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53.第1353章 、绝境无生(01)

1353.第1353章 、绝境无生(01)


                解除了所有的威胁之后响雷躺在地上半天没能爬起来,肋骨的剧痛让他有种死去活来的感觉,身上的尸体重如山岳,他甚至连推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不断涌出的鲜血淋湿了他的作战服,左肋好像被什么东西直接穿透,几乎连呼吸都痛的受不了,那种感觉以用言语形容。

良久响雷才拨开身上的尸体费力的爬起来,将敌人掉在地上的步枪拿过来检查了一下,战斗还要继续,现在可不是休息的时候,其他人还在拼命,多耽搁一秒就多一份危险。

爬出花丛响了正看见飓风躺在几十米外的地上,腿上的假肢已经不见,正单腿蹬着地面一点一点的往后退,不远处几具自己人的尸体横七竖八的散落在看空地上,看上去极其惨烈。

看来战斗就要结束了,“黑血”的损失极其惨重,看到这种情况响雷气血上涌几乎吐血,看着兄弟到了这个地步他怎么能忍得住?于是提着枪冲了上去……

响雷还没跑几步头上就重重地挨了一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响雷觉得自己的头很痛,然后是浑身上下都痛,特别是肋骨,疼得简直让他无法忍受,他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他能感觉到自己被困在一把椅子上,双手连动一下都不可能,他用力挣扎了一下,椅子咯咯作响,身体却动弹不得。

“别徒劳了,没用的……”山狼在不远处说。

“怎么……回事……”响雷含糊地问。

“我们被俘了……”这次是军医的声音。

“被俘……”响雷仔细思索了一下,瞬间记忆上涌,之前发生的一切全都涌入了脑海……

“这是个圈套,我们中计了。”本·艾伦在一边说。

“娘的……这次我们可真的惨了。”疯狗说。

“其他人呢?”响雷问。

“飓风重伤,横纹……”山狼顿了一下,“已经被他们处死了。”

“我们带来的人呢?”响雷又问。

“大半战死,只有我们几个还在,估计是没舍得杀我们。”本·艾伦哼了一声很无奈的继续说道,“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能体现出我们的价值……”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马丁不是说消息绝对准确吗?”响雷想不通,如果说马丁的情报出错他不大相信。

“已经被带走了,他们和外面的叛军联手,就是为了把我们全都抓起来,显然……他们成功了。”

“混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响雷骂道。

“不知道,不过肯定不是为了请我们吃饭,否则不会这么大费周章。”本·艾伦说。

“飓风怎么样了?”响雷又问。

“不妙,估计挺不了多久!”山狼长叹一声,“听天由命吧,我们现在……”

“你们现在孤立无援。”远处另一个声音突然传来,紧跟着灯开了,几个人眯着眼睛往那边看去,一个身材健硕的中年人站在门口,身边跟着几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响雷这才发现,所有人都伤得不轻,很多人身上还在流血,山狼的胳膊好像断了,肩膀很奇怪的扭到一边。

“马尔南德斯。”本·艾伦低声说。

“没错,是我。”马尔南德斯看着他,“兽人先生,不本·艾伦先生,我们可算是神交已久。”

“你是个王八蛋。”本·艾伦冷笑着说。

“哈哈……很多人都这么说,但我却不这么想。”马尔南德斯大笑,“别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聊。”

“等我们的援兵到了保证把你五马分尸。”山狼冷笑。

“援兵?你们还有援兵吗?”马尔南德斯轻蔑的看着他,“带进来。”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两个士兵拖着一个衣服几乎被剥光,浑身上下到处都是鲜血的人进来,人已经昏迷,任凭两人士兵拖着,身后的地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重拳……”军医咬着牙低声说道。

“你以为他逃了吗?没有,这也是我的安排……”马尔南德斯很得意,“还有幽灵,他已经被我的人埋进流沙,还有……”他顿了一下,“这个人……”

紧跟着狮鹫和另外三个士兵也被拖了进来,马尔南德斯看着房间里的所有人:“你们的主力活着的都在这里。,‘黑血’的全部精锐。”

他说的没错,这的确是“黑血”所有的精锐,重拳重伤,狮鹫被俘,唯一外围的幽灵也……

“我无法相信你的屁话……”山狼骂道。

“那你可以等,等带你的人,你的援兵,不过我想这辈子你是再也见不到他们了,我给你时间,不会太快的杀了你们,让你们受尽人间折磨……”马尔南德斯取出一支烟,手下人立即帮他点上。

“别给我机会,否则我会让你享受同等的痛苦。”军医阴着脸,面目狰狞的说。

“哼……你不会有这种机会的。”马尔南德斯冷笑,“今天真开心,终于可以解决掉你们这个心腹大患。”

“你到底要怎么样?”本·艾伦平静地问。

“你们不是要找‘断手’吗?那么今天我可以很认真的告诉你,我就是,不过我们自己可不这么称呼自己,至于叫什么你们已经没机会知道了。”有人搬来椅子,马尔南德斯坐下,“我们算是老冤家了,不过现在看来我们好像赢了。”

“不一定,没有绝对的事情。”山狼歪头在另一个肩膀上擦掉流到眼睛上的血水。

“你们已经没了援兵,这个我可以肯定,指望谁?布鲁斯?他已经亡命天涯,他的手下已经被我杀得七零八落,现在自顾不暇,你还以为你能指望他?除了这些你们还有什么希望?美军?你们这是雇佣兵,美军是不会管你们的死活的。”

“说吧,你的目的,别兜圈子了。”本·艾伦看着他,“如果为了折磨我们你就不用费这么多口舌了。”

