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89、雪国之战(05)

389、雪国之战(05)


                红嘴鹰带人逃亡深山,幽灵和重拳紧追不舍,六个作战经验丰富敌人,若不是一心逃跑,他们两对付起来还真有点吃力,其实敌人是恐惧他们身后的山狼等人,虽然他们有六个人,但和山狼他们的总人数相比没什么优势。? ?.??` .

为了弥补人数上的劣势,二人准备借助山口前面大片的巨石群打一场伏击战,虽然无法消灭敌人,但至少可以重创敌人,消耗敌人的战斗力。

起伏交错的岩石缝隙中幽灵和重拳快前冲,他们必须赶在敌人之前到达山口,幽灵的度非常快,重拳只能勉强跟上,就算这样幽灵还是为了照顾他放慢了度,如果全前进,估计他早就没影了,他是个天生的战士,没人能和他相比。

天空漆黑一片,零散的雪片飞舞,空气中没有一丝风,地面上已经洒满了一层小青雪,踩上去非常的滑,但这丝毫影响不到他们的前进度。

“你先走,别等我,到了先建立阵地,别让他们跑了,我会尽快赶上来。”重拳看得出幽灵是在照顾自己。

“好,你自己小心。”幽灵也不客气,立即加,转眼就消失在起伏的巨石中。

“妈的,兔子都撵不上。”重拳无奈地说,和幽灵相比他只是个入门级的战士。

幽灵的度的确快,没多久就到了山口,他爬上一块巨石小心的探头向敌人来的方向张望,尽管他带着夜视仪,纵横交错的巨石阵中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人影,这里的石块太高大了,人在里面几乎完全被淹没,但他知道敌人就在某处,这些人作战经验丰富,懂得隐藏自己,这这种地方,他们是不会轻易露头的。??.? `

山口成一个巨大的喇叭口形,开阔地就是这片巨大的岩石群,幽灵选了个能进能退的位置埋伏下来,等待敌人的出现,几分钟后重拳赶到,两人互成犄角守住山口,构成交叉火力,达到伏击最佳效果。

再这苍茫的山野中,两人就像是狩猎的野兽,蹲在暗处悄声无息的等待着猎物的出现,只是这种感觉并不好受,一路上他们不是坐车就是奔跑、作战,剧烈运动之下还不觉得有多冷,这一停下来他们才感觉到浑身冰凉,自从跳进温泉池再爬出来之后他们都已经如落汤鸡一样浑身湿透,连内裤都未能幸免,这一停下来身上开始冷,身下石块冰凉,身体仅存的热量迅消散,随着气温的降低他们身上的衣服迅结成一层冰甲,那感觉就如同掉进了冰窖,直接冷到骨头里。

雪大了很多,石块上很快就变得一片白,两人身上也盖上了一程薄薄的雪片,很快变成了雪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身上的感觉开始慢慢消失,肢体变得僵硬,仿佛五脏六腑都被冻成了一个冰坨……

重拳不停地重复着握拳松开的动作,他必须保持双手不失去知觉,他可不想在敌人出现的时候连扳机都无法扣动,他不断的在心里骂着自己,为什么不知道多穿点衣服。

十几分钟过去了,敌人还没露面,山狼他们也没赶到,这可大大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尝试呼叫了几次之后他们才现,可能是过了通信距离,已经无法和山狼他们取得联系。

幽灵从石头上爬起来,观察着前面的情况,的巨石群中什么也看不见,入眼的是一片雪白,所有的石头都落上了一层积雪,就像带上了一顶白色的帽子。?.

“奇怪。”幽灵锁紧眉头,通过单兵电台低声对重拳说,“我去看看,你留在这里,如果现敌人立即通知我。”

“知道了,你……小……小心!”重拳已经浑身冰透,说话都开始断断续续。

“嗯。”幽灵从石头上跳下去,身上已经冻硬的衣服出一阵奇怪的声音,他的身影在石从中晃了几晃消失得无影无踪。

又等了会儿重拳冷得几乎难以自制,牙齿碰在一起咯咯直响,开始他还能勉强控制,到后根本就不受他控制,浑身上下慢慢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失去感觉,他轻轻动了一下腿,大腿摩擦石块的感觉仿佛自己穿了一层几十厘米的厚裤子。

