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669章 、马尼拉之行(03)

第669章 、马尼拉之行(03)


                重拳利用诡计轻松的俘虏了詹姆斯,过程简单平常,没有惊心动魄的场面,也没有子弹乱飞的战斗,简单的波澜不惊。? ?.??` 。. 。

直到被海水弄醒他也没想明白自己究竟是被什么人俘虏,不过这个他已经没机会提问了,准确的说他已经没了这个资格,这个场合之下有资格体温的只有幽灵,他已经动手,只是手法的确有些与众不同,他用刀尖在詹姆斯身上割开了成千上万的小口,长度和深度都不过两厘米,然后将他丢在海水里,那种被无数蚂蚁啃噬的感觉简直让他抓狂,开始的时候只是刺痛,后来就是如过少一样疼得难以忍受,那中痛可是痛入骨髓。

谁会想到,在这充满温情的夜色中,在浪漫的海滩上正生着令人恐怖的一幕,一个人正赤着身体半躺在海水里,浑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麻、鲜血淋漓、令人作呕的刀口,而就在他身边一个人正摆弄着手里的刀子看着他,恶魔一样的眼神中透着嗜血和疯狂。

“说吧,我们都省点力气。”幽灵将一个录音设备放在旁边然后点上一支烟说,“我们彼此的时间都很宝贵,我希望能早点回去睡觉,而你却希望尽快结束这痛苦去见上帝,既然我们都各有所需为什么就不能通力合作呢?至少让我们其中一方能达到目的。”

“你……做……梦。”显然詹姆斯对幽灵的这番鬼话很不感冒,他还忍着剧痛骂了几句,海水中盐分对伤口的那种灼热感极其的痛苦,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没打算对这些来历不明的人说出自己知道的哪怕是一件事情。

“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曾经是佩刀雇佣军的一员,后来这支队伍在卢旺达一战中几乎全军覆没,你是其中少数的几个幸存者之一,后来你去了什么地方?又干了什么事情?我想知道更多事情,所以我给你准备了这个。?. ?`”幽灵一边说一边拿出一支注射器在他眼前晃了晃,“这是最新型的神经感知能力增强类药物,能把人的感觉成倍的提升,也就是说能让你的痛觉也提升数倍,到时候你身上就不是现在这么轻微的刺痛了,而是比刀割还痛苦的感觉,那时候你可能会求我杀了你,真的要用它吗?”

“混蛋……,你是个混蛋,不要再浪费力气了。”詹姆斯还是硬气得骂着,显然他根本就没打算说出任何幽灵感兴趣的东西。

“真遗憾,看来你是打算享受一下这种药物的感觉。”幽灵蹲下身按住詹姆斯的脑袋将药物注射进詹姆斯的身体,然后看戏一样看着他说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我很期待你的表现,撑下去硬汉,别让我失望。”

“你们这些混蛋不得好死,我用生命诅咒你。”詹姆斯恨恨地说,那咬牙切齿的表情仿佛要把幽灵给吞了。

“很遗憾,这个你是看不到了。”幽灵不急不缓的将手里的孔针管丢在一边然后坐下看着詹姆斯的反应,“药物起作用很快,所以你还是整理一下思路吧,看看怎么守住你的秘密,别一会儿胡言乱语的没个逻辑性。”

很快药物开始起作用,詹姆斯甚至感觉到药物随着血液流遍全身,血液撞击血管的那种嘭嘭的冲击感让他心里有些慌,仿佛身体里钻进了一只狂的野兽随时都有可能撕裂他的身体冲出来一般,很快他身上的痛感开始慢慢的加重,原本那种被无数蚂蚁的啃噬的痛苦开始变强,仿佛变成了一只只老鼠在撕扯着他伤口上的血肉,那种痛每一下都让他几欲昏厥,连续不断的剧痛中詹姆斯浑身抖。

“姓名?”幽灵盯着他问。?.