“聪明……”马尔南德斯竖起大拇指,“你是个识相的人,其实我们都是生意人,那么我也就不废话了。”

“说吧,你已经说了很多废话。”本·艾伦冷笑。

“好,那我就直截了当,我要的东西很简单,不是钱,也不是什么人,更不是什么贵重物品,我要的是……”马尔南德斯看着本·艾伦,他在察言观色,很显然他没能从后者的脸上看到什么,于是继续说道,“我要你们的任务备份,每次ci任务的备份,我知道你有,以你的性格肯定会留下证据,为了保命也好,为了其他目的也罢,而且我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你有这东西,所以,尽快交出来,我会让你们死的干脆点,否则我会当着你的面把你的手下一个个的折磨死,你们是雇佣军,虐囚的事情干的比我利索,但我保证我手下人的手段绝对不比你差劲儿……”

“哈哈……”本·艾伦大笑,“如果有我可以给你,但我可以很负责人的告诉你,我没有,我可不希望留下那些东西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我是雇佣军,是生意人,当然知道该如何帮雇主保密,你别奢望太多,那些东西的确价值连城,可你别忘了,就算你真的能拿到又能怎样?要挟ci,我看你真是疯了。”

“哼……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有自己的办法。”马尔南德斯冷笑,“一句话,合租不合作?”

“我不是拒绝你,我是真没有。”本·艾伦摇了摇头,“就算你把我们都杀了我也拿不出那东西。”

“很好……”马尔南德斯站起身,“带进来。”

话音刚落,浑身是血的马丁被从外面脱了进来,他整个人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

“这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是你在ci的合作伙伴,我就拿他开刀。”马尔南德斯吸着烟说,“把他弄醒。”

连续泼了三次冷水马丁才缓缓的醒了过来,他看着四周的一切开始冷笑:“我真是低估你这混蛋了。”

“没关系,这不重要,你知道的事情很多,但现在我不希望从你嘴里得到这些东西,所以给我们的兽人先生做个榜样。”马尔南德斯挥了挥手,身后的人立即拔出刀向马丁走过去。

马丁的脸色变了变;“好,能不能提一个要求?”

“说。”马尔南德斯挥了挥手,示意手下等等。

“我要面对祖国的方向。”说着马丁转了个身,然后扭头对本·艾伦说了一句,“先走了。”

本·艾轻轻地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他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他却无能为力。

“来吧。”马丁淡然说道。

士兵抓住马丁的头发,将刀横在马丁的喉咙上,就在他要动手的时候马尔南德斯突入开口:“等等。”然后他转头看着本·艾伦,“你就没什么好说的?”

“走好。”本·艾伦低声说道,马丁惨笑,“如果有你就给他,我还没活够。”

“没有……”本·艾伦摇了摇头。

“哼……”马尔南德斯冷眼看着两人,“动手。”

士兵利索的手一挥,马丁的喉咙和静脉被割断,鲜血喷出去老远,马丁倒在地上捂着脖子开始慢慢扭动,喉咙里气体喷出的嗤嗤鼓着鲜血形成了大团的气泡,足有几分钟他才慢慢地不动了。

“这只是开始。”马尔南德斯抽着烟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说。

“你可以继续,我没意见。”本·艾伦面无表情。

“很好。”马尔南德斯点了点头,“我们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开始,今天到此为止,明天我们继续,下一个是谁,你最好仔细想想。”说完他站起身出去了,马丁的尸体也被拖走,鲜血留的满地都是,空气中飘散着浓重的血腥味。

众人谁也不说话,本·艾伦看着大伙:“有话就说,否则明天恐怕就没什么机会了。”

“队长,你有没有那东西?至少给我们个痛快。”军医问,“这么下去不管死几个人我们早晚崩溃。”

“害怕了?”山狼问,“干这行就该早就做好落到这步田地的准备。”

“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关键是叫出来和不叫出来对我们区别很大吗?反正都是完蛋,倒不如给我们来个痛快。”军医说。

本·艾伦点了点头:“没错,你说得很有道理,只是我没有什么备份,就算有我们交出去的结果是什么你该清楚,作为一个美国人,你希望自己的政府动荡吗?这可是能让总统辞职的东西,国防部长也不能幸免,我不是个合格的爱国者,但至少我还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已经干了太多的‘脏活’,有些甚至可以引起世界大战,你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混乱吗?”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现在连痛快的死掉都没的选择,顾及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军医摇了摇头,“如果我有我一定交出去。”

“我没有。”本·艾伦摇了摇头,“马丁也算是我们的朋友,我不会见死不救的,何况这种情况下就算我有,我交出去了,马丁就不用死了吗?”

本·艾伦的话说的军医不知道该怎么接,不过谁都能看出来他没那么容易被说服,尤其是在这种面临生死存亡的时候,其他人的情况也差不多,飓风和重拳昏迷,狮鹫向来都不怎么表达自己的观点,山狼是本·艾伦的铁杆手下,只有疯狗和军医两个人算是后加入这支队伍的,两人是好友,显然两人的观点也很类似,疯狗看着大家,“我到不是在考虑是不是该交出来,不到最后一刻我们就该放弃求生的欲望。”

“话虽如此我们能怎么办?”响雷动了动肩膀,困住他的是一条反复缠绕的铁链,这玩意儿没有钥匙根本就打不开。

“至少我们现在还没被处死。”疯狗说。

“除非有援兵,否则靠我们恐怕不太容易。”山狼说,“这里是地下,守卫森严,就算我们能弄开这些铁链也出不了这个房间,就算能出去又如何突围?别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