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64、阴谋暗算(04)

364、阴谋暗算(04)


                山狼和狮鹫冲出仓库转左边追了下去,这是一条在高大楼宇之间的狭窄巷道,压抑、幽暗,一眼望不到头,两人端着枪快向前推进,走了大约三十米狮鹫拉住山狼:“小心。? ? ?. ”

山狼停下顺着狮鹫的目光看去,只见在他前方不远处,离地大约三十厘米高的地方横着一根半透明的渔线,在这幽暗的环境中几乎很难现,狮鹫在渔线的一端摸出一枚俄制破片手榴弹,山狼见状不由得惊出了一身冷汗,这这么狭窄的巷道中视野不佳,很容易找了这东西的道,一旦爆炸,他和狮鹫肯定无一幸免。

狮鹫收起手雷一马当先走在了最前面,他生性谨慎,这种探路的活儿相当的拿手,虽然无法和幽灵相比,但在队伍中也是少有的全能型人才,只是幽灵的光环太盛,显不出他的能力,有了这段经历之后,两人的度一下就慢了下来,毕竟命只有一条,不能随随便便就拿出来拼。

巷道很长,七扭八歪的足有百余米,幸好路上再也没遇到什么麻烦,两人很快就出了巷道,外面是一条小马路,路面上到处都是隔离锥筒和施工材料,坑坑洼洼的到处都是修补中的痕迹,这条马路正出于路面施工中,没人在这里活动,反倒是远处和主路上能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进入这条小马路的一瞬间两人几乎同时看见几十米外马克西蒙人影一闪钻进了川流不息的人群中,看他的状态并没有现二人跟在后面。两人立即冲过去,一边走一边将手里的g36c短突击步枪折叠塞进衣服下面藏起来,等他们进入主路的时候马克西蒙已经没了踪影,到处都是行人也看不出他走了哪个方向,情急之下山狼冲上了停在路边的一辆汽车,站在车顶上四下张望,这一举动引起了路人的一阵侧目,但也只是扫了一眼就匆匆而过。

很快山狼就现了马克西蒙的踪迹,在他们大约三十米远的地方,正低着头随着涌动的人流向前走,他那高壮的身形在当地人中非常的显眼,让山狼有些意外的是只有他一个人,身边居然连一个跟班都没有。??.??`

山狼向那边指了指,狮鹫也现他的踪迹,于是立即追了上去,山狼从车上跳下来紧随其后快步跟上,两人几乎是小跑着向那边追去,很快就离开了吉原上了主路,远远的他们看见马克西蒙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快离去。

“妈的。”山狼骂了一句冲到路边拦住一辆红色的轿车,车里是一个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头染得像一块调色板,旁边带着一个略比他小一些的女孩儿。

“混蛋,你不要命了吗?滚开。”年轻人降下车窗把头伸出来大骂。

山狼一言不的上前揪住他的衣服直接将他窗户拖了出来,在山狼手里年轻人和只鸡崽儿差不多,他用力挣扎了半天也没能脱身,山狼随手将他丢在地上,然后自己坐上了驾驶位,狮鹫也已经将不停尖叫女孩拉下车,自己坐了上去。

山狼踩油门打方向直接冲进了车流,弄个后面的车一阵按喇叭,他根本就不理,直接向马克西蒙逃走的方向追了下去,很快就看到了那辆黑色的轿车,正在几十米外的车流中飞奔。

“看你往哪跑。”山狼猛踩油门提,但路上车太多了,想跨越密集的车流追上去谈何容易?

“别着急,他跑不了,先跟着,找到他的落脚点再说。”见他有些急躁狮鹫安抚他说。

“妈的,该死的地方,怎么这么多车?”山狼骂道,现在的情况想堵住马克西蒙是不可能的,狮鹫说得对,先找到他的落脚点再说。

另一面横炮他们已经救出军医并且撤离,一切还算顺利,黑帮和警察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几条街外了,军医和黄蜂的伤势并不重,都是皮外伤,幸亏营救的及时,否则说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军医6续讲述了他们的遭遇,其实在医院的时候就是陷阱,“幕武会”早已设好了局等他们他们自投罗网,两人进入病房之后就现里面全都是持枪的“幕武会”黑帮成员,他们只能放下武器,幸亏毒药负责断电和接应,他们这才没全军覆没,留了个人通风报信,否则他们三人同时中招估计等山狼他们知道的时候恐怕已经太晚了。

