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雇佣兵 / 358、新婚之喜(05)

358、新婚之喜(05)


                “小子,投降吧。 ? ? ?说 . ` ”山狼在后面喊道。

“休想。”前面的野比已经累的呼呼带喘。

“你小子的体力和野比大雄真有一拼,你们不会是亲戚吧?”山狼一边跟在后面一边讽刺对方。“八嘎。”野比大怒,显然他对那部知名的动画片也很了解。“要不要让哆啦梦帮你?”山狼继续。

“呯……呯……呯……”野比气的将枪里的子弹全都打出去,但连山狼的毛都没碰到。

“没子弹了吧?”投降吧。

“你要多少钱?只要你能说个数,回去之后我打到你的账户上。”野比悄悄的换上最后一个弹夹,他和山狼之间不到三十米,只要山狼敢露面他就立即开枪。

“开玩笑?你走了还能给我钱?你当我是傻瓜?”山狼捡起一块玻璃当反光镜伸出去看了看野比的位置,老小子躲得很好,一点破绽都没有。

“我这个人说到做到,你可以相信我。”见山狼不露面野比从身上撕下一条衣服缠在右手的伤口上,这是刚才跳窗时割伤的,伤口很深,这也是导致他枪法不准的一个主要原因,脚上的伤口已经用同样的方法包扎,虽然效果不怎么样,但至少可以止血。

“信你还不如信鬼。”山狼趁机向前推进了一段。

野比的确累得不轻,他想趁机拖延一下时间让自己喘口气:“我很奇怪,你们是怎么找到我们的?这次出来可没人知道我们的行踪。”

“我们当然有自己的办法。”山狼小心地向那边看看,野比的位置太偏,自己还真没法靠上去。

“我给你一亿日元,你放过我,回去我在给你一亿日元,现在你把账号告诉我,我立即叫人把钱打过来,这些钱够你赚几年的。?.”

“我赚的就那么少?”山狼一边和野比对话一边想办法靠上去,只是不太容易,还得仔细想想。

听他这么说野比心里一喜,看来这家伙好像有点收钱的意思:“一个警察的年收入不过几百万,如果你收入上千万也不会出来冲锋陷阵,我给的已经足够多了,当然,如果你觉得不够我可以在加点,只要你能放我走,钱不是问题。”他把山狼当成是警察了,见对方没说话,他继续说道,“就算你把我捉回去你能得多少奖励?总不会高于我给你的数目吧?”见对方不说话他心里更加踏实,看来对方动心了,只要自己在加把劲或者在加点钱没准就能成功,于是他继续说道,“你可以考虑一下,只要你同意,多少都不是问题。”

对方还是没动静,野比侧头向后看了一眼,现对方已经又向前推进了一段,离自己已经不足二十米了,他迅后退,一边走一边说道:“你考虑一下,我们可以详谈。”

野比心里有点毛,对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难不成是要绕路过来?或者在搞其他诡计?想到这些他不敢在久留,转身就跑,可他刚迈开第一步头上就重重地挨了一下,然后手上一紧,握枪的手已经被抓住,紧跟着一阵眼花缭乱,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被人轮起来摔在地上,然后是浑身剧痛,躺在那里爬不起来,却见山狼正提着他的手枪站在一边,也不知道枪是怎么到了他的手里的。

原来山狼趁着野比打算收买自己的时候做了一把蜘蛛人,从楼的侧面爬了过去,等野比觉不对劲的时候已经到了他的头上,这才跳下来将他制服。

野比头晕目眩的从地上坐起来,一动之下才现原来双手已经被铐住,头晕得厉害,甚至有点思维停止,一时间不知道对自己的处境该如何反应。

山狼蹲下身:“野比先生,不应该叫野比岛主才对,很遗憾以这种方式和你见面。 ”

“我刚才的承诺依然有效。 ? ? ?说 . `”野比仰起头,“只要你放了我,钱不是问题。”他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你给的价码的确不低,但我却有不能放你走的理由。”山狼把举起刚缴获的手枪,野比吓了一跳以为他要干掉自己,但山狼只是开口说道,“你真阴险,有子弹还诱惑露面。”

“你是否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野比还是不死心,他又强调,“钱的问题。”

“我会考虑的。”山狼把枪收起来,“但很遗憾,我不是警察。”

“嗯?”野比一下愣住了,“不是警察?那你是谁?”

