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96、事出有因(01)

396、事出有因(01)


                和马丁的会面没有山狼像想像中的那么危险,经过在外围的横炮确认,马丁的确是一个人来的,没带任何手下,这倒是让他感到意外,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对马丁怒,毕竟他和红嘴鹰同属一个情报机构。? ?.??`

“我和你说过,他在对付我们。”本艾伦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马丁痛心疾的闭上了眼睛,“你们可算是惹了大祸了。”

当马丁弄明白面前摆着是红嘴鹰的头颅后的表现让山狼和本艾伦更加意外,他没有基于解释,更没有推卸责任,而是说山狼他们闯祸了。

“我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本艾伦盯着马丁,他可不关心什么闯祸不闯祸,现在还有比和美国做对更大的危险吗?显然没有,所以他除此之外什么都不在乎。

“否则……”山狼接着本艾伦的话继续说,他上前踩住红嘴鹰的头,如同脚下踩着的是个足球,只是这场面有些恐怖,“否则,他就是你的下场。”

马丁一哆嗦,他知道山狼不是在开玩笑,他的脸已经因为愤怒而扭曲了。

马丁深吸了有口气站起身,摸出香烟点上,默默的走向一边的长椅坐下,他好像在考虑什么事情,山狼和本艾伦挨着性子等着,过了一会他丢下烟头狠狠的踩灭,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开口说道,“好吧。”

“好吧什么?”山狼瞪着眼睛,没明白他的意思。??.?`

马丁竖起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图不要说话,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最后连内裤都脱了,赤条条的站在原地,他晃着脚,被冻得瑟瑟抖。

“你要干什么?”山狼和本艾伦都被他的举动搞的莫名其妙。

“嘘……”马丁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哆嗦着将衣服装进了一个看不出材质的口袋,又打手语要求山狼和本艾伦将所有通信设备都交出来装进了他的那个口袋之后才松了口气,“我可能已经被监听,这是特殊的防辐射材料,可以屏蔽一切电子信号,为了安全不得不如此;所以,我很冷,能上你们的车谈吗?”

山狼很意外,他看了一眼本艾伦,后者点了点头:“去开车。”

几分钟后山狼将他们的车开过来,而此时马丁已经被冻得浑身抖,嘴唇青,见车来了赶紧钻了进去,本艾伦也跟着上了车,只见马丁从口袋里取出一个设备打开,看了看,之后才松了口气说道:“好了,你们的车子很干净。”

山狼明白的说的干净是指没有任何监听设备。

只听马丁继续说道:“这次出门被带干扰器,只能用这种方式避开监视。”

“谁监视你?”山狼问。

马丁苦笑:“干这行之后我才明白,原来监控无处不再,我这种身处要职的人当然也在监视范围之内了。w?”

“嗯。”本艾伦点了点头表示可以理解,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情报系统,可以通过很多看似简单的设备对人进行监视。

马丁说:“好吧,我们回正题,我可以给你们合理的解释,但这个内容涉及很广,有些是我们内部资料,禁止对外公开,所以需要……”他拍了拍自己的肚皮略显尴尬的说道,“需要防止被偷听。”“什么意思?说话别转弯抹角。”山狼有些着急,“有话赶紧说,别浪费时间。”马丁慢条斯理的点上一支烟:“不要激动,听我说,事情要从七八年前说起……,红嘴鹰原本是ci欧洲分支的一员,当时他入行不久,是个新人,我之所以认识他是因为我比他早到这里一年,他来之后的半年里我们同在一间办公室办公,当时他负责的工作内容和我现在做的差不多,就是雇佣外人解决一些脏活,也就是ci无法以官方身份出面处理的问题,也就是你们现在干的工作,暗杀、绑架、从毒品和军火中牟取暴利,所以他和很多雇佣军都非常的熟悉。 ”

