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55.第1355章 、绝境无生(03)

1355.第1355章 、绝境无生(03)


                不得不说马尔南德斯的口才不错,不过本·艾伦发现这家伙还是没有真正谈到重点,说的一大堆都是在挑拨他和队员之间的关系,而没有说道到底“断手”和马克·西门有着怎样的关系。..

本·艾伦不打算在这些他不感兴趣的问题上纠缠下去:“不管我隐瞒了什么,至少我没有坑害手下人的意思,都在为队伍的总体利益考虑问题,毕竟队伍有一个广阔的未来对队伍中的每个人都有好吃,如果你想挑拨他们对我的仇恨和猜忌我没别的办法,但我还是有点不明白的是你们‘断手’和马克·西蒙究竟有什么关系?难不成他的是你的干老子?”他故意把话说得很难听。

“关系?其实我们和他没什么太大的关系,或者说……”马尔南德斯斟酌了一下,“我们的确有点关系,但还不是你能理解的那个层面的东西。”

“是吗?那我知道的任务记录也不是你需要的东西。”本·艾伦冷冷地说,“对于一群任你宰割的人都不说一句实话,还指望我和你合作?”

“嗯……”马尔南德斯皱着眉想了想,“其实……我只是举个例子,其实你们想过没有,你们现在的下场和马克·西蒙又有多大的区别?同样是ci的红人,最终却落到这步田地,ci管过你们吗?”

“这一点我当然明白,在他们眼里我们只是牺牲品,只是外雇的打手,和他们只是金钱上的往来罢了……”本·艾伦突然停住,愣愣地看着马尔南德斯,“我懂了。”

马尔南德斯笑了笑:“你们只是外雇的承包商,之所以雇佣你们就是为了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而且对你们的生死存亡不用负责人,只要给钱就够了,只是存在一个问题,你们知道的太多,是个隐患。”

“对,我们虽然和他们有保密协议,但最终我们还是外人,一旦到了某种临界点我们将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将不再信任我们,会把我们当作一种不稳定因素,然后除之而后快……”本·艾伦的眼睛眯起来,“我懂了,ci本来就要灭掉我们,只是他们还舍不得,需要我们继续为他们卖命,所以千方百计的封锁我们的情报来源,然后随便赏赐一点你们‘断手’有关系的情报给我们,然后让我们继续替他们卖命。”

本·艾伦一下把事情都想通了,为什么他们一直以来得不到可靠的和“断手”相关的情报,为什么每次的情报来源基本上都是马丁提供的,为什么就算他们自己搞的情报最终都会有马丁参与其中,或者说每次他们的没有通过马丁的任务都会搞砸,甚至和ci的卧底起冲突?原来是ci在暗地里搞的鬼,让他们抓不到头绪,摸不到头脑,让他们更加的依赖马丁提供的线索和消息,这样就方便马丁控制他们的行为,所以才有了马丁要求他们完成一些额外的任务来换取情报的事情出现,他们早就被ci玩弄于股掌之中了,只是他们自己一直都没有把事情想明白,一直都是白痴一样“勤勤恳恳”的为ci做事,当然他明白,这些都只是他的推测,至于离真相有多远他还无法确定,不过至少有一部分是真的,那就是ci的态度,和长期对他们的情报封锁,如果没有布鲁斯的帮助他们恐怕被控制的更加彻底。

“你是个聪明人,但事实远没有你猜测的那么简单,不过至少已经很接近了。”马尔南德斯说,“我想你现在还是有点糊涂是吧?很多问题反而越来越复杂,原本以为不是问题的问题现在全都成了问题。”

“我想知道的你们‘断手’和马克·西蒙的关系,以及为什么要和我们为难,你们是ci的仇家?或者宿敌?这个勉强可以解释的通,但我还是不明白,ci不可能拿你们没办法,他们隐藏你们的信息是为了控制我们,那只是单方面的,但他们为什么要保护你们?或者说从我们的角度说这是一种保护,而对你们来说是一种限制,难不成他们是一直在养着你们,用来控制我们?”本·艾伦开始大胆假设。

“呵呵……”马尔南德斯摇了摇头,“看来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本·艾伦冷冷地说:“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什么所谓的真想,只是我们自己最终相信了一个让我们自己能够接受的结论罢了,所以我知道多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能让我知道多少,或者说你们是否甘心得到我拥有的东西。”

“嗯!”马尔南德斯大喜,“你总算承认拥有任务备份了。”

“不,我没有承认,我只是在说事情,现在不是什么交换条件,你可以杀掉我们,也可以什么都不告诉我们,但我同样可以让你弄不清我到底有没有那东西,没有你等于白忙一场,有你却拿不到,这种感觉是对一个人的最大折磨,尤其是你这种有自信甚至带有一定程度强迫症的人。”

“哈哈……你是个聪明人,到了这个时候还在和我讨价还价。”马尔南德斯大笑,“不过你的话多少有点道理,至少我觉得是这样,你想知道的事情有点多,我一时间不知道该怎说,不过我可以明确一点,那就是你不可能知道真相,可以确定的就是我们会让你死不瞑目。”

“那好,你也别指望拿到什么所谓的任务备份,我有也不会给你。”本·艾伦冷冷地说。

“话不要说得太绝对。”马尔南德斯冷笑,“你还有这么多手下,足够我杀几天的,不过后面死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你小子,有种来杀我们,别以为现在我们被捆在这你就牛逼大了,老子不服,有种放开我。”疯狗阴阳怪气的说,“不就是死吗?老子这几年的钱赚够了,该享受的都享受了,就是没睡过你老婆这一点有点遗憾。”

“没教养的年轻人。”马尔南德斯轻轻地摇了摇头,“让他知道知道胡说八道的下场。”

