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407、守株待兔(03)

407、守株待兔(03)


                为了应对马克西蒙在同样的位置出现,狮鹫和幽灵调换了阵地,毕竟他们只有一支狙击步枪,虽然狮鹫的控制范围一下变小道不足百分之三十,但从迹象上看那里正是马克西蒙居住的地方,他可能随时出来,所以在某种程度上将却增加了成功狙杀的几率。w? 挨着、熬着、等着、盼着,总之各种形容都及不上他们郁闷的心情,他们盼着马克西蒙快点出来,也伴着武器早日运道,有好枪在手能大幅度的增加成功的几率。三天后重武器运到,但可惜的只有一支m821反器材狙击步枪,这种大威力武器并不好搞,布鲁斯用了三天时间弄到一支已经很不容易了。

“没有预计的理想,但总算是弄到了一支。”山狼也很无奈。

“这他娘的怎办?给谁用?”幽灵有些失落,估计这枪轮不到他手里了。“嗯……”对此山狼也有点头疼,保证准确度的话应该给狮鹫,但保证稳妥两个监视点都能进行狙击的话却该给幽灵用,但幽灵的技术明显没有狮鹫好,容易出现差错,虽说射程足够,但这个距进行狙杀离幽灵还真没尝试过。“给幽灵用吧,我用这支svu可以保证命中率,幽灵也能挥最大威力,我们都有盲区,两边一起盯着保险点。”狮鹫说。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山狼点了点头,“那就把巴雷特给他用,你仍然用自己的狙击步枪。”

“太好了。”幽灵大喜。“这东西在树上用可不是什么好主意。”重拳说,“小心被后坐力从上面掀下来。”“呵呵,不能。”幽灵总算是如愿以偿的用上了m821,他将枪架在一根粗树枝上,重拳说的没错在树上用这种枪可不是闹着玩的,他可不想因为开枪时弄断了树枝掉下去,为了其安全他系上了保险绳。“这玩意真是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用过了。”幽灵拍着枪说道,“上次用这家伙打非洲叛军,一枪将目标齐腰打成两截,中弹之后目标的上半截身体还在地上艰难的爬行了一段才死掉,太残忍了。?.?`”“用点5o口径12。7mm口径的武器攻击人体就是一种变态行为。”重拳说。

“所以用狙杀比较保险,被击中不当场死也得重伤。”幽灵检查了一下备用弹夹里的弹药,“还给我们准备了特种弹药,布鲁斯服务到家,真是贴心;对了重拳,他们的幽灵部队到底有多少人?”

“你要干嘛?”重拳换了地方一边观察附近的情况一边问。

“我很奇怪,他们的来历,整天带着面具,连肤色都看不出来。”幽灵说。

“我怎么知道!我只是认识布鲁斯,还是靠朋友介绍的,管他们是什么人,反正来历不简单,不和咱们为敌就行了。”重拳端起枪透过热成像瞄准镜观察了一下前面的情况,密林中除了有些小动物在活动之外没有人体的热能反应,确认没人之后继续更换阵地,“不光是你,很多人都想知道他们的身份,包括马丁他们的很多情报机构都想知道,连他们都查不出来,所以你还是别想了。”

“好奇而已。”幽灵说。

“安心干活吧,妈的。”重拳完成搜索回到树下,“附近安全。”他坐下拔出军刀试了试刀锋开始刮胡子,“这他娘的还得继续等。”他们已经好些天没洗脸了,只能清理清理胡子。“十几天了,就看到马克西蒙出来一次,这鸟人会不会已经死亡并在里面腐烂了?”这鸟人会不会已经死亡并在里面腐烂了?”幽灵坐在树冠里靠着树冠说道,“这老兄是怎么当教官的?这也太不负责了。”“这里应该有内部训练场,你看车库旁边那间仓库,足有数千平方的内部空间,在里面搞个cqb室内近距离战斗的英文缩写训练中心绰绰有余,另外理论授课也不需要非得在户外。”

“这要是有火箭弹就好了,给他来个地毯式轰炸,把这里变成一片火海,他娘的,那才叫过瘾,唉,让你们解放军射个导弹过来,我们给他们定位。?. ?`”幽灵说话越来越不靠谱。

“操,我要是有那本事还用在这撅这么多天?”重拳摸了摸灌完胡子的脸,感觉不在扎手了才收起刀,“安静地等着吧,祈祷他早点出来送死,这个地方我是呆够了。”

