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573章 、惨遭屠杀(01)

第573章 、惨遭屠杀(01)


                沦为俘虏是谁也没想到的,现实就是如此的残酷,一天前他们还在疯玩儿,一天后他们却已经变成了敌人的阶下囚,被扒光衣服吊起来毒打,命悬于敌手,完全失去了保证。??.?`

一整夜都被吊在外面的感觉的确不好受,天很冷,他们穿的很少,姿势很累,对他们的体能进行了巨大消耗,一天一夜没吃没喝他们的体力进入低谷,在这种折磨之下消耗更快,没多久他们的脚趾就如同断了一样疼,手腕也已经红肿麻木,他们只能尽量抓住上面的绳索,缓解腕部的压力,保证腕部以上的供血,否则这双手很有可能就会因为长时间淤血就废了,但是他们又能坚持多久呢?毕竟一个人的体力是有限,现在他们只能坚持一刻是一刻,他们中最共苦的是绅士,他的一根拇指受伤严重,现在已经肿的老高,根本无法活动。

阴沉的夜色中只剩下他们被吊坠夜空中瑟瑟抖,守卫喝着酒吃着热乎乎的食物聊天大笑,近在尺咫,两个世界,一个遭受痛苦,一个享受生活,在一个幅画卷中形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

守卫手中的食物太诱人了,他们已经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饥饿、干渴,头晕目眩,最可恶的是守卫门还不时的炫耀一下自己的食物。

“有没有人感兴趣?”守卫扬起手里粗大的红肠,“香喷喷的红肠和伏特加,这可是守夜人中最好的夜宵,美味,暖身,人生最幸福的享受。”

“一看就知道你根本就没吃过什么好东西。”重拳冷笑,“一顿红肠就把你们美成这样,没见识,什么是美食你懂吗?你没吃过的东西还多,这是可悲。”

听他这么一说疲惫的众人都出了一阵低笑,跟重拳比吃,简直是自不量力。?.?

“嗯?”守卫也不生气,他将脸上的巴拉克拉法帽又向上推了推,露出鼻子,“不管你吃过什么东西,都没关系,现在我有吃的,你没有,就算我手里的是一块粗面包你们也会馋的满嘴口水,在饥饿面前一切都是美味,另外,你那些没事也已经不可能再吃到了,而且在你们死掉之前也不可能在吃到任何东西。”他的这句话说得很对,不过重拳还是很不屑一顾的说道:“我明白你是在用食物诱惑我们,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是没那么容易被诱惑的。”“我了解你们接受过的训练,你的教官是中国人,但他们中大部分人的教官却是美国人,ci的专家训练过你们,反审讯训练,这玩意儿我了解的不比你们少,所以我更清楚该怎么对付你们这些自诩专家的家伙。”守卫以咬了一大口红肠,“所以,别在我面前装蒜,你们会死很惨。”

“你是个美国人,为什么要为俄国人工作?”重拳继续试探,他已经从口音上判断对方是美国人。

“为谁工作很重要吗?我和你们一样是为了赚钱,你们会挑选雇主吗?”对方也不否认,而是反问道,“我们只是打工的,只是干的工作内容有点风险罢了,但高风险高回报的道理你们应该比我更明白,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讲我们是同行。”

“明白,当然明白,只是我不明白,你究竟是怎么加入这个组织的,难道他们主动招募你吗?”

“招募?”对方笑了笑,“我知道你在探听我的底细,不过我也不介意告诉你一些事情,因为明天可能就是你们的死期。”说完他在找了个地方坐下,咬了一大口红肠反问道,“你们对所谓的断手组织了解多少?”

重拳没说什么,他不希望从自己嘴里泄露除去太多他事情,虽然他们对“断手”组织知道的少之又少。??.??`

“保持沉默是吗?没这个必要,我们清楚,你们知道的东西少得可怜。”看守连吃带喝,“所以你们是一群可怜虫。”

“你们是怎么抓到我们的?”山狼问,“我是说,怎么找到我们?”

