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994章 、陷入困局(05)

第994章 、陷入困局(05)


                不得不说侯赛因是条硬汉,幽灵给他制造了不少的痛苦,但这家伙却一点也不惧怕,下巴被接上之后就开始破口打怕,两人豫园不同,幽灵也不知道他在骂什么,不过不管他骂什么幽灵也不会生气,更不会被激怒,和这种快死的人较劲实在是划不来,幽灵还没那么无聊。?.??` .。

“喊吧,这附近没人,你比谁都清楚。”哈桑蹲下身看着侯赛因。

侯赛因愣了一下,转头看着哈桑:“你这个背叛真神的家伙,上天不会饶恕你的。”

“你这个冥顽不灵的家伙,如果不合作这位先生也不会饶恕你的。”哈桑指了指一边的幽灵说,“他可没什么耐性。”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可知道我是谁?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侯赛因很硬气的说道。

“哼……不知道你是谁抓你干什么?我们还没那么无聊!”哈桑冷笑着说道,“告诉我们想知道的,给你个痛快。”

“这王八蛋说什么?”幽灵皱着眉问,他是一句话也听不懂,这种小语种他连接触都没接触过,怎么听怎么像鬼叫。

“他说不会饶恕你。”哈桑转头对幽灵说。

“哦?那让他来吧,我这等着,别让我失望,否则我让他更惨。”幽灵挑衅地看着侯赛因,“小子,刚才在只是开胃菜,主餐还没开始。”

听完哈桑的翻译之后侯赛因冷笑了几声看着幽灵:“别吹牛,等一下就知道你是不是向嘴上说的那么厉害了。”

“别弄死,这可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哈桑抓住幽灵说。

“放心,我有分寸。”幽灵说完就抬起脚将侯赛因一条受伤的胳膊踹断,侯赛因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之后昏死过去。

“显然手有点重。”哈桑的眼睛跳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行刑的。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相信你的审讯经验没我多。??.?`”幽灵坐下不紧不慢的拿出嗅盐将侯赛因弄醒。

侯赛因呻吟了片刻用一种非常恶毒的目光看着幽灵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也不知道什么话,哈桑翻译完了有名菜密麻麻,这小子是在咒骂自己是个恶魔。

“说对了,我就是恶魔。”幽灵除掉侯赛因的鞋袜,将侯赛因的大脚趾割掉,“你有十个脚趾,我们可以慢慢玩儿。”

侯赛因惨叫,鬼哭狼嚎,但却不停的咒骂幽灵,就是不肯屈服。

“好,那我们继续。”幽灵开始一个个的将侯赛因的脚趾割下来,而且不是一下切掉,而是一点一点的锯下来,慢慢的折磨他,侯赛因几次痛的昏厥过去,幽灵都会立即将他弄醒,继续以更痛苦的方式折磨他,可是十个脚趾都被割掉了他还是不屈服,这倒是大大出乎了幽灵的意料,他对自己的手法还是相当有信心的,可今天却好像不太管用。

一边的哈桑已经看不下去了,他还从没试过如此残忍的行刑方式,有些心惊胆战,而且很担心这个侯赛因会失血过多而死,因为地面上已经流出了一大摊的血液。

“真神不会饶恕……饶恕……”侯赛因再次昏迷。

“你大爷的,这都不管用。”幽灵大骂,“他刚才是不是在说真神不会放过我?”

“是的……”哈桑点了点头。

“反复就这两句,我都学会了,该死的。”幽灵骂了一句再次将侯赛因弄醒,“要不咱们换个玩儿法?”

哈桑简单的翻译了一下,侯赛因喘着粗气盯着哈桑和幽灵,“别妄想了,你们一个叛徒一个美国异教徒,我是不会背叛真神的。”

“你这混蛋,我们是美国人?”幽灵有点奇怪这家伙怎么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别演戏了,我……虽然听不出你们说什么,但起……码能听懂是英语,你用的是海豹突击队的格斗刀,我认识,”侯赛因气喘吁吁的说道。w?

“哦?你还挺见多识广的。”幽灵听完哈桑的翻译笑了,“那你是不是已经做好准备享受海豹突击队的标准刑讯待遇?”