“当时我也在巴黎,怎么没见过他?更没见过你。”本艾伦问。

马丁苦笑:“那时候你们黑血还不算强大,只能算是三流队伍,根本没资格和我们合作,其实你进入我们在巴黎的情报组也只是这几年的事情,之前你们只是和军方有一些合作,与我们几乎扯不上太大的关系,说来还是我为了报答山狼才分一些任务给你们,有了你们对我的救助才得到了我们上边的认可,又有了美军的泄密时间牵扯到你们,所以我们的合作一直继续到现在,整个过程中上面已经确认你们是可以信任的一支队伍,所以才会逐渐增加了交给你们任务的数量。”

本艾伦没说话,马丁说的没错,那时候他们的确还很弱小,正处在崛起的初级阶段。

马丁继续说道:“你们还记得五年前的乌干达风雷行动吧?”“当然,那是我们从血骷髅手中接的二手活,我们担任主攻,酬金只有去取五十万美元,结果我们死了一个人,伤了三个,后来一个因残退出,损失过预计,马克西蒙后来又多给了二十万,这才算是让我们损失没那么大。”想到这些本艾伦苦笑,“当时我们和血骷髅的关系还非常的好,没想到会闹到今天的地步。”马丁无奈的笑了笑:“其实那次就是ci的给他们的任务,联络人正是红嘴鹰,那个任务的酬金是五百万美元。”

“妈的,原来他娘的马克西蒙不费一兵一卒的赚了那么多钱!”山狼骂道,“亏得那时候我们还对他感恩戴德,拼命完成他分给我们的任务,真是个吸血鬼。”

马丁点了点头:“那次任务中赚的最多的其实是红嘴鹰,他得了两百五十万,是马克西蒙送的。”本艾伦冷笑:“你的意思是红嘴鹰之所以对我们下手是因为他和马克西蒙有着这种利益关系?”“可以这么说。”马丁吸了口烟,“他们合作了两年多,所以那个时候血骷髅的生意好的不得了,你们应该记得,那段时间你们也没少从马克西蒙手里接任务,而基于这个关系,红嘴鹰在马克西蒙身上可以说赚了一大笔钱,两人的关系越走越近,最终上面产生了怀疑,后来红嘴鹰被调回总部接受调查,整个过程持续了四个月之久,他差点被开除ci,但不知道他动用了什么关系最后只是交出了一部分赃款之后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说到这他转头看了一眼仍然丢地上的人头,“然后他就被派往东亚,一直到现在,当你们找到我说起他的时候我就怀疑他又接受了马克西蒙的钱而动用ci的力量对付你们,但因为没有证据所以我不能随便乱说,但我回去之后就展开了调查,只是我们分属不同的地区,所以调查过程非常的繁琐复杂,需要上报情况然后成立专门机构,总之非常的麻烦,我的报告交上去到现在还没得到正式的回复,这种跨区域的事情我根本就使不上力气,也可能我的报告并没有引起上面足够的重视,所以直至今日……”他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很无奈,“不过从非官方的渠道我得到了一些相关的消息,前一段马克西蒙的确和红嘴鹰在东亚某地进行过数次的接触,所以我更相信这件事和马克西门脱不开关系,但我对这件事唯一能做的就是向上报告,用情报机构的关系来影响他们的合作,没想到的是你们的度这么快……”

“那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本艾伦问。

“我没有确凿的证据是不能信口开河的。”马丁无奈地说,“就算我说了你会信吗?”

“那就可不一定,至少我们会有心里准备,不会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再说信不信应该由我们自己判断,不需要你替我们做据决定。”本艾伦冷笑。马丁非常无奈的说道:“亲爱的本,你该知道,我是个特工,我先效忠我的组织,遵守我们的规矩,然后才能考虑与你们的合作,之前我向你们透漏消息的是被上层知晓之后我已经经历了一次调查,我不想惹上太多的麻烦,这个请你们理解,虽然山狼救过我的命,但我的回报也只能帮你们多赚钱,在你们遭遇生命危险的时候适当提醒,这是有限度的,如果我连自己都保不住又怎么谈得上帮助你们?”山狼冷笑:“我们已经快死光了,也没见你提供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所以别信口开河的往自己身上栏功劳了,我不吃这一套,你说的虽然很合理,但我并不相信,我觉得你是在编瞎话骗人,所以,你得想个办法让我们相信,否则……”他么没再说下去,但马丁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