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1132章 、天降神兵(03)

第1132章 、天降神兵(03)


                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冰封在山顶的探险家给本艾伦他们帮了不小的忙,高举的破冰镐成了他们固定绳索的工具,幽灵沿着绳索向下,因为冰面太过光滑他的度并不快,但他还是没多久就消失在他们的视野里,只剩下绳子不停的晃动,在这漆黑的夜晚,在这高山绝顶,他们顶风冒雪的以身犯险,在绝壁上挣扎,普通人肯定是没胆量玩儿这种随时都会丢命的勾当,别说爬,估计早就吓得尿裤子了。??.??`

对他们来说这么做危险与否已经不重要了,他们要达到目的,冒险是为了规避更大的风险,这听起来似乎有点矛盾,但对他们来说爬冰崖比冒着枪林弹雨冲锋危险系数小多了。

“估计我们下去得午夜之后,这冰面比想像的难度要高。”幽灵在耳机里说,隐约间还能听见呼啸的风声和他的攀冰鞋踩在冰面上的咔咔声。

“注意安全,不要操之过急,我们有的是时间。”本艾伦通过幽灵肩膀上的摄像头传回的图像观察着他的处境,但他几乎是贴在冰面上的,距离太近,基本上看不清具体情况。

“知道了,下面有一个凹陷,过去有点困难,风太大了。”幽灵在耳机里说。

“风力多少?”本艾伦皱着眉问军医。

“不小于六级,随时在变。”军医说。

“该死的。”本艾伦低声骂了一句,这种环境对他们的挑战实在是太大了,单靠一根绳索和冰镐固定身体难度太大稍有不慎人就有可能“放风筝”整个人被吹起来身体不停地在冰面上碰撞,然后因为抓不住绳索或者其他意外掉下去,变成一堆看不出什么东西的烂肉。

幽灵说的凹陷有点大,据他的目测这个凹陷只有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深度不下三十米,到达这里之后因为风太大我根本就无法将身体固定住,整个人如同秋千一样在空中来回的摆动,而且幅度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这种高空荡秋千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胆量玩儿的。??.? `

“情况怎么样?”本艾伦的屏幕上已经完全看不到图像,晃动的他厉害了,他抬头看拴在破冰镐上的绳索正在剧烈的摆动。

“我靠,出事了。”重拳一把抓住绳子,剧烈摆动几乎将他带翻出去,幸亏被军医一把拉住,“别乱动。”

“我在荡秋千去,没事儿,还没撞到什么东西,我要通过最危险的一段,估计要耗费一些时间,大家别紧张。”幽灵在耳机里说,风噪很大,声音传过来断断续续的。

“前往小心,不要太逞强。”本艾伦说。

“收到,放心,我心里有数。”幽灵回了一句之后就在也没了动静。

“看着绳子,别磨断了。”山狼继续在冰上打空,他在做第二套方案,但他希望永远也用不上,因为一旦启动第二套方案就说明幽灵出事了。

幽灵在空中剧烈晃动,如同一支拴在绳子上的蚂蚱,身体完全不受控制,他只能慢慢的放绳子,试图跨越这段悬崖上的凹陷,可是谈谈何容易?风太大了,估计在这个位置风要在八级以上,他就像一片飘零的树叶一样在空中摇摆不定。

“该死。”重拳低声骂了一句,他现了一个很致命的问题,那就是在他经过凹陷最难的一段之后接近边缘之后可能直接会被大风吹得撞在光溜溜的冰面上,这股巨大的力量可以将他拍成肉饼,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已经完全偏离了直线下降的路线,随风横向移动出去至少三十米。

幽灵控制住身体用一只手中的破冰镐砸想迎面撞过来的冰面,希望能以此固定身体,防止产生二次碰撞,但这并不容易,高运动中根本没什么准确度,第一下敲在了突起的岩石上,一声清脆的撞击声中表层的冰面完全破碎,破冰镐砸在石头上冒起一连串的火花,巨大的冲击力震得他手臂麻,虎口剧痛,紧跟着身体侧着抽在了岩壁上,几乎将他撞晕过去,绳子在失去控制之后迅自动收紧,他这才没掉下去,但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控制,在空中不停地转着圈横在又挡回去,冷风抽在他的脸上让他很快就清醒了过来,反手用另一只破冰镐一钩挂住了一块突起的岩石,上面的包层冰面被钩破挂在了石头上,他又抡起麻木的没什么直觉的胳膊将破冰镐敲进了身边的冰壁,这才将身体固定住,用破冰鞋的防滑底卡住冰面整个人牢牢的吸附在上面,他这才腾出时间穿了口气,如果在来两下撞击估计就算不掉下去人也得被撞的骨断筋折。

