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617章 、各个击破(05)

第617章 、各个击破(05)


                幽灵和池田的斗智斗勇仍在继续,虽然幽灵感觉自己吃了大亏,几次都没池田算计,差点丧命,但事实上池田伤的比他重,而他却只是一些皮肉伤害罢了,池田的伤可不轻,光肚子上的那个洞就足以让他吃尽苦头了。?.?`可尽管这样池田还在顽抗,他必须顽抗,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其实他已经穷尽所能的去和幽灵对抗,但是到目前为止,他的弓箭已经耗尽,mp5kp冲锋枪也只剩下了不到两个弹夹,尽管还有手枪没使用,但他清楚,如果混到用手枪保命的地步,那基本上就已经完蛋了,还不如对自己的脑袋开一枪。

左腹的伤口还在流血,他已经想了很多办法,但都止不住,他身边还真没有任何可用于急救的东西,所以止血很麻烦,最主要的原因是伤口处在这个地方很难包扎,身上能用的东西都用过了,最后他只能用泥土将伤后堵住,但血还在流,只是没那么快了,但用不了多久里面的泥土就会被血冲出来,他只好重新抓土压在上面……

“处理”完伤口之后池田靠在灌木丛里听着身后的动静,这是他第五次埋伏幽灵,之前的全都失败了,原本他想爬上树,但现在他却连走路都很困难,伤的太重,失血过多,体力消耗巨大,这次他利用了自己的血,故意将幽灵引向另一个方向,然后自己绕回来埋伏,只要幽灵露面他就会毫不留情的进行扫射,就算不能把他打死,也的打得他受伤无法继续追自己,这是池田目前唯一的追求,或许这已经变成了他生存的底线,他已经无法进行剧烈运动,身上软绵绵冷飕飕的,头脑有点不清醒,这是失血过多的表现,如果再不能搞定幽灵,那他真的走投无路了。

池田感觉意识有些模糊,他用力摇了摇头,不管用,他又咬了一口嘴唇,还是不行,他已经感觉不到这种轻微的疼痛,他的直觉在消失,他清楚自己的状态已经无比的糟糕,随时都有可能昏过去,但是他更清楚,一旦昏厥那将毫无悬念的落在对方的手里,或者直接被杀掉。?.??`

他伸出手指慢慢的自己左腹已经减缓出血的伤口,血一下就喷了出来,剧烈的疼痛让他瞬间清醒过来,剧痛他几乎浑身不由自主颤抖,那种撕裂般的剧痛痛楚可不是谁都能忍受得了的,他抽动着嘴唇忍着剧痛,牙齿咬的咯咯直响,总算是没叫出声来。

池田在距同的折磨下清醒了过来,他深吸了一口气将一把泥土扣在伤口上,很快变成了一把鲜血泥巴,这一折腾出血量更大了,于是他又抓了一把泥土捂在伤口上……

如果幽灵再不出现那池田恐怕要流血流死,枪就横在他的腿上,透过枝叶的缝隙盯着外面,几米外他在地上淋了一些鲜血,如果幽灵出现肯定会留下这些血迹,而那正是他动攻击的好时候。

就在这时那个方向传来的动静,凭经验判断,距离在二十米之内,是一个人,池田的心里一震,来了,他端起枪对准了那个方向,声音断断续续,但他的视线再次开始模糊。

“该死……”池田在心里大骂,自己的状态已经很糟了,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吗?万般无奈之下他又捅了自己的伤口一下,现在他只能用剧烈的痛苦换取片刻的清醒,但是这种饮鸩止渴的办法无异于自杀,伤口再次大量出血,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已经顾不上那些。

当他再次颤抖着端起枪的时候,那声音已经消失不见了,前后只是短暂的持续了数秒时间,难道对方现问题了?池田这正那个方向,就在他怀疑的时候,那个声音再次响起,还是那个方向,只是距离近了不少。 ? ? ?说 . `

池田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他觉得,自己好像随时都能死掉,身体已经冷得像掉进了冰窟窿,那种感觉恐怕只有频临生死的人才能体会得到。

就在他意志再次陷入模糊的时候那个声音突然到了他的身后,他一惊,多少清醒了一些,本能的打算回头看个究竟,但就在这个时候后脑疾风扫过,然后猛地一震,他甚至连疼痛都没感觉到就被彻底敲昏了过去。

