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574章 、惨遭屠杀(02)

第574章 、惨遭屠杀(02)


                狂沙并没有和他们开玩笑,一见面就开始杀人,看来这个疯子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做什么都毫不犹豫,毫无顾忌,说杀就杀,想来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惊异的,毕竟“断手”组织一直以来的目的就是把他们全都杀光,只是现在他们是阶下囚罢了,只是杀起来更容易。??.?` .

6续已经有两个人被杀,山狼已经彻底绝望,他们现在的处境下可能死亡是唯一的解脱,再没有其他出路可循,他们不甘心就此被杀,但却又无计可施,敌人的看管很严,他们又被吊起来,根本就别想脱身。

绅士坚持了半个小时就被干掉了,不知道他说没说出来,不过从看守的表现上他看好像并没有多说什么。

很快来了两个士兵将铁拳带走。

“去你妈的,来吧。”铁拳面无表情的骂道,“有种你们就撬开我的嘴巴,没种就别浪费老子的时间。”

哨兵也不理他,径直将他拖走,没多久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枪响,估计他已经凶多吉少。

从处决的度上看敌人好像没什么耐性,或者是他们并不想浪费时间,这种审讯方式的结果就是就算不用枪受刑的人也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因为重度折磨而死于非命。

接着,狮鹫也被带走了,他只是扫了一眼大家,低声说了一句:“再见。”对于这种结局他早就做好了准备,甚至在迈出国门准备加入雇佣军的时候他就做好了死在外面的准备,毕竟这是一个杀戮战场,谁也无法保证自己能全身而退,死亡是必然,死里逃生才是偶热,所以他对死亡并不恐惧,只是他自己的孩子和年迈的父母,真遗憾,已经好久没见他们了。

“老兄,等着我,别走太快。”重拳红着眼睛说。

狮鹫没再说话,他的手脚已经完全没了直觉,只能任由士兵拖着走,从他被拖走的方向上看,敌人显然也打算对他用刑。?. ?`

“走好兄弟。”山狼看着远去的狮鹫说,看着一个个兄弟里看,这种感觉的确不好受,但他偏偏却有无能为力。

“看来下一个就是我了。”横炮嘟囔着说,“还是先告别吧,否则等一下就没机会了,各位,很高兴与大家共事,如果我有什么事情得罪的各位,我现在道歉,如果我欠谁的钱,那我只能说声抱歉了……”

“没什么可告别的,我们都要走同一条路,多活那一两个小时算是捡便宜吗?我不觉得。 ”重拳看着远处的树林,“只可惜……”他没说下去,他是在想玛丽和即将降生的孩子,人生中有许多遗憾,父母、妻儿是他最大的牵挂,可是他现在却什么都做不了,他只能遗憾的默默起到,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降生,希望他能快乐成长,幸福,快乐……

“每个人都有自己为了的心愿。”山狼说,“如果你们说了我也不怪你们。”

“说什么?有什么好说的?”军医叹了口气,其实他们也不知道本艾伦的去向,说不说都一样,说了敌人不信,结果是一样的,甚至有可能敌人在觉他们已经没有审问的价值之后直接将他们杀掉。

山狼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看守用唇语对重拳他们说说:“不说不代表不可以胡说八道,让敌人迷糊你们总会吧?我的意思是你们可以拖延时间,同时想办法,我们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嗯,阵地了。”重拳点了点头,“放心把,我们心里有数。”其实能看到山狼唇语的只有重拳和毒药,其他人因为角度问题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这次足足过了一个小时也没动静,又过了一会儿狂沙出现。??.?`

“你们的朋友很讲义气,不愿意说出我想知道的东西,所以我只能履行诺言杀了他。”狂沙平静的看着他们,“有没有人愿意合作的?这么下去真是太浪费时间了,如果你们愿意合作我会考虑把你们放下了。”

“我。”重拳说,“我要吃东西,我要喝水,但在这之前你们什么也别想知道。”

“混蛋,你要做叛徒吗?”山狼大骂,虽然嘴上骂个不停,但他心里却清楚重拳是在拖延时间,他只好配合演下去。

“反正都要死,何不舒服点。”重拳耸了耸肩。

“小子,你要是敢说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军医骂道。

“等你做了鬼再说吧。”狂沙冷笑,然后吩咐手下人将重拳放下了。

重拳直接倒在地上,他的状态连站立都成问题。

“带他走,我倒要看看他能说点什么我感兴趣的事情。”狂沙冷笑,“如果你敢耍我,死的比之前的几个都要惨。”

