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1115章 、另类处刑(01)

第1115章 、另类处刑(01)


                官员宣读“判决”用了将近一个小时时间,紧跟着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开始祈祷,这次声音穿得很远,但内容已经完全和审判没了关系。?.?`

“他们是在一照上真主的指引对这个罪人进行审判。”军医恍然大悟的说,“我才明白。”

“又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杀了摇了摇头,“我们现在的身份和他们没有太大区别,别把自己搞的和局外人似得,那样我们的任务可没进行。”

“对不起,我出戏了。”军医很歉意的说,“不过融入进来还真是有点困难,毕竟我们完全不是他们一个体系的人,思维方式和处事方式完全不同,除了会阿拉伯语、法语和英语能和这里的基本社会状态有所想通之外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必须进入角色,这可关系我们的任务成败和性命。”山狼说,“别给我搞砸了,否则……”说到着他顿了一下,“没有否则了,我也没机会把你怎么样,基本上我们就没火炉了。”

“嗯,我明白。”军医点了点头。

“活在这个国家是不是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情而冒犯了他们的真神然后就会有这家伙的下场?”重学问。

“我哪知道,我又没在这种环境下长期私生活的经验。? .”山狼耸了耸肩膀。

“在这种环境下除了逃出去就得自杀,否则我一天都不想呆。”幽灵说。

“对于普通平民来说只要让他们吃上饭,其他问题都可以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安逸是几乎所有人所向往的生活,不管是不停奋斗还是不求上进,他们至少都希望自己先有一份安逸的生活,区别只是安逸一辈子还是寻求更大的安逸。”重拳说。

“别,别给我上课,我对这玩意儿没多大兴趣。”幽灵摆了摆手,“我的想法就是想做自己向做的事情,起他的不考虑。”

“那也得有资本才行,饭都吃不上想这些就是妄想。”山狼说,“所以我们努力奋斗的初衷是吃饱饭然后才是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

“所以我们才有今天的身价,尽管每天出生入死的活,但至少我们已经不用为吃饭愁,否则我们现在想的应该是晚饭吃什么,而不是任务。”重拳说。

“我们现在也在想晚饭吃什么。”幽灵说。

“不一样,能吃饱饭的人想的是吃什么更合心意,没饭吃的人想的却是什么能填饱肚子,这完全是两个概念。”重拳看着那些祈祷的人说,“别把事情想简单了,那是混日子人的想法。??.? `”

“嗯,我就是在混日子。”幽灵说。

“得了,你要是在混日子还能娶到美惠子?”重拳撇了撇嘴,“人家能看上你可不是因为你长得帅。”

“不帅吗?”幽灵扬了扬眉毛。

“说实话我一直对日本人没什么好印象,这可能是基于民族仇恨的原因,但我的确不讨厌美惠子,这可能是基于你的原因。”重拳说了一句大实话。

“好吧,那我还得感谢你,至少你没有看到她就想起民族仇恨。”幽灵略带嘲讽地说。

“两码事,别混在一起。”重拳说,“你是我的兄弟、伙伴,我能接受的肯定接受,不能接受的会告诉你,但也不会勉强你不接受,呸……这么绕嘴,直说吧,如果我看不上美惠子最多不和她接触,还是不会影响你我的关系的,但我的确觉得美惠子是个贤惠的妻子。”

“这话是不假,地球人都知道。”幽灵骄傲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们的大道理将完没,我的耳朵要起茧子了。”军医在一边说,“他们结束了。”

几个人这才将注意力重新聚集在广场上,只见那些人已经起身,官员又对那个捆子柱子上的人说了几乎什么,那人已经完全瘫软,没柱子支撑估计已经变成了一摊烂泥了。

“基本上已经比死人多口气了。”重拳说,“这种审判对心里的折磨更大。”

“嗯。”幽灵点了点头,“和斩示众差不多。”

“我还是没想明白他们要怎么处置这家伙,枪决是不可能了,四周人太多,容易误伤,斩……这个高度好像不大合适。”军医还在猜测他们行刑的方式。

“看不就知道了,猜有毛用,显示你头脑够灵活?”重拳说。

这时警戒线突然撤离,人群一拥而上,开始对那个人拳打脚踢、吐口水、丢东西。

“我去,不会是这么弄死吧?”重拳非常惊讶。

“谁知道呢。”山狼特意用望远镜仔细观看,那个人已经被打的遍体鳞伤,头破血流,“困住他的是铁线……已经勒进了肉里……”

“基本上就是已经被把他当人看了。”军医说,“这些人也真是,如此歇斯底里的攻击,为了什么?”

“你不去动手下一个可能就是你,别人以为你同情他。”山狼说,“这已经不是自行为了,精神枷锁才是最可怕的。”

“这……”军医无言以对。

“活在这种地方简直就是地狱。”重拳摇了摇头。

“人间哪里不是地狱,只是我们习惯了而已。”幽灵说了一句颇有深意的话。

“我靠,你这话说的很有哲理。”重拳很惊讶。

“别,我不喜欢这个词儿,我就一普通人。”幽灵举起双手,一副我服了你的表情。

“别废话,继续看。”山狼嫌他们烦。

整个拳打脚踢的过程又持续了半个多小时,那个人已经完全没了反应,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死了,恐怖分子又开始维持秩序,将人群驱散,重新拉起警戒线,这次圈子更小了,中间只留下了百十平方的空地。

“这又是要玩儿什么?”军医还是有点摸不到头脑。

“不知道,有点怪。”山狼摇了摇头。

这时候一个恐怖分子提着一个水桶过来,将桶里的水全都泼在那个人的身上。

“看样子还想还有一口气。”幽灵说,“还没折磨够?这些真是……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