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876章、神秘追踪(01)

第876章、神秘追踪(01)


                会议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期间他们讨论了很多相关事件的,甚至从新分析了之前出现问题的任务,会后,幽灵等人被送走,他们要在几个不同的地方熬上两个月才有可能回来。??.?`

山狼看着远去的车辆问本.艾伦:“这种处罚是不是太过分了。”

“我不觉得。”本.艾伦摇了摇头,“这些小子的确太久没有经历这种处罚了,上次也是关禁闭,这次在不加大惩罚力度他们真的可能会无法无天。”

山狼又问:“可是我们的作战主力都出去了这是不是不太好?”

“没关系,我们再也不能只依赖一直作战队伍过日子,今后我们要多元化展,多元化不单单是说做不同的生意,好包括,拥有不同实力水准的作战队伍,或者说,扩大作战队伍,针对性展,这才会有出路。”

“你不是说过作战任务早晚会不再是我们主要的收入来源吗?”山狼有些不解。

“当然,但这个过程相当长,我也说过,我在的时候就一定会保留作战队伍,这并非赚钱,而是为了自保。”本.艾伦语重心长地说,“生存需要手段,我们必须未雨绸缪。”

山狼感觉到本.艾伦这次回来之后匾额了不少,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不过在他看来本.艾伦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对劲。? ??.?`

第二天本.艾伦带着剩下的几个离开,从巴黎驱车一直开到德国,在慕尼黑附近的一个小镇落脚,恬静的小镇上没什么人,偶尔有车辆经过,酒吧里的人也少得可怜。

“四杯啤酒。”本.艾伦坐到吧台前,“镇上的人都哪去了?怎么这么冷清。”

“哦。”老板一边打着啤酒一边说,“去参加啤酒节的狂欢了,你们要是来半小时我们这里也该大洋了,我也得去热闹一下。”

“是吗?啤酒节。那可是个真不错的去处,远吗?”山狼问。

“还好,开车半小时的路程。”老板打完啤酒又开始勤快的擦拭吧台上的酒渍,“想去的话开车一直向北,出镇子就那么一条路。”

“好,谢谢。”本.艾伦没动,而是继续喝酒。“听说前一段智商的鲁道夫家族的大公子被杀了。”

老板点了点头:“是啊,就上周的事情。真是奇怪,死在厕所里,前后没人进出,据说是被注射了某种药物,具体的不大清楚,不过他好久没回来了,这刚回来两天就丢了命,真是可惜,那么大的家产怎么分派?”

“不是吧。??.??`我听说是被人砍掉了脑袋。”本.艾伦继续试探这说,山狼他们也不知道本.艾伦要干什么,只能静静地听着。

“那都是传言,还有所是被用手枪打穿了脑袋,不过那天我看到了,抬出来的时候风吹开了盖尸单,头是完好的。”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我听说的都是传言。”本.艾伦点了点头。

“可不是嘛,现在谣言四起,昨天我还听说了被吸血鬼咬死的版本,还越传越神,真是让人无奈。可笑无知的人们。”

“那警方怎么说?有没有找到什么线索?”本.艾伦继续问。

“这还真不知道,警察勘察现场之后就没了下文,不知道他们查到什么,不过我可不指望那些草包能破案。”显然老板对那些警察没什么好感。

喝了两杯啤酒解渴之后几个人离开酒吧再次上了车。

“我们去哪?”山狼坐在驾驶位上问。

“向北。”本.艾伦简单地说道。

“啤酒节?”火绳眼睛一亮。

“不,我们有其他事情要做。”本.艾伦降下车窗点上烟,“那个鲁道夫是个间谍,这次回来是探亲的。不知道怎么遭了算计。”

“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信使问。

“鲁道夫知道一些关于断手的消息,是从五角大楼切取出来的,对了他是个俄国间谍,那些东西原本该属于我们,但在我到达之前他就死了,原本以为线索断了,但前几天我有接到陌生人的消息,称东西在他手里,想得到就来找他,所以我们今天才会出现在这里。”

“可能是个圈套。”信使说。

“我也知道,但那份东西是揭盖整个断手神秘面纱的关键,对我们来说至关重要,就算是陷阱也得冒险一试。”

“具体地点在哪?”山狼问。

“我也不清楚,对方没说,但他告诉我,沿路会有标记给我们指路。”本.艾伦说。

“不管怎么我们总不能任由他们牵着鼻子走。”信使说。

“我当然知道。”本.艾伦点了点头,“稍后出了镇子,你和我一组,山狼、火绳和风刃三个一组,我们在明,你们在暗处,保持相对距离跟在后面。”

“这个我拿手。”山狼说,“不过信使你行吗?作战任务参加的少得可怜,你可得保证队长的安全。”

“放心把,我心里有数。”信使拍着胸脯说。

“目前我们对地方情况一无所知,所以一切小心,这是一招险棋,但我们必须走下去。”本.艾伦说,“我和信使的武器越简单越好,带多了也没什么用,你们三个可以全副武装,但不要影响行动。”

“明白,我们现在也已经是老兵了。”风刃很自信的说道。

“只可惜三剑客不在,这可是他们的天下。”信使叹息着说,“两个被流放,一个下落不明,唉……”

“重拳已经不适合参与我们的行动,更不适合留在队伍中,我让他滚蛋了。”本.艾伦说,“至于他去哪了没人知道。”

“果然被你赶走了,至少没比你干掉。”信使说。

“放心,他还没那么该死。”本.艾伦说,“不过他已经不再值得我们信任,这是不争的事实。”

“好吧,你是老大,一切都由你做主,不过重拳究竟干了什么?”信使问。

“干了不该干的事情,私自截留情报,这本就该是死罪,但念在这么多年他在黑血出生入死,我没杀他。”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