再这样下去就得被冻在这块石头上,重拳在心里暗中盘算,他慢慢的溜下石块,双脚落地之后没站住,直接坐在了地上,浑身上下仿佛只剩下有限的几根神经还有轻微的感觉,他用力抖了抖手准备爬起来,但费了半天力气也没成功,浑身的仿佛的感觉细胞仿佛都死了大半,所有地方都如同被包裹了一层厚厚的棉花,反馈回来的知觉都极度的不真实,这是低温太低血液循环不畅造成的后果,他清楚自己在不动起来就有可能会被彻底冻僵,到那时候再向动就更难了。

他活动着手脚,最终还是从地上爬了起来,蹒跚的向前走了几步,这次他真的体会到了什么是透心凉,身体仿佛没有一处地方还是热的。

活动了一阵他总算是恢复了部分直觉,虽然身体依然僵硬,但起码可以持枪走动,向前走了一段,身体状态继续好转,就在他庆幸自己还能活动的时候幽灵那边有了消息:“小心,敌人可能觉了我们的意图,他们可能已经分组行动。”

“哦?”重拳一愣,“他们走了别的路?”

“还不清楚,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我怀疑他们就在附近,正在伺机通过或者反击,千万小心。”

“收到……”重拳低声说道,他开始向后退,他打算退到喇叭口的边缘地带,监视整个巨石群的动静,可他刚走出去没多久就觉情况有点不对劲还没等他做出反应后脑上一痛重重地挨了一下,紧着着眼前一黑,“妈的,在这时候被偷袭,真倒霉。”这个念头只是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然后就失去了直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重拳醒过来,天依然漆黑,头上的夜视仪已经不见了,他看不清附近的情况,地面上已经有两三厘米后的积雪,身上冰冷得几乎没有感觉,他被人丢在地上,半边脸扎在雪地里,没有任何感觉,慢慢的他清醒过来,但很快他就现,仿佛除了思维之外他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难道自己被冻僵了?为什么一点知觉都没有?

“醒了,不愧是黑血最好的士兵,这么快就醒了。”一个声音从侧面传了过来,声音很低,很轻,也很从容。

重拳努力将头偏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但脖子不听使唤,他费力半天力气也没能将头转过去,或者说他根本就使不上力气,他感觉不到脖颈的存在,这中感觉让他一阵恐慌,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那人冷笑:“别白费力气了,你全身的肌肉已经冻僵,现在和死人唯一的区别就是多了口气。”

重拳想说话,他更想骂娘,但他连嘴巴都张不开,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的舌头,浑身上下出来思想还是“活的”之外其他身体各部位一点感觉都没有。

“你是黑血最难缠的一个,我们可不敢冒险,所以给你注射了肌肉僵化剂,三个小时内你无法移动分毫,身体没有感觉,在这种天气条件下,你的身体机能会迅丧失,如果时间太久就算送到医院的话会瘫痪。”对方的声音很轻,也很冷,仿佛并不顾及被人现,难道他们已经甩掉了幽灵?山狼他们没赶到吗?

“或许你正在想自己所处的位置,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同伴根本不知道你在哪,他们是不可能来就你的。”对方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所以你还是死心吧,你能活到现在已经很幸运了。”

不管对方在说什么,重拳控制着自己冷静下来,既然敌人没有把自己杀掉就说明自己还有用,否则直接一枪打死就是了,根本不用费力气把自己弄出来,可是敌人究竟要干什么呢?从醒来到现在只听到一个人的声音,那其他人在哪呢?

“好吧,你不能说话,我无法和你进行有效的沟通,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的人正处在生死边缘,我们已经设下了埋伏,就等你们的人自投罗网……”

重拳心里一沉,他这才现他们已经再次由追踪者变成了被追踪者,不知不觉的角色转变,原本他们稳操胜券,以为在温泉酒店可以将红嘴鹰一网打尽,但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那么回事,难道这又是个陷阱?

“怎么?很惊讶吧?你们已经完蛋了,就在今夜,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那人打着哈欠说道,“猜猜看。”对方他的话让重拳非常的恼火,但他无法说话,也的确非常想知道自己身处何地。“哦,我忘记了。”对方好像拍了一下脑门,“你不能说话,告诉你也无妨,这里是日本最著名的地狱谷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