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1048章 、山城探秘(05)

第1048章 、山城探秘(05)


                横炮走了,看着他的背影本艾伦轻轻地摇摇头,他觉得很可惜,横炮这种作战风格的人还真不多见,只是他的意志力差了点,没能抗住酷刑,其实本艾伦多少能理解一些,毕竟做硬汉是没那么容易的,只能说他的运气不好,被恐怖分子选中。 .? `

“万一他背叛我们怎么办?”军医很担心地问,“他已经背叛过一次了,很可能会有第二次。”

“如果他真的在乎他的家人的话,他不敢。”本艾伦说,“从他平时的表现上看,他对家人还是很好的,再加上我们已经叫ci搞来了他家人的视频,这是一个冲击,他明白,家人在我们的控制之下,所以但凡他还有点良心都不会做出对自己家人不利的事情。”

“他这种人可是很怕死,否则也不会背叛我们。”军医仍然觉得不怎么妥当。

“尝试一下就知道了,既然你们要利用他,那就必须冒点风险。”本艾伦说,“如果他能找到曼索尔巴拉斯那我们就没白做,如果他变卦了,放弃了自己的家人,背叛了自己的承诺,那只能说我们运气不好,只能另想其他办法。”

“这赌的可是有点大。”军医轻轻地摇了摇头。

“他会做的。”横纹在一边你说,“相处了这么久我了解他。”

原来横炮的小队现在只剩下了他和刀刃,对于横炮的行为他们先觉得很耻辱,然后是感觉惋惜,在“黑血”能熬到这个地步真的很不容易,一个小队的队长,在“黑血”的地位是很高的,除了山狼的核心队伍之外在庞大的作战士兵中这些队长级别的基本上已经算得上是高级军官了,虽然他的军职不高,最多是中尉,但下面就大批的几层雇佣兵,这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我也觉得他会做。”重拳说,“以他的性格一次背叛就够了,不会再来第二次。”

“一切都是充满变数的,别把事情想的太简单,我们只是一群普通人,不是上帝,不能掌控每个人的行为。 .? `”

“别想那么多,既然决定做了就不能前怕狼后怕虎,等着看结果吧。”山狼第一个转身返回地下室,“拿东西走人,这地方不能呆了。”

众人迅撤离,不但离开了烂尾楼,而且离开了小城,横炮的离开是有风险的,所以他们必须做两手准备。

一路上军医都是通过嵌入横炮体内的定位和窃听设备来确定他的位置。

其实横炮这次离开就是以身份暴露为借口寻求恐怖分子的保护,同时也是见哈姆扎的借口,不过这种希望不大,哈姆扎这种人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本艾伦给横炮的任务是如果这次能帮助他们除掉哈姆扎或者曼索尔巴拉斯,那横炮就可以活下来,但并非既往不咎,只是放过他,今后他和“黑血”再无瓜葛,说的简单点,这次将功折罪只是还他一条命。

于是他们又重新回到了大山里,当然没有走远只是远远的盯着小镇,同时通往卫星和其他设备监视横炮的一举一动,但他却毫无目的打在成立游荡。

“这小子在搞什么?满城的乱转。”军医耐着性子盯着卫星图像说。

“他在犹豫。”山狼说,“等等吧,这种事情谁也没办法保证,毕竟生死攸关,他又不是一个不怕死的人。”

“万一他后悔了我们就白折腾了,还便宜了他。”军医说,“那时候我们真要对付他的家人?”

“按理说不应该那么干,但我们绕了他今后怎么办?再有这种情况就不了了之吗?”本艾伦说。

“其实我们决定用他的时候就给自己出了这个难题。”军医说,“杀了他一了百了。”

“但我们也没了这份希望,尽管很渺茫,但总归是希望。? ?.??`”山狼说。

“可是这种希望值不值得呢?”军医轻叹一声,“如果他反悔肯定会带着恐怖分子来追杀我们,那简直是自找麻烦。”

“我们可没那么好追。”幽灵说,“再加上我们还有全地形车,那玩意儿度不慢,他们想追上我们除非能调集足够的兵力对我们进行围追堵截,否则别想。”

“总之不容易。”军医说,他始终觉得放走横炮是个错误,但其他人绝大多数都同意这个做法,所以他也没法反驳。

“反正我们找不到曼索尔巴拉斯和哈姆扎,倒不如试一下。”重拳在一边说,“大不了武功而返,冒点险而已,值得。”