幽灵一点点的挪动身体向下爬,绳索被大风吹得成了一个弓形使劲的拉着他,用了足有二十分钟他才算完全跨越了那个大的凹陷,到达了下面一个凹进去的冰洞,里面空间很小,只有不足三是平,而且凹凸不平,全部结了一层薄冰,高度只有不到一米五,不过这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容身之处了,至少能缓一缓。

幽灵坐在平台的外沿向里面看了看在冰面上打孔,穿透岩层用膨胀钉固定然后将绳索扯紧,尽最大努力让绳索保持一条直线,又做了两次加固之后才松了口气:“好了,可以下来了,风很大注意安全。”

“收到。”在上面的人也跟着松了一口气。

“重拳下去,然后是装备,最后是人。”本艾伦说。

“是。”重拳早就准备好了,立即固定绳索滑了下去,因为绳索的两端都已经固定所以他下去比幽灵轻松多了。

重拳到达平套的时候幽灵正坐在里面处理伤口,虎口裂开鲜血淋漓,他都不明白刚在自己为什么要用那么大的力气,因为气温过低伤后的鲜血凝结的很快,他清洗了伤口,洒了一些消炎粉用要用快干胶将伤口封起来这才取出一副新的作战手套带上,刚才那副已经因为占了太多的血而冻得硬邦邦的了。

“怎么样?影响行动吗?”重拳一边接上面放下来的装备一边问。

“小伤,不过肯定不好受。”幽灵过来帮忙。

“当然,你总不能不用手。”重拳说。

“没事,比中弹轻多了。”幽灵说。

装备很快就全都运了下来,紧跟着本艾伦也跟着下来,他看了这个冰洞之后点了点头:“不错,是个不错的地方。”

人6续下来,山狼是最后一个,众人缩在冰洞里,山狼收了绳索之后也进来。

“这里至少有零下二十五度。”军医抽着鼻子说。

“比山顶好多了,风小了不是一点半点。”埃克斯说。

“休息十五分钟。”本艾伦看了看时间,“我们必须在凌晨到达指定地点。”

“虽然还不到一半,但已经过了最难的地方,越往下风越小,容易多了。”幽灵说。

“这个高度真是第一次挑战。”疯狗搓了搓手,“之前只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我是第一次。”

“吆……破处之旅啊。”军医调侃着说。

“这我不否认。”疯狗活动着手指说,“我可是第一次搞这玩意儿,不过还好,没感觉多别扭。”

“敌人没什么动静吧?”本艾伦问军医。

“没有,一如既往的安静,全程都看不见灯火,估计是睡觉了。”军医将电脑屏幕转了个方向对准本艾伦,“什么都看不见,风雪有点大。”

“他们做梦都想不到我们会从上面下拉,神兵天将,这个好牛。”重拳很得意地说。

“如果这次能搞定巴拉斯就好了,也不枉费我们费了这么大力气。”飓风说,假肢的原因他在这里是行动最困难的一个,所以基本上只能靠大家用绳索吊起来往下放。

“已经不抱希望了,不管成功与否我们都一直在努力,总有干掉他的一天。”山狼说,看得出他已经看开了。

本艾伦点了点头:“没错,别把成败看得太重,只要人在,什么事情都好办。”

“还有三百多米,不过快到雪线了,下面就暖和多了。”幽灵看着崖体的结构图说。

“最难的地方过去就好办了,小心点应该没什么问题,崖下也没人把守,下去之后就轻松多了。”疯狗说,“在城里我们这张脸也不会被认出来。”

“那是,要是从外表暴露身份那真的把那些负责给我们化妆的家伙全都枪毙了。”埃克斯摸了自己的脸,“我他妈都不认识自己了。”

“就你那惨不忍睹的样有几个人不印象深刻的,这次化妆虽然赶不上整容,但至少算是美化了不少,其实你做个阿拉伯人还是挺像的。”军医调侃着说。

“我靠,你那嘴里还能说点人话出来不,就算我长的不好看也不至于有你说的那么丑吧?你嘴下能不能积点德?”埃克斯很不满地说。

“积德?你什么也学会重拳那一套了?”军医很无奈地说,“被传染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