等到了仓库之后他们才明白,其实整个计划都是马克西蒙制定的,在大山温泉物语之战后他并没有离开东京,而是躲进了松井的家里,其实松井在遭遇伏击之后刚送进医院就已经不行了,马克西蒙给渡辺太一出了个主意,放出消息称松井日向还活着,这样既能引出暗杀他的敌人,也能稳住帮众不至于内部大乱。

渡辺太一依言而行“幕武会”果然没陷入动荡,只是暗杀松井的人却迟迟没有露面,于是马克西蒙让他放出风去,称松井日向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并买通了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甚至制造了假的诊疗记录,这才引出了军医和黄蜂自投罗网。

只是马克西蒙没想到的是山狼他们来得这么快,其实他在见到军医的时候就已经直到了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还没来得及确认就被赶来的山狼打乱,他只有逃走,现在他身边没有任何帮手,原本聘请的几个雇佣兵已经合约到期,拿了钱离他而去,现在他最大的依仗就是“幕武会”。

逃出来之后他并没有觉山狼他们跟在后面,他只是一路郁闷的赶往“幕武会”的一个据点,那里人手众多,相对比较安全,他想在那里暂避风头,然后和渡辺太一商量下一步的对策。

路上他给渡辺太一打了电话,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一遍,渡辺也已经从手下的报告中得知了这边的消息。

“渡辺先生,虽然让抓到的人跑了,但我们却知道了对方的身份,这算不得什么失败。”马克西蒙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

“哦?是谁?你能确定吗?”渡辺有些意外,一直以来他把这件事都归咎于川口领导的“吉川会”,但他却没有丝毫证据。

马克西蒙说:“对会长下手的是是黑血雇佣军,吉川会的合作伙伴,川口雄一的朋友。”

“妈的,果然是他们。”渡辺骂道。

马克西蒙:“这下你心里有底了吧?现在完全可以确认这件事是吉川会所为。”

渡辺太一:“嗯,我知道了,绝饶不了他们;你现在在哪?”

马克西蒙:“我在去墨田区分会的路上,那里人手多,相对比较安全,我想在那里避一阵子。”

渡辺太一:“不,你来我家,这里更安全,我们商量一下对策,看来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否则川口还以为我们真的那么好欺负,哼……”

马克西蒙心里大喜,他正愁怎么让渡辺反击,他好顺道对付黑血:“好,我马上就过来,对了,你家的防弹玻璃更换完成了吗?”

渡辺太一:“你给我打电话之后我就开始改造了,已经完成,放心吧,我这里绝对安全。”

马克西蒙大喜:“好,我马上过去。”

跟着马克希蒙的车在繁华区逛了半个小时之后山狼和狮鹫也来到了渡辺太一的家,兜了个大圈子又回到了这里,这让他们颇感无奈。

“他们果然没断了联系,妈的。”山狼将车停在街边眼睁睁地看着马克西蒙的车进入了守卫森严的地下车库。

“看来我们还得专心对付渡辺,现在他和马克希姆是一伙儿的,两个都得干掉。”狮鹫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开门下车,直奔对面的大楼,那里有他们为了监视渡辺家租用的公寓,是中村费了不小的力气才弄到的。

这间公寓正对着渡辺家的窗户,几乎南面全都在监视范围内。

山狼坐下盯着对面渡辺家的窗户,里面亮着灯,但挂着窗帘,什么也看不见。

“如果有大口径狙击步枪还能试试,可惜这东西在东京很难弄懂。”狮鹫也坐下,为了不引起对面渡辺的注意他没开灯,屋里一片昏暗。

“慢慢来,渡辺和马克西蒙总不能一直呆在里面不出来。”山狼点上一支烟。

狮鹫又问:“明天渡辺太一就有外部活动,想好怎么下手了吗?”

“还在考虑。”山狼吸了口烟,“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马克西蒙,他在这里肯定不会有好事,说不定会弄出什么阴谋来。”

“稳住,不能操之过急。”狮鹫说,“明天是个机会,不管是渡辺太一还是马克西蒙,干掉一个算一个。”

“嗯。”山狼点了点头,“先做准备,如果机会成熟明天就动手。”“我该做点什么?”狮鹫问。“你负责制造混乱。”山狼狠吸了一口烟,“剩下的事情由我来做。”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