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1352.第1352章 、再入虎穴(02)

1352.第1352章 、再入虎穴(02)


                防御的关键点居然一名敌人都看不到,这让本·艾伦他们大出意料,难道是敌人觉得外部防御足够坚固?这里根本不需要有人防守?这未免太不合常理了不?

马丁看着空荡荡的大厅也是一头雾水,十几个人愣在当场不知道究竟是进还是退,本·艾伦挥了挥手叫人散开,然后带着疯狗小心翼翼的向电梯靠近,这很明显是一部大型货运电梯,按下按钮电梯门缓缓打开,里面的灯亮着,很宽敞,确认没有危险之后本·艾伦带着自己一组人进入内部,山狼和其他人留守。

电梯的按钮只有上下两个,可能这里只有两层,进入电梯之后他们全都从天窗爬了出去,这么狭窄的空间里太容易被人一网打尽了,马丁带着红狮也跟了上来,电梯开始缓缓下降,所有人都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马丁摆弄了一下自己的单兵电台很快就发现通信出现了问题,已经无法和上面留守的山狼他们取得联系,他立即将这一情况告诉了本·艾伦。

本·艾伦摇了摇头,意思是现在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不管发生什么他们都必须继续前进,已经没回头路可走了。

电梯的下降速度很慢,足有几分钟才算是停下来,门缓缓打开,外面一片寂静,横纹先跳下去,外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他扣上夜视仪端着枪出了电梯门……外面是一个不足无视平方的空旷空间,对面有一扇紧闭的密封门,最奇怪的是这个房间有三分之二的墙壁是由玻璃构成,从上到下占据了几乎所有能看到的地方。

后面疯狗也跟着跳了下来,横纹对他挥了挥手独自一人向那扇密封门摸了过去,显然他的行为有点冒进了,疯狗在后面想要叫住他,但没有成功,他已经打开了那道密封门,其实大门开启很简单,只要在一边的按钮上按下去就了,门的外面又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依然是空无一人,横纹很奇怪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地表建筑群内外防卫森严,到处都是射击阵地,而下面怎么看起来就像是个空荡荡的刚刚建好的地下空间?

虽然想不出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但很显然这里没有伏兵,可以继续延伸探索,于是他发出了安全信号,本·艾伦等人这才从上面下来,离开电梯,就在这个时候横纹突然发现情况不对劲,刚刚经过的那道密封门突然自动关闭,这让他大吃一惊,端着枪冲回去,却发现门再也打不开了。

“该死……”横纹大骂,他知道坏事了,但在一时之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甚至用枪托去砸门,但一点效果都没,他甚至听不见里面的回应,最终他明白根本就奈何不了这道门……

另一边山狼他们也遇到了麻烦,他们守候的大厅里灯光陡然亮了起来,让他们有点措手不及,不过主要的进出口都在他们的把守之下。

“情况不妙……”军医抬手就是一个点射将头顶的灯打碎,其他人也同时动手灭掉了里面的灯光,几条通道里看不见一个人影,也听不见什么动静,山狼紧张,他知道肯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且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通信异常,无法联络外围,和兽人也失去联系。”军医反复调试这通信设备,设备就像断了电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电子屏蔽,该死的,怎么会这样!”军医低声骂道。

“尽快联络兽人,我们这边情况不对,叫他们赶紧撤出来。”山狼对身后的人说,“下去一个人送消息。”

“电梯根本就打不开,除非用炸药。”红狮低声说,“这电梯的坚固程度属于军用级别,从外部是无法将它打开的。”

“该死的,想办法。”山狼低声怒吼。

“有人来了。”军医在前面说,“还不少。”

果然,几条通道里都有人冲过来,全都是那种全副武装的士兵,到了转角这些家伙根本连问都不问,直接开枪,轻重武器一并扫过来,瞬间枪声大作,山狼他们立即还击,双方依托狭窄的通道进行对射,子弹在空中横飞,爆炸声此起彼伏。

