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408、守株待兔(04)

408、守株待兔(04)


                经过了长久的等待,马克西蒙终于再次露面,只是这个狡诈的家伙很会保护自己,几乎很少暴露在空旷的地方,所以狮鹫和幽灵虽然现了他的行踪,却找不到机会射击,所以他们只能耐心地等着,就在这个过程中,狮鹫有了新的现,马克西蒙居然在和另外一个人谈论“黑血”

“如果我看的没错的话他说的的确是黑血。? ?w? ”狮鹫又斟酌了一下说,“应该没错,我确信。”

“谈论我们?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山狼皱起了眉头,“真他的让人难以理解。”

狮鹫继续努力的看着车窗上马克西蒙反射的已经变形的嘴巴:“好像是要对我们下手,说要派足够的人手,否则没有胜算,因为无法知道他前半部分说了什么所以只能以只言片语进行推断,至于准确多之久从后面他们的交谈中进行判断了,目前仍无法证实。”

山狼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如果是雇佣特种部队对付我们,那他们是不可能离开这个国家的作战,所以只能去我们的落脚点,可他怎么知道我们在哪?难道要去偷袭我们的落脚点?现在那可没人,这不合理。”

“真的很奇怪。”狮鹫低声说,“对面的应该是个军官,但他却只是点头答应,好像是在接受命令,这让人无法理解,就算马克西蒙是这里的高级教官也没有权利调动哪怕一兵一卒才对,难道马克西蒙在这里得到了某种特权?”

“确实奇怪,就算有人泄密,我们到西贡这么长时间了,马克西蒙为什么才动手?难道消息是刚刚走漏出去的?”重拳说。

幽灵说:“如果他要对我们的落脚点动手肯定会先探听情况,而现在那里空无一人,他们不可能去进攻一栋空房子,所以不可能是去进攻落脚点,他们肯定有其他行动,对了,有没有他可能是他们在筹划一次行动,而非正在执行?”

狮鹫说:“不,他们谈论的正是一次在执行的任务,马克西蒙提过再派人,这说明任务已经开始,并且明显已经进入执行阶段。? ? ?.”

“一切都说不通,但在越南除了我们黑血再没有第二只队伍在这里。”山狼思索着说道,“如果他说的是对付黑血那只能是我们,利用越南的特种部队去偷袭我们国外的公司或者分部,那根本是不可能的,所以唯一的可能就是对我们下手,而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在这里,否则他是不会轻易露面的。”

“你说的有道理,对付我们必须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但这么多天我们都安全,就说明不知道我们在这。”幽灵说,“这里一定有问题,但问题在哪呢?”

“等等,他又说话了。”狮鹫说。

依然是通过车窗的反射观察马克西蒙,只见他对军官说:“今晚最好能解决掉这个麻烦。”

军官终于开口说话,虽然说的是英语,但可能是音并不标准,口型起来有些费力,狮鹫无法完全看清他在说什么,只能看到只言片语。

军官说:“……查好了,……的确在……放心……他们可以……足够了。”

马克希蒙:“确认就好,他们可能有十几个人……动手的时候要小心,……可能被看见,……,那还得多等一会。”

军官:“……安全?,你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马克西蒙:“放心,我观察过,绝对是攻击死角。”

军官四下看了看:“……足够,还是小心,……那就过一会再走。”

马克西蒙:“再等等,他们需要诱饵。”

军官:“希望不被你害死。?. ?` ”

马克西蒙大笑。

听着狮鹫的叙述山狼一阵头大,这断断续续的内容根本就听不出他们到底是在说什么,简直让人恼火。

狮鹫有些无奈:“太只言片语了,内容太少,无法做出正确判断;不过按我的理解他们应该是正在等消息,至于是怎么回事还不知道。”

“妈的,先不管那么多了;如果现在开枪有多大可能性干掉他?”山狼一时间也想不通,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最主要的是干掉马克西蒙。

“不过百分之七十,击中他的身体不成问题,但是否致命就无法保证了。”狮鹫说,“如果他穿了防弹衣,子弹穿过车体在打在他身上基本已经不可能要他的命。”

