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第503章 又惹麻烦03

第503章 又惹麻烦03


                黑玫瑰刚回到巴黎就遭遇了袭击,而且受了伤,但奇怪的是第二天本艾伦通过警方调查得到的消息是并没有现什么异状,案地一切正常,没现尸体,也没现血迹

“难道是我出现了幻觉?”黑玫瑰晃了晃头,肋下的伤口隐隐作痛,她只穿着睡衣,两条细嫩的大白腿露在外面,唯一有点刺眼的是大腿上的枪伤疤痕。?.

“但愿吧。”本艾伦没再说什么,而是穿上外套,“我去公司,你在家里休息,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晚上早点回来。”盘腿坐在沙上吃着本艾伦给她做的煎蛋,俨然是这个家里的女主人。

本艾伦到公司的时候其他人已经到齐了,很多人脸上还带着几份酒意,看得出他们昨天折腾到很晚。

见本艾伦的眉毛拧到了一起山狼马上敲了敲桌子:“都醒醒,别像一滩烂泥一样,一晚上就这德性,究竟是你们征服了那些姑娘还是那些姑娘征服了你们?”

“不客气,那妞儿还在我床上躺着呢!估计中午之前下不了床了。”军医打着哈欠说道。

“吹牛吧,三秒,这是你的新外号。”幽灵懒洋洋的说。

“你才三秒。”军医瞪了他一眼。“好了,别把你们花天酒地的状态带到公司来。”本艾伦敲了敲桌子,“都给我精神点。”“yessir。”众人稀里哗啦的说。

“有任务吗?”幽灵懒洋洋地问。

“今天赌徒会从莫斯科运回来,稍后和我去机场接他。”本艾伦说,“穿整齐点。”

“他还是没醒吧?”山狼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从沙上坐起来。

“一点醒过来的迹象都没有。??.??`”军医叹了口气,“我已经接到他的医疗报告了,他醒来的可能低于百分之五,问题是继续躺下去他的肌肉会萎缩,必须经常性的帮他按摩,所以我们打算把他运回来,然后请人照顾他。”

“嗯,在巴黎总比在莫斯科方便。”重拳点了点头,“要不我们每天轮流还早看他。”

“可以倒是可以,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出任务的时候怎么办?”本艾伦反问道,“所以,只能请护理师。”

“飓风的情况怎么样?”重拳问。

“他已经回家乡的农场牧马了。”军医拿出一张照片,上面的飓风骑着马,手里端着一支猎枪,身后是散放的马群,足有上百只骏马在悠闲的吃着青草,他的断腿已经装了假肢,在照片上根本看不出和平常有什么不同。

“这小子倒是精神。”重拳看着照片说。

“他的农场很大,有三百多只羊、一百多匹马和几十头牛。”山狼看了一眼照片,“这是他最大的马群,他老婆很能干。”

“这种日子也倒逍遥自在。”幽灵拿过照片很有兴趣的说。

“你也可以。”山狼站起身,“我去换衣服。”

运送赌徒的飞机中午十一点到达机场,十几个黑衣壮汉等在很快,引来无人的侧目,不过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别人的不光,而是自顾自的推着昏迷的赌徒出了机场。

“这小子瘦了不少。”绅士看着昏迷的绅士说。

“只靠注射不吃东西,换成谁都会瘦下来。”军医摸了摸赌徒的手,“几个月而已,快皮包骨头了。?.”

“救护车怎么还没到?”横炮站在外面低声咒骂着,为了把赌徒安全地送到到预定的医院他们特意叫了救护车。

“上我的车吧,把后座放到也能容下这张床。”本艾伦说,“但得有两个人扶着。”

“要不在等等吧,你那毕竟不是专业车辆。 ”军医张望着说道。

“不必了,走吧。”本艾伦挥了挥手。

几个人将赌徒台上他的车,刚要走一个人的出现把大家都弄愣住了。

只见崔茜从车上下来径直走向本艾伦。

“崔茜,你不该来这。”本艾伦看着她。

“老板,他是我男朋友。”崔茜面色憔悴,他是刚知道这件事的,一直以来所有人都隐瞒了赌徒变成植物人的事实。

崔茜默默的打开本艾伦的车门上了车坐在赌徒的身边一言不

重生之我的妖孽人生  本艾伦叹了口气:“幽灵,把她的车开回公司。”

到医院之后崔茜还早的本艾伦,她决定留下照顾赌徒,她坚信赌徒会醒过来。

“你确定吗?”本艾伦看着已经变得很憔悴的崔茜。

“我不是头脑热,这一路上我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崔茜掠了一下额前的头,“我们也交往一段时间了,他对我还不错,我能在他最需要照顾的时候弃他不顾,所以我现在就辞职,我会做个全职护理。”

“嗯……”本艾伦考虑了一下,“好吧我接受你的辞职,明天我会派人过来帮你办理离职手续,你就不用公司医院两头跑了。”

“这还是个痴心姑娘。”幽灵看着和本艾伦说话的崔茜摇了摇头,“可是队长怎么想的?难道要这姑娘一分钱收入都没有?那怎么照顾赌徒?”

