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573章 、再遭算计(04)

第573章 、再遭算计(04)


                从昏迷到被关进牢房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出于黑暗状态,不光看不见,也听不见,更无法进行有效的交流,所以他们根本无法判断自己所在的位置,重拳顺利打开牢房,他必须尽快离开,弄清自己在什么地方,其他人在哪,然后向巴方逃出去。w?

走廊里很暗,一排牢房相连,重拳光着身子走到隔壁门口,空着,里面没人,然后又到下一个,现横炮被关在里面,同样的牢房,同样的衣服被扒光,同样的关押方式,这小子正在里面东张西望,来看他也是刚恢复过来,正在设法脱身。

重拳的脸刚一出现在门上的小窗户外面就被他现了,横炮刚要说话就见重拳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不要作声,横炮点了点头。

重拳打开房门,横炮看着他,有些奇怪他是怎么打开手铐的,重拳上前抓住他的右手的拇指,示意他忍住,就在横炮不清楚即将生什么的时候一用力,将拇指拉脱臼。

横炮咬牙闷哼了一声,总算是没叫出来,重拳将他的手从手铐中解脱出来又将脱臼的拇指复位,两人迅离开牢房。

场面很怪异,两个大男人,一个全光,一个只穿了遮羞布,他们沿着走廊继续向前走,终于他们找到了绅士和军医,两人立即救援,这次并不是特别顺利,重拳把军医弄出来之后现绅士的脸色不太好看,原来是横炮的手法不怎么样,依葫芦画瓢的对他绅士的拇指下手,可并没有将他的拇指掰脱臼,而是直接制造了一次骨折,怪不得绅士的表情如此的痛苦,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根本就没时间处理伤势,绅士自己的判断是伤的没有想像中的重,挫伤或者骨裂的可能性大一些,但并没有直接断裂。

四个人很顺利的穿过走廊进入院子,可是迎接他的却是十几个人荷枪实弹的敌人正成一个半圆形等着他们,这些人全都带着巴拉克拉法帽巴拉克拉法帽一种几乎完全围住头和脖子的羊毛兜帽,仅露双眼,有的也露鼻子,源于俄国克里米亚地区的巴拉克拉瓦。??.??`克里米亚战争期间,由于气候寒冷,当地居民都带着这种帽子以保护脸和脖子不受到寒冷和强风的侵袭。后来英军入乡随俗,并且将这种帽子带回英国,巴拉克拉法,成为这种帽子的名称,由于能掩盖脸部、隐藏身份,在许多领域挥着作用。比如,让我们印象最深刻的可能就是那些斩视频中的恐怖分子刽子手,另外还广泛被特种部队采用,很多不愿意暴露面孔的恐怖分子后者劫匪也有佩戴。

面对黑洞洞的枪口四个人只能举起手,在这种情况下做出反抗是徒劳的。“欢迎你们的到来黑血的勇士。”一个人操着浓重的俄是英语和他们打招呼,“现在我请你们趴在地上,不要反抗,那样对谁都不好,短时间内我还不想杀掉你们,但前提是你们别逼我。”几个人无奈,反抗的代价就是被打成筛子,这一点丝毫不用怀疑,对方手里k的保险全都是开着的,手指一动他们就得死无葬身之地。

“你们是什么人?”重拳问。

“趴下。”对方冷冰冰地说道,“我再说最后一遍。”

几个人只好趴在地上,任由他们摆布,刚趴下就有几个壮汉上来将他们困成粽子,这些家伙动作粗野,就像是在捆猪。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重拳还是不死心。

“你们不是一直在找我们吗?”为的冷哼了一声,“满世界的找我们报仇,却不知道我们的身份,真可怜。”

“你们是断手?”重拳咬着牙说。

对方只是不可置否的笑了笑,既没承认也没否认。

但几个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重拳不再说话开始盘算怎么脱身,只要敌人不杀他们就有机会。? ??.?`

绅士却盯着这些家伙试探着说:“这下你们称心了,我们全落在你们手里,杀了我们吧。”

“还不到时候。”为的笑了笑对手下人说,“带他们走。”

几个壮汉立即将他们拖了起来,但这次他们并没有去之前的监狱,而是将他们拖到了营地训练场的空地,等到了他们才现,山狼等人都在这里,他们被在巨大的训练架上,每个十几米一个,几乎全身,这种吊刑设计的很专业,并非双脚悬空,而是掂起脚尖能勉强的够到地面,就如同芭蕾舞演员那样用脚尖站立一样,站着非常的累,在双臂受不了的时候可以短暂的站一会儿,总之非常的消耗体力。

