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90、雪国之战(06)

390、雪国之战(06)


                地狱谷是位日本北海道登别市的一个火山口遗迹,邻近洞爷湖,它是火山爆后,由熔岩所形成的一个奇形诡异的谷地;灰白和褐色的岩层加上许多地热自地底喷出,形成特殊的火山地形景观,大约在一万年前形成,有直径大约45o米的地方依然在喷白烟,而且寸草不生,又有强烈硫磺味,登别地狱谷因其就像在地狱之中,故此得名。?.?

重拳有些糊涂,自己怎么到了这里?原来他和幽灵准设置伏击的地方离地狱谷还有一段距离,如果按照路程计算的话至少要走个把小时,这么算的话现在应该是凌晨两点到三点之间。

看守是个话痨,一直喋喋不休,从这一点上看他们好像已经远离了作战地点,否则他不会毫无顾忌的说个没完不管怎样必须警告其他人,否则就完了,可是该怎么脱身呢?重拳很着急,只是现在浑身僵硬,连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以现在他的身体状况来说,脱身,实在是太困难了。

他尝试着活动手指,但他现他连手指都感觉不到,他甚至连呼吸都无法控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呼出的热气慢慢的融化面前的积雪。

“你一定很着急。”那人说道,“是不是?自己的伙伴正走向深渊,而你却无能为力,这是多么无奈的事情。”对方好像很享受这种戏弄,他居然轻叹了一声,仿佛在惋惜什么,只听他继续说道“重拳,一个顶级雇佣军,今天居然栽在了我的手里,真是老天都希望我一夜成名,今后和别人提起来是多么无上的荣耀。”那人说话有些断断续续,好像是在吃东西,“这个地方真是很无聊,大半夜的被你们逼到这里来,真是让人愤怒,原本我可以搂着日本小妞睡个好觉的,可现在却要在这风雪中次冷风,连口吃的都没有,只能嚼口香糖充饥,。”

重拳确实急的不行,如果对方不是在吓唬自己那山狼他们正处在危险之中,但正如那人所说,自己根本帮不上任何忙。? ??.?`现在的自己真是连一具僵尸都不如。

那人继续唠叨个不停:“着急是吗?还是安心的等着吧,等战斗结束了我会带你去看看他们的尸体,你会有幸看着他们被丢尽最热的温泉里煮熟,很残忍对吗?这是你们逼得,如果你们不是来偷袭,我们也不至于用这种手段对付你们,虽然领很希望能干掉你们,但却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没想到今天你们自己送上了门,这真是再好不过了……”

重拳闭上眼睛,他开始绝望了,做了这么多努力都无法找回哪怕一丝的感觉,肌肉僵化剂,这东西的确霸道,是美国研制的一种用来对付有自杀倾向俘虏的药剂,让人彻底失去除了呼吸和眼睛之外的一切身体的控制能力,如果不及时注射解药会出现非常严重的副作用,最糟的结果就是变成有直觉的植物人,除了眼睛什么都不能动,能听见,能看见,却无法控制身体,连自杀都不可能,只能床上靠输液活着,那简直比死亡还可怕。

“真的很无聊……”那人叹了口气,好像是起身来回的走动,“荒山野岭,陪着一个不会说话,没有感觉的瘫子真的很无聊,或许你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活着,那我就告诉你,很简单,领要暂时留下你的小命,等他那边完事了我才能动干掉你,这种等待真是太漫长了,哎……不如这样吧,我把你和你同伴的尸体一起丢尽高温温泉怎么样?那才是过……”

“噗通……”重拳听到身后一声闷响,那人的说话声戛然而止,重拳不知道生了什么,他很焦急,但他却动不了。

“爽不爽?”幽灵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接着他被拉了起来,他看见自己离开了地面,同时也看见一块凝固的冰雪混合物冻在自己的脸上被带了起来。

重拳心中大喜,终于有救了,幽灵好样的,总算及时赶到,不光是自己,其他人也有救了,这真是太好了,只是……他突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现在就像个植物人,怎么把这个消息告诉他?

