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66、阴谋暗算(06)

366、阴谋暗算(06)


                电视上报道着市区生恐怖袭击的新闻,被炸翻的汽车横在街上还在冒烟,警灯闪烁,救护车呼啸,满地的警察不是一个乱字可以形容的。 .? `? .

“幸亏你的提醒,否则我现在可能一已经在汽车里被烧成灰了。”一边的沙上渡辺太一心有余悸的说道。

原来渡辺太一在出门之前临时改变了主意,他觉得马克西蒙说道不无道理,现在自己是幕武会的最高领导人,既然川口能对松井日向下手,那为什么不会对付自己呢?就算有防弹车又能怎样,自己总不能一直呆在里面不出来,于是他临时改变形成,秘密从后门乘坐属下的车低调促,而自己的防弹车仍照常出行,没想到真的被马克西蒙言重了,他更没想到敌人居然动用了火箭炮这种在日本很少见的大威力武器。

“没什么。”马克西蒙拿起桌上的瓶子又倒了点酒,“这些人也真是神通广大,在这种地方都能用上火箭筒,实在是不好对付。”

渡辺太一说:“能否通过你的关系帮我们搞一批武器进来,帮会的装备太差了,在和吉川会的斗争中吃亏不小。”

马克西蒙思索了一下说:“可以,但难度不小,走私武器进来要冒极大的风险,所以价格会贵很多。”

“钱不是问题。”渡辺放下手里的酒杯起身来回地踱着步,“我们幕武会这点资金还是有的,只要武器够好,价格问题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好,稍后我去安排,至于到货时间要问卖家才能知道,而且需要支付一定数额的定金,并开出详尽的购物清单。”

渡辺点了点头:“可以,清单和定金明天给你,只要你说出个价格。”

马克西蒙摆了摆手:“这个我说了不算,要看卖家想收多少,一般是货物总价的百分之五到百分之二十,浮动性很大,这要根据送货渠道的危险程度而定,也不用给我,打到指定账户即可,你放心,有我做担保没人敢骗你的钱。”

“嗯,我信得过你。 .? `”渡辺又问,“交货时间最长要多久?”

“这个要视情况而定,最快要一周,最慢要二十天,这要根据路线上的安全程度而定,如果在公海交易会快一点,价钱也相对便宜,因为卖家不用承担入境风险。”

渡辺太一思索了一下:“好吧,那就境外交易,我们自己有船,带进来方便,最重要的是快,我们需要武器和吉川会抗衡。”

“好,我这就去办,尽快给你答复。”马克西蒙喝光杯中酒起身出去。

这时一名手下从外面进来:“会长,事情查清楚了。”

“说。”渡辺喝着酒。

“上次那批货就是我们昨天晚上捉到的两个人劫走的。”

渡辺:“果然是吉川会干的。”

“是。”

“告诉上野,注意吉川会的动向,给他们找点麻烦,哼,来而不往非礼也。”

“是。”手下行了一礼出去了。

渡辺看着仍在絮絮叨叨的新闻节目心中烦躁,甩手将就被砸在了电视上:“川口,我一定要你好看。”

……

渡辺太一没死,这是隐藏在“幕武会”内部的“吉川会”成员传出来的消息,这让山狼极度郁闷,行动再次失败,虽然之前对松井的暗杀行动很成功,只是被马克西蒙利用,但就因为这一点差点送了军医和黄蜂的命,在斗智中处于下风,而这次又让渡辺太一逃过一劫。

“,这个渡辺太一还真不好对付。”山狼叹息着说道。

“来日方长,较量的机会还多的是。”狮鹫倒是觉得不以为然。

“看来得想个万全之策了,在这么下去不是办法。 .? `?”山狼关掉电视问其他人,“大家有什么主意?”

“不如直接杀过去,这个我们最在行。”黄蜂举起手说道。

“你去吧。”重拳瞪了他一眼,“说点有建设性的意见,这种莽夫行为尽量杜绝。”

“渡辺不可能再也不出来,我们再找机会下手。”水鬼说。

“恐怕没那么容易了,有了这次的教训渡辺会更加的谨慎。”狮鹫摇了摇头。

“要不我们守在他家外面的帮会成员下手?三天两头弄死几个,让他觉得那里不安全,逼他搬家?”黄蜂又说。

“难度不小,如果你希望被大批帮众追捕的话可以去试试。”横炮说。

“找川口先生商量一下对策吧,可以利用一下他的关系,没准能见奇效。”重拳说。

“那会不会显得我们太无能了?”横炮说。

山狼思索了一下:“晚上我去拜访川口,商量一下对策;重拳,你跟我去。”