“小伙子们,这就是你们即将面临的选择,谁能说出你们队长的去向我就放过他。”为的指挥着手下人将重拳等人也用这种方法吊起来。

“你个王八蛋,去死吧。”铁拳大骂。

“回答错误。”抬头的冷哼一声,立即有人用编制的柳条将铁拳抽得皮开肉绽。

“我希望能和各位和平相处,但前提是大家通力合作,所以你们考虑一下我的建议,我要知道本艾伦的下落,还有你们的联络方式。”带头的回手制止住手下人对铁拳的殴打,“各位,这里是深山老林中的废弃营地,所以别指望有人能找到你们,也别指望能从这里逃出去。”他走到山狼面前,“你是带头人,要对你的手下人负责,你要是能说出本艾伦的下落我就绕了你们所有人,虽然不会放了你们,但至少会把你们放下了,给你们御寒的衣服,如何?”

“呸……”山狼一口唾沫吐在对方的脸上,“去你妈的,想都别想,这种废话不要再和我说了,我没兴趣。”

带头人抹掉粘在巴拉克拉法帽上的口水:“回答错误。”

山狼立即遭受毒打,两个人用六条将他背上抽得皮开肉绽,山狼忍着一声不吱。

“硬汉……哼……”带头人站在一边看着:“我给你们一个晚上的时间考虑,是否与我合作。”

“去死吧。”山狼继续咒骂。

“哼……嘴硬,看你们能撑到什么时候。”带头人冷笑,“作为你们最大的仇家我们很荣幸能看着你们遭受折磨。”

“断手就是一群王八蛋组织。”重拳咒骂道。

“那是你们的称呼。”为的扫了他一眼,“你们满地球的折腾也只能落得个今天的天敌,认命吧,你们这些可怜虫。”

“有种和我单挑,我一定扭断你的脖子。”铁拳继续咒骂。

“可怜虫,只能逞喉舌之快。”带头人也不生气,他只是摇了摇头,“明天早上,我会来看望大家,对了,为了方便交流你们可以叫我狂沙。”说完带头人转身离去,附近只留下几个看守。

“什么狂沙。”重拳低声骂道。

“幽灵在哪?”山狼转动着头问。

“不知道,可能还没被带出来。”军医说。

“不,他跑了。”重拳说,“敌人根本就没抓住他。”

“你怎么知道?”山狼问。

“走之前他往我头上淋水,但我没能清醒过来,因为这点冷水我清醒了一些,后来有人进来,他们的对话我听到了一些。”重拳拉住绳子缓解手腕上的压力,“这小子不是人,那种情况下都能逃出去。”

“他是幽灵,我从没把他当人看。”山狼踮着脚说,他的脚趾疼得快断了,但受伤被勒得太狠,只能用这样的方式交替减轻痛苦。

“我就是想不明白,他们怎么那么快就找到了我们?而且正是我们两手空空的时候。”军医咒骂着说,反正现在他们也不怕敌人听见,只要不涉及机密都无所谓。

“他们拿捏的很准,算是在我们最弱的时候下手,看来的确监视我们很久了,兽人的担心是没错的,我们的确无时不刻在敌人的监视之下。”山狼长叹一声,“一直以来我们都觉得队长草木皆兵,但现在看来,他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只是现在我们就没法知道谁是内奸了!这太不爽了。”重拳看着大伙,谁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他还在惦记着这件事。

“队长也真是的,不早点给我们带武器过来,太吃亏了。”绅士抱怨着说。

“有了武器又能怎么样?我们中招的时候可是连一点征兆都没有。”说话间军医的眼睛撇向了当时执勤的毒药。

“抱歉各位,当时我中了麻醉弹。”毒药低声说,“根本来不及出信号,这是我的过错,害了大家。”

“看来敌人早就策划好了一切。”山狼叹了口气,“听天由命吧,记住不能让他们得到消息。”“放心吧,死也不说。”重拳冷哼着说。“从今天开始我们可能要面对各种折磨,希望大家坚持下去,我不要求你们坚持到底,至少你们应该坚持到情报失效期,明白吗?”山狼闭上眼睛,“这是我们的底线,哪怕是死也不能跨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