“该死的东西,费了老子这么大的力气。”幽灵踢了一脚被他一枪托砸晕的池田骂道。

“你也算是个丛林专家了怎么被他搞的这么狼狈?”重拳从林子里钻出来说,他刚追上幽灵没几分钟,但幽灵没用他帮忙就搞定了池田。“大意了,这小子的确难对付。”幽灵摸了摸后颈还没完全止血的伤口,“差点被他干掉,真丢脸。”“那就怪不得别人了;这小子好像不行了,失血太多,这失血量,赶上连续一个月的姨妈了。”重拳将池田从灌木丛里拖出来,他的武装已经被幽灵解除,散乱的丢在一边的地上,改进型反曲弓,空箭袋,mp5kp冲锋枪,ppk手枪,格斗刀……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一排猎手腰带,上面带着大小六把非金属刀具……

“靠,这真是高强度陶瓷刀。”重拳拔出一把在一边的树上试了试,非常的锋利,手腕粗的小树两下就能砍断,“这小子一身的东西都不错,我喜欢。”

“嗯,没错,这的确是好东西,这次的收获不错。”幽灵说,“原本我就打算和这家伙交交手,没想到居然真的实现了。”

“看看还能不能救活。”重拳扒开池田的眼睛检查了一下,“活下去的可能性不高于百分之三十,他这中状态如果现在是在医院输血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看现这里连水都没有,所以这小子完了。”

“先止血。”幽灵拿出自己的急救包,一脸不忿的说道,“奶奶个的,自己的顾不上,还得先给他先用。”

“事实上,在短期内他的性命比你值钱。”重拳开着玩笑说道,“这小子脑子里或许装着我们急需的东西。”

“真恨不得把他的脑袋切下来。”幽灵的余怒未消。

“那也得我们审讯之后再说。”本艾伦走过来说。

“这小子能被救活的可能性不大。”幽灵将池田满是泥巴的伤口冲干净,“他的血快流干了。”

“那也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重拳取出肾上腺素给池田注射进去。

很快池田醒了过来,面色苍白、心动过、身体开始打颤,这是典型的肾上腺中毒症状,重拳的做法只能保持他在短时间内相对清醒,毕竟他的状态太糟糕了,然后他就会……

池田看着几个人:“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要……”

原本池田是看过“黑血”成员的资料的,但是他们都已经都化妆之后改头换面,所以他认不出来。

“你这次来来巴黎目的是什么?”本艾伦蹲下身问。

“对付……对付黑血。”池田断断续续的说道,他意识不太清醒,这正适合审讯。

“嗯,你们来的多少人?有什么计划?在哪里见面?时间?……”本艾伦问了一系列的问题。

“我……知道的,大约……十五人,分……分……分三批到达,我是……第二……第二批,计划……还……还不……知道,见面地点……在……郊外的教堂……时间是今天……晚上……”池田断断续续的说着。

经过核实之后他们现见面地点正是黎明前本艾伦他们干掉莫洛托夫的那个教堂,在池田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他们还了解到,这次来的全都是“风影刺客团”的高级杀手,而“风影刺客团”本身在“风刺客”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分支,这次对付“黑血”的认为是上面派下来的,以悬赏的形式进行,“黑血”的每个人都是明码标价的,本艾伦的头价值三百万,山狼的两百万,其余人的五十到一百五万不等。

这次“风影刺客团”可算是倾尽全力对“黑血”实施报复,几乎把杀手都击中了起来,并且进行了一次彻底的侦查,将“黑血”公司、驻地、训练营的情况摸得清清楚楚,今天他临时下车就是因为有人现莫洛托夫落脚的教堂被毁所以才向他们出了警告,只是现在的问题在于池田作为这次行动的一员在前面之前是无法知晓太多参与者的情况的,他也只能估计到几个相熟的人会出现,而大多数人的身份他也不清楚。另外负责接机的人只是个跑腿的参与者,算是“风刺客”在本地的联络员,负责在平时给杀手们提供一些必要的帮助,比如在出事之后的避难所、行动前的武器和居住地点,必要的情报,以及一些杀手的其他临时需求等等……总之,池田供词对本艾伦他们来说至关重要,所以也没白费了幽灵的一番心血,冒一次险的确值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