现在一切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反正决定已经做了,事情进展到现在已经无法挽回,只能继续走下去,其实他们就是在赌,赌横炮的想法和决心,以及他们对横炮的了解和推断,这或许是目前他们最大的依仗,只是谁也无法保证横炮不会再次反水,他们给了横炮足够的希望,可是别忘了,他是有前科的人,所以根本就无法保证他干出什么事儿来。

横炮在街上晃了足有一个小时才走向了之前他们侦查的那座军营,远远的哨兵就注意到了他,举起了手里的枪,横炮举起双手站在那里用阿拉伯语说了几句话,哨兵叫他过去,但还是没有放下枪,一直死死地盯着他,横炮走过去,在离哨兵大概还有十几米的时候是哨兵叫他趴在地上,他照做,哨兵小心翼翼的靠上去先捆住他的双手,然后开始搜身,确认安全之后才将他带入了军营,大约一个小时之后一辆吉普车进入营地,上面下来一个人匆匆进了他所在的房间。

“我要见先知或者哈姆扎先生。”横炮用阿拉伯语说,先知就是曼索尔巴拉斯的代称。

“你以为你是谁?”对方冷冷地说,“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你为什么在这里?”

“你是谁?没资格和我说话。”横炮并不吃他这套打压加恐吓的办法。

“你还没资格向我提问。”对方非常生气,“告诉你这个异教徒先知不是你能见的。”

“我可是救过先知性命的人,别这么对我,否则没你好果子吃。”横炮不示弱的说。

“我管你是谁,告诉你,现在你只能和我合作,否则什么后果你是知道的。”对方摆出一副你不听我的就没有活路的姿态。

“那我也告诉你,如果耽误了大事你也死定了。”横炮仰起头,“我这次来可不是观光旅游的,别忘了这座城是在你们的大后方,我突然出现在这里你不觉得奇怪吗?醒醒吧,你这个白痴。”

“妈的,你敢再说一遍?”对方冲过来揪住横炮的衣领。

“如果你有资格做决定的话就来吧,杀了我?”横炮冷冷地看着对方。

“你……”显然,对方已经无计可施。

“省省力气吧,有时间快去报告,上面该等急了,我很清楚,你只是来试探我的虚实的。”横炮轻蔑的说道。

“你……”对方运了半天气最终还是放下了拳头,“别嚣张,有你好看的。”说完他出了门,不知去向。

“小角色。”横炮看着他的背影冷笑着说。

大约十几分钟后,这家伙去而复返,他看着横炮不说话,最后走过去,取出一部卫星电话放在横炮耳边:“说吧。”

“是谁?”横炮问。

“我。”哈扎耶夫的声音从另一边传来。

“不要用电子设备,美军可以截获信号。”横炮说,“这一点你该明白。”

“别跟我来这套,说,你来的目的。”哈扎耶夫冷冷地说。

“好吧。”横炮深吸了一口气,“我的身份被识破了,另外我带来一个很重要的情报,为了安全起见我建议当面说。”

哈扎耶夫一阵沉默之后才开口道:“你没资格。”

“那就算了,我现在是无路可走,不信我你就直接叫他们动手杀了我。”横炮无奈地说。

那边电话挂断了,拿电话的家伙收起电话站到一边去除一盒香烟点上一支。

横炮抽了抽鼻子:“mr1boro?给我一支。”

对方看了看他抽了一支塞进他嘴里,帮他点上:“这可是我们的战利品。”

横炮深吸了一口烟:“从没想过在这种地方能抽到这种烟。”

“哼……”对方冷笑,“孤陋寡闻。”

半个小时之后电话响了,他接电话听了一阵之后转身对横炮说:“小子,你赢了,我们走。”

横炮看了自己:“松开我?否则你只能抬着我走。”

“切……”对方松开横炮的绳子,但还是保证他的手是捆着的,两人上了吉普车离开营地,十几分钟之后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地方,好像是个废弃的学校,外面一个人都没有,两人进了学校下了车,进了一栋楼,里面有哨兵把守,穿过走廊到里面他们又进了地下室,走了很久才到了目的地,一路上到处都是士兵。

打开一扇门,横炮被推了进去,哈扎耶夫坐在里面、

“好久不见。”哈扎耶夫邪恶的笑着说。

“哼……”横炮冷笑,“去死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