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95、雪国之战(10)

395、雪国之战(10)


                经过大半夜的折腾,他们终于在一座不太高的山崖上堵住了红嘴鹰,之所以说不高,是因为这个山崖只有不到十米,下面是一个温泉,有依然是巨石林立,如果不是这个山崖挡路,红嘴鹰是不会停下来的,虽然他受了伤,但并不致命,仍有能力逃跑,只是现在他已经走投无路,只好停下来与山狼他们对峙。

“伟大的间谍,哼,今天也落得这步田地。”山狼冷笑,虽然红嘴鹰手里没有武器,但他还是不敢轻易靠近,万一这小子从悬崖上跳下去自己捉活口的计划就泡汤了,毕竟他们的目标是活捉而不是干掉,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来这恐怕不太容易,红嘴鹰这种人是不会轻易被俘的,他们甚至会用自杀的方式来回避被俘虏。

“伟大的雇佣兵!哼,也曾经差点被干掉,不要以为你们现在你们占了上风就能逆转局面,这只是暂时的罢了。”红嘴鹰反唇相讥。

“不管怎样你是看不到我们被消灭的那天了。”山狼向前迈了一步,“而你的结局远要比我们惨的多,还是替自己想想吧。”

“哈哈……”红嘴鹰狂笑,“干这行那天我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你没必要用死亡威胁我,没什么好想的,动手吧,我知道你们想活捉我,你们可以试试。”

“作为一名高级特工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这算是我给你最后的一点权利。”山狼又向前走了一步。

“交代?你会给我机会吗?你能给我一条生路?开玩笑,这是不可能的,我不会傻到信任你们这些疯子。”红嘴鹰冷笑。

“那要看你是否愿意合作了。”山狼盯着他,“反正你回去也没法向上面交代,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任务已经失败,你的上司不会放过你,很大的可能你会变成一个替罪羊,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你的身上。”山狼开始探他的话。

这话果然奏效,红嘴鹰明显迟疑了一下,但很快脸上又恢复了那份坚定:“我爱的国家,我曾经誓保护他,我不会背叛我的誓言,所以,别想套我的话,更别想动摇我的决心,我什么都不会说。? ? ?.”他盯着山狼,“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你想知道的消息,你死心吧。”

“噗噗噗……”山狼骂了一句娘之后连开三枪,子弹分别打在了红嘴鹰的双腿和一条手臂上,“那你就得吃点苦头。”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防止红嘴鹰跳崖,如同有必要他还会将他另一条胳膊打断。

“哈……哈……”红嘴鹰故作深沉的大笑,但剧痛之下他已经无法出像样的笑声,就是这样他还是向后一滚到了崖边,但他没有直接下去,弄得原本想扑上来去的水鬼也不敢再靠近了,只听他继续树洞,“别得意了,捉到我又能怎么样?你们改变得了结局吗?你们注定要灭亡,注定要在雇佣兵界消失,你们,每个人,都要死……本艾伦、杰克李、司远航、李斯、凯尔文瓦伦丁、吉尔科夫、马特艾伦……”他慢慢地说出了“黑血”仍然健在的每个人的名字,而且完全准确。

山狼的面部肌肉抖了一下,他很震惊,可见红嘴鹰对他们非常的了解:“你还知道什么?”

“莫尼比亚、苏帝米亚、墨西哥、普拉达……”红嘴鹰有说出了一堆他们这几年去过的所有战场,包括公开的,不公开的,他们自己的复仇任务和外界任务地点,甚至连秘密任务地点都包括在内。

“知道这些不并不代表你对我们彻底了解。”山狼表情沉静,尽管他心里已经开了锅。

“我只是想说明,我们完全掌控了你们的一切,所以,你们注定灭亡,死亡就在不远的将来,之所以你们现在还活着,只是我们还没打算对你们进行彻底的清剿的准备工作,或者时机尚不成熟,别得意,你们没有翻盘的机会。”

“哼,干掉我们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山狼问。? .