“安心,安心,当潜伏训练了,这种地方和磨炼人,守着特种部队的军营,我们能呆这么多天没被现,这才叫牛逼。”幽灵揉了揉酸涩的眼睛,“希望我们能一直牛逼到干掉马克西蒙。”

几个人耐着性子继续等,这天晚上,一队受训的特种兵在九点多出了营地进入林子,和他们所在的方向正好相反,狮鹫瞄了一眼按照惯例将这个情况报告给了山狼,在这里半个多月了,这种事早已习以为常。

“知道了,继续监视营地。”山狼说。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就在狮鹫以为今晚又要白守了的时候马克西蒙居然出乎他们意料的再次出现,这次他同样从营房里出来。

“目标出现。”狮鹫通过单兵电台低声说道。

山狼一个机灵从地上跳起来,他一边向树上爬去一边问:“看清了?有把握吗?”

“是他,但没机会开枪,他绕到了后面,供应是去训练场了。”狮鹫一边说即便将枪口对准训练场他仅能看到一部分的那片空地。

“幽灵、重拳,进入战斗状态,目标出现了。”山狼飞快地爬向树冠。

“收到。”幽灵做了回复,“我们随时准备战斗。”

“目标进入营房后面的盲区,可能前往训练场,注意你们那边的情况,如果现目标在保证准确度的情况下可以开枪。”山狼一边观察那边的动静一边低声说道。

等了半天也没见马克西蒙露面,不管是幽灵还是狮鹫都没现他的影子,训练场上除了一支在受训的小队之外没有马克西蒙的影子。

“妈的,这小子跑到什么地方去了?”幽灵一边调整着瞄准镜一边低声骂道。

重拳在下面急得直转圈:“是不是回去了,或者去了别的建筑物,所以才看不见!”

“不知道,先等等吧,别着急。”幽灵低声说道。

“别急,稳住,重拳保持警惕,守住阵地。”山狼从树上滑下来,刚才一着急上了树,现在冷静下来才觉自己有些莽撞了,忘了自己的职责。

等了将近十五分钟马克西蒙终于再次出现,这次他出现在场地中心那支受训小队的后面,等幽灵调转枪口对准那个位置的时候这家伙却又跑到了一侧的两辆吉普车中间,身体几乎全部被挡住,只能看到他一条膝盖一下的部分小腿。

“该死。”幽灵骂了一句,“他在吉普车后面,我见不见他的身体,狮鹫,你能看见吗?”

“不行,我只能看见站在他对面的人的侧身。”狮鹫说。

“这小子是不是知道我们在这,怎么躲得这么好?妈的!”

“这家伙能活到今天绝对不是靠运气,这是个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家伙,在任何时候他都会将自己置身最安全的境地。”山狼说,“动静的时候他在楼板上看了洞就是个列子。”

“出来,出来……”幽灵在心里默念着。

马克西蒙好像是在和对面的人说着什么,那人不停的点着头,狮鹫盯着他,马克西蒙就在吉普车后面,但他就是看不到,虽然他能预估出大致位置,吉普车也不防弹,他可以计算好之后先击中吉普车,让子弹穿透车身击中马克西蒙,但那样子就无法保证百分之百,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能那么干。

突然,狮鹫现一个有趣儿的现象,因为马克西蒙在两辆吉普车中间,所以他可以从另一侧的吉普车弧形车窗玻璃上看见马克西蒙已经有些扭曲的脸。

因为玻璃不平整所以他的连几乎变了形,狮鹫只能面前看出他的长相,没错,是马克西蒙,但和在东京相比现在的马克西蒙已经瘦了一圈,颧骨高凸,眼窝深陷,眉毛下面那条暗红色的伤疤更显狰狞。

“他们好像是在谈论什么!”狮鹫低声说道。

“怎么?”山狼没明白。

“我可以通过车窗反射看见马克西蒙,他一直在不听的说着什么。”狮鹫动了动身子,但树冠里空间就这么大,他能移动的距离有限。

“能读唇语吗?”山狼问。“车窗反射的图像变形,很难,我在尝试。”狮鹫紧盯着反射的图像,“他好像是在说……必须……谨慎,他们……是;太困难了。”狮鹫有些吃力,“突袭……,可能真的存在,多派人,……是……黑血;他在谈论我们!”山狼听了半天也没弄明白狮鹫转述的内容到底是什么,于是骂道:“说的都是些什么鸟话,我怎么一句都听不懂。”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