“去你吗的。”詹姆斯颤抖着声音骂道,“休……休想,从……从我这里……拿到……任何情报。”

“好,我看你到底能坚持多久。”幽灵也不生气而是用刀在他肩膀上挑了一条口子,虽然不深,但在药物作用下产生的痛苦无疑是巨大的,詹姆斯感觉刀子好像直接刮在了他的骨头上,剧烈的痛感让他大声的惨叫,几乎昏过去。

“一般情况下我对犯人下手的方式有两种,对于比较不重要的人犯呢,就会下手重一点,一般在用刑之后就不太可能有完整身体,另一种较为重要的我会严格控制自己下手的分寸,保证犯人不会轻易死去,但往往他们会在最后请求我把他们杀掉,因为那样他们才能真正的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幽灵一边往詹姆斯的肩膀上淋海水一边说,“但往往有些人对我的审讯能力表示质疑,尤其是被我刚刚俘虏的人都会以沉默或者咒骂的方式对抗我的审讯,你也一样,不相信我会让你开口,最终那些人在领略了我的手段之后丢屈服了,有人说有些事情必须经历了之后才会明白其中的奥妙,其实受刑也是一样,你不经历又怎么知道我会给你带来多大的痛苦呢?”说着他又给了詹姆斯一刀,这次是在腋窝下面,这里神经最密集,敏感度高,詹姆斯再次惨叫,药物果然效果卓著,这次他咬牙忍痛的时候居然咬碎牙齿,幽灵能清晰的听到牙齿碎裂时候出的那种恐怖的声音,人体最坚固的牙齿被自己咬碎,可想而知那是多大的力量,究竟多大的痛苦才会让他产生如此大的力量将牙都咬碎。

詹姆斯的嘴角开始流血,脸色青,浑身上下抖作一团,大小便失禁,他在忍受剧烈的痛苦,可这个时候幽灵还没真正动手。

“这是中情局使用的药物,怎么样?够劲儿吧?我这里还有很多。”幽灵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边打开随身携带的小盒子,里面还有七八只装满不同颜色药水的注射器,“这些药物有着不同的作用,每一种都能让你生不如死,不,这么说不准确。”说着他拿出一支淡蓝色的注射器,“这里面是安乐死药物,注射之后你不会痛苦,会安静死去,和你现在的状态来说,那简直是天堂般的享受,所以,说吧,说出来我就让你舒服的死去。”

“你们……是一群……恶……恶魔!”詹姆斯断断续续地说。

“好吧,那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恶魔。”幽灵的面孔看是变得狰狞起来。

不远处的狮鹫摇了摇头,他知道幽灵的前期预热工作已经结束,他要真的动手了。

“这小子果然是疯子。”重拳也摇了摇头,转头看着海面,尽管他不怕这种场面,但他并不喜欢看有人被血淋淋的割开,尽管他也曾经对敌人进行刑讯逼供,但那毕竟是工作的一部分,而不是他的爱好。

詹姆斯的惨叫一浪接着一浪,重拳坐在一边的石头上看着海天一色的夜空,星河灿烂,一切都显得那么祥和,只是在这祥和的夜空下正生着一场恐怖的杀戮,幽灵的屠刀起起落落,詹姆斯的身体变得零落不堪。

“我……说。”最终,詹姆斯还是屈服了,他用几乎已经被咬烂的是舌头说出了一句很含糊不清的两个字,但幽灵还是听懂了,可是他却没有停手……

“说吧,如果我觉得你说的有价值就停手,如果你说的内容让我满意,那我就帮你安乐死。”幽灵继续割着他身上的肉。

“我说……”詹姆斯惨叫着,“我,詹姆斯……凯……尔顿,男……,1971年1月7日出生……”詹姆斯开始罗列自己的历史,为了能让他说得清楚一点幽灵放慢了自己的动作,只有詹姆斯在停顿稍长的时候他才会继续下手,最后詹姆斯已经完全丧失了抵抗能力,开始详细的讲述自己知道的一切。

到这时幽灵才算完全停手,他将录音设备拿过来放在詹姆斯嘴边,记录着他有些混乱清的声音。

整整两个小时,才讲自己知道的一切都交代清楚,期间他无数次昏死过去,但又无数次被幽灵制造的痛苦“唤醒”。

“好了,我……知道的……就这么多,给……给……个痛快……吧!”最后詹姆斯断断续续地说,现在的他已经在没有了一开始时候的硬气,剩下的只是屈从,一切对他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他身上的痛苦太甚,让他难以忍受,只求一死作为解脱。

“我还有一些事情不明白。”幽灵又问了一些问题。

等詹姆斯回答完之后幽灵点了点头:“好了,你等等。”说完他起身走到狮鹫身边低声问了几乎。

“我都听到了,再问一下他同伴的事情,这里肯定不止他一个人。”狮鹫说。

“好,我这就去。”幽灵点了点头,回去之后又问了詹姆斯几个问题。

“杀了我!”詹姆斯用近乎祈求的口吻说。

幽灵点了点头:“可以,不过你害的帮我们做一件事。”“什么?我……还能做什么?”詹姆斯有些意外的看着幽灵。幽灵很轻蔑的看着他说:“帮我们给你的同伴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你在这。”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