“这是个陷阱,他们把我们弄进来困在这里就是要把我们干掉。”有人在后面绝望的大喊,这是飓风从基地带来的那批人中的一个,代号飞鱼,是个成绩优异的新兵,有着还算丰富的作战经验,可是真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番话,其实不用他挑明,大家心里都清楚。

“你他娘的给我闭嘴。”山狼骂道,“想活命先拼命,事已至此,别说废话。”

“通信恢复。”军医在一边喊道,“但信号很差,已经联络上响雷,他们那边情况不妙,四周都是伏兵,现在自顾不暇……”

响雷和飓风那边的情况的确不怎么样,突然从沙漠里钻出来的敌人是他们的数倍,四面八方潮水一样涌过来。

“该死……全力反击。”响雷爬上突击车,开始用车载榴弹反射器反击,与此同时绿洲里的敌人也同时开火,他们一下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

“这就他娘的是个陷阱,该死,该死,该死。”飓风一边指挥战斗一边大骂,与绿洲里的敌人不同的是外围的这些当地人装备并不怎么样,他们手里武器简陋,衣着寒酸,从外貌特征上看就是本地人,而且是叛军的可能性更大,难道马尔南德斯和叛军联合了?

“联络不上兽人,也联络不上山狼,我们该怎么办?”响雷叫人将车开到沙丘后面躲避敌人的火箭弹一边问飓风。

“我怎么知道,现在进退两难,绿洲冲不进去,外围的敌人又多,我们还能怎么样?硬撑,希望队长他们能尽快出来。”飓风手里的机枪摧枯拉朽的将冲锋的敌人扫到一大片,这才算是让敌人的进攻势头有所减弱,虽然敌人不在冲锋,但迫击炮弹和火箭弹却从来就没有停过,横向的了和从天而降的密密麻麻的砸过来,短短的几个分钟时间已经有两台车被毁了,殉爆的弹药将车子炸得四分五裂,上面人连尸骨都找不到。

“轰……”绿洲里突然发生了爆炸,而且是连续不断此起彼伏的爆炸,主建筑群北侧的房舍开始倒塌倾斜,最终变成了一片瓦砾,原来是山狼他们之前装的炸药被引爆了,这些炸药全都撞在承重墙上,而且经过精心计算,保证不会出现太大的动静,同时又能到达最大的破坏效果。

“干得好,看来他们还是取得了点成果,至少这房子拆的不错。”到了这个时候飓风还有心思开玩笑。

“外围的敌人至少有三百,我们是不可能突围的。”响雷一边射击一边说。

“废话,谁想突围,队长他们不出来我们不走。”飓风干脆把架在车上的重机枪拆下来端在手里扫射,巨大的后坐力冲击在他的身上震得他脸上的肉都跟着乱颤,不过他丝毫不在意,继续端枪扫射,子弹横飞中敌人被打得血肉横飞,不得不再次退回去。

“娘的……”响雷骂了一句,“把外围的墙壁给文明轰开,如果内外夹击我们的两拨人是一伙的话那我们让他们搅合在一起,我们趁机浑水摸鱼。”

在目前的情况下这的确是个不错的办法,如果双方是一伙儿的那在交战的时候肯定会有所顾忌,以他们现在目前的处境来看退入绿洲可能是他们现在的最佳选择了。

“进去不难,但守住恐怕……”一名手下担忧地说。

“笨蛋,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进去再说。”飓风从车上跳下来,“引爆……引爆……”

“轰轰轰……”之前他们实现安装在墙壁下面的炸药连续被引爆,原本坚固的墙壁上出现了数道大口子。

“冲进去。”飓风开着车直奔最近的一个缺口,战况吃紧,他们也只能拼一拼了,他的车刚越过缺口就遭遇里面敌人的猛烈攻击,子弹下雨一样砸在挡风玻璃上,瞬间防弹玻璃上不满了密密麻麻的裂痕,眼看坚持不了多久了。

