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961章 、改组设想(01)

第961章 、改组设想(01)


                野外生存是军人的必修课,而山狼他们也算得上是轻车熟路了,这么多年的战争生涯他们早以变成了一群随时可以茹毛饮血的“野人”,只不过他们做野外生存是为了提高适应性,而不是为了怀旧或者还玩儿。

在这方面的专家当然是幽灵了,这点他绝对当仁不让,所以野外生存对他来说和回老家没什么区别,这一点前面讲述很多,在这里就不在赘述了。

野外生存在没有战斗的情况下变得顺利了许多,对他们来说这已经不存在任何难度,所以他们能很轻松应对,按照时间表简单度过,回到基地的时候还是比其他队伍要早很多,这就是明显的优势。

“如果我们全前进怎么也能甩他们几条街。”幽灵挠了挠头,“和他们这些刚成熟的信任比还真没意思。”

山狼很不以为然地说道:“你在林子里生活多久,他们在林子里待的时间有多长,就算是从儿童期开始累积也不过几个月吧?你呢?计算单位是年,这就是本质差距。”

“这就是人生差距,他们在上小学的时候我在流浪,他们上高中的时候我还在流浪,我用四年时间融入现代社会,他们却始终生活在是现代社会里。”幽灵的话说的有点酸楚。

“只能说不同的人生路线,不一定谁的更好,但总归是一种缺失,你缺少正常人的生活,他们缺少磨炼自我的机会,当然,他们或许不需要这种机会,但至少没你的经历那么丰富。”重拳说。

“也不是,我的经历不应该用丰富来形容,应该是混乱。”幽灵说。

“丰富与混乱的区别在于评价者的观点,这个世界没有绝对客观的评价,任何公正的人都会在表看法的时候或多或少的掺杂一些个人感情,这就是人性的影响,没有人性的人是无法理解这个世界上生的事情的,所以亮着结合就会出现一些无法解决的瑕疵,有和没有都是错误。”狮鹫说,“人不是石头,人是有感情的,在冷血的人也有,除非他是个没有理智的疯子。”

“人就是人,别赋予他带多的定义。”山狼不是很赞同这个观点,“人的狭隘和自私是人的本性,人性中包含的内容,只是谁隐藏的好,谁更显得公正无私,更高尚而已。”

狮鹫笑了笑:“那这就涉及到人的本性问题了……”

“好了……好了……”重拳打断他的话,“你们别在这讨论人生哲学,这玩意儿和我们关系不大,还是关心一下实质性问题吧,比如晚上吃什么。”

“这个是餐厅关心的问题吧?我们只是承受着,而非改变者。”幽灵说。

“吊哥,你别学他们的腔调好不好?”重拳皱着眉说,“我们用正常人的方式说话行不行?”

“呃……这个可以有。”幽灵点了点头,“不过话语方式这个问题有时候还是会传染的。”

“嗯,你那么容易受影响吗?”重拳看着他,“算了,讨论这个没价值。”

“那你说个有价值的话题。”山狼略带讽刺的说。

“呃……”重拳一时语塞。

“这就是人性的狭隘,他不喜欢的也不许别人说。”狮鹫也开始旁敲侧击的数落重拳。

“你说了人性本就是自私和狭隘的,只是谁隐藏和利用的好,我就是简单直接,不藏不掖,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直接不代表你坦诚。”狮鹫说,“隐藏也不代表你虚伪。”

“你大爷。”重拳无话可说,只能爆粗口。

狮鹫很有涵养的笑了笑,没再废话。?.?

“今天讨论的话题很有趣儿,或许我们今后该搞辩论场,至少能活跃气氛。”山狼开着玩笑说。

“算了,我们又不是演讲家。”军医摇了摇头。

“话说你们还挺能跑题的,从一个野外生存到我的经历再到人性,十万八千里的路程你们不累吗?”幽灵看着几个人,“我读书少,你们别逗我。”

“……”重拳一副被打败的表情,“你能不逗逼吗?”

众人哄笑,山狼提起自己的包:“好了,回去洗澡吃饭,别在这闲扯,浑身臭烘烘的有什么雅兴?”

