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745章 、我是刺客(11)

第745章 、我是刺客(11)


                抛尸工作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就结束了,事实上并非将街道上的尸体清理干净,而是下水道被塞满了,所以才导致士兵们不得不被迫终止。??.?`

火绳和军医看着又被塞满的下水道一阵愁,不过还得继续重复之前的工作,将尸体拉开钻过去。

简单说,两人用了十几分钟重新弄出了一个不到半米的缝隙,然后就直接爬了过去,这种感觉有点古怪,和一群完全陌生的尸体近距离接触,原本鲜活的生命现在已经变成了令人作呕的腐尸,人的生命真的好脆弱。

爬过尸体山之后两个人面对悠长的通道没有丝毫轻松的感觉,这条没有尽头的通道实在是让人太不舒服了,店铺老板提供的下水系统结构图上完全不涵盖这片区域,所以他们才会遇到这么多的麻烦,麻烦指的并不是成堆的石头,而是迷宫一样的下水系统,他们只能摸索着向前推进,经常走入一些人没法通过的地方,所以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两天里他们在这种地方摸索走了无数的弯路。

但就算困难太大他们也只能继续坚持在这下面跋涉,毕竟这是他们的任务,而且还是必须完成的任务。

不管怎么说,在经历了千辛万苦之后他们总算是到了目的地附近,准确的说是到达了离目的地还有两公里的地方,剩下的路再也没办法走下水道了,所以他们只能回到地面上想办法,但这片区域到处都是叛军的阵地,他们需要冒巨大的风险进入。

对他们来说不管怎么样离开下水道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在两天的行程中,他们得出的结论地狱也不过如此,下水道里令人难以忍受的不完全是尸体,而是长期压抑的气氛和糟糕的环境。

“我们这身味道估计几十米外就会被人现。”火绳抖掉身上站着的一缕带着头皮的头低声说。

“这附近肯定没地方洗澡。 .? `”军医面无表情地吃着东西,这两天他们一直在下水道里,都已经习惯了在那种环境下吃东西,尽管恶心得要命,但为了保持体力他们不得不在令人作呕的地方进食,这可是需要前的忍耐力和意志力的。

“换掉这身衣服应该能好点。”火绳将身上的衣服脱掉,简单的擦拭了一下,然后换上备用作战服,但好像除了看上去整洁了不少之外,身上的味道好像没什么变化。

“。”军医骂了一句将沾满黏稠液体的衣服塞进背囊,虽然已经不打算再要,但也不能到处乱扔。

军医吃了东西之后也换了衣服,两人从楼上下来,根据之前观察的路线小心的向前推进,这剩下的两公里足够他们走很久,他们现在根本无法保证在行动之前能否到达预定地点,但必须为之努力。

两人蹲在角落里等叛军的巡逻队经过,不远处几只老鼠正在啃噬一具尸体,一具已经完全面目全非的尸体,这些老鼠已经不怕人,甚至有一只还对着他们示威性的张开嘴露出了前排长长的牙齿。

“该死的地方。”军医在心里骂道。

巡逻队经过之后两人迅穿过街道向前推进,幸好是晚上,他们不用顾及几十米外的守军,现在他们的位置正处于叛军防御最严的地方,到处都是活动的叛军和林立的岗哨、巡逻队、战壕、立体防御工事。

穿过街道两人迅冲进一栋建筑,他们早就观察好了,这栋建筑的一二层没有人,三层是叛军的机枪阵地。

进入建筑之后两人马不停蹄的从后门离开,根本就不做停留,后面是个院落,两人出门就缩到了一边的角落,因为在他们不远处就有叛军在活动,七八个叛军就在不远处的楼道里。? ? ?.

军医盯着那些正在吃晚饭的叛军,几个叛军一边吃饭一边聊天,内容大致是关于这次停火协议是否能够达成,他们是军人,但同样期盼着早日走向和平,谁也不希望死在乱世中。

“什么味道?”一个叛军抽了抽鼻子,“尸体的味道?”

