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54.第1354章 、绝境无生(02)

1354.第1354章 、绝境无生(02)


                可以说马尔南德斯已经把“黑血”玩弄于股掌之中,至于他到底是个什么人本·艾伦还是高不大清楚,目前根据一些现有的资料来看他在“断手”的确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对于整个组织的了解仍然少之又少,不过本·艾伦已经根据了解的内容做出了大胆的推断和假设,只是现在还需要印证一下罢了。

马丁的死是个意外,大大超乎了本·艾伦的意料,他不明白的是马尔南德斯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从自己这里获得那些能让ci颜面无存的任务备份,毕竟马丁才是ci的人,他手里肯定有很多关键性信息,先把他宰了这完全不合理才对。

看着马丁残留在地上的血迹本·艾伦沉吟不语,他知道这房间肯定是被监视的,虽然他们没发现监控设备,但这种小把戏绝对瞒不过他,军医的表现显然是在给他表述自己没有任务资料备份的借口,一起合作这么多年这点默契彼此还是有的,虽然看上去是军医为了不受苦要求自己交出那些东西,但实质上是在给监视他们的人听,让那些人明白自己没有这种备份,另一边山狼的态度也是在给那些人听,他们已经人命了,没打算逃走,已经绝望到听天由命的地步,这也是一出默契的双簧戏,演技绝对精湛,只是不知道能起到多大的作用。

重拳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手被靠在两个固定在地上的铁环里,甚至都看不出他在呼吸,力图最近的狮鹫用脚碰了碰他,没反应。

“看来伤的不轻。”军医摇了摇头又问山狼,“你相信那家伙的话吗?幽灵真的……”

“不知道,这次我没法猜。”山狼摇了摇头,“这次我们的确不顺……所以……”

“这种人说话你也信?”疯狗低着头有气无力地说,“他可能是打击我们,幽灵没准早就跑了。”

“但愿你说的没错。”军医说,“以我们的处境来看反正是没什么机会证实他的生死了。”

“看看再说吧,反正也跑不掉,能活到现在已经是运气好了。”山狼看着紧闭的大门安慰大伙说,“我们的运气还没用完,别担心。”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这可能是他们到现在为止遇到最糟糕的状况,集体被俘还是第一次,而且是如此彻底的一个逃脱的都没有。

“队长,这要是你干的该多好。”山狼苦笑,他又想起了上次本·艾伦为了追查内奸的事情找人把他们都抓起来审讯。

“别费口舌了,我们现在都一样。”本·艾伦闭上眼睛,现在身体消耗大,随着时间的推移再加上即将来临的各种酷刑他们的身体将越来越糟糕,这是必然的,也是无法避免的,毕竟他们已经沦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田地。

本·艾伦知道,马尔南德斯还有出现,现在他在盘算该如何从这个人的嘴里套取更多有价值的情报,不管这次能否脱身他都要把事情弄清,至少不能死的稀里糊涂。

“真没想到马丁也会死,早知道当初就不把他救出来了,反正最终他都是死在监狱里。”山狼说。

“这里可不是监狱,我们只是被临时关押。”军医试图去把重拳踹醒,但怎么也够不着,最终只好作罢。

“红狮呢?”疯狗突然问。

“不知道,估计是死在乱军之中了,总之从分开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他。”山狼摇了摇头,“这个时候谁还顾得上别人?我们自己都照顾不了自己。”

“我到现在也没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军医叹了口气,“稀里糊涂的被抓起来,对方的身份都无法确定,他到底是什么来路?就算是‘断手’的人我们还是不了解这个组织。”

“闭嘴吧。”本·艾伦低声骂了一句,“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别说。”

因为不知道时间,也看不见外面的情况,所以他们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被关了多久,在伤痛和心理折磨的双重作用下大多数人最终都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重拳慢慢的醒了过来,他动了一下,抬起头目光从每个人身上经过:“日……都在这。”

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都清醒了过来。

“我靠……你还活着。”疯狗骂了一句,但口气中带着些许的惊喜。

“究竟发生了什么?”本·艾伦问。

重拳叹了口气,费力的从地上坐起来,大家这才看到他身上到处都是伤口,还有一大块烧伤,衣服几乎被鲜血浸透了,“我到现在也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和蓝狐去接收那批货,到了的时候对方还没来,但没多久我就发现情况不对,有人正在四周活动,好像好把我们围起来,蓝狐的意思在等等,可能是送货人的安排,我才没那么傻,就准备开车离开,就在那个时候有人突然对我们发动攻击,车子被火箭弹击中,幸好我反应够快,先一步跳车,蓝狐也跟了下来,可是没想到这小子突然对我下手,我也不傻,一边对比一边还击,同时还要顾及那些围困我们的人,最终我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爆炸产生的气浪震晕,我醒来之后发现被人困住丢在太阳下的沙漠里,还没等弄清怎么回事就再次被打晕,等醒来就在这了。”

“怎么和小说似的?”军医听得有点莫名其妙,“蓝狐怎么可能会攻击你?”

