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62.第1362章 、最后挣扎(02)

1362.第1362章 、最后挣扎(02)


                巫妖的出现的确让布鲁斯有所震惊,通过他的描述布鲁斯了解了多原本不知道的事情,当初巫妖阴错阳差的被认为已经死掉只是本·艾伦就将计就计将他隐藏起来,一直在暗处帮助他调查一些不方便出面的情报,可以说他已经成了本·艾伦暗处最得力的助手,几乎本·艾伦每次消失都会和他碰面,交换情报和布置下一步工作,为了保证不被外界发现他们几乎不联系,每次都是根据上次分手的时候约定的时间和地点见面,这么多年来为了避免遇到熟人巫妖没有回过巴黎,一直在世界各地游荡,因为是暗中观察所以他还是查到了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本·艾伦依次为参考获得了大量的情报。

“那这些年你一直隐姓埋名了?”布鲁斯问。

“也不算,我只是拿着队长给安排的新身份世界各地的跑,风险比作战小多了,虽然偶尔会遇到一些麻烦,但总体上来说还算安全。”巫妖耸了耸肩。

“嗯。”布鲁斯点了点头,“说吧你这次平白无故的露面目的是什么,如果你之前能隐藏的那么好为什么这次会被发现?”

“的确。”巫妖无奈的笑了笑,“这次的露面是故意的,我有两个目的,第一是迷惑对方,第二是引起你的注意力,显然这两个目的都达到了。”

“第一个好理解,一旦你公开露面那他们肯定会注意到,但第二个就有点太理想化了,毕竟我们现在也遭受致命打击,你怎么确定我的人会发现你呢?”

“这个不难,以你们的情报手段发现我只是早晚的事情。”巫妖很有信心的是活,“这根本算不得什么,如果你发现我肯定会联络我,因为队长不见了,你肯定要弄清楚我出现的目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我决定见你也只是临时决定,也就是说我有很大的可能性不见你,要知道我很忙。”布鲁斯摇了摇头,他觉得巫妖有点太随性了,如果当时自己没时间或者没兴趣见他那他露面的风险就会成倍增加,毕竟如果小r不安排人联络他的话他在等消息的过程中肯定会被盯上,不管是猎手、雇佣兵还是ci这些人肯定会对他的突然出现感兴趣。

“有些事情是需要赌一赌的,队长无数次提到过你的能力过人,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不能等一切都妥当了才开始行动,那什么都晚了。”巫妖说,“这次联络你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帮我把队长他们救出来。”

“嗯?他们真的出事了?我的情报里他们只是在利比亚失踪了而已。”布鲁斯皱了皱眉。

“对方的很巧妙的掩盖了与之相关的情报,所以我得请你帮忙了,查出他们的下落,然后施以援手,我现在能找到的人只有你有这个实力。”巫妖说。

布鲁斯自嘲的笑了笑:“太高看了我,现在我也是自身难保,整个欧洲的业务已经毁于一旦,现在基本上属于自顾不暇,你觉得我能帮你多少?”

“你是队长唯一信任的人,所以只要你肯帮忙我会提供一些你们感兴趣的东西作为酬劳。”巫妖很实际的给出了诱饵。

“酬劳?”布鲁斯摸了摸自己半光的后脑,“在这个行当里好像没什么人缺钱。”

“如果我把一些队长带队完成任务的录像交给你……”巫妖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的看着布鲁斯的反应。

“那玩意儿?”布鲁斯愣了一下,“那可是烫手的山芋,如果外界知道我手里有估计得有更多的人来追杀我。”

“同样ci会妥协,你能获得很大的利益交换权利,当然承担相应的风险是必需的。”巫妖说。

“这是你们队长的意思?”布鲁斯问。

“对,他曾经和我交代过,如果出现整队人马失踪的情况那我就可以启用这东西作为营救的他们的筹码,而你是我们第一适选对象。”巫妖说。

“看来我不是唯一。”布鲁斯笑了笑。

“你是最合适的,其他的风险太大,我不会选择。”巫妖说,“所以请多帮忙。”