立即有人冲上来按住疯狗的四肢,一个壮汉跳起来狠狠的踩在了他的小腿上,只听见一声脆响,疯狗的小腿以一个很奇怪的姿势弯向一侧,他本人也直接疼得晕了过去。

本·艾伦闭上眼睛不愿意再看这种场面。

马尔南德斯冷库的笑了笑继续事多:“本·艾伦先生,今天的聊天到此结束,得到你想要的了吗?我想没有,不过我可以给你点兴奋剂。”

“哼……那玩意对我没用。”本·艾伦冷笑。

“来人,让他们开心一下。”马尔南德斯的话音刚落立即有人拿着注射器进来给本·艾伦他们打针,众人挣扎了一番最终还是没能幸免。

“这可是刚从哥伦比亚带回来的高纯度货,价值不菲,你们运气真好。”马尔南德斯看着他们说。

本·艾伦看着注射器里的液体慢慢进入身体表情平淡:“你可真下血本,不过你放心,我受过专业训练,任何情况下都能保守秘密,别以为用这玩意儿就能让我开口。”

“没关系,我们有的是办法,大不了一个一个的试验,反正总有撬开你嘴巴的时候。”马尔南德斯不急不缓地说。

“啊……”一声突如其来的惨叫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定睛一看他们才发现,给重拳打针的士兵正捂着脖子向后退,鲜血从他的指缝里狂涌出来,而重拳正瞪着眼睛满嘴鲜血的吐掉嘴里的一大块肉,他居然咬到了士兵的脖子。

“够本。”重拳吐掉嘴里的鲜血很知足的说道,针管还插在他的肩膀上,被咬的士兵已经坐在地上,旁边的人正在检查他的伤口,头盔摘掉,他整个人半个身子全都被鲜血染红了,脸上惊恐的表情无法用语言形容,他直愣愣的看着满嘴是血的重拳,后者进入还在对着他笑……

“他不行了,血管被咬断了。”一个士兵转头对马尔南德斯摇了摇头。

“真是杀戮机器,捆住手脚都无法阻止你你杀人。”马尔南德斯平静的摇了摇头,“兽性发作了,那就让他享受一下,给他弄点冰过来,让他清醒一下。”

时间不长有人抬着整块整块的冰回来,先是在地上铺了一层然后把重拳丢上去,最后在他身上压满了冰块。

“好了,今天的聊天到此结束。”马尔南德斯站起身,临走之前又丢下一句话,“对了,兽人队长,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你手下中谁是那个一直和我们保持联系的内奸?他可就在你们中间,给你一天时间,找出这个人,或许我会提供一些更有价值的信息给你。”

“别来这套,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本·艾伦说,“之所以没有揭穿只是还有些事情需要他去做,他的存在对我们不一定全都是威胁,所以你别太得意,我是不会上当的,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把内奸是谁告诉你,但有个前提就是你拿什么来交换,只有相对的平等换取这个游戏才能继续玩儿下去。”

“游戏?”马尔南德斯斟酌了一下笑了,笑的有些意味深长,“很好,我喜欢这个词儿,看来我小看你了。”

“不,是你太高估自己了。”本·艾伦也笑了,只是笑的有点无奈,“有些事情不能说,你明白,我也明白,有些事情必须说,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嗯,的确。”马尔南德斯点了点头,“好,那我们就继续下去,不过……不管结局如何,你都是输家。”

“那要看怎么才算赢……”本·艾伦一字一句的说,“有些事情是不能看表面的。”

“那我们就都等着看结果吧。”说完马尔南德斯走了。

本·艾伦看着大家,其他人也看着他,只有重拳躺在冰块上一口一头的舔着冰水,这几天没吃没喝也算是能补充一点身体消耗。

“你真运气。”军医羡慕的看着重拳,“至少还有水喝。”

“你来,情愿和你换。”重拳哆嗦着说。

“疯狗怎么样了?”山狼问。

“死不了,不过伤的不轻。”响雷叹了口气,“逞一时口快……”

“我多好,干掉一个还有水喝。”重拳有点得意,不过已经凉的话都说不利索。

“队长,你说的是真的吗?”军医问。

“或许吧,真假又能怎样?我们要看结果,有些事情不能随便说。”本·艾伦说,“其实我很清楚,我们中间谁有问题,但在这个时候揭穿他又能怎样呢?就算在这方面占了上风我们能离开这个地方忙?不可能。”

“我们真的出不去了对吗?”响雷低声问。

“被抬出去的可能性很大。”山狼说,他说的是当作尸体被抬出去。

“队长,能不能让我们明白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们和我们究竟有多大的仇怨?为什么一直和我们过不去,ci到底在其中起了多大的作用?对我们进行情报封锁除了能控制我们之外对这个该死的‘断手’又是什么态度?难道对马丁他们有好处吗?如果有为什么家伙又要我们提供任务备份,难道他们要要挟ci合作?这不太可能吧?”

“我说过,有些事情还不能说,这次出发之前在汇总了情报之后我发现了很多问题,并且做了大量的工作,原本我以为可以一次性将这件事解决掉,但实质上我们却落入了他们的圈套,以至于落得现在的田地。”本·艾伦叹了口气,“或许是我太小看他们了。”

“问题?什么问题?”疯狗问。

“不管是马丁还是这次任务都存在问题,只是现在马丁已经死了,无法求证一些猜测,不过我还是觉得我猜的八九不离十。”本·艾伦感觉头晕晕的,毒品开始发挥作用,他眼里的其他人已经开始变形,他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出现幻觉了,他用力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但效果并不好,“所以……所以,我觉得……有些问题还没……还没……”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