“去你的,我才不知道什么该死的标准刑讯待遇,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我什么都不会说,不管你们怎么……折磨我……别想从我嘴里得到任何一个有价值的词汇。”

“我靠,我就不信你的嘴会有那么硬。”幽灵冷笑着用刀挑开侯赛因的库管,“那我们就来点真格的。”说着幽灵一刀挑断了侯赛因的腿筋,然后固定住他的双腿开始割侯赛因腿上的肌肉,他根本就不理侯赛因叫的有多凄凉,而是用准确地辣的刀法开始切割,他避开大血管,将肌肉一块一块的割下来。

“真神啊,带我走把……我,我受不了了!”侯赛因的声音充满了痛苦和绝望,“但是我不会背叛你,我的真神,不管这些恶魔用什么方式、什么手段,我都会忠于你,遵从你……”这家伙居然开始祷告了……

“该死……”幽灵骂了一句,“这家伙入魔了。”

“不知是一宗信仰,只是到了可怕的地步。”哈桑说。

“嗯……”幽灵紧皱眉头,他很少遇到这种宁死不屈的俘虏,今天情况特殊,他还不能太快把这家伙弄死。

“怎么办?”哈桑问。

“不如直接杀了他。”幽灵用刀抵住侯赛因的脖子,这家伙反倒露出了一丝轻松的笑容,“来吧,让我融入真神的怀抱。”

哈桑没说话,幽灵最后松开侯赛因:“不行,这太便宜他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哈桑摊开手一副无计可施的表情。

“那我就先干完自己的活儿。”幽灵眯着眼睛,“告诉他,只要他不说我就把他腿上的肉剃光,让他看看什么是标本。”

幽灵用了最残忍的手段对付侯赛因,但这家伙真是一条硬汉,虽然已经惨叫的没有了力气,但他还是不肯合作,看来想撬开他的嘴还真是有点困难,最后幽灵几乎已经没有了任何办法,该用的都用力,说的直白一点他几乎将侯赛因的四肢全都斩断,但这依然没用。

“我没有办法了。”幽灵无奈地看着本艾伦,“这家伙怎么也不肯说。”

“我还有点麻醉药,不行就用了吧。”军医说。

“怎么不早说。”幽灵又来了精神,“控制药量,让他半昏迷,这时候最容易套取情报。”

“当然,这可是我的专长。”军医翻出麻醉药,“只是这家伙已经被你折磨的不成人形,不知道还能有多大作用。”

“不管,颈部注射。”幽灵说。

侯赛因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但显得很坦然,一副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表情,很快他就陷入了半昏迷状态,军医的药量拿捏的很准,不愧是专业医生。

“说,你叫什么名字?”哈桑在一边轻声问,这种审讯方式才是他擅长的,他懂得旁敲侧击,慢慢的降低对方的心理防线。

“艾布拉侯赛因本赫。”侯赛因低声说道。

“多大年纪……”

“三十九岁……”侯赛因的声音很低,仿佛隔着厚厚的棉絮传过来。

幽灵对这种审讯方式没兴趣,到一边抽烟休息了,本艾伦和军医在一边耐心的听着。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该问的都问了,令人失望的是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山狼他们在哪,至少监狱里没有,这一点他很清楚,他只知道前一段时间有人送来一批美军俘虏,至于关在什么地方他不清楚,不过他可以确定这些人肯定在城里的某处,其他的这家伙一无所知。

“把忙碌一晚上,屁都没问出来。”幽灵烦躁地说,“怎么办?”

本艾伦不说话,最后的希望破灭了,他已经没了任何方向感,下一步该干什么他都不清楚。

“完蛋了,我们无计可适量。”飓风用力地抓着头说。

“我们该怎么办?”本艾伦看着漫天的星斗长叹一声。

“我们已经尽力了。”军医说。

“后面还有两天,怎么可能叫尽力,只能说我们无能。”本艾伦颓然说道。

“能做的我们都做了,我们还能怎么样?”军医反问。

“嗯……”本艾伦不说话。

“不行我们就直接杀到他们的国防部,俘虏国防部长,叫他交人。”飓风的脾气又上来了。

“那和找死有什么区别?”军医说,“就算不被打死也肯定被困,被服是早晚的事儿。”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怎么能行?”飓风恼怒的说道。

“我也不知道。”军医苦笑,“到了这个地步你让我怎么办?”

“队长,你拿个主意吧!”埃克斯说。

“没主意。”本艾伦低着头。

“你怎么了?”哈桑见幽灵一直不说话就问。

幽灵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的脑袋表示自己在想事情。

“那这家伙怎么办?”哈桑指着地上的侯赛因说。

“丢出去喂野狗。”军医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几个人一筹莫展,本艾伦也不说话,一时间气氛沉闷到了极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