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879章、他是内奸(01)

第879章、他是内奸(01)


                事情有点出预料,原本信使以为自己会落在“断手”组织手里,但现在看来这些人很显然是要干掉自己。?.??`

“看来你没用了,早知道就不这么大费周章的把你弄回来,累的我半死。”一个看守将手枪顶在信使的头上,“抱歉活期,看来今天就是你的末日了。”

“等等……”信使有些焦急,“是断手说要干掉我还是你们自作主张?”

“有区别吗?”看守问。

“当然,你不知道我的价值,断手是不会轻易干掉我的。”信使镇定下来,“想转更多的钱吗?叫断手的人来,他们肯定不会杀我,反而会感谢你们。”

“胡说,你还有黑血的队长更有价值?”看守摇了摇头,表示对他的话不屑一顾。

“如果杀了我你们就大错特错了。”信使冷静的看着看守,“如果你们通知断手有可能还会给你们增加酬金!”

两个看后对视了一眼:“给我现在不杀你的理由。”

信使耸了耸肩:“简单得很,如果断手的人觉得我没价值你们完全可以再动手,反正我也跑不了。”

看守犹豫了一下,但他还是举起了枪:“我怀疑你是在拖延时间。”

“等……”信使刚开口枪就响了,但幸运的是在最后时刻另一名看守及时拉开了手枪,子弹贴着信使的头皮飞过去打在地上,折射之后打在钻进了墙壁。

信使只觉得脑袋一疼,以为自己就此去见上帝了,但他很快就现自己还有直觉,而且还能听见两名警卫的争论。

“你疯了吗?如果他说的是真话那我们可要失去一个赚钱的好机会。??.?`”

“你才疯了,他分明就是在拖延时间,不要上了他的当。”

“不,这种地方他拖延时间有多大价值,白痴?你也不想像,他能等到救援吗?他能自行逃脱吗?断手的人马上到了。让他们确认一下也无妨,万一这个人真的对他们有价值呢?”

“可万一没价值我们不就是在违抗队长的命令吗?他可是让我们干掉这家伙。”

两人就此争论不休,信使在一边很着急,他可不想就这么完蛋。

最后力主处死的看守还是占了上风,另一人赌气不再管,走到一边,提着枪的看守摇了摇头。一边检查着手枪一边说道:“看来今天你是难逃一死了,别怪我。奉命行事而已。”说完他推弹上膛,再次将枪口对准了信使的头。

“我有话说。”信使这下有点急了。

“你还有完没完。”看守有点恼了,在他看来信使太过于没完没了了,让他烦得很。

“我有你绝对不杀我的理由。”信使焦急地说,“我是断手在黑血的卧底。”

这句话一出口看守还真就放下了枪,他犹豫了片刻又举起猎枪:“你耍我。”说完再次扣动扳机,但又一次被另一名守卫拦住,子弹二次擦着信使的头皮飞过去,现在他两侧头皮上各有一个子弹擦出来的血槽。正不停的向外流血。

“你疯了,他说的如果是真的杀了他我们就算犯了大错误。”

“你才疯了,他说什么你都信?别被他当猴子耍。”

“不差这一时半刻,问清楚再说。”说完他转头看着信使,“你怎么证明?”

信使犹豫了一下:“这次来的路上你们迫使我们丢掉了所有电子设备,我暗中和他们联系的设备也一起被丢掉了。? ?.??`”

“那就是没法证明了。”看守冷着脸,“那就自能说明你在说谎。”

“不。等他们的人来了自然会相信我的话。”信使的脑门上已经见汗,他不清楚自己还能拖延多久。

“没时间等了,我给你一分钟,如果无法证明,那你就死定了。”显然看守并不上当。

“我可以给你我上线的联络方式。”信使咬了咬牙说,“让我的上线联络今天来的人。这总可以吧?”