“唉……你是赖在我这不走了。”布鲁斯笑了笑,“可以帮忙,但我只能帮你调查他们的去向,至于营救的事情我不管。”

“先查到再说,我会安排剩下的事情。”巫妖很痛快地说。

“嗯。”布鲁斯站起身,“给我几个小时先把自己的事情处理完,现在我手里也是一大堆烂摊子。”

“好,那我联络一些现有的关系做营救准备工作。”巫妖说,“能否给我提供一个安静的房间和一部反追踪通话设备。”

“可以。”布鲁斯已经走到了门口,“这个房间就给你用,电话随便用,就算你打给美国总统他都查不到你在这。”

“谢谢。”巫妖松了口气,扯掉领带,把外套脱离丢在沙发上,斟酌了一下之后开始打电话,整个下午他都在和电话搏斗,联络了很多人,打了无数个电话,最终能确定会帮忙的寥寥无几,这个社会真是太现实了,本·艾伦在的时候大把的朋友,吆五喝六的好似关系有多好,一旦出了事情就努力回避,试图别开一切关联。

“一群王八蛋。”巫妖低声骂了一句,他不是本·艾伦的嫡系,但多年来本·艾伦的为人处事他还是很欣赏的,当年也是一起扛枪流血同生共死的兄弟,现在只有他能主持大局营救本·艾伦和其他一大堆的兄弟。

“别气馁,这个世界就这样,我们没办法改变别人的想法,只有努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布鲁斯提着食物从外面进来,“我已经做了相应的安排,不过你最好有个心里准备,既然满世界都不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那就算我洒下天罗地网去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以你的关系和人脉怎么也能摸到一些蛛丝马迹。”巫妖说。

“别说的那么好听,夸奖的话留着查到消息再说吧。”布鲁斯一边吃东西一边说,“我现在要查清的是对我们下手的和你们要解决问题的是不是一伙儿。”

巫妖说:“这种可能性很大,在他们眼里我们都是目标,而且是一个联合体,你和队长走得很近,他们有目共睹。”

“就算是我也是被你们拖累的。”布鲁斯摇了摇头,“否则也不会遭受如此巨大的损失。”

“我们的损失更大,几乎正支队伍都被连根拔起,在法国的基地也已经被勒令关闭,受训人员遣散,昨天晚上部分主要建筑设施被炸毁,当局以安全问题为理由强行接管,现在我们基地已经不存在了,佐伊古堡被不知身份的人定向爆破,现在只剩下一堆残垣断壁,万幸的是公司因为队长已经退出的原因损失不大,而在世界各地的分支机构只要涉及到佣兵业务一块的几乎在一夜之间全部遭受打击,损失巨大,这件事不是一般的小个体能做得出来的,从侧面对方已经招式了自己的能力,我心里大概已经有了方向,所以等等看吧,事情大白于天下的时候快到了。”

“大白于天下又能怎么样?有些人是可以明目张胆不要脸的,他们会给自己龌龊的行为找各种冠冕堂皇的理由,所有该报复的时候就得报复,我们没有资源向世界澄清一切但我们可以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让他们明白欺负我们的后果有多严重。”布鲁斯说。

“这个未免有点困难吧?”巫妖踌躇的说,“他们能在世界各地同时动手,我现在连一支小队的人手都凑不齐,怎么报复?”