“别打叉……”重拳推了他一下,“继续听。”

“不过……”本艾伦继续说,“我雇佣你做赌徒的专职护理,这不是什么照顾,就是不雇你我也会雇佣别人,赌徒是我们的人,我们是不会丢下他不管的。”

本艾伦的这个决定差点让崔茜哭出来,公司不可能养一个不上班的员工,这在任何企业都是天经地义的,但公司可以以另一种方式雇佣她,既能照顾赌徒,有满足她需要生活的需求,而雇佣她却要比雇佣别人放心的多,毕竟她爱着赌徒。

“队长也不是那么冷冰冰硬邦邦。”重拳很佩服本艾伦能做这个决定。

“都是人嘛!”山狼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该走了。”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已经是傍晚了,大家都没过多停留,而是各自回了住处。

狮鹫开着车回自己的家,他的家在郊区和本艾伦住的地方离得并不远,他是个喜欢清净的人,这一带居住的人并不多,这里每隔几百米才有一户人家,环境非常的好,按理说他在这里是买不起的房子的,这是几年前本艾伦和山狼作为酬劳送给他的。

到了家,把车停入车库,然后从车库和房子想通的门进屋,还没到客厅他就觉情况有点不对劲,一楼客房的门开着,他记得非常清楚,走的时候门是关着的,有人进来了,而且不开了报警设备,这肯定不是一般的小偷。狮鹫拔出枪,打开保险,小心地向客房靠过去。客房的床边地上坐着一个人,地上丢满了带血的纱布、消毒棉,还有大量的血迹,那人转回头,看着他,“hi,我不请自来,你不会生气吧。”

“苏珊?你怎么?”重拳一惊,只见苏三的左边腹部,腰带的位置鲜血淋漓。

“遇到点意外,被抢了包,还被扎了一刀,一路跑到这再也走不动了,幸亏知道你住在这,就进来借点急救用品。”苏珊强笑。

“怎么不去医院。”狮鹫小心的将她抱起来放到客厅的沙上。

“我这个状态没人敢停车帮我,何况电话也在被抢走的包里,所以……”苏珊做了很无奈的表情。

“别乱动。”狮鹫去拿急救包。

“没关系,没伤到内脏,我还是懂得怎么将伤害降到最低的。”苏珊强笑。

狮鹫将伤口附近的衣服剪开,伤口不算太深,但很长,接近十厘米,一直延伸到髋骨凸起。

清洗、缝合,狮鹫的身手很麻利,伤口缝的很平整。“看不出你的手法还不错。”苏珊看着他。“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能被抢劫?这我还真没法理解。”狮鹫将缝合好的伤口包扎起来,但位置特殊,很难包扎,最后他干脆将苏珊的裤子剪开做了几道交叉的缠绕,总算是固定住了,但苏珊里面的t字内衣也露出了大半,为了包扎方便还被他剪短了左侧的一块,这种场面真是太香艳了,但狮鹫却表情镇定,仿佛看到的只是一块猪肉。

“我是在来你这里的路上遭袭的。”苏珊说,“就在两条街外,打算给你买点礼物,在购物之后上车的过程中有个黑人拿着花向我靠近,没想到花里藏着刀,包被夺走,那人身手不错,在我反击之前划了我一刀,后面又上来几个人,我只能跑了,转了两条街跑到这才甩掉他们,所以我就先进来了。”苏珊喜欢狮鹫,两人没有确立关系,虽然她已经把态度挑明,但狮鹫却无动于衷,但她没事的时候还是喜欢往这里跑,对此狮鹫也不拒绝,而是把他当最好的异性朋友对待,两人的来往还算频繁,苏珊也乐的来这里坐坐。两人关系为妙,但谁也不想打破这种平衡,彼此照顾却又不是夫妻,也不住在一起,相见的时候见上一面,其实有些模糊的态度更是一种享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