“你放心,我不会白痴到自己找麻烦。”重拳一脸镇定的说。

“好吧,你小子最好识相点。”狂沙点了点头,“带他走。”

重拳被带走,不到半个小时狂沙就气急败坏的把军医和毒药同时带走,看样子重拳给他吃了不小的苦头。

“究竟是我运气好还是他们太倒霉?”横炮看着被带走的人木然说道,“原本狮鹫之后就该轮到我的,可现在我还在这里。”

“运气好又能怎么样?难道让你多活几分钟就算是捡了便宜吗?”山狼也是面无表情,不断有人被杀他的心情真是糟透了,从狂沙的表现上能看出重拳闹得动静不小,估计死的会很惨。

“说出来能死的痛快点,不说能多坚持几分钟再死,如果这几分钟内能生奇迹,我宁愿受更多的苦,但从刚才生的事情来看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横炮盯着不远处的两个看守说,“抱歉,山狼,我不想再受苦了。”

“你在说什么?难道你要做反叛者吗?”山狼问。

“反正我知道的东西也不多,不会伤害到队伍的核心利益,放心把,我只求一死。”横炮自嘲的笑了笑,“和你们相比我作为一名新兵了解的东西少之又少,为此坚持下去是不值得的。”

“你是个混蛋。”山狼等起来眼睛。

“抱歉。”横炮转头对远处的看守大声喊道,“我说,带我去见狂沙,我愿意说出知道的一切。”

“横炮……”山狼怒吼。

“对不起。”横炮冷漠的说道,“你能理解我对吗?”

“理解,你个王八蛋,我理解你。”山狼几乎是在咆哮。

“闭嘴。”看守过来给了山狼以枪托。

横炮被放下了,他也和别人一样,双脚以落地就直接瘫倒。

“你个王八蛋……”山狼继续大骂。

“走……”两个哨兵拖着横炮离开,山狼狂骂不止,但除此之外也无计可施。

横炮两个人仰面朝天的拖着越走越远,怒骂中山狼突然现横炮用唇语说:“趁着没人,想办法脱身。”

山狼一愣,这才现附近的最后两名看守已经压着横炮里看,附近一个人都没有,他一下就明白了,横炮是在给他制造机会,原来这小子并不是真的要向敌人屈服,而认识在帮自己。

想到这山狼抬头看了看捆住双手的绳子,他试了试,双手还能轻微的移动,但已经没了直觉,这已经足够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用手抓住绳索,然后双臂用力回缩,腹肌收缩,整个人头上脚下倒着翻了起来,因为所有的着力点完全落在手腕上,腕骨仿佛断了一样一阵剧烈的刺痛,但好在双脚攀住了绳子。

山狼自己都没想到以现在的身体状态居然还能做这些,原本他只想试试看,没想到居然做到了,看来在死亡面前人能挥出无限的潜力。

他头上脚下的固定住绳索,他开始用牙齿去解绑住手腕的绳扣,这有点难度,绳结已经因为他的体重变得非常紧实,而现在他体力消耗巨大的情况下,想用牙齿解开绳结并不容易,但为了活下去,他还是坚持了下来。

身体虚弱,头下脚上,眼前一阵阵黑,山狼坚持着,他死命地咬着绳扣,敌人很快就会回来,他必须在这之前离开这个该死的架子。

终于,绳套松了,他整个人从空中直接掉了下来,头上脚下,若不是落地之前他下意识地用手撑了一下,脖子肯定会被摔断。山狼头晕目眩的趴在地上,浑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但也就一两秒之后他就动了起来,躺在这里不是办法,这和等死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一旦被敌人现的结果是一样的,所以他必须尽快离开。林子就在几十米外,那是唯一的生路,但他根本就没力气站起来,他尝试了数次都失败了,他现在的状态非常的糟糕,能从上面挣脱束缚已经很不容易了,那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体力,到达林子的这几十米简直遥远的如同在天边,他清楚自己是不可能跨越这区区几十米的,可是为了活下去他还得坚持,有人说在生死面前很容易创造奇迹,可是山狼却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个本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