“我们收到的消息是你攻击了蓝狐。”山狼说。

“我他娘的怎么知道?直到现在我还搞不清楚,已经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了,你看我嘴。”重拳说,他的嘴唇已经干裂严重,上面到处都是鲜血淋漓的口子。

“这次遇到的事情的确奇怪,难道马尔南德斯骗过了ci,利用他们传递假情报给我们?这可是马丁亲手抓的一次任务,居然会出现这种问题,如果他们连ci都不放在眼里,那是不是说明他们比ci还牛逼?不过我不相信。”响雷在一边说。

“一切都不明了,不要随便猜测,这会起到误导的作用。”本·艾伦说。

“有什么误导不误导的,反正现在我们走不了,事情能不能弄清还不一定,要我看就别多想了,省点力气等死吧。”军医很颓废的说,这话说的虽然不中听,但的确有点道理,以他们现在的处境,自救无力,没有外援,想离开简直就不可能。

“今天你的状态有问题,消极的让人难以理解,被俘又不是第一次。”山狼冷着脸说,“我看你还是闭嘴吧。”

“凭什么?本来就憋屈的要命还不让说话,这种场合你还打算领导我?别天真了,现在我们都一样,是阶下囚,你已经不是什么队长。”军医话里的刺儿越来越多。

出人意料的是山狼没再说什么,的确以他们现在的处境争吵是不解决任何问题的。

不知道为什么,直到第三天马尔南德斯才再次出现,期间没人过问他们的生死,没有食物,没有水,飓风醒了几次之后再次陷入昏迷,他的状态已经糟糕到极点恐怕撑不了多久。

“是不是没有对你们用刑不太适应?”马尔南德斯坐在本·艾伦对面很得意地问。

“的确,我搞不清你要干什么,不够肯定没想过放了我们。”本·艾伦淡淡地说。

“我可没什么兴致和你开玩笑,考虑的怎么样了?”马尔南德斯问。

“没什么可考虑的,你要的东西我没有,不过我可以口述出来,你录音,这样更有说服力。”本·艾伦说。

“哼……别耍花样,我知道你有备份,那东西是独一无二的,只有那东西才是我想要的,我只要一份。”马尔南德斯冷笑,“你的人已经着了,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是吗?”本·艾伦淡然一笑,“那你去问他好了。”

“看来还得继续杀人,否则你不会相信。”说着马尔南德斯挥了挥手,立即有人冲上去将飓风拖出来。

“****祖宗……”重拳大骂,用力挣扎,因为用力过大手腕上的皮全都被手铐刮破了,其他人也大骂不止,他们谁也不愿意看到自己人被处死,但这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呢?

“王八蛋,有种杀我。”山狼怒吼。

“别急,会轮到你们的。”马尔南德斯得意的笑着说。

一个士兵走上去对着飓风的头连开数枪,整个脑袋几乎被打没了,遍地都是鲜血和脑浆,本·艾伦闭上眼睛一言不发,他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怎么样?我已经表达了我的‘诚意’,你呢?”马尔南德斯问。

“斗了这么多年,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和我们过不去?”山狼在一边问,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本·艾伦开口的时候。

“你们就是一群白痴。”马尔南德斯说,“我可以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你们,还记得马克·西蒙吗?其实一切都是因他而起,或者说你们就不该对他穷追不舍。”

“那小子该死,战场上四人是再正常不过了,何况我们当初也是各为其主,如果他先打招呼我们肯定不会接下那次任务,莫尼比亚干掉他的人就是误会。”山狼说。

“误会?你的亲人被杀了你不会报仇吗?”马尔南德斯反问,“有些事情可不是说起来那么简单的,别以为自己有多高尚,那是因为事情没发生在你身上。”

“你和马克·西蒙是什么关系?或者说你和‘血骷髅’又是什么关系?”山狼和不和他争辩,而是继续问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哼……别岔开话题,当初你们怎么想的我很清楚,说的好听点马克·西蒙是你们的恩人,如果没有他你们的‘黑血’也不可能发展壮大到今天的地步,你们处处想让,不和他发生冲突一方面是为了显示自己不忘恩情,另一方面你们也没有任何机会和借口取缔他们的在ci外部承包商中的位置,和他们相斗就是找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将他们消灭,拿下ci这个大单,一个国家情报机构能给你们提供大量的外部任务,而且价值不菲,说的直白点你们是在扩大市场,扫清竞争对手,而‘血骷髅’就是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对吗?兽人队长。”

本·艾伦抬起头看着他:“你的确不是个白痴,什么都比别人看得明白。”他居然没有任何的反驳,而且全盘收下,这倒是大大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山狼都不相信的看着他,当初他们可是为了自保才不遗余力的扫清以马克·西蒙为首的“握手”组织,而今天却完全颠覆了他们动手的初衷,不过细细想起来的确是这么回事,自从“血骷髅”被灭掉之后直至今日他们都是ci最大的外部任务承包商,虽然很多时候本·艾伦都不愿意接手某些任务,但双方的合作依然十分广泛,现在“黑血”超过半数的任务都是由ci提供的,也是佣兵任务百分之四十的收入来源。

山狼从没怀疑过自己的队长,但今天他才认真考虑这些问题,突然发现这个队长很陌生……

“看看你的手下,他们好像第一天认识你。”马尔南德斯得意地看着本·艾伦。

“没什么好解释的,我考虑的是整体利益,不简单只是私人恩怨。”本·艾伦很平静。

“你是个好队长,但也干了很多昧良心的事儿。”马尔南德斯说。

“我们都一样,你也不是白痴,能走到今天的手脚没有一个是干净的。”本·艾伦针锋相对,“别只会说别人,自己是个什么货色你不谁都清楚。”

“果然有衣服好口才。”马尔南德斯也不生气,“所以你们做的很多事情都不只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你的士兵被你利用了却浑然不觉。”

“这不是利用,至少完成的任务他们都知道真实目的是什么,我没有骗他们。”本·艾伦说。

“但是,你隐瞒了一些东西,这些东西往往能让你的手下忽略掉你的双重目的……”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