“该死的……”飓风开着车直接冲向中间的建筑,他很幸运,这一带没有雷区,而后面从另一侧冲进来的车就直接被地雷撕成了碎片。

飓风的车子直接冲进了厨房,将钢制的大门撞飞,但墙壁的坚固程度太高了,车子直接被卡在了已经变形的门框上,挡风玻璃已经彻底破碎,飓风被撞的七荤八素,提着丢在后座上的通用机枪拖着镜子的背囊从破碎的玻璃上爬了出去,他头上全都是血迹,但此时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端起手里的枪就是一阵扫射,刚刚冲过来的敌人被直接放到,他清楚这只是开始,稍后会有更多的敌人涌过来,所以必须尽快离开,想到这他拉开一枚手雷丢进车里,然后端着枪小跑着冲进了建筑区内部……

响雷的状态和他差不多,开着车冲进来,只是他没那么顺利,原本他打算和飓风那样开车冲进去,可是刚进入围墙车尾就被一枚火箭弹击中,车子连着翻了两个筋斗直接摔进了池塘,不管是里面的敌人还是跟着追进来的敌人都以为他死了,其实他只是瘦了点不算重的伤,没什么大碍,鼻梁骨撞在方向盘上折断、额头开了一条三厘米长的口子,左臂关节错位,肋骨断了两根,除此之外他还算是个正常人……

响雷从车里爬出来直接游到岸边以最快的速度爬进了旁边的花池,远处敌人已经向这边冲过来了,他躲在花丛里先是把手臂复位,活动了继续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结果肋骨的剧痛又差点让他背过气去,他将手枪拔出来打开保险放在身边,现在他必须处理游戏自己流血不止的鼻子,再这样下去估计他快休克了。

他忍者剧痛捏住断裂的鼻梁骨用力拧了两下,算是将断口处“对齐”,然后扯出棉球将鼻子塞住,还没等他检查肋骨究竟断的厉不厉害敌人的搜索队就到了,他只好捡起手枪往挖从深处退去,刚才的撞击之下他的步枪已经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去了,现在他只有手枪在身。

四名敌人两前两后的向这边搜索过来,花丛有齐胸深,这四个人倒也有点经验,没有贸然进入内部,而是对着里面一阵扫射,然后才小心翼翼的进去。

响雷的小腿被流弹击中,疼得他差点喊出声来,幸亏他的位置靠里,而且还是趴在地上的所以没有被乱扫的子弹直接命中。

四名敌人保持着安全距离,互成犄角的掩护推进,他们是打算将这片花丛理一遍,看看响雷到底有没有藏在里面。

响雷趴在地上,任凭推上的鲜血横流,只是专注的用眼睛死盯着前面,根据他的估计敌人只需要数秒就能到他的面前,果然枝杈晃动,一名敌人出现在离他不到半米的地方,他豁然挑起,同时一手抓住对方的枪管拨开一手扣动扳机,子弹穿过对方的脖子,然后他往怀里一拉,还没有死的尸体剧烈的抽搐着扑倒在他身上,与此同时另外几名敌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枪口迅速对准这里开火,响雷当然不是鲁莽行事,他有着自己的打算,就在他即将倒地的同时再次开火,又是一名敌人面部中弹被干掉,就在他后背再次接触到地面的时候仅剩下的两名敌人的子弹也到了,近距离射击的巨大威力穿透了他身上那具还在抽搐尸体的防弹衣—身体—防弹衣,然后才打在了他胸前的防弹衣上,当然,威力已经大打折扣,只是撞的他断骨剧痛,但还不至于穿透他的防弹衣,给他造成生命危险。

断骨处的剧痛让他眼前一黑,几乎晕过去,但他很清楚,一旦晕倒那就是死路一条,只能继续反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