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79、初现敌踪(07)

379、初现敌踪(07)


                毒药被红蝰等人拖进了公寓里面,总算是看到了里面的情况,虽然情况还不十分明了,但已经知道这里有十几个人,其中包括“黑日”和“天火”的领,以及一个疑似马克西蒙的人,之所以说疑似是因为只有毒药看见了那个躲进房间的身影,而摄像头另一边的狮鹫却没看见,但毒药对马克西蒙的了解并不多,所以还无法确认他的身份。??.??`

只是现在毒药深陷其中,已经被红蝰怀疑,处境很糟糕。

“你说,这小子怎么脱身?”黄蜂对毒药下面的表现非常感兴趣。

“怎么脱身?这还用说,抄家伙救人吧,在等下去他该没命了。”水鬼抓起身边的枪。

“现在还不行。”狮鹫说,“还没看到马克西蒙。”

“可是他已经被怀疑了,在不动手就他就完了。”水鬼有些着急。

“重拳、水鬼,你们先潜过去,但不要动手,再等等,听我命令。”狮鹫将狙击步枪对准对面的窗户,一旦毒药有危险他就开枪,虽然看不见里面的情况,但通过热成像瞄准镜能看见里面的人影,至少能干掉两到三个,分散敌人的注意力,暂时保住毒药的命,同时为重拳他们争取时间。

毒药被红蝰的手下死死的按在椅子上,红蝰盯着他:“下面你要说的话决定你的生死,所以你要想好在说。”

“我……我……我……”毒药结结巴巴的说不出话,他的表情简直后是个被吓坏的小学生。

红蝰冷笑:“白痴,到底是谁派你来的,快餐店的老板说并没有派人到这栋公寓送餐,所以你到底是谁?”

“我……我就是个送快餐的,求你们放了我吧。”毒药痛哭流涕。

“装的还挺像。”红蝰看着他,“看来不动刑你是不会说实话;给他点颜色看看。”后半句却是对旁边的手下说的。

“动……动刑?”毒药一脸恐惧的看着红蝰,“你们……是……什么人?秘密警……察还是暴……暴力团?我只是个送快餐的,干嘛……干嘛这么对我?求……求你们……”

“怎么?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试探我们的身份,很好,你小子有做间谍的潜质,戏演的很好。”红蝰对旁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那名手下立即动手,挥拳打在毒药的脸上。

“我不是间谍,不是,我是送货的,不,是送快餐的。”毒药嚎叫着说道。

“嘴硬。”红蝰脸上的肉抖了一下,“看来不见血你是不会说实话的。”旁边的手下听他这么说拔出军刀就要动手。毒药惊恐的大叫一声哭喊着说道:“我说,什么都说,我……我就是快餐店送餐的,我今天……今天第一天上班,老板叫我送快餐到公寓楼座15o9,你们不要就算了,干嘛折磨我?”他已经涕泪横流,哭的一塌糊涂。

听他这么说红蝰楞了一下,立即转回身:“什么?你再说一遍,送到哪里?”

毒药哆嗦着不敢说话,旁边的人立即给了他一巴掌:“快说。”

“我……”毒药看着红蝰一脸的恐惧。“说,说了就不打你。”红蝰很不耐烦的对他说。“送……送到公寓楼座15o9。”毒药唯唯诺诺的说道。“白痴,这是b座。”红蝰骂了一句,“,被这个白痴浪费了半天时间,轰出去。”然后他又看着毒药,“警告你,不许报警,否则我杀了你全家。”说完他拿出一把钞票丢在毒药身上,“这是我误会,你可以滚了。? ? ?.?`”

毒药没敢动,只是看着身边的几个人,一脸的恐惧么好想被吓坏了。

“叫你滚蛋。”红蝰的手下踢了他一脚,“还不滚?”

