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998章 、陷入困局(09)

第998章 、陷入困局(09)


                幽灵被俘了,并非他打不过哈扎耶夫,而是哈扎耶夫根本就没给他机会,两人交手没几下哈扎耶夫就退走了,然后就是十几个壮汉持枪将幽灵围住。? ?w? .

“我可不是白痴,别以为我真的会和你单打独斗。”哈扎耶夫嘲弄的看着幽灵说。

“至少你比我想像中的白痴。”幽灵冷笑着说道。

“带走。”哈姆扎心情大好。

哈扎耶夫:“有美军送上门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这些天失踪的人肯定和这家伙有关系,”

“嗯……很有可能,不错,至少我们多了个筹码,很好。”哈姆扎点了点头。

一个士兵上来就用枪托猛砸幽灵的额头,将他砸晕之后捆起来拖了出去,这一切都被本艾伦他们通过幽灵设置的监控看在眼里,但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下完了。”军医颓然坐在地上。

“看看他会被送到什么地方。”本艾伦闭着眼睛说,最后的希望破灭了,又有一个人被俘,这简直是不可想像的有一次失手。

“定位信号消失了,恐怖分肯定会搜走他身上的所有东西。”军医说。

“监控市政大厅,监视一切出行车辆,看看这些车辆都去了什么地方,我们一个个排除。”本艾伦说,“就算就不出山狼他,也得把幽灵这个混蛋救出来,他是去救人的,但却落得这个下场,他不该被俘虏,我们必须相比南方救他。”

“是。??.?`”军医点了点头,开始尽心尽力的盯着卫星监控系统。

半昏迷的幽灵被人拖出了大厅,恍惚间他能看见很多人,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清醒过来,自己在一辆车里,空间很小,应该是后备箱,这两不停的晃动着。

幽灵活动了一下身体,手脚被困住,已经麻木的没了感觉,头上辣的疼,这一枪托砸的不轻,估计要风尚几针,但恐怖分子估计不会给他这种待遇,他也不期待,伤口很痛,不缝合也无所谓,大不了留个难看点的疤痕,如果美惠子不喜欢还可以去除疤,这个他不担心,只是他有点奇怪自己这个时候居然还能想这些,再过两天就是恐怖分子处理美军俘虏的日子了,现在自己也变成了俘虏的一分钟,进入还有闲心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真是的,在战场上混迹这么多年,自己居然变得如此的淡定,坦荡,或者说已经一切都无所谓了,除了美惠子母女之外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金钱、地位、荣耀甚至生死。

无法确定车子开了多久,因为前期的昏迷计数算距离的方式已经失效,所幽灵干脆闭目养神,车子停下只是他醒来的半个小时之后,很快后备箱被打开,幽灵被两个壮汉从里面拖出来,外面一片昏暗,灯光亮度不够,幽灵适应力一阵才看清附近的情况,这里是个封闭的空间,很大,从一边摆设的刑具上可以看出这是一间刑讯室。

幽灵被吊在一根埋在地下的木桩上,困住双手的绳索挂在木桩上面的一个铁钩子上。

见面礼是一桶冷水,幽灵被强迫唤醒,他这才注意到对面是个很强壮的大汉,大汉光着上身手里提着泼空的水桶。

幽灵观察着四周,除了壮汉之外房间里还有几个人,没多久哈扎耶夫也进了囚室。?.??`

“真没想到今天我们捉到的是个大人物,黑血的关键人物我们已经有大半在手,如果没猜错的你们队长和其他人已经进城了吧?佣兵界的强悍力量居然被我们俘虏大半,真是幸会幸会。”哈扎耶夫兴奋的说道。

幽灵不理他,哈扎耶夫也不生气,而是抱着肩膀看着幽灵:“说吧,你们的队长和其他人在什么地方?你知道我们肯定会用刑的,只是看你的配合程度决定你受刑多少。”

“你是白痴吗?”幽灵冷笑,“你以为他们会在一个地方长期停留吗?就算我招认了你们去了也只能找到一个空屋而已。”

哈扎耶夫也不生气,他笑了笑说:“这个自然不用你提醒,我要的是你们的紧急联络方式,这个你应该知道吧?其实你不用故意岔开话题,你我都清楚我要的东西是什么。”

“哦?这可不一定,我这个人比较本,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不会给你我们内部的联络方式,但我可以告诉你进入这座城市的特种部队数量,任务,分部。”幽灵开始胡诌。

“哦?”哈扎耶夫有点意外,“你会这么合作?”

