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78、初现敌踪(06)

378、初现敌踪(06)


                重拳和狮鹫分开监视马克西蒙和另外两支雇佣兵的共同藏身地,没多久山狼又派来了新的援兵,水鬼、黄蜂都赶了过来,想要要全方位的监视这栋大楼就需要足够的人手。?.??` “好了,现在所有人都已经就位了,我啰嗦几句。”耳机里山狼开口说道,他没来,只能利用通讯设备与大家对话,“我们掌握的所有情报都指向了这里,这很可能就是马克西蒙以及另外两支雇佣军的躲藏之地,但我们还没办法最终确认,只知道有两支雇佣军,还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我们需要了解更多,所以我把你们派过来进行全方位监视,在东京的主力都在你们那边了,我和军医负责码头的事情,所以不能和大家以前执行任务了,我希望大家能认真工作,这是个干掉马克西蒙的好机会,但前提是确认他在那里,所以不要放过任何细节,一定要弄清楚有多少人藏在那里,马克西蒙在不在;好了,我就说这么多,那边的人统一听从狮鹫指挥,好好干小伙子们。”“yes,sir。”重拳叼着烟说道,“放心吧,乳沟在让这老小子跑了我就刷一个星期的马桶。”

“别了,虽然我很希望看见你刷马桶的样子,但我更不希望马克西蒙跑掉。”水鬼对着麦克风打了个哈欠,“所以,你还是不要打这个赌的好。”

“好吧,当我没说。”重拳吸了一大口烟,“行了,我不废话了,山狼继续。”

“我的话已经说完了,剩下的事情都交给你们,谨慎小心,通话结束。”

“废话不都是,两人一组,干好自己手里的活儿。”狮鹫的总结很简洁明了,只提要求,不说大话。

“好了,伙计们,工作时间到,加油干。”重拳丢掉手里的烟头把眼睛对准望远镜盯着目标位置,嘴里却对一边的毒药说道,“你先休息,两个小时后我叫你,晚上没什么事情,不用两个人都熬夜。 ”

“是。”毒药也不客气,躺下就睡。

重拳又点上一支烟,一边监视那边的动静,一边慢慢的吸着,现在是晚上,不太可能有情况,但他们还是不放弃任何细节,紧盯目标所在的楼层,这是个辛苦活,也是个消磨一个人耐性的工作,看似简单,但一直都要集中精力,这就有点难度了。w?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目标所在的楼层依然挂着窗帘,虽然在热成像设备的扫描下能看见里面有人在活动,但无法确认身份。

“我们需要抵近侦察,有人毛遂自荐吗?”狮鹫在耳机里说。

“毛遂自荐是什么意思?”横炮问。

“就是自己推荐自己。”狮鹫头也不回的说道。

“那我去。”横炮起身,“这种工作才有挑战性。”

“不,你太壮了,太引人注目,不适合。”狮鹫摇了摇头。

“有吗?”横炮看了看自己蒲扇一样的大手,“我真真的很壮?”

“在日本,你就是个巨人。”狮鹫看了看他,“所以,你不适合。”

“我怎么样?我可没他那么高!”黄蜂在耳机里说。

“你比他矮不了多少。”重拳说,“虽然东京街头外国人不在少数,但你的特征太突出了,长的就不向好人,走到哪都会引人注目,所以,你也不行。”

“这个任务适合我来做。”这时毒药开口说道,他大多数时候都是听命行事,很少主动请缨,或许这就是他们那个国家军人的风格。

狮鹫斟酌了一下,现的确没有人比他更适合:“好,这个任务就交给你。”

毒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带上纽扣式摄像头和耳机,没带任何武器就下了楼,几分钟后他出现在街上,他转了一大圈之后消失在纵横交错的街道中,半小时后他再次出现的时候他已经变成了一个送外卖的。

“这小子从哪弄到的这身衣服?偷的?还是打劫的?”黄蜂又开始多嘴。?.??`

“我只是在附近的快餐店找了分工总。”毒药边走边说。

“这么快?你是怎么说服老板的?”黄蜂不信。“保密。”毒药回答得很干脆,看得出他不想因为这个问题和黄蜂纠缠下去。“ok,你牛逼。”黄蜂用刚学会的中文说道,这几天他为了讨好重拳主动请他担任自己的中文老师,只是重拳这个老师很不称职,总是教他一些脏话和方言,别人都觉得好笑,但又不好拆穿,而他自己却浑然不觉,还觉得自己学到了真正的中文。