“我……的快餐,还给我。”毒药小声的说道。

“妈的……”红蝰骂了一句,“在外面自己去取。”

毒药小心地站起身看了看其他人,慢慢的往外走,走的时候身体动了一下,将整个房间里的情况都扫进是摄像头,然后进入客厅,同样将里面的情况都照进摄像头,之后才慢慢地捡起地上的快餐往外走。

“等等……”红蝰突然叫住他,对一名手下说,“确认一下。”

那名手下会意,立即大了订餐电话,确认毒药所说内容的真伪,确认完了最后对红蝰点了点头:“他说的是真的。”“滚吧。”红蝰这才挥了挥手,将毒药赶了出去。红蝰的两名手下将毒药赶进电梯之后才离开,毒药出门之后向座走去,这是为了防止红蝰派人跟踪他,做个继续送餐的样子,在公寓里转了一圈之后将快餐丢掉这才离开。

确认没人跟踪之后他才低声通过通信设备对狮鹫说:“里面两个房间的情况看不见,不过有交谈声,声音很轻,至少有三到四个人在里面。”

“知道了,里面的情况调查的很详细,你做得很好。”狮鹫对毒药的表现很认可。

二十几分钟后毒药归队,重拳拍着他肩膀:“小子,真为你捏把汗。”

“中国古语讲,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毒药一脸的平静,只是鼻青脸肿的样子并不好看。“毒药,你究竟是怎么做的?能不能传授一下经验,我对此很好奇?”黄蜂还在纠缠这个问题。“好吧。”毒药无奈的笑了笑按着通话键说道,“其实很简单,我下去转了一圈,随便找了一家提供送餐服务的快餐厅,然后打电话订餐,让所有的送餐员都出门个干活,当然,他们要送的快餐路程都不近,一时半刻都回不来,然后又打电话定了公寓座15o9的快餐,之后我就上门找工作,把要求降到最低,老板正用人,就同意我留下,我缴了一部分押金就开始干活了,之后的事情你们都知道,就这么简单,如果这家不用我也没关系,大不了换一家,反正也不费什么力气。”

“原来如此,看来快餐店老板要恼火了,那么多快餐没人收,被人耍的感觉可不好受。”黄蜂不得不佩服毒药有头脑,办法并不复杂,只是打了几个电话解决了问题,但他还有个疑问,“那刚才你为什么没直接回来而是又去了快餐店?这有什么必要吗?难道你去交接工作?”

“不是,我只是回去告诉老板我不干了,说送餐挨打不划算,这么做就是为了防止红蝰他们起疑派人到快餐店调查情况,我离职顺理成章,有了这些他们就不再怀疑我有问题。”

“嗯,干得不错,滴水不漏,小子,你的确有做间谍的潜质,在里面的表现简直让人真的以为你是个胆小怕事的送餐员,真该颁个奥斯卡奖给你。”重拳对毒药竖起大拇指说道,不光是他,其他人对毒药也非常的佩服。

狮鹫看着回放的视频说道:“现在能确认的是红蝰和河豚以及两支队伍的主力都在这里,只是没看见马克西蒙,不确定他在这里我们就没法动手。”

毒药说:“我在进入房间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影,但只是以瞬间,并没有看清样貌,因为我对他并不熟悉,所以我无法确认那个人是不是马克西蒙。”

“很麻烦,无法确认有马克西蒙在这里我们就没法行动,他才是我们的主要目标。”狮鹫皱着眉说。

“再想办法,实在不行我就在这里等,我就不信他一直不出来,这是最没技术含量,但最有效的办法。”黄蜂说。

“这不是个好办法,我们的主要战斗力都在这边,山狼那边人手严重不足,万一红嘴鹰露面我们肯定忙不过来。”狮鹫却不这么看,他从全局考虑问题觉得应该战决才对。

“只是目前我们已经没有其他办法,总不能在进去一次,那恐怕不太容易。”重拳说。

其他人也觉得这事儿有点棘手,一时间都没什么好主意。

“不用担心。”毒药说,“我在里面留了窃听器,你们应该能听出马克西蒙的声音,只要等等就可以了。”

“哦?”狮鹫大喜,“真的?”

毒药:“是的,我在离开的时候按在侧间的门后,可能距离远了点,没办法,找不到别的机会。”

“好,很好,这次任务给你记一功。”狮鹫真是很欣慰,在新一代的“黑血”战士中有毒药这样精明能干敌人实属不易。

监听工作进展并不顺利,不知道的是距离太远的原因还是窃听器位置太偏僻,一天中并没有听见马克西蒙的声音,他们甚至怀疑这老小子是否在这里,直到第二天清晨重拳才听到了一句疑似是马克西蒙说的话,只是这句话之久简单“我知道了。”,如果不是有录音在他还以为自己因为太困而听错了。“你能听出来吗?”重拳问狮鹫,“我只是开始听着觉得是他,但后来越听越不像。”狮鹫不说话,认真的听了十几遍之后肯定的点了点头:“没错,是他。”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