“不是合作,是交换,你不问和我队伍相关的事情,我告诉你对我来说不重要的事情,但这些事情对你来说恐怕就是非常重要的情报了吧?”幽灵很坦然的说。

“嗯,这话说的有道理。”哈扎耶夫点了点头,“但是存在一个信任度的问题,我怎么才能确定你说的是真话?反正我也找不到那些人,这也无法证明你的话有多大的可信度。”

幽灵:“很简单,你可以加强我所说地点的防御工作,他们无机可乘或者强行攻击的时候你们不会有太大的损失,至于其他我暂时不会说,但不代表我永远不会说,因为大家都清楚,这东西是有时效性的,所以我会在失效之前说给那你们,以换取对我的保护,但我不会出卖我自己的队伍,其他人无所谓。”

“嗯……”哈扎耶夫思索着点了点头,“貌似很合理,不过这并非我要的结果,我需要你尽快把直到的一切都告诉我,所以,抱歉,我是不会和你做任何交易的,因为你没有这个资格。”

“可以,那你就试试能否从我身上挖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幽灵冷笑,“我可以清楚的告诉你,我是个不被威胁的人,受刑而已,有本事来吧,看看老子会不会与你们合作。”

幽灵的话说得很绝,显然是在和对方较近,不知道出于什么愿意那天会如此的不理智,或许他在有意的激怒对方。

“哈哈……”哈扎耶夫大笑,“想用心理战吗?想叫我们弄死你一了百了?想少受点苦的死去,然后保住秘密?你太天真了,这种激将法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都是战场老兵,别用对付新兵的那一套。”

“哼……放马过来,让爷看看你们有什么本事。”幽灵冷笑着说道。

“好,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著名的黑血雇佣军的王牌士兵幽灵先生是如何应对我们的刑讯的。”纳扎耶夫冷笑了几声走到大喊面前说,“好好招呼我们的贵客。”容纳后有低声嘱咐了一句,“明天上面要抛射,所以先别弄得太伤。”大汉点了点头。

哈扎耶夫出去了,大汉手里拿着皮鞭狞笑着走向幽灵:“小子,你想怎么玩儿?”

幽灵根本就不理他,只是低下头看着地面,连目光都不和他接触。

大汉也不客气,一鞭子抽下去,幽灵身上顿时皮开肉绽,幽灵哼都不哼一声,仿佛没抽在他身上,壮汉摇了摇头,显然他也明白这招对幽灵无效,于是他又拿起了一把长刀,看了看幽灵有放下,哈扎耶夫说了,不能搞的太重,必须高正明天拍摄时不会有太明显的伤痕。

只能说幽灵够幸运,被俘之后没有落得直接被砍手看脚的地步,其实这是哈姆扎的意思,他考虑问题的初衷是要以“人道”的交换方式解决这次问题,他知道美伊联军没那那么容易撤军,但他却要制造一种自己“诚恳”谈判的假象,先我没虐待俘虏,其次我是说话算话的,先我不虐待俘虏,但你们要是不合作那我就割下他们的脑袋,这看起来有点笑话,但哈姆扎本人却是觉得非常有道理的,不过对于他们这些恐怖分子来说能想到这些方式方法,也算是不容易了。

其次是哈姆扎觉得幽灵还是有一定利用价值的,用他要挟本艾伦帮他们完成一些刺杀任务,给联军以重创,他不相信本艾伦不就范,自己手底下可是握着六个“黑血”的士兵,其中有一半是本艾伦多年患难易共的兄弟,算得上是“黑血”的高层,其中还包括他们的副队长,这可是个不小的筹码。

尽管哈扎耶夫告诉刑讯者要“照顾”幽灵,但这老小子还是把幽灵打得不轻,皮开肉绽简直算不得什么,可这家伙居然给幽灵放血,以此来恐吓幽灵,所以搞的幽灵身体失血过多,几次昏迷过去,不过对方的分寸把握的不错,至少没要了他的命。

这家伙折磨了幽灵三个多小时,幽灵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最终他对幽灵已经提不起兴趣,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使用就会致命或者致残的酷刑,在没有得到授权的情况下他还是不敢轻易使用的,最后他居然被幽灵的表现搞的有些无计可施。

“该死的。”大汉骂了一句,用冷水将幽灵淋醒,然后看了看时间,摇了摇头,转身出去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