“你们是绊脚石。”红嘴鹰呻吟着说道,“你们妨碍了某些人的利益,你们不清楚自己做过的事情究竟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你们只是工具,我知道你们的上级是谁,马丁对吗?我认识那个白痴,一个阴谋家,当年……哼,不说了,你们等着瞧吧,最终你们会明白究竟谁才是你们真正的敌人。”

“我们可是为了美国政府干了不少脏活,为你们效力不少。”山狼冷笑,“别费力了挑拨关系了,我也是美国公民,我也曾是美国6军,我同样誓保护它,誓言仍在,我不会背弃我的祖国。”“哈哈,可笑的爱国者,你已经被抛弃了……”红嘴鹰突然住嘴,“套我的话,哼,休息想从我嘴里再探听任何与之相关的任何内容,总之,你们只是一群可怜的雇佣军,去死吧。”说完他猛地一滚身,从山崖上跳了下去。“。”山狼大骂着冲向了崖边,他对红嘴鹰的死并不感到惋惜,而是因为没能探听到更多消息觉得丧气。

“下去看看。”横炮对黄蜂一仰头。

“走。”黄蜂立即跟着他向山崖的下面绕了过去。

山狼站在崖顶上一言不,十来米的高度个可以清晰的看到红嘴鹰的尸体飘在温泉上,刚才得到的消息让他心情非常的糟糕,如果红嘴鹰说的全都是真话,那说明在他背后隐藏的势力是美国政府,是美国政府要消灭“黑血”,他想不通,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走吧,留在这里没什么意义。”水鬼低声说道。

“我们要尽快赶回总部,把事情弄清楚,这件事实在是……”山狼叹了口气,他通过单兵电台说道,“横炮,把他的头给我带回来。”

横炮愣了一下,但立即回答道:“是,长官。”

幽灵和军医已经从跟了上来,幽灵的伤势并无大碍,只是行走略微有些不灵活。

“走,回总部,出大事了。”山狼看着众人,“我们将面对一次前所未有的危机。”

联系本艾伦报告情况之后众人马不停蹄的赶往机场,公司的专机会在次日下午赶到,当晚他们就回到了巴黎。

本艾伦和绅士在总部等他们,山狼详细的回报了在日本生的事情。

本艾伦一脸的阴沉“我已经约见了马丁,一会儿你和我去见他。”

“要不要多带几个人,以防万一。”山狼问。

“嗯,狮鹫和横炮跟着去就行了,如果他们真要对付我们就算去再多的人也无济于事。”本艾伦站起身骂道,“,我已经通知了所有人安置自己的家属,战斗人员进入战斗状态,如果是真的,就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两个小时之后他们在巴黎的一个公园见到了马丁,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马丁是一个人来的。

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公园里一个人都没有,不远处的钟楼上狮鹫已经架好了狙击步枪,十字线的中心正对马丁的脑袋……

“有什么急事这么晚找我来?”马丁表现的非常平淡,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

“你该知道是怎么回事!”山狼暴怒,“居然还敢问我们,今天你必须给出合理的解释。”

“呃……”马丁一愣,看了看山狼有问本艾伦,“山狼先生为何如此生气?”

“你还敢装蒜?”山狼大怒,拔出手枪顶在他的头上,“我真后悔当初把你救出来,你个王八蛋。”

马丁慢慢的举起了双手,表情坦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让你如此的生气,不过我想应该是我们只见出现了什么误会,不如把事情说出来,当面说清,否则这对我们只见的合作十分的不利。”

本艾伦一直没说话,他始终在观察马丁的表现,但自始至终对方都镇定自若,好像真不知道这件事情,他见山狼又要作就上前抓住山狼的手低声说:“冷静。”

“嘿……”山狼收回枪,“就让你死个明白。”说完拿起装着人头的口袋砸在马丁的身上,“你自己看看。”

马丁被砸了个踉跄,他接住袋子一脸狐疑地看着山狼:“这是什么。”然后打开袋子,还没看见里面有什么却先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他一皱眉,然后借助不远处的路灯光仔细往里看,这一看吓了一跳,一哆嗦口袋掉在了地上,“这……这是谁?”

“自己看。”本艾伦盯着他,面无表情。

马丁看了看二人,见他们一个怒气冲天,一个面目冰冷好像没打算在说什么,只好俯身抓住袋底将人头倒了出来,一时间他并没有看出是谁,因为红嘴鹰在跳下去的时候是头向下,他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跳崖的,所以在入水之后半个脑袋撞在了水底的石头上,塌进去了一大块,面部变形严重,看得太几欲作呕,差点吐出来,他皱着眉仔细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才开口说道:“这……”

“仔细看!”本艾伦冷冷地说道。马丁无奈,用口袋裹着手将人头的脸调整了一下方向对准了路灯,半晌才大惊失色的脱口说道:“是……是他……”本艾伦冷笑:“看来你们真的认识。”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