“我是……”山狼突然踢出一脚,直接将野比踢晕过去,“我是谁,你会知道的。”

联系水鬼来接自己,山狼将野比拖出胡同,没多久车就到了,将野比丢入后备箱,两人马不停蹄地赶回落脚点,联系本艾伦报告了这边的情况之后山狼才松了口气。

“幽灵的婚礼很顺利,川口老家伙很满意,现在正在宴请亲朋,,是没在婚礼让闹出什么乱子,我们的力气总算是没有白费。”山狼松了口气,“只是这些搅局的真让人讨厌,害的我们没法和喜酒。”

“哪天让幽灵补上,只有这样了,要按照今天的标准,规格不能低一点,否则我揍他。”水鬼一边开着车一边说道,“下一步怎么办?”

“没办法,回去继续审讯,必须尽快弄清楚谁是雇主,否则我恐怕没法睡觉了。”山狼无奈的说道,“马克西蒙的事情还没结束,怎么又冒出一个来,真……”

和这边的血腥战斗相比幽灵的婚礼真可谓是另一番景象,气氛非常的热烈,虽然川口已经严格控制了规模,但还是有百余人到场,幸亏川口的私人会馆今天闭门谢客,把所有经历都投入到婚礼的招待上。

美惠子已经被幽灵送回了他们的新房,这种场合他是不会允许美惠子参加的,虽然自始至终她都带着面纱,但幽灵始终觉得不够安全,对于他的决定川口并不反对,并为他能如此看重美惠子的安全而高兴。

会馆外面,院子的池塘边上,幽灵靠在亭子里吸着烟,他在担心没出现的兄弟们,在教堂的时候他已经现了情况有些不对劲,但本艾伦却没让他有任何不妥的举动,今天毕竟是他的大婚之日,就算天塌下来也不能耽误了正行程。

“怎么躲在这里。”本艾伦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其他人怎么样?”幽灵很直接的问题到。

“问题已经解决,山狼他们在善后,没什么问题,你不用担心。”本艾伦点上雪茄,“今天你就做好你的新浪,其他的事情不用你管。”

“我始终放心不下,为了保证我的婚礼却让他们置身危险之中。”幽灵狠狠地吸了一口烟,“这是不对的。”

“没什么不对的,如果是别人结婚我相信你也可以做到这一点。”本艾伦吐出一团烟雾,“事情并非你想像的那样,他们并不是真对你来的,而是要干掉我和你的岳父大人,至于原因现在还不清楚,山狼那边再查,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

“这……”幽灵显然没反应过来,他一直以为今天生的事情都是为了破坏他的婚礼或者要干掉他,没想到目标居然是本艾伦和川口,这让他有些意外。

“事情有点复杂,今天你就别参与了,总之都在控制范围内,没有出现大的意外,我们的人都平安,知道这些就足够了,回去吧。”山狼拍了拍他的肩膀,“去敬酒,别让你的岳父觉得我们只是武夫,不懂礼仪。”

“好吧。”幽灵点了点头,“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今天只是个日子,没传说的那么重要。”

“知道了,去吧。”本艾伦点了点头。

幽灵这才回去招待客人,本艾伦留在外面吸烟,不会儿赌徒从里面出来:“队长,我先回去吧。”

“干什么?”本艾伦转回头。

赌徒点上一支烟说:“山狼那边在忙,我们却在这里喝酒,心里不太舒服,所以想回去帮忙。”

“这是你们所有人的想法吧?”本艾伦笑了笑,“你们这群小子,都老实的给我在这呆着的,婚礼之后在离开。”

赌徒皱了皱眉:“大家都说这里很无聊,不如早点回去。”

“那也得等结束之后在走。”本艾伦坐在亭子里,“山狼那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正在落脚点审讯俘虏,你过去能帮什么忙?”

“虽然帮不上忙,但也比在这里坐着好!”

本艾伦盯着赌徒:“我让你们留在这里的目的是给幽灵一点安慰,如果我们都走了,他是不是会觉得出了什么大事儿?是不是我们对他隐瞒了什么?我们留下就是让他安心的把今天过去,你明白吗?”

“呃……”赌徒一时语塞,“这个我还真没想过。”

“所以,你回去告诉大家,安心的吃喝,山狼那边已经没有事情需要你们帮忙,今天一定要让幽灵参加一个圆满的婚礼。”

“好吧。”赌徒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我回去和其他人说。”

本艾伦点了点头:“去吧。”赌徒走后本艾伦看了看表拨通了山狼的电话:“情况怎么样?”山狼:“野比招了,只是结果让人非常的意外,他说雇佣他们的人是ci的特工……”

&26825;&33457;&31958;为您精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