“如果你想做就会有办法。”布鲁斯拿起刀叉交给巫妖,“只要你想,杀人这活儿是部分时间地点的,没有种族界限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成为武器。”

巫妖看着手里的餐刀若有所思地说:“话说的是没错,但……我总觉得……”

“犹豫不决。”布鲁斯摇了摇头,“自己想吧。”

当天晚上布鲁斯就收到了各方面的回复,各种情报向雪片一样涌来,但真正让他们兴奋的却一份都没有,大多都是和利比亚相关的,本·艾伦他们的一些行动轨迹,包括当时他们购买的装备和改装车辆的线索,甚至后期响雷和飓风前往过程中的武器供应情况都在其中。

“这些东西根本就查不到队长他们的去向,叙利亚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想找到他们没有足够的线索根本就不可能。”巫妖揉着太阳穴说。

“别急,这才刚刚开始,有点耐心年轻人。”布鲁斯将情报汇总之后交给手下的情报分析师,“尽快找点我感兴趣的东西出来。”

“已经一周多了怎么能不急?”巫妖说,“从确认他们失踪到现在我跑遍了整个地球也没能得到哪怕一丝有价值的线索,现在只能寄希望于你了。”

“别……你这样我心理压力好大。”布鲁斯赶紧摆了摆手。

“呵呵……”巫妖无奈的笑了笑。

“你现在能找到多少人帮你?”布鲁斯问。

“少得可怜,最多四个人。”巫妖无奈地说。

“嗯……”布鲁斯点了点头,“再想想,应该有很多人能用得上。”

“能联络的已经都联络过了。”巫妖长叹一声,“老关系已经靠不住了。”

“别进,先找到他们的下落,然后在考虑营救的事情。”布鲁斯顿了一下,“当然,还得先确认他们还活着。”

“嗯。我明白。”巫妖点了点头。

两人一夜没睡,直到第二天上午调查工作依然毫无进展,虽然情报不断的涌进来,但真正能用上的还是没有,就在两人懊恼不已的时候有人找上了门。

来人是玫瑰,这个和本·艾伦有着非比寻常的女人,现在公司的副总裁,但在本·艾伦他们失踪之后不久她也跟着失踪了。

“就你们两个?”玫瑰见他巫妖和布鲁斯之后皱着眉问。

“昨天这里只有我自己。”布鲁斯开着玩笑说,“我们这个联合机构成立还不到一天你就出现了,动作挺快。”

“我收到你的留言了。”玫瑰坐下,“其实我也在找他们的下落,只是毫无进展。”

“我们也一样。”巫妖叹了口气,“不过你能来我很高兴。”

“你还活着我也很高兴。”玫瑰点上一支烟,她的双眼充满血丝,神情疲惫,看来她最近好像休息的很少。

“现在我已经联络了所有能联络的人,估计没几个能来帮忙的。”巫妖说。

“我的人会来一部分,能解决一些问题。”玫瑰吸着烟说,“玛丽和苏珊已经成家,我没通知他们,其他人芙蓉、小甜甜、花蛇、蜂后……估计能凑齐一支六人小组。”

“你们都已经退役了,这恐怕不太合适……”巫妖犹豫不决的说。

“什么时候了还有时间考虑这些?”布鲁斯说,“救人要紧。”

“我们整个‘护士团’是依附于‘黑血’的,兽人给了我们任务和机会,现在是该回报的时候了。”玫瑰很坚定地说,“联络一下火雨和诺曼,他们应该有一些资源可以用,毕竟都是兽人的老伙计,‘黑血’的老兵,他们不会看着这支队伍没落的。”

“火雨我已经联络过了,他说想像办法,但到现在他还没有回复。”巫妖说。

“嗯。”玫瑰点了点头,“这次行动我们怎么也得凑够一支规模不小于二十人的队伍,否则我们一点机会都没有。”

“不是我打消你们的积极性,这件事可没那么容易。”布鲁斯在一边说,“你们得做好接受最坏结果的准备。”

“当然。”玫瑰深吸了一口烟,“有些事情我们必须面对现实。”

几个人正聊着,下面人报告说又有人上门,布鲁斯很不耐烦的打开了监控画面,一个正盯着摄像头,布鲁斯看完愣了一下转头问身后同样表情凝固的巫妖:“我们是不是见了鬼?”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