军医心里咯噔一下,他知道那是他们身上飘散出去的味道,没办法冲洗,身上的味道“浓郁”根本无法遮挡,这是他们行动的最大弊端,一旦引起敌人的注意那他们就完了。

火绳已经下意识的端起枪对准了几个叛军,但他和军医都清楚,就算在叛军觉的瞬间开枪他们也不可能在敌人反应过来之前将之完全消灭,然后他们就会完全暴露,深处敌人的重兵把守之地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

“尸体的未到?”另一个叛军抽了抽鼻子,“正常,这里到处都是尸体,腐烂了当然会有味道,别大惊小怪的。”

“我不记得我们附近还有没清理得尸体。”嗅到味道的叛军有些纳闷,他又抽了抽鼻子,那股若有若无的味道在空气中时隐时现,这么仔细一闻仿佛有没了。

“你是不是鼻子有问题,有幻听幻视,你幻闻?”另一个士兵嘲笑的说道。

“我倒是希望鼻子有问题,闻不到味道我都不介意,这个城市实在是太的臭了,臭得令人作呕。”

“哈哈。”另一个士兵大笑,“死人太多了,估计战后这里需要一次长时间的清理,否则这个城市只能废弃了,别的地方不提,光下水系统里就有无数的尸体,现在下面已经成了一条腐烂的尸河。”

“武装杀的人太多了,我们刚攻占这里的时候街道几乎被尸体覆盖,完全看不到地面。”

“嗯,其实我们杀的也不少,说心里话,很多人已经疯了。”另一个叹了口气,看来这家伙还没迷失人性。

两人一边吃一边聊,军医和火绳就在不远处盯着他们,从这里经过必须走叛军不远处那个窗户,但以叛军现在的状态,只要他们移动就有可能被现。

军医仔细观察了一下环境,现居然没地方可隐蔽前进,无奈之下他们只能等机会。

几个叛军吃完之后留了两个人值哨,其他人躺在地上估计是要睡觉。

两个值哨的靠在墙上聊天,军医对火绳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先过去,火绳点了点头,端起枪对准哨兵,

军医提着枪从暗处悄声无息的出来,手里的枪和眼睛始终在侧对着他的那名哨兵身上,其实不远,距离只有二十几米,但最后十米几乎就在哨兵身前篝火光线笼罩的范围之内。

很快军医就出现在了篝火光线笼罩的边缘地带,后面的火绳扬手将一枚石子丢了出去,“啪”的一声打在墙上,声音不大,大很清晰。

“什么东西。”两名哨兵同时端起枪抬头向上看,其中一个还打开了手电筒,就在他们注意力分散的时候军医迅前冲,一个跃身跳进了窗户,在双脚落地的同时身体前滚,卸掉身体的重量,悄声无息的落在地上。

“的确有声音。”一个哨兵仔细小心的看着上面。

“上去看看。”另一个说。

“你怎么不去?”

“快去快去。”另一个哨兵挥了挥手。

哨兵无奈只好抱怨着转身走向楼梯,另一个士兵在后面盯着他,此时他们都没注意就在篝火光线笼罩的边缘地带,一个人影正迅向前推进是,度非常的快,等看热闹的士兵回头的时候他已经越过窗户和军医汇合。

安全通过,两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外来留守的士兵抽了抽鼻子,又闻到了那股臭烘烘的味道。

“该死,看来要清理一下了,否则这个地方没法住。”哨兵低声骂道,但也没多想。

军医和火绳进入走廊,沿着幽深的走廊向前走,一分钟后从另一侧的窗户跳出去,后面又是一条街道,街上不满了哨卡和铁丝网。

这次通过其实难度并不大,哨位里的士兵除了机枪手都在睡觉,街道阴暗,根本就看不清什么东西,两人慢慢的出来,几步就冲过了街道,不远处的机枪手仿佛看到了什么调转枪口对准这边,但什么都没有,他打开探照灯扫了一下,街上空荡荡。

“见鬼。”机枪手摇了摇头随手关掉探照灯。

至此他们剩下的路程已经不多,但需要消耗多少时间还无法确定,为了保证安全两人走走停停,可以说费力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到了目的地。

“兽人,我们到了。”军医蹲在暗处向本艾伦报告,火绳在不远处警戒。

“看到了。”本艾伦看着地图上代表二人的红色亮点说,“之前我还在担心你们能否到达,看来是我想多了。”

“千辛万苦。”军医叹了口气,“不过总算是到了,之间经历的事情再也不想有第二次。”

“很好,原地待命。”本艾伦看了一下地图,上面代表各个小组的红点已经全部到达指定地点,他看了看表“好,所有人已经全部就位,那么我们的任务现在正式开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