“幽灵,你那边呢?”山狼继续问。

“我这里命中率只有百分之五十,我的确可以将汽车和他都打个对穿,但却没保证能绝对击中。”幽灵也很无奈。

“该死,。”山狼气的直骂娘,“车,车?你们谁能击中油箱。”

山狼又想到了利用油箱爆炸干掉马克西蒙的办法。

“不能,油箱在他们那边,击中的可能性和击中他本人差不多。”幽灵说,因为只有他的枪可以轻松打穿那个位置的车体。

“操。”山狼低声骂了一句。

“是否射击?建议等待片刻。”狮鹫问。

“嗯……”山狼深吸了一口气,“等,我们有的是时间,他还在说什么?”

“好像……”狮鹫皱着眉看了一阵,“好像是在闲聊,他们在抽烟。”

“我也看到了,的确有烟雾,我可以借助烟雾定位,只要能击中躯干就能要了他的命,山狼,是否可以射击。”幽灵问。

“不行,这是赌运气,我不同意这么做。”狮鹫表示反对。

“那我们就这么等?”幽灵有些急躁。

“这正是你无法成为顶级狙击手的主要原因,耐性不足。”狮鹫淡淡地说道。

幽灵一下就不在说话了,没错在这种关键时刻他的确有着和狮鹫无法相比的冷静与耐心。

“等吧,不就是时间吗?我们已经等了十多天,还差这一时半刻?”重拳说。

“好吧。”山狼权衡了一下,觉得重拳和狮鹫说的的确没错,等是他们目前最稳妥的办法,狮鹫是专业狙击手,信他应该没错。

“等等……”狮鹫突然说。

“我们就是在等。”山狼看着四周的情况说道。

“有点不对劲。”狮鹫说道,“他们不说话,光抽烟,而且不离开,为什么?这个地方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吗?”

“吸烟要什么理由吗?你不吸烟当然不知道那种享受,所以站着吸烟不算是什么。”幽灵说,“选择一个地点吸烟除非是限定区域,否则是没什么目的性的,走到什么地方完全随机,所以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你不觉得奇怪吗?吸烟在任何地方都可以,他们为什么走到那,马克西蒙先到个地方,然后是军官走过去,两人站住开始聊天的,现在聊完了还停在那里,我怎么有种他们是故意在站在那的感觉呢?如你所说,如果没有区域规定那吸烟地点的随机性非常大,但上次你见到马克西蒙的时候他在是在训练场边上,所以我觉得这个位置是他们特意选。”

“你是说他们是故意站在那里的?”山狼立马皱起了眉头。

“不敢肯定,但有这种可能。”狮鹫说。

“如果真是这样,那又是为什么呢?难道是在故意给谁看,给我们看?”山狼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是这样的他话他知道我们在这里?那为什么没派人来偷袭我们?这说不通。”虽然这么说,但他还是举起枪利用热成像瞄准镜观察四周的情况,静悄悄的,除了黑暗,还是黑暗,没有任何热能反应,但他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至于问题在哪他却一时想不出来。

就在这时狮鹫说:“别忘了,之前有一支队伍从营地里出来。”

他这么一提醒山狼立即想起了这件事:“可是他们去的是对面的林子,就算迂回过来也应该没这么快,何况我们附近没有任何情况出现;重拳,你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一样,什么都看不见,除了林子还是林子,连只老鼠都没有……等等。”重拳突然压低声音,“连老鼠的热能反应都没有了,除非是有东西把他们吓跑了,妈的,敌人可能穿着防红外作战服。”

“该死,原来问题在这。”山狼一下明白了刚才究竟是什么自己没想通了,“,这是个圈套。”

“难道我们被包围了?”幽灵还有点不相信,因为他没感觉到任何危险。

“他们应该是在离我们的位置相对较远的地方。”重拳说。“如果是这样的话。”幽灵思索了片刻,“那就能证明马克西蒙得我们在这里的消息时间并不长,两天前他看到他的时候他就是个靶子,炸死我没有应手的家伙罢了,只是这小心是怎么走漏出去的呢?”“别想这么多了,我们可能已经被包围了,还是想办法脱身吧!”重拳盯着远处的林子低声说道,“妈的,这下麻烦大了。”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