幽灵不知道他在胡思乱想什么,只是将他扶起来靠在一块石头上,他这才能看见背后的情景,只见一个被已经被捆住的人倒在地上,是那个话唠敌人被幽灵打晕了。??.?`

“怎么样?”幽灵在他眼前打了两个响指,见的他除了眨眼之外没其他反应就皱起了眉头,翻了翻他的眼皮,又做了其他检查之后低声骂了一句,“肌肉僵化剂?这是美国人特工的专利,怎么用到了你的身上?但愿他们带着解药。”

幽灵从躺在地上那人的身上翻了半天,终于找到了解药,他取出一直给重拳注射下去,很快他就感觉到从针孔的位置开始传来一丝丝的疼痛。

“别着急,药效很快,但会很痛。”幽灵将重拳扛起来,然后拖着被打晕的俘虏向远处走去。

重拳感觉到疼痛以针孔为中心开始扩散,火辣辣的如同被丢进了开水锅,说不出的难受,疼感一波接一波的袭来,最终直达脚趾,那种感觉简直比把自己杀了还难受,不过他心理倒是有了一丝安慰,久违的感觉终于回来了,原来在某些情况下痛感也是如此让人期待。

由于不受控制,重拳大张的嘴巴流出很多口水流了幽灵后背都是,他急于将刚才得知的情况告诉幽灵,用力的活动着开始慢慢恢复知觉的嘴巴,只是他连嘴巴都闭不上,只有嘴唇能轻微的抖动,舌头硬的向一块木头,根本就不听使唤。

走了一段之后幽灵找了个避风的地方将他放下,又从俘虏身上扒下衣服套在他身上保暖,最后把一支步枪放在他腿上:“等在这里,我去找其他人,不知道为什么无法联系山狼太他们,你很快就会恢复过来,我会回来找你。”

见他要走重拳情急之下居然说出一句话,只是说的却是如同兽鸣一样的古怪声音,连他自己都听不出自己说的是什么。

幽灵愣了一下显然是没听明白他说是什么就说:“别着急,再等一会,最多十几分钟你就能恢复过来。”然后从昏迷的敌人身上找到他的对讲机给他带上,“随时联系。”

十分钟?重拳哪里等的了十分钟,山狼他们随时都有遭遇埋伏的危险,他怎么可能等上十几分钟?他努力的张着嘴说:“埋……埋……”他想把自己知道的告诉幽灵,但不管怎么努力,那个“伏”字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急得他脑门上都冒出了汗珠。

“什么?”幽灵根本就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只好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有话说,但我必须走了。”说完转身离开。

重拳眼睁睁的看着他走远,最后消失在视野里,他心急如焚,但毫无办法,为了尽快恢复直觉他用力的活动着可以微微移动的手脚,促进血液循环,希望能以最快度恢复过来。

浑身上下都痛的厉害,犹如被撕碎了一样,一下下,一,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就在这时被丢在一边的俘虏醒了过来,他是被冻醒的,身上的衣服已经被幽灵扒下来穿着了重拳的身上。

两人对视,重拳流着口水浑身不停的颤抖,场景怪异,俘虏只穿着内衣,浑身懂得抖,两人如同比赛抽羊痫风一样抖个不停。

俘虏挣扎着坐起来,靠在一块石头上盯着他,见他还是不能动就放了心,开始想办法对付身上的绳子,蹭着身体找突起的石头。

重拳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只好继续抖动着手脚争取早点恢复直觉,否则自己将再次陷入被俘甚至被杀的危险,只是他抖起来更像是羊痫风作。

俘虏用力的在石头上磨着绳子,重拳不停地抖个没完,二人都在抢时间,只是场面之怪异让人有种忍俊不禁的感觉。

终于俘虏蹭开了一条绳子,双手从背后抽了出来,重拳大急,他的手虽然已经搭在了步枪上,但根本就拿不起来,眼见着俘虏连滚带爬的冲了过来,他却无能为力。

俘虏一把抓住了步枪,只是因为冻得太久了手抖个不停,就在他将步枪夺进怀里的一瞬间,一只大脚突然狠狠的印在了他的脸上,将他踢得飞了起来,翻了跟头趴在了地上狂喷鲜血。

“幸亏我回来的及时。”幽灵将俘虏重新捆起来。

“埋……埋……埋伏。”重拳终于说出了一个完整的词儿。

“埋伏?什么埋伏?”幽灵问。

重拳张了半天最也说不出一句整句的话,幽灵是越听越糊涂,情急之下他急中生智,指着俘虏俘虏,“他……问……他。”

“嗯……明白了。”幽灵立即将俘虏提了起来,“说,怎么回事?”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激烈的枪声……“哈哈……来……来不及了。”俘虏满嘴献血的狂笑。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