“靠,这个词儿用的还不错。”重拳被逗笑了,他没想到这个“赌徒”居然还能用对一个汉语词汇。

“毒药,进入大楼之后小心应对,他们是雇佣兵,没有一个是善男信女。”水鬼提醒他。

“我知道。”说话间毒药已经靠近了门口,他深吸了一口气,低头向里面走去。

狮鹫从他的纽扣式摄像头传回的画面上可以看到门口里侧两名守卫正在吸烟,是日本人,应该是黑帮分子,两人盯着毒药看了半天,但最终还是没有理他,继续抽烟聊天。

电梯里没有人,毒药按了十六楼的按钮,为了防止电梯门口有人把守他打算从十六走楼梯下去。

十六楼果然没有人,他出了电梯直奔楼梯间,很快他就下到十五层,远处的电梯门口果然有人看守,这两名看守不一定会挡住他,毕竟这一层还有其他住户,不可能挡住所有人不让进,他这所以这么做就是为了避开和警卫的正面接触。

直奔最里侧的几个房间走去,走廊尽头的房间外面站着两个人,毒药提着快餐向里面走去。

“是守卫,向办法过去。”狮鹫看着图像说道,“注意安全。”

“喂……干什么的?”一个人迎上来拦住毒药。

毒药用一种莫名其妙的目光看着对方,扬了扬手里的快餐没说话。

“送到哪里?”那人瞪着眼睛问。

毒药指着里面的一个房间:“15o9。”

“这里没人订快餐,回去吧。”那人挥了挥手。

“对不起,我的工作是送餐,请不要耽误我的工作。”毒药瞪着眼睛说道。

“混蛋,听不见我说的话吗?这里不需要快餐,滚开。”对方大怒。

“请客气点,我虽然是个送餐的,但我的工作并不低见。”毒药向前跨了一步,“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阻挡我,但我仍坚持完成我的工作,否则我报警,请警察来帮对付你们。”

“你这混蛋,活的不耐烦了吗?”另一名微胖的家伙也过来呵斥他。

“你们这种人这真是不可理喻。”毒药提着餐盒就往里闯。

两人赶紧拦住他,双方很快就推搡起来,毒药大喊大叫,他清楚对方不敢在这种地方惹出乱子,所以他才尽量将事情闹大,如果能引出里面的人最好。

果然没多久里面就出来四五个人外国人:“嗨,吵什么?烦死人了。”

“对不起,布鲁诺先生,这个人是送外卖的,我们告诉他这里没人订外卖但他还是往里闯。”拦住毒药的一个人赶紧树洞。

“嗯?外卖?”红蝰盯着毒药上下打量了半天,然后突然说道,“抓住他。”身边的两名外国人立即冲上去擒住毒药的双臂。

“你……你们要干什么?”毒药一脸恐惧的看着几个人。

“搜他的身。”红蝰盯着毒药,“谁派你来的?”

“我……我们老板。”毒药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们老板是谁?”红蝰又问。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不想找麻烦,马上就走。”毒药突然大喊大叫这说道。

他这一喊惊动了这一层的其他住户,红蝰也现不妙,低声骂了一句:“该死,带他进来。”

毒药立即被带进了里面的房间,开门的瞬间他看见一个人影钻进了里屋,但动作太快并没有看清样貌,除此之外客厅里还有六七个人坐在沙上,长相各异,外国人和本地人都有。

毒药被带进了里面的单间,被人按在了一把椅子上,红蝰看着他:“说,是谁派你来的?”

“我……说过了,是我们老板。”毒药结结巴巴地说。

“你们老板是谁?”红蝰大怒。

“快……快餐店的老板,内……田,先生!”毒药一脸的惊恐。

“内田是谁?”红蝰皱了皱。

“是西街快餐店的老板。”刚才在门外拦着毒药的一个人说道。

“哦?”红蝰眯起眼睛,“你们的订餐电话多少?”

“你们要订餐吗?我可以代劳。”毒药咽了口唾沫紧张的说道。

“我问你电话多少!”红蝰大怒。

毒药结结巴巴地说出了电话号码。红蝰的旁边的一个手下使了个眼色,手下会意转身出去了,时间不长他回来趴在红蝰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哼……”红蝰冷笑,他盯着毒药,“我们这里可没送餐,内田先上要你送餐到什么地方?快说,哼哼,顺便提醒你一句,我可没那么好糊弄,而且我预感到,你死定了……”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