晚上没有安排训练,几个人很闲散就到基地的静吧消遣,这里允许喝酒,但只能喝啤酒。

“我们明天干什么?”军医问山狼。

“日常训练。”山狼的回答很简单。

“好吧,就是没有变化。”军医耸了耸肩。

“你想要什么变化?”山狼看着他,“要不我们去冰岛来一次高海拔极寒训练?这个好久没有搞了。”

“这个……不要了吧!”军医赶紧摇头,“我们要是走了万一有任务队长该找不到我们了。”

“你这个理由还算充分。”山狼说,“不过我还真想去搞一下,毕竟我们是一群需要激情和环境刺激的人。”

“现在挺好,没必要去受苦。”疯狗也说。

“你们这些家伙。”山狼无奈的笑了笑又说道一本正经的看着大家,“要不我们去沙漠进行一次高温训练?”

“呃……还是不要吧。”重拳谨慎的说,“军医那句话说的对,去什么地方不重要,重要的是万一队长找我们不能及时返回……”

“你们这些小子,怕冷又怕热,就是不想吃苦。”山狼一句戳穿他们的小把戏。

“你们这些家伙。”狮鹫摇了摇头,“如果山狼想带我们去集训还用和我们商量吗?下命令就是了,还能给你们在这纠结的机会?白痴。”

狮鹫说的没错,如果山狼有意根本就不用和他们说这么多废话,命令一下谁敢不去?所以他也就是和大家开个玩笑。

“别说的那么官僚嘛,我们是讲求民主的。”山狼笑着说,结果没人理他。

晚上山狼给本艾伦打了个电话询问情况,本艾伦那边还在进行中,正在通过马丁和ci的上层接触,他自己也找了几个政界和军界的朋友帮忙,以增加自身实力,拉平身份的差距。

至于此行能收获什么本艾伦自己也不清楚,毕竟这只是一次尝试,至于结果他已经不去考虑,尽人事而听天命,他把一切都看开了,努力去做,什么样的结果他都能接受。

这次的行程很长,那边也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再加上高级别的官员没那么好见,所以日程安排上要以人家为主,他能做的就只有等。

不过利用这段时间他也走访了一些老关系,拜访老友,换取一些有价值的情报,总之他是不会浪费任何时间的,他还告诉山狼,这次他意外的得到了虎鱼的消息,但还是不够具体,需要深挖,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收获。

其实之前的一次铺垫下接触中一些情报主管更倾向于本艾伦能帮他们完成一些高价值任务,但本艾伦以目前人手缺乏和业内转型为理由委婉的推脱了,不过他还是以合作意向的方式来安抚这些人,这些也算是资源的一种,万一哪一天需要合作也不至于在现在就伤了和气。

总之美国那边的事情不只是复杂那么简单,所以对于本艾伦来说,耗费的时间就相对长了很多,按照他的估算,至少十天内回不来。

“队长就是队长,就没看他闲过,一直忙。”军医说。

“所以他能当队长,能在组建这么大的跨国公司,能建设这么大个基地。”山狼说,“队长虽然不是个成功的军人,但他绝对是个成功的商人,尽管目前的一切都和他军队服役有着分不开的联系,可归根到底还是他有着与众不同的商业头脑。”

“也是,商业化模式的雇佣兵管理。”军医点了点头,“好像还没哪支队伍能向我们这么商业化,现在我们的佣兵业务盈利额度已经无法和商业运作的收入相提并论了。”

“的确,我们现在赚的是小钱,真正的收入在公司的投资和产业上。”山狼点了点头,“保留佣兵业务只是队长对黑血的个人情怀,他不希望这支队伍在他手里消亡,这一点他也不止一次的提过。”

“可是商业化之后必然会把高风险的佣兵业务砍掉,这是时间问题,董事会不会容忍太久的。”狮鹫说,“最多作为小规模队伍独立存在,算是公司旗下的一个很小的分支,或者单独成立佣兵业务分公司,完全脱离公司的整体运作。”

“这是早晚的事情,只是队长还没和董事会达成共识,没找到一个好的方法,不过成立佣兵业务公司这个设想倒是有一定的可行性,既不拖累公司,又能满足队长的需求。”山狼点了点头,“嗯……你把设想整理成一个系统的方案,这个想法的确不错。”

“是。”狮鹫点了点头,“给我一天时间,想法很简单,只是需要一点时间完善细节和内容。”

“可以,后天日落前给我就可以。”山狼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