣军,同样是个商人,只是经营的产品不同罢了,所以别把我当打头兵看。”

“没错,你是经营死亡的商人,这一点我很清楚。”马尔难受很有兴致的看着本·艾伦,“明天我就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什么东西属于你了,房产、存款、你的队伍、你的心血还有……你的女人。”

“少来和我玩儿心理战这一套,你是白痴我不是,这种威胁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本·艾伦冷笑,“现在我自身难保,不会在乎那些外物的。”

“那……”马尔南德斯看着本·艾伦不紧不慢的说道,“你手下的性命呢?你手下家人的性命呢?也不在乎吗?”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心里都是一沉,作为雇佣兵他们可能不在乎自己的生死,但他们却不能不在乎家人的安危,虽然他们不知道马尔南德斯的话是真的还是在吓唬他们,不过这的确戳到了他们心底最痛的地方。

“有本事去找吧,这方面我们早就做好了安排。”本·艾伦平静地说,“别以为这些能威胁到我们。”

“不……”马尔南德斯摇了摇头,“我是在威胁你,你的不合作我就拿他们下手,不管你们之前做了什么样的准备我都有办法找到他们,包括玫瑰在内。”

“合作?我们这叫合作?把我们捆在这里合作?你未免也太没诚意了?”本·艾伦借机转移话题,他知道现在所有人都很脆弱,不能在家人这件事上打击他们。

“哼……合作?你有资格吗?乖乖的交出我们需要的东西,这就是所谓的合作。”

“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坐以待毙的人,所以我们可以谈谈,聊聊该怎样合作,或许我们能找到共同点。”本·艾伦冷笑着说,“想拿到东西就让我做个明白鬼。”

“这算是承认你手上有我们需要的东西了是吗?”马尔南德斯不动声色的看着本·艾伦,其实他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的,毕竟这已经离他的目的大大迈进了一步。

“承认与否有意义吗?最终你能拿到东西才是最实际的,难道你愿意我许给你一张空头支票?我想你还没那么白痴!”本·艾伦轻蔑的看着他说,他对这个问题既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很巧妙地避开了这个话题。

“好,这话说道还算是有点道理,那你说想怎么样?”马尔南德斯很干脆。

“首先我要改善待遇,洗澡、换衣服、吃东西,然后我要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三天后我会给你确切的答复。”本·艾伦看着马尔南德斯。

“你以为我是白痴吗?”马尔南德斯轻笑,“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你为阶下囚,还想翻身不成?”

“你可以不相信,不过你也别指望我能给你什么,要知道我们这些人里只有我才能给你想要的东西,如果你有其他办法那我也不勉强。”

“不可能。”马尔南德斯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