两个看守对视了一眼,最后持枪的点了点头:“可以,不过一旦证明了你们要支付更多赎金,否则我会让你死的很意外。”

“放心。”信使点了点头,“钱不是问题。”信使说出了联络方式,其中一个立即出去核实,留下一个看着他。

足足过了半个小时没有任何消息。不光是看守,就连信使都等得不耐烦了,现在他根本就无法脱身,只能靠这一招保住小命了。

有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终于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门开了,有人探头进来喊道:“带他出来。”

信使颂路口一气,至少现在不会杀他。

看守将信使带出去,等到了外面他才现,这里已经不是丛林,到处都是房子,有点类似于荒废的工厂,建筑物上墙皮斑驳脱落,一些露在外面的铁罐子已经锈迹斑斑,到处都是野草。

转了两个弯信使被带入了一个类似于办公楼的地方,大厅里站着十几个人,正是他们在林子里见到的那些人,全副武装,带着面罩,本.艾伦也在,坐在一把椅子上,旁边站着两个人,正一脸疲惫的抽着烟。

“信使,没想到会是你。”本.艾伦面色平静的说道。

“对不起长官。”信使无言以对,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只好闭嘴。

“你是个混蛋,你直到你害死了多少兄弟吗?”本.艾伦依然坐在椅子上,声音不大,但语气中暗含杀机。

信使不说话,只是低着头站在一边,一个看守将他安在一张椅子上,丢给他一支烟。

“什么时候开始的?”本.艾伦问。

“对不起。”信使低声说,“我也是迫不得已,他们用我的家人要挟我。”

“你个王八蛋,拿到我们自己就保护不了你的家人吗?”本.艾伦骂道,“就算被他们被绑架我们同样能抢回来,我们有这个实力,再说我什么时候放弃过兄弟的家人?”

“不一样,他们实力太强了,我不能冒险,当时也只是一念之差,等到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信使一脸的后悔,“有什么办法,这是一条不规律,早晚要和兄弟们站在对立面,我早就想过了,只是从没想过这一天什么时候会来。”

“说吧,他们的领是谁,在什么地方?”本.艾伦继续问。

信使看了看身边的几个壮汉张了张嘴:“对不起长官,我不能说。”

“他们只是几个雇佣兵而已,不会干涉我们谈话,反正我也跑不了,落在断手手里我知道会有什么样的结果,你让我死个明白。”本.艾伦说。

信使咬了咬牙,最后还是摇了摇头:“为了家人的安全,我不能冒险。”

“哼,你死定了。”本.艾伦冷笑,“我保证你会死的很惨。”

“我知道。”信使点了点头,“一旦我的身份暴露你们会在全世界范围内追杀我,我从没期待有个好的结果,走上这条年的那天我就做好了心理准备,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死在你们手里,不过我更清楚的是,肯定不是今天。”

“别得意,你觉得我们会放过你?”本.艾伦也不气恼,“我没想过会是你,但细想想除了你之外别人还真做不到什么都了解,作为情报官你了解我们的所有行动部署,这也算合情合理。”

“或许这就是他们看上我的主要原因,情报官的优势所在。”信使说,“我承认对不起大家,但我也是没办法,为了家人,为了生存。”

“也是为了钱。”本.艾伦说,“不管他们个给你多少,上面都沾满了兄弟们的鲜血。”

信使低下头:“这种事开了头就没有回头路,我也没有办法。”

“一切都是借口。”本.艾伦冷笑,“说吧,断手的真实身份,这次行动失败了,但至少认清了你,也算不枉此行。”

“稍后你就知道了。”信使说,“你不是查到一些东西吗?难道一点都没察觉到?”

“这个神秘组织很牛,我查到的东西……”本.艾伦突然停住,“是我在问你问题好不好?别转移话题。”

“队长,你们真是一群自以为聪明的傻瓜,被人玩儿得团团转还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信使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有些事情真是让人难以理解,不过到了今天我也没什么好掩饰的,没错,我早就背板了你们,很多情报都是我泄露出去的,但后期你学聪明了,很多时候的行动完全出乎我的预料之外,你在意识到内部有情报泄露问题之后行动时和计划都有较大的出入,以至于断手的一些埋伏或者针对性计划完全无效,这也是你们能活到今天的主要原因。”

信使深吸了一口气:“不过,你们还是在对方的算计之下,很抱歉我不能说太多,为了家人的安全我不可能告诉你他们的真实身份,所有……”说到这信使的鼻子开始流血,“所以今后你们……你们好自为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