“是。”重拳点了点头。

“散了,都回去吧。”山狼挥了挥手。

众人散去,山狼真的有些挠头,对这个一直躲在家里不露面的渡辺他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晚上他和重拳拜访了川口雄一,老先生正在喝酒,见他们来了就邀请他们同饮。

“松井完蛋了,现在剩下一个渡辺,你们打算怎么办?”川口给他们斟上酒问。

“渡辺迟迟不露面,这个有点困难,以现在的情况我们是没法动大规模进攻的,而小部队突袭又风险太大,所以我们一直在想办法。”山狼无奈的说道。

“这个还得从长计议。”川口喝掉杯中酒,“我已经叫中村密切注意幕武会的动向,有消息会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嗯。”山狼点了点头。

“不要太急,我们有的是时间和他们玩儿。”川口慢声细语的说道,“我们不可能一口气将幕武会消灭掉,那是不现实的。”

山狼说:“我们截获了一批毒品和毒资,是幕武会的,我想知道他们的毒品来源,从这方面下手。”

“嗯,这件事我听说了,相关资料可以找中村,这种事情他比我更清楚,如果你们能断了幕武会的货源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我们也只是尝试另一种方式,希望能能引出渡辺。”山狼无奈的笑了笑,“只是计划还不成熟,先试试看,就算不成这对你们帮会有好处,也不算白费力气。”

“嗯,这个想法不错。”川口点了点头。

山狼心道,你当然高兴,他笑了笑继续说道:“我想找个地方存放这些毒品和现金,毕竟这东西是违禁品,不能放在公司,所以还得麻烦你们,找个地方,并派人看守,毕竟我们人手不多,所以还得麻烦你们,暂时先不要动,或许只有还能派上用场。”

川口思索了一下,“先存起来,我们的货源充足,不在乎这点东西。”

三人开始一边喝酒一边聊天,重拳伤没痊愈只好喝茶作陪。

山狼干脆也不再想别的,安心的喝起酒来,反正没别的办法,倒不如先放松一下,川口倒是好客,与他们聊得也甚是投机。

就在这个时候山狼电话想了,是本艾伦,山狼退出接通了电话:“是我。”

本艾伦:“今天我接到情报有几支雇佣军去了东京,可能和马克西蒙有关,你们要多加小心。”

山狼锁紧了眉头:“都是些什么货色,和我们有瓜葛吗?”

本艾伦:“是黑日和天火,还记得吗?之前你们杀过他们的人。”

山狼当然记得,在医院玛丽曾干掉这两支雇佣军的人,在大山温泉物语的时候也和他们交过手,贝德曾提起过这是马克西蒙为挑起“黑血”和这两只雇佣军战斗和设下的局。

本艾伦:“我曾经从侧面调查过,这两支队伍不想与我们为敌,但对我们也无好感,这次去东京不知道有什么目的,虽然不是倾巢出动,但加在一起也有二十个人左右,我担心的是他们介入那边的帮会之争,那样就等于变相的和我们做对。”

山狼:“嗯,我知道了,会小心应对;红嘴鹰有消息吗?”

本艾伦:“还在查,暂时没什么头绪。”

山狼:“马丁那边反应如何?”

本艾伦:“我们没有任何证据,没法找他,不过应该和他们没有什么直接关系,毕竟如果他们想对付我们也不至于绕这么大的圈子,就算他们有关系,我们这么查下去,相信马丁不会坐视不理的,肯定会出来干涉,所以我打算先暗地里查一下,有必要的时候在找马丁,最好是捉到或者拿到与红嘴鹰切实有关的证据再去找他。”

山狼:“小心马丁那些人,我对他始终没什么好感。”

本艾伦:“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结束通话之后山狼回到里间,重拳和川口聊得正开心,见他进来偿还口就问出了什么事情。

本艾伦干掉杯中的酒:“近期会有一批雇佣兵来东京,有可能是来帮幕武会的,我们要多加留神了。”

“哦……”川口沉思了片刻,“明天我叫人留意一下,看看是否真有人介入我们和幕武会的争斗。”山狼说:“川口先生,您一定要加强警戒,现在这个时候最容易出事”川口点了点头:“我知道,放心吧,在安全问题上我肯定比松井日向做得好。”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