“很简单……”说到这看守好像想起了什么,“算了,有些事情没必要让你们知道,反正你们也不会理解,”

“或许我们可以……理解。”山狼说,“其实我们知道的比你了解的要多一些,只是我不打算多说,毕竟和你们交流只会泄露机密。”

“机密?”对方冷笑,“算了吧,什么机密都有没生命重要,好了,不说了善意只能保持到明天日出,所以你们还是考虑一下该如何应付明天的审讯吧,我该回去睡觉了。”看守起身,走了几步又回过头说,“很高兴和你们这些马上变成死鬼的人聊天,不过我不是牧师,不会听你们忏悔。”

说完看守走了,原来是换班的时间到了,新来的看守显然没兴致和他们聊天,只是坐在一边冷冷的看着他们。

山狼看着大家,他在盘算怎么脱身,一直以来他就没放弃过这个念头,只要不死这种念头就不会消失,他尝试了各种办法解放自己的双手,但令人丧气的是全都失败了,附近有四名看守一直盯着他们,根本无法做出太大的动作,稍有异动就会被现,敌人的严防死守让他们找不到哪怕一丝希望。

夜风吹来,所有人都不自觉的开始哆嗦,手脚已经失去了直觉,这种感觉不可言语,疼痛、麻木、饥饿和干渴不停的折磨这他们。

夜很长,在这种姿势之下就更显得长了,痛苦的折磨,很多人都昏睡了过去,但睡的很浅,手脚的剧痛会让他们醒来,那种滋味,简直让人难以承受,一夜之间他们的体能几乎消耗殆尽,或许这正是敌人没有立即对他们进行审讯的主要原因,就是为了耗尽他们的体力和经历,那样才好对付。

痛苦中他们度过了漫长的夜晚,第二天清晨他们几乎处于冻僵的状态,意识模糊,浑身僵硬,直到八点多太阳完全照在他们身上的时候狂沙才再次出现,他的手下用冷水和藤条将他们从半昏迷状态下叫醒。

“经过一夜的冷静思考你们是否已经决定说出真相?”狂沙站在众人中间。

“去……你妈的。”山狼哆嗦着说。

“看来我得给你们点颜色看看了。”狂沙摇头叹息,立即有人冲上来将吊在最还没的巫妖放下来拖到不远处的林子边上,巫妖已经无法站立,警卫松手之后他直接倒在了地上,一名警卫端起枪对着他的后背就扣动了扳机,足有十几子弹都打在了他身上,鲜血喷漆了老高。

“混蛋……王八蛋……”山狼脑门青筋毕露的大骂,其他人也跟着不停的咒骂。

看着巫妖的尸体被踢进灌木丛山狼几欲昏厥,敌人动手太快了。

“不要着急,这只是个演示。”狂沙掏了掏耳朵,“我再问一遍,本艾伦去哪了?”

“在你妈妈的床上。”重拳大骂,“有种放我下来,我要和你决斗,信不信我一只手就能拧断那你的脖子,该死的东西,你有胆吗?”

“唉……”狂沙叹气,“白白浪费了我给你们的机会。”

说话间按照顺序,巫妖离开之后绅士,落在最外面,两名士兵立即将他弄下来同样拖向树林边。

山狼等人狂怒,大声咒骂着,但这并不能改变什么。

“等等……”狂沙突然话了,“这样让他死太便宜了,带进刑房,让他受点苦,没准他会开口,反正老板没说不许折磨他们,那我们就好好的陪他们玩儿玩儿。”

“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有什么本身尽管拿出来吧,你妈的,老子不怕。”士兵立即转了个方向推着绅士向远处走去,绅士还在不停地骂着,但士兵不为所动。

“一个人在酷刑之下能坚持多久?那就要看看他意志力如何了,我倒是要看看他是能坚持活下来,还是坚持到死,不管怎么样我都很期待你们的表现,所以,不要让我失望。”狂沙一边往回走一边说,“祈祷他能给我满意的答案吧,这样你们就不会受苦,但却逃脱不了被杀掉的厄运。”

“混蛋、狗娘养的,你去死吧,别指望我们告诉你什么。”重拳在后面狂骂不止,所有人中只有狮鹫自始至终一言不,他闭着眼睛仿佛睡着了,其实他清楚现在做什么都没有用,只能静待时机,如过能逃最好,如果逃不掉也就没必要为了一时痛快而浪费体力。

“都闭嘴。”一名守卫大吼,但却无济于事,众人继续大骂。半个多小时之后,绅士被带走的方向传来了一连串的射击声,绅士完了,山狼闭上了眼睛,一脸的痛苦。“的……他们要把人打成筛子吗?”重拳气哼哼的骂道,“一群王八蛋,有种冲我来。”他已经豁出去了,反正早晚都是个死,早点死还能少受点苦,有些时候